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纸短婚长 > 第41章 你怕什么
    林溪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薄扬一把按进了怀里。

    他知道,像林溪这样沉默内敛的人,踽踽独行这么多年,有着多少不愿意宣之于口的事情,她独撑惯了,就像薄扬也不愿在林溪面前说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才有了今天。

    “别难过了。”低沉的声音盘踞在耳边。

    林溪莫名就觉得很心安,她轻叹了一口,“本来也就没难过,就是累得很。每个月去探他一次于我而言……就像脱了一层皮似的。”

    薄扬其实是想问的,他从来没有听林溪说过太多关于她父亲的话题,家庭,似乎是她最不愿启齿的。

    但薄扬从以前谈恋爱时,林溪那种对父亲的要求会无条件努力做到的态度,基本能够猜得出来,林溪与她父亲的相处,从来就不是件轻松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还有后来林溪的父亲对于她早恋一事有多反对多强势,无一不能看出来她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薄扬问道,“小洵呢?”

    林溪摇摇头,“小洵比我还严重……事实上,小洵今天还是第一次去探他。”

    薄扬抿唇片刻,说道,“下次还是我陪你去吧。”

    林溪震了震,似是有片刻的恍惚,然后重重摇了摇头,“不,不要,不用你陪。”

    薄扬垂眸看着她,“你在怕什么?”

    林溪没说话,但是眼眶却是一阵阵的发热,“你说呢?”

    她看着薄扬的眼睛,不偏不移的看着。

    当年她会离开,就是因为父亲的强势态度。她永远忘不了,就因为她不愿意和薄扬分手。

    林伟就能让人去把薄扬打成重伤,脾脏破裂,肋骨不知断了几根,手骨脚骨都有裂缝,能捡回一条命,都是不幸中的大幸。

    薄扬腹部上那条蜈蚣般的伤疤,还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曾经带给薄扬的伤害。

    她在怕什么?她什么都怕!哪怕已经知道父亲现在没法再对薄扬造成伤害了。她也怕,她怕薄扬见到他,会再想起那段黑暗的往事!

    薄扬似是看懂了她的眼神。

    他笑了笑,笑容很浅,“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说不起话的少年了,他也不再是当年林氏的老总。我都不怕他,你怕什么呢。”

    他曾经被打成那样都没怕过,唯一害怕的,就是她会离开他。

    而现在,林伟早已经没了那个资格,也没了那个能耐了。

    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林溪没说话,嘴唇轻轻颤抖着,看到她面上显露出少见的脆弱。

    薄扬心有不忍,揉了揉她的头就说道,“你不希望我去,我不去就是了。别难过。”

    林溪沉默了几秒,这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她其实是想问一问陆梦娇的事情的,其实先前心里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定要开口问这个事情了。

    但是因为提到了关于她父亲林伟的话题,林溪想起了当初那些黑暗,似乎又没了立场。

    张了张嘴,却是怎么都开不了口了。

    只拉开车门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薄扬坐进车里,没系安全带,定定看着前方,目光有些空泛。

    “安全带。”林溪启动车子,说了句。

    见他不动,又目光空空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无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薄总?醉了?”

    “没醉。”薄扬依旧目光空泛地看着前方,眸子里没个焦点。

    那就是故意的了。林溪心想。

    但她还是没再说第二次,探身过去给他拉上安全带,却还不等给他扣上,她的脑袋先被薄扬给扣住了。

    湿润柔软的嘴唇,温度微凉,吻里带着很浅的馥郁酒香。

    林溪一时之间失了动作。

    一吻结束后,她利索地给他扣上安全带,面色有些泛红,嘀咕道,“又借酒发疯……”

    薄扬低低笑了一声,“没醉,也没借酒发疯,我很清醒,我做的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还不承认。”林溪撇了撇唇。

    薄扬转眸过来,原本目光空泛的眼眸,此刻灿若星辰般闪亮,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等我真正醉的那天,你就知道什么是发酒疯了……”

    薄扬的声音里带着浅浅笑意。

    林溪开车从江城盛宴里出去。

    在第一个路口停下的时候,副驾的男人陡然说了句,“我不想回去,林溪,别送我回去。”

    “你想去哪?”林溪转眸看向他。

    薄扬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但不想回去,那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没着没落的。”

    听到这话,林溪的心尖轻轻抽痛了一下。

    “那,我们吃宵夜?”她提议道。

    尽管两人一个才刚吃完宴会,一个才刚吃完晚餐。

    那也没关系,林溪就是觉得听了他刚才的话之后,就好像……没法坐视不理。就觉得好像没法把他送回那空空落落的房子里。

    没办法把他送回那一屋子空空荡荡的寂寞里。

    “好。那种宴会,很没意思,都吃不饱。”薄扬点了点头,“我要吃面。”

    林溪知道那种宴会,其实不是吃不饱,其实里头的自助餐台,食物样样都精致美味。

    只是所有去的人都不是冲着吃饭去的,薄扬当然也不可能敞开肚子大快朵颐……

    林溪张了张嘴,‘那去找间面馆吧’这话都已经挂在嘴边了,就是说不出来。

    她抿唇片刻,说道,“好,那去我那儿吧,我给你煮。”

    薄扬闻言,笑了。唇角掀起漂亮的弧度,嗯了一声,眸子垂下来,长睫覆下来,模样看起来再没了平时英气逼人锋芒毕露的样子。

    竟是……会让人觉得有些乖顺。

    车子朝着林溪的住处而去,薄扬眸子半睁半闭似是有些困了。

    却忽然睁了睁眼,像是猛然想到什么了似的,问了句,“小洵喜欢什么?”

    “嗯?”林溪不解。

    “他喜欢什么?我这样两手空空的去,好像不太像话……”薄扬想了想,“我记得没错的话,他好像小时候就喜欢画画来着,你和我约会还带他出来时,他安安静静坐在一旁不吵不闹的用蜡笔画画,那时候就画得很好了。”

    他都还记得。林溪心里微暖,浅笑道,“是啊,他就喜欢画。但这个点,你哪儿去找颜料画笔的送给他……”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薄扬拿出了手机。

    林溪开始有些同情蓝晴明了。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纸短婚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