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八十八章 佛门大客卿
    一座千臂菩萨法相,屹立在雷海之中。

    这尊菩萨法相的面容并不庄严,更无丝毫佛门玄妙气息,事实上这尊菩萨的诸多装饰,与佛教毫无关联,只不过生出了数目近千的细长手臂,如古老佛宗里的“千手菩萨”。

    每条手臂都持握一柄古剑。

    千剑开屏,沐浴雷海。

    澎湃的雷光洗刷骨髓,开伐经脉,宁奕的黑衫被雷光洗得泛白,本尊的双手攥着“细雪”,剑尖刺入火灾魔君的胸口,穿透黑袍,剑尖四周缭绕着呼啸的黑焰。

    这些“愿力之火”,与“执剑者剑气”不断发生碰撞。

    沾染了影子的“肮脏气息”之后,本可以与“执剑者剑气”分庭抗礼的愿火,此刻根本无法侵入浩荡剑光之中。

    这是一种绝对的上下相克。

    凡俗杀不死的。

    执剑者来杀死。

    宁奕眼神狠厉,他的口鼻不断溢出鲜血,胸膛起伏,黑衫鼓荡又干瘪,气机在体内运转一个又一个的大周天,思绪一时之间如天上仙人坐忘大梦,长眠混沌,又如醉极清醒,运转飞快,同时驾驭千条手臂,展开不同的杀伐之术。

    火灾魔君的破境雷劫,伴随着宁奕的大道长河一同降落!

    “大衍剑阵!”

    一道沉喝!

    这门古阵术,小无量山不传之秘,需要四十九人,四十九剑才能拼凑而出的剑阵,此刻竟然被宁奕一人演化而出。

    不仅如此,剑湖宫的七十二地煞剑诀,珞珈山的三才剑阵,白鹿洞书院的北斗杀法,随着剑气的冲霄迸发,一道一道的琼光从宁奕背后的“菩萨法相”中掠出——

    在大道长河之中,沉浮着一枚一枚的道果。

    宁奕后天道胎的觉醒,是从珞珈山的那一夜开始。

    周游先生把“种子”种在了长河里。

    然后远走妖族。

    生根发芽。

    正如这世上的因果,因是种子,生长出果,那条意味着“后天道胎”资质的长河,就是催动因果成熟的光阴岁月。

    道果成熟,宁奕一人,就是一座山门。

    这便是当初生死对决时候的白发道士。

    意气风发的周游,便被莲花阁的袁淳先生盛赞过,道胎资质,仙人风姿,哪怕离开道宗,一人亦是一座宗门。

    这些圣山长埋宗内的秘密,被周游在三十余载的岁月里尽数推演而出……而宁奕则是极其幸运的得到了这些种子。

    然后他没有辜负周游期望的,催动它们在长河里发了芽,结了果。

    ……

    ……

    火灾的面前,一片恍惚。

    雷劫浩荡,雷声轰鸣,他的身体状况并不算太好,晋升至星君之后,他归隐琉璃山,三灾四劫,五灾十劫,一次次变动,他始终坐在琉璃山山主之下的首席位置……在星君境界,已无敌手。

    除了那几位“极限星君”。

    修行者是个人。

    但修行到了足够高的境界,看到的,便不再是拘泥于一处的小“势”。

    而是“大势”。

    两座天下,太多道统,大隋皇权之下,是不存在超脱的个体的。

    强如北境大将军裴旻,依然不能逃脱。

    火魔君一直看得很清楚,他从南疆随韩约脱困的时候,便看清了属于自己的“大势”,跟随在东境二皇子身后,有皇权庇护,自己可以不再畏惧强光,可以不用活得畏缩,而在那之后,闭关修行,走到了自己一生修行之路的尽头。

    鬼修不可涅槃。

    他很清楚,若是自己尝试涅槃,便是只有“灰飞烟灭”一条途径。

    超凡如甘露先生,也不敢踏出那一步。

    那个时候他看到了更大的“势”。

    那位存在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抛给了自己一个能够看得见“光明”的未来。

    他找到了那种感觉,当初跟随韩约离开南疆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坚定”,于是他选择了更大的“势”。

    雷光坠落,击打在他的头顶。

    火灾闷哼一声,发丝飞扬,这道雷霆落在窍顶,并没有掀开颅骨,像是劈砍寻常鬼修那样,直接将其化为飞灰,相反,这道来势汹汹的雷劫,落在颅顶之后便荡散开来,化为无数雷蛇,游曳在火灾的袖袍四处。

    火魔君的面容毫无波动。

    但内心却掀起欣喜的狂澜。

    诚不欺我。

    那位“存在”果然没有欺骗自己,只要能够藏住因果,那么天道受到欺瞒,雷劫并不会迸发出剿灭鬼修的强大意志。

    自己真的能够活着破开涅槃境!

    一声长啸——

    火灾一只手攥着宁奕刺入自己胸口的剑锋,手指指尖翻转,与这件极品宝器的对撞,即便是他的体魄也无法承受,一连串猩红血珠飞溅而出,并不溅远,而是围绕手腕三尺,化为颗颗莹润的血红色宝珠,随着火灾另外一只手的弹指动作,射入宁奕的衣衫之中。

    “砰砰砰”的珠玉击打声音。

    宁奕前胸肩头顷刻间炸开十几团血雾,而且是贯穿之势,从后背穿透,掠向远方,他的面色惨白如纸,因为剑器连通两人的缘故,从穹顶倾落的雷劫也落在宁奕的身上!

    他不能理解,这雷劫为何没有直接灭杀火灾!

    那尊大佛遮挡因果,但自己出了剑,逼得火灾也出手,鬼修的气息应当掩盖不住才是。

    自始至终,火灾都在“竭力”保持着手托远方大佛的姿态,一开始看起来相当威严,但此刻来看却显得有些滑稽。

    宁奕注意到,火灾抬起的那只手,手掌缭绕着漆黑幽焰,虽然不多,但丝丝缕缕似乎刻画着什么阵法,应当是冥冥之中建立了某种联系。

    这就是他遮挡因果的手段。

    数之不清的剑阵,随着千手菩萨的挥臂,降落在火灾的面前。

    火魔君的力量,大部分都抽离而出,对抗雷劫,因为宁奕细雪刺入血肉的缘故,他无法后退,也无法躲避,只能在极短的距离之中,硬生生接下“道胎”的剑阵!

    他面色苍白,双脚死死踩住大地,但肩头剧烈摇晃,左右倾斜,不断对抗剑阵,身躯上下,浑身四处,一寸又一寸的肌肤炸裂开来,很快被火焰重新填补,凝聚成鲜活的血肉!

    “缺乏执剑者剑气……所以打不死么。”

    宁奕的眼神阴沉下

    来。

    因为自己大道长河之中,积累剑法太多的缘故,这尊菩萨法相凝聚出了千条有余的手臂,而如此数目的剑阵,并非是每一把都能接受到“执剑者剑气”的洗礼。

    影子……非执剑者,不可斩杀。

    这就是火灾根本不在意这些剑气的缘故。

    但即便如此,这些剑气仍然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每一次血肉的击穿,破碎,都是意志上的煎熬,修行到了这个境界,火灾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杀力如此强盛的对手。

    在他看来,宁奕的确是一个必杀之人。

    命星之境,剑修境界已登楼至此。

    这个年轻剑修,在递剑的时候,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就像是十多年前巅峰时期的徐藏,专修杀人之术,可以跨境杀人!

    但宁奕比徐藏更可怕的地方在于。

    他进可杀人,退可保命。

    杀人之术已然修至圆满。

    体魄浑圆如意,堪比佛门金刚。

    身法速度,驭剑手段,神魂法门,每一门可以修行的术法,这个年轻人都没有短板,而且都足以跻身当世前列……火灾刚刚在听到莲花阁宣布宁奕位列星辰榜第一的消息之时,对宁奕的预期最高只是“下一个叶红拂”,或者“下一个曹燃”。

    现在来看。

    宁奕真的是星辰榜第一。

    琉璃山的情报之中,显示谪仙人在“宝珠山”的对决有所异常,若洛长生没死,恐怕在这一点上与宁奕能够媲美。

    毫无缺陷,毫无短板的天才修行者。

    这座大隋,只有宁奕,敢以命星之境,搏杀巅峰星君!

    雷海浩荡。

    将两人淹没。

    第二道雷霆击落之时,魔君那张阴柔俊美的面容,忽然变得狰狞起来,他的胸膛里迸发出尖锐的长啸。

    “是谁!”

    宁奕的耳朵被劲风卷过,整个人的神海都快被这道嘶吼声音震碎。

    动用执剑者的观想图卷,将神魂坠沉下来。

    心湖堪堪恢复平静。

    他的神念扫荡开来,在漫山遍野的雷海之中,发现了一道不太一样的气息。

    一道飘摇的青衫,衣衫狂舞,身姿却巍然如松。

    那袭青衫钉在了峭壁之上。

    让宁奕觉得骇然的,是那袭青衫根本不避讳雷劫,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雷海之中,抬起一只手立在胸前,握着一串大红佛珠,圆润珠面流转溅射着清亮的光弧。

    宁奕的脑海里,闪过一些零碎的,断续的画面。

    红山高原……妖潮……狮子怒吼。

    涅槃境界的大能者。

    他看着那袭青衫,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

    “佛门大客卿……宋雀。”

    火魔君的发丝被雷光劈得荡散开来,第二道雷劫,不知为何,竟然远胜第一道,砸得他七窍流出鲜血,这位火魔君抬起头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那道早就站在峭壁上的身影。

    火灾攥住细雪剑锋,抬起头来,视线还在搜刮着什么。

    他高声痛苦喊道。

    “是谁!”

    宁奕微微一怔。

    还有人?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剑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