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二百四十节 新的线索
    “蔡兰亦是主犯,留不下性命了。”解迩仁道,“我予她个机会,让她从容自尽。免在她大庭广众之下受辱。再奉送一副好装裹,择地安葬。”

    易浩然拱手道:“多谢了!”他慨然道,“依你的意思办就是!”

    “好!易先生果然是英雄豪杰。痛快!”解迩仁点头,心中暗喜,“将易先生带回去,好生服侍着。”

    易浩然被带了下去,赵丰田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你说,这老头子能遵守诺言么?”

    “一半对一半。”赵丰田道,“他是将死之人,说什么都不碍事。就看他到底在意不在意骆家和蒋家了。不过,”他沉默了下一下,“我看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汉。”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解迩仁点头,“算得是个君子!不过,就怕他当时反悔,公审大会上一嗓子喊出来,反而不美了……”

    “这不碍事。”赵丰田低声说,“公审大会场子大,要用铁皮喇叭才能让大伙听得见。这喇叭派个精细警察拿着,随时撤掉就是。再在他脖子上打个套,喉咙的地方加个结。派人在后面拽着,真要乱叫起来,直接一索子扯住,叫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真有你的,”解迩仁拍了下他的肩,“就这么办!先回去把他的供词好好核计核计,看该怎么写。”

    “是,我这就去斟琢。”赵丰田正要告退,解迩仁又叫住了他:“蔡兰那边怎么安排了?”

    “都安排妥当了。”赵丰田道,“首长放心。”

    郑二根按照赵丰田的指示,专门安排了两个衙门里专门看管女犯的妇差去了。她们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最擅长的便是在身体和精神上折磨羞辱女犯,用不了三五天,蔡兰就会熬不住只能求死了。

    但是这些话他不便向解迩仁说,他太了解这位元老了。

    解迩仁点头,说:“向广州发得报告准备好了吗?”

    “已经完稿了。我一会就送到办公桌上,请首长过目之后再提修改意见。”

    “这报告最要紧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发出去。不然日后元老院必然会起疑心。”解迩仁对他的办事效率还算满意。

    卸载工作持续到晚上才全部结束,平安无事,大批粮食入仓,米价格应声而落,当天晚上,按照解迩仁的指示,又在梧州各处城门当众绞决了昨晚被抓的二十多名俘虏和内应奸细。原本惶恐不安的城市又安定下来。

    接防三合嘴的第二中队在三合嘴设立了收容站,陆续收容了数百名流散的难民和俘虏,这些难民随即交第二天返程的船队带回三水去。现在这些包袱梧州背不了了。

    城里,解迩仁仔细看了赵丰田的报告,要说这报告写得很到位。但是未免太过平铺直叙,缺少语感和尺寸度。解迩仁在这方面是专业人员,对如何遣词造句方面更是专家级别的水准。

    这报告必须拿捏得时分仔细才行,既要让广东大区认为事态不严重,又不能表现出有淡化的意图。他仔细推敲了半天字句之后,苦心修改了一番,才算是满意了。

    在报告里他只字未提蔡兰销毁外调函的事,这件事关节太大,必须矢口否认。至于他和蔡兰之间的关系更是只字未提,只把蔡兰定性为“留用工作人员”,混在一堆在暴动中被俘的内应人员名单内。

    最后再通读一遍,改掉几个字和符号,解迩仁盖上大印,把文件装入“机密,加急”的口袋里,交给了机要员。

    “今天晚上先用电台拍发节要,明日一早再把全文发出!”

    办完这些事,解迩仁吐出一口气,他觉得这会自己的魂又回来了些。

    “刘有望醒了?”赵丰田折腾了一天一夜,早已是疲惫不堪,原本他已经洗漱了回到卧室里,准备早早的上床,好好的睡一觉再说,没想到郑二根突然来找他,向他报告说在三合嘴废墟里被找到刘有望醒了。

    赵丰田闻听这个消息,不敢怠慢,赶紧回到了办公室,点亮了蜡烛。

    刘有望是三合嘴的管营,而整个三合嘴,只有他和蒋佑功两个归化民干部。其他全是留用人员。

    蒋佑功已经死了,而且严格意义上说他和三合嘴营地并无多大的关系,如果元老院要调查三合嘴的事情,刘有望就是关键性人物了。

    土匪和明军到底是如何攻破三合嘴营地的,前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眼下只有他一个人说得清楚了。关键是,从初步审问幸存的三合嘴留用人员,收容回来的俘虏和难民得来的口供看,三合嘴的水很深。

    “刘有望现在情况怎么样?”

    “人已经清醒了,卫生员说他已无大碍,都是皮肉伤和挫伤。”郑二根说。

    赵丰田皱了下眉,轻声道:“这卫生员也忒武断了,他连个大夫都不是,凭什么说刘有望已经没事了?”

    郑二根有些莫名其妙,他说:“那,那我让他再好好检查检查……”

    “他再检查能检查出什么?他又不是大夫。不要随便下结论就是了。”

    郑二根有些懂了,立刻道:“我知道

    最新网址:    了!”

    “刘有望有说什么没有?”

    “只是说彩排的时候戏箱炸了。其他一概不知道。”

    “戏箱不就是从三总府仓库里取来得吗?这些箱子从仓库里拿出来,都是原封不动搁置了几十年的东西,火药肯定不是原物――有人半途中放进去的。”

    “刘有望也说箱子是他亲自来梧州运回去的,首长亲自批准的。”郑二根说,“不过他也承认,箱子搬进营地之后他就没管过,都交给常青云去负责了。”

    “常青云是谁?”

    “是营地里的一个俘虏,原本也是熊文灿的幕僚。”

    “这个常青云抓到了吗?

    “没有。也没有找到尸体――或许尸体被烧毁了。”

    “有口供说常青云是内奸吗?”

    “目前……还没有。”郑二根说,“按照俘虏和难民们的说法,常青云就是刘有望的狗头军师,经常帮着刘有望干坏事。祸害营地里的难民。搞戏班子,弄女人都是他出的力最大。”

    “这么说这常青云就是个帮闲了。”赵丰田心安了不少。

    “应该是得。”郑二根接着汇报说刘有望在营地里干了很多坏事,强奸霸占妇女,克扣钱粮,虐待甚至虐杀过俘虏和难民。

    “……他的民怨很大,所以土匪打过来,里面的内奸一聒噪,营地里马上就乱套了。蒋佑功也好不到哪里去,国民军的士兵说他很少关心军务,经常到营地里和刘有望鬼混。”

    “想不到营地问题这么大!”赵丰田故作惊讶道,“这是个重要情况,要重点搜集相关证据。”

    “现在看来,刘有望和蒋佑功在营地里横行不法,麻痹大意是三合嘴出事的主要原因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郑二根表示同意赵丰田的定调,“还有一件事我要汇报。”

    “说吧。”

    “从刘有望身上发现了一枚牛角小图章。奇怪的是,蒋佑功身上也发现过一枚,几乎一模一样。就是篆文不同。”

    说着郑二根拿出一个装证物的牛皮纸口袋,把图章倒了出来。

    “这两枚小图章都是贴身放置,包裹的很仔细。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这图章的文字根本看不懂。”

    赵丰田依次端详着两枚小图章,不论图章的尺寸、质地和篆文,都可以判断出是同一批,出自一个人之手。但是篆文却是谁也不认识的奇怪文字。

    “这是秘押章。这篆文是暗码,只有出图章的店家看得懂。”赵丰田见多识广,“是用来向店铺钱庄存取钱财用得――这刘有望看来弄了不少钱财。”他向郑二根大概解释了一下,

    郑二根恍然大悟:“所以蒋佑功身上也有……”

    “没错,他们两个在三合嘴狼狈为奸,搞得一塌糊涂,连着这梧州城也给捅了个窟窿。”赵丰田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关键是他们搞得银子藏在哪里――搞不好还有其他人涉案。”

    代人存款的大店铺或者钱庄都把保密作为首要原则,所以给出的秘押章向来没有字号,只有存款人自己知道存在何处。保密性很高。

    “刘有望说过这东西哪来得了吗?”

    “我还没有问他,估计他也不肯说。不过要查不难。梧州城里刻章的铺子没几家,找老师傅一问就大概能知道是哪家刻的。”

    “去查。这桩案子你要多下功夫,严查!查个水落石出!”赵丰田瞬间已经定下了基调,把三合嘴的贪腐案作为重点来搞,这样不但能最大限度的甩锅,也可以转移未来调查的视线。

    “是,我这就去调查!”

    “刘有望那边,你暂时先不要惊动他,派人盯着就是,先从外围着手。第一,先查清牛角图章的来源;第二重点查清他和蒋佑功在三合嘴营地具体搞了那些违法勾当,还有没有其他归化民干部牵扯进去――这案子你直接向我汇报!”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临高启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