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纸短婚长 > 第256章 情绪化
    简追不太和她晚上通话,之前在设计工作室上班的时候,通常下午下班就打给她了。

    一起吃个晚饭什么的,送她回家之后,不太会晚上打电话,也是怕打扰她休息。

    姚嘉云接了起来,“嗯?怎么这个点?”

    “嗯。刚忙完,就想见见你。”简追在那头说道,声音听起来和寻常没太多不一样的地方,如果要说有的话,那应该就是带着些许疲惫吧。

    姚嘉云之所以能听出简追声音里那些不甚明显的疲惫,是因为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她很多次听到过。

    他忙完工作会来找她,在她家她布置的那些特别舒适的懒人沙发啊或是被炉里窝着,说话听起来并无太多不一样,但就是带着些许不甚明显的疲惫。

    姚嘉云听多了,所以一耳朵就能听出来。

    想想也觉得挺无奈的,总说自己已经想通了看开了,但竟是连对方声音里那些不甚明显的小小细微之处,都能够注意得到。

    “云云?”见她没说话,简追在那头叫了一声。

    姚嘉云回过神来,“啊。对,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还想着设计工作室那边一直都没什么让你好忙的,现在居然忙到这么晚……”

    “设计工作室那边的确是没有什么让我忙的,但博天这边好像不打算拿我当人使。”简追声音平静不疾不徐的,但能听出他有些无奈。

    姚嘉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他此刻肯定是抬手按着鼻梁的动作。

    简追按了按鼻梁,低声说,“我在楼下,你准备睡了吗?要是没有,陪我去吃点东西吧,我还什么都没吃。”

    姚嘉云看着自己已经换着睡衣在床上躺着,被子盖得规整,只要挂了电话一闭眼就能睡觉的模样。

    但拒绝的话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抿了抿唇,“没呢,工作清闲,就不太愿意早睡,那你等我一会儿吧,我换个衣服就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姚嘉云起身,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下了楼。

    遥遥就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停着辆车,车是豪车,不是简追前些日子每天开着的那辆二十万左右的代步车,这是辆黑色的卡宴。

    简追没坐在车里,而是站在副驾车门边,背靠着车门,正在认认真真看着手机屏幕,大概是什么文件的电子档吧。

    而且也不再是之前那样一身轻便休闲的装束,像是个大学生似的。

    他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头发往后梳,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精英范儿。这样子的简追,姚嘉云看过太多次了。

    但好像也有太久没有看到过这样子的简追了,以至于一时之间,竟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断层感。

    看到姚嘉云,简追就收起了手机,依旧是背靠在车门上,目光落在她脸上,唇角勾出个柔和的弧度来。

    姚嘉云收了收神,走了上去,“换车了?”

    “嗯?”简追回眸看了一眼身后豪车,“秦天配的,说我这段时间得辛苦帮他,原本还配了司机,我没要。车倒是可以用用。”

    说着,简追就伸手拉开副驾车门,真皮质地的高档座椅,很不和谐的有一个腰枕。

    是个粉红色的hellokitty,原本是在简追那辆代步车上的,没想到他换辆车,竟是挪到了这辆车上来。

    姚嘉云嘴角就忍不住勾了勾。

    车子从小区开出去,简追的车速慢悠悠的。

    姚嘉云说,“不是饿了么?怎么开这么慢?赶紧找个地方吃东西。”

    “也没事。饿过头了其实没什么太大感觉,慢慢开还能和你多待一会儿。”简追低低笑了一下。

    姚嘉云有些无奈,只得说道,“我饿了,开快点。”

    简追没说话,但车速倒是上去了。

    在一个红灯前停下的时候,简追想了想,还是说了句,“为什么……李云深会过来?”

    姚嘉云听到这话有点懵,反应过来了就目露惊讶,“你究竟在楼下猫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简追低低吐出一句。

    姚嘉云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了压情绪,说道,“都到一个小时了你不早点打给我?就这么在楼下饿着?”

    简追想了想,说道,“嗯,我……不太高兴。所以就自己调整了一下情绪。”

    姚嘉云都气笑了,“不高兴?因为李云深?他喜欢林溪的啊!而且现在都已经放弃了。他送小洵回来,那不是只能我下来接着么?”

    简追抿着唇不做声,他鲜少有什么情绪化的时候或是任性的时候。

    眼下这情形还着实挺新鲜的,姚嘉云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于是就只能转眸看着他。

    简追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红灯读秒,好一会儿,才说了句,“那有什么关系,他晚上来找你,我就是不高兴了。他晚上还和你见面,我就是不高兴了。”

    他顿了顿,声音轻了些,“我都不舍得打扰你休息,今晚来找你,还深思熟虑了一番。”

    姚嘉云从没见过简追情绪化任性的时候,以至于都有些不知所措,听了这话都想不出该怎么答了。

    好一会儿也就只说出一句来,“那他送小洵回来,就算打扰我休息,我也得下来接着啊,难不成要让他送上楼么?”

    姚嘉云这话一出,简追倏然转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扫过来很快,就又马上盯着前方路面了,像是对上次因为转头盯着她而造成的追尾事故还心有余悸,开车根本不敢怠慢似的。

    但就那么一眼,姚嘉云从那双素来波澜不兴的眼眸里,竟是读出了一种让她难以想象的情绪。

    难以想象会出现在简追眼眸里的情绪,这个情绪,叫做——委屈。

    像简追这样的人,眼眸里流露出委屈这样的神色。那是一种能让人一下子就心软下来的神色。

    姚嘉云张了张嘴,声音不由自主就已经温柔得不像话了,“别不高兴了,明天我去博天给你送饭吧?被秦天和薄扬压榨劳动力也就算了,饿着肚子怎么行?”

    姚嘉云见他没做声,就继续说,“我反正工作不忙,下午讲完课之后时间还是很充裕的,给你送晚餐吧。想吃什么?”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纸短婚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