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直到星空尽头 > 第0111章 自由战士
    战神所领导的自由军的声威在短短十几天内响彻了比锡河流域。

    它们的主要活动范围在比锡河流域南部,一支支托维纳族的反抗力量从黑暗中现出身形,犹如星星之火一般,它们当中的大部分领袖,都是普通的托维纳人,而非聚落的首领长老。

    战神卡尔勒就像是一座灯塔,战神在此的誓言将零星火焰慢慢汇聚一处。

    无数支队伍跋山涉水,在经理了血与死的考验后,余下真金,围绕在战神身边。残酷的远征便是自由战士们最好的教官,就算没有遇到那裟殁恐兽骑兵的斥候,它们也要同自然和野兽搏斗。

    在比锡河流域,有几千万托维纳人,而入侵的敌人数量,却只有二十万人左右。

    自西向东,从北向南,持续不断有托维纳自由战士向尾尖聚落群汇聚。这个不起眼的聚落群,俨然已经成了反抗那裟殁侵略的另一座堡垒,终有一日,反抗战士的数量会超越入侵者的数量。

    聚拢一处的自由战士人数已经接近五万人,卡尔勒平日里派一支支小队外出狩猎,顺便收集情报。

    他传授它们判断敌我力量对比和行军打仗的技巧,甚至亲手教它们搭帐篷,告诉它们夜晚怎么放哨。他教它们远远躲避那裟殁恐兽骑兵的办法,他把它们变成了最敏锐的侦察兵。

    他教会它们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道理,当敌我力量对比合适时,外出的小队会大胆的围猎落单的恐兽骑兵斥候。

    那些斥候是那裟殁入侵者安排在身后的眼睛和耳朵。

    如今它们一个个失去了音讯,正在前进的主力部队不得不像一只害怕身后有老鼠的巨大的白象那样,频频回头张望。可它们派出去的斥候还是会一个个消失无影踪。

    托维纳自由战士本以为它们真的是出去狩猎,没想到这竟然也是一种光荣的作战,是复仇的机会。

    每支狩猎到恐兽骑兵的小队,回到尾尖聚落群后都会成为英雄。

    尤其是那些活捉了敌人骑兵的托维纳自由战士,它们被成为英雄中的英雄。它们会当着其他托维纳人的面,撕咬已经死亡的恐兽的皮肤,喝一口恐兽的鲜血。

    虽然人数越来越多,但卡尔勒的自由军根本不愁补给,从敌人身上缴获的,乃至狩猎得到的食物,甚至敌人的坐骑都成了自由军的口粮。

    战神卡尔勒告诉它们:“没有吃的,就去敌人手中和胯下抢!”

    自由军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卡尔勒不再率领它们,它们也能自行组织更大规模的作战行动了,这支反抗力量的指挥体系完全凭能者任之,因为最高处是战神,庸碌者是不敢在战神面前夺取统领权力的。

    除了集中优势力量狩猎小股敌人外,自由军还在敌人的后方干着些诸如佯攻、骚扰、解救同胞、围点打援等等令敌人深恶痛绝的“勾当”,各队伍之间相互配合十分默契,这些也同战神卡尔勒的教导脱不了关系。

    它们的作战方法,完全是游击战争。蒂娜终于亲眼看到了星星之火究竟是如何燎原的。

    “你改变了一个民族,卡尔勒……”蒂娜由衷地赞叹着。

    她说的是心里话。托维纳这个种族,在她的印象当中,是胆小,懦弱,不懂得抗争求存的种族。卡尔勒作为战神出现在这片大地上之后,于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聚集起了一支自由军。

    这些拥有抗争精神的托维纳人,已经不再是从前意义上的托维纳人了。

    它们变成了一个崭新的群体,在思想上得到了极大的进化。

    自由、牺牲、团结和协作意识成了这个群体的性格,每一个独立的托维纳人只要融入了这个群体,便不再独立,它们心甘情愿地做**的薪火,投入到反抗的浪潮当中去。

    它们从前是什么样,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全都无所谓。

    在它们成为这个群体的一份子的一瞬间,就算它们从未拿起过武器,它们也已经变成了自由战士。

    改变,就在那五分之一秒钟内发生。尽管自由战士当中很多人手无缚鸡之力,但面对死亡,它们百分之百不会再退缩。它们也不会随意以赴死为荣,因为战神卡尔勒教导过它们,没有杀死过一个敌人就死去,很可悲。

    “我起的作用并不大。”出乎蒂娜意料之外的是,卡尔勒竟然如此谦虚:“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并成了它们的指路灯塔,如果没有我,托维纳人也会出现另一个战神。”

    ……

    “你要明白的是,有些时候,这个世界,并不是因为某个人而向前推动或者向后倒退的。所有的时候,都是特定的环境需要一个人那么做而已。托维纳人之所以会出现自由军,是它们遭遇的苦难造成的。”

    蒂娜看着卡尔勒的眼神微微眯起,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今天才认识这个凶悍的男人。

    ……

    ……

    三天后,安铂大聚落主丛兽终于断粮了。

    这里所说的断粮,指的是长老议会以及净化团、警卫团高级成员们都没有东西可以果腹了,对平民老百姓来说,粮早在一个礼拜之前就完全断了,它们只能从石尖柱泉水中喝水续命。

    三天来,主丛兽背上饿殍遍地,这是安铂大聚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同根同源的托维纳人从未遭遇过那裟殁人的入侵,但也许正是因为同根同源,才会如此相爱相杀。

    就如地球上的人类,在七万年前从非洲走出去时,他们拥有相同的祖先,但七万间它们发生了太多自相残杀和互相灭绝的悲惨事件,比托维纳人和那裟殁人要频繁得多了。

    正因为有灭绝也有反抗,有屠杀也有求存,人类的民族才会变得多种多样。

    细细观察任何智慧生命的历史,其实都是一部战争史。

    “很多孩子都饿死了……”小红帽眉头紧锁,在苏哈台耳边低语道。苏哈台当然知道,他不仅见过这样的惨剧。

    他甚至看到过托维纳人吃死人的尸体。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直到星空尽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