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一百六十章、西线危机
    明媚的阳光,映照着碧蓝的大海,别有一番风味。

    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还有一笔即将到手的外快,理查德上校的心情格外舒爽。

    凭借多年的经验,他早早就就发现了前面的船有问题,尝试着追击一下,果然原形毕露。

    普通商船在公海见了皇家海军同样会远离,不过再怎么远离,也不至于为了跑路就往大海中抛售商品。

    皇家海军虽然有串客海盗的历史,可那都是过去式了,最近几年已经收敛了很多。

    就算是要抢劫,那也会进行伪装。挂着海军旗的时候,最多也就敲诈一笔保护费。

    有关系背景的,攀攀关系还可以优惠打折。只要钱到位了,就算是走私也无妨。

    福尔达号的表现,无疑是在告诉他们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的憨憨已经不多见了,理查德上校自然不会放过。

    负责旗语的军官兴奋说道:“上校,我们遇到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就在前面的军舰上,他已经表明了身份。”

    为了抓捕跑路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伦敦政府可是发了狠的,皇家海军几乎是倾巢而出。

    也不能说抓捕,毕竟一名国王,约翰牛也是要注意国际影响的,所以皇家海军的任务是把人请回去。

    听到这个好消息,理查德上校面色一喜。要知道为了刺激大家的积极性,国内可是开出了重赏的。

    只要能够把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请回去,不仅有丰厚的奖金,还能往上提一级。

    理查德已经是上校,再往上就要跨过将军门槛了。看似只有一线之隔,实际上这就是天渊之别。

    皇家海军中的上校军官一大堆,真正能够跨过将军门槛的十不存一。没有办法,现在是和平年代,没有战功加成晋升自然难。

    “那还等什么,让他们立即停船,请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过来。”

    “请”字理查德上校咬的非常重。再落魄的国王,那也是国王,必须要给予足够的尊重。

    没有办法,欧洲王室之间的关系非常乱,出门到处都是亲戚,任何一家王室的人脉关系都不容小觑。

    青年军官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头疼的回答道:“我们已经发出了邀请,可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不答应。

    并且警告我们不要跟上去,要不然中途发生了任何意外,都要我们负责。”

    到底还是反应了过来,青年军官果断的选择避重就轻,没有直接说出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威胁的话。

    理查德上校直接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这么不配合。

    开炮威胁是不可能的,万一运气不好送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见了上帝,没有人背的起这个罪名。

    瞪了青年军官一眼,理查德上校训斥道:“他拒绝,你们不会劝啊!”

    没错就是劝,再怎么落魄,对绝大部分普通人来说,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都是大人物。

    见青年军官一脸迷茫,理查德继续补充道:“蠢货,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我们动不了,你还不能想办法威逼利诱船上的其他人么?

    传令下去加速前进,给他们施加压力……”

    ……

    事实证明,旗语还是不够完善,起码在表达威胁意思的时候,震慑力不够强。

    确定了英国人不敢开炮后,福尔达号上的众人迅速恢复了过来,当然情绪还是有些激动。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金口一开,大家全部都是贵族了,前提是撒丁国王能够复国成功。

    在海上讨生活的都知道,富贵要在险中求。佩特拉船长还适当的夸大了一下成功率,告诉大家因为法军在战场上处于劣势。

    为了挽救法国人的失败,卑鄙无耻的英国政府才扣押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

    没有毛病,就是卑鄙无耻的英国政府。别看大家都是英国人,可是英国人和英国人之间也是有差别的。

    虽然是临时安排的船舶,奥地利使馆也不可能不进行调查。福尔达号能够入选,自然是因为船员都是爱尔兰人。

    要是船员都是对不列颠归属最强的英格兰人,现在又是另一种局面了。

    双方的距离不断被拉近,福尔达号上的气氛也开始紧张了起来,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都不得不亲自出马安抚人心。

    突然,在天边出现了几个小黑点,观察台的船员回报道:“前方发现了船队,正向我们这个方向驶来。”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松了一口气,立即说道:“那是前来接应我们的船舶,马上靠过去。”

    说完,还故作镇静的进入了船舱中。

    随行的中年男子忍不住提醒道:“陛下,这次离开路线是我们自己挑选的,即便是奥地利人也不知道具体路线,没有安排船舶接应啊!”

    流亡这么多年,意大利独立组织也是饱受社会毒打,现在对

    最新网址:    谁都不信任了。

    即便是现在和奥地利是盟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都没有接受奥地利使馆安排的逃亡路线,而是临时变更路线登上了福尔达号。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缓缓说道:“有没有人接应,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有人知道我在福尔达号上就行了。

    现在距离荷兰只有不足一百海里,后面追来的英国军舰只有两艘,他们是没有能力将一支船队上所有人一起灭口的。

    一旦靠近,就告诉他们福尔达号上面有一位尊贵的国王。后面追击的英国军官只要不傻,就会放我们离开。”

    理论上来说,皇家海军是不敢弑君的。可凡事都有意外,在这茫茫大海上,失踪一艘船也不是什么大事。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登上福尔达号的事情,完全是临时性的决定,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

    而且这些知情者都在伦敦,一旦英国人发了狠,来个杀人灭口,谁能够证明是英国人干的?

    或许会留下蛛丝马迹,可问题是得有人往下查才行,还不能是普通人。

    福尔达号上的人都是临时收编的小弟,忠诚度根本经不起考验。前面说英国人不敢动手,那是为了鼓舞士气。

    ……

    1890年10月9日,在皇家海军的护送之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抵达荷兰。

    追击的理查德上校政治头脑还是非常灵光的,在关键时刻果断的做出了改变,将这次行程定义为替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护航。

    至于中途发生的不愉快,那都是小问题。别说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还没有复辟成功,就算是真成为了撒丁国王也得罪不起英国人。

    实力不如人,这个亏他不吃的也得吃,甚至还要表现出一副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向外界证明英撒友好。

    西线,经过了半个月的战斗,反法同盟已经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即便是本土作战,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比利时还是没有能够逆袭。

    奥地利的援兵还在路上,德意志联邦行动迟缓,比利时卢森堡一线已经摇摇欲坠,就连莱茵兰防线都出现了问题。

    战场上的形式日益严峻,利奥波德二世也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局势对我们越发不利,德奥两国的援兵什么时候能够抵达?”

    坦率的来说,比利时军队这次的表现还是及格的。能够以劣势兵力,在战场上硬抗法军进攻半个月,已经拿的出手了。

    外交大臣朱尔回答道:“奥军主力于昨天下午抵达巴登,其中先头部队已经抵达莱茵兰地区,预计五天后就会进入我国。

    德意志联邦的动员速度要慢一些,目前只有西部各邦国的完成了军事动员,东部邦国还在进行中。

    不过西部邦国动员起来的部队,并没有第一时间抵达前线,我们和德意志联邦政府沟通过了,他们也拿这些邦国没有办法。”

    指挥不统一这是德意志联邦的顽疾,要是没有这些内部问题,他们早就加入列强俱乐部了。

    利奥波德二世疑惑的问:“前些日子,乔治一世不是说要亲临前线督战么,怎么没有了动静?”

    战争是风险也是机遇,好不容易才登上的皇帝宝座,乔治一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事实上,乔治一世的皇位不稳,除了奥地利虎视眈眈外,更重要的还是他个人君主威望太低。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德意志联邦是特殊时期的产物,是英法俄等欧洲国家强加给德意志民众的帝国。

    强行搞出来的帝国,自然不能令大家满意,尤其是对民族主义者来说,这个帝国就是耻辱。

    这种背景下,下面的小邦国自然不会买中央政府的账。

    为了削弱中央政府的权威,保障自身的权力,甚至还有人故意宣扬汉诺威卖国论。

    报纸上公开宣扬,哥达王朝这顶皇冠是列强对他们阻碍德意志地区统一的奖励。

    没有办法,汉诺威实力有限,没有能力压服这群小邦国,加上民众又不支持中央政府,德意志联邦从建立开始就处于弱势地位。

    为了改变这种被动局面,两代德意志联邦皇帝都做出了很多努力,比如说:努力发展经济、开辟殖民地、合并普鲁士王国等一系列措施。

    成果是显著的,效果么这能说是一般般。毕竟这些东西,满足不了民族主义者的胃口。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反法战争已经是乔治一世最后的机会。只要在战争中树立了足够的威望,战后才有一搏之力。

    “陛下,德意志联邦的内部问题太过麻烦了。乔治一世想要在战争中获得威望,就少不了普鲁士王国的支持。

    问题是经历了两次普俄战争的教训,普鲁士政府已经逐渐倾向于保守,不愿意继续进行冒险了。

    因为政治上的变局,原本他们达成的条件,普鲁士政府现在已经不准备履约了。

    乔治一世正在为说服普鲁士政府而

    努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很大的几率会失败。

    主要是奥地利人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维也纳政府一旦介入,乔治一世所做的努力就全部白废了。”

    外交大臣朱尔解释道,令利奥波德二世欲哭无泪。德意志地区是否统一,这和比利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无论是整合起来的德意志联邦,还是统一的神罗帝国,对比利时来说就是大象和小象的区别。

    大象惹不起,小象同样也惹不起,反正都是夹着尾巴做人,最终的结果都一样。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利奥波德二世狠狠的说道:“再催促一下维也纳政府,告诉他们要是再没有援兵,我们就要投……完蛋了。”

    幸好利奥波德二世及时反应了过来,要不然就要闹出拿“投降”威胁盟友的笑话了。

    ……

    援兵虽然没有抵达,军官团已经先行一步抵达了前线。

    为了赢得最终胜利,弗朗茨直接把阿尔布雷希特大公派到了西线。

    这也是无奈之举,并非奥地利无将,关键是西线战场需要联合指挥。

    毫无疑问,联军的指挥权落到了奥地利手中。比德两国就算是想要争,也没有底气。

    拿到指挥权容易,要指挥多国联军可不容易。没有一个够份量的人担任主帅,可压不住阵脚。

    奥地利军中声明最响亮的阿尔布雷希特大公,就成为了最佳人选。

    联军没有组建完成,但是联军指挥部已经提前诞生,阿尔布雷希特大公也提前开始履行职责。

    局势对联军越发不利,眼瞅着阿登森林就要不保了。放下了手中的资料,阿尔布雷希特大公也有些坐不住了。

    看似现在的战争和奥地利没有多少关系,反正死的不是奥地利人,损失再惨重也是盟友的事。

    可实际上,并非那么回事。无论是比利时还是德意志联邦都是反法的重要力量,现在他们损失惨重了,未来就反击法国的重任就只能由奥地利自己抗着。

    尤其是他们还控制着战略要地,一旦落入了法军手中,再想要夺回来,后面势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神圣罗马帝国》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