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四十四章 齐至
    张御一祭出“幻明神斩”,便就将那一道血色人影照得通透无比,好似阴晦暴露在了烈阳之下。

    那浓稠的血色在这等灼光之下立时变得稀薄了许多,可下一瞬间,其却又是恢复了过来。

    可是这一击只是开始,在神通过后,张御的心光紧随其后上来一压,由于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血色遁光无法完全避开,不得不与之进行一次碰撞。

    血丹的长处是在遁光和精气恢复之上,这等正面碰撞是要竭力避免的,这一撞之下,原本复还的血色又暗弱下去三分,虽然再一次在片刻之后复原回来,可丹精之气显然是又被大大消耗了一次。

    张御的攻势并没有到此结束,元正宝尺不知何时被他祭在了天中,只是光芒一照,就令那血色光芒微微一顿,而后他心光趁隙再度撞了上去。

    在接下来,那血色遁光陷入了极端被动之中,他在撞击之中受到损伤,便就立刻复原,可复原之后又再是受创,而后又一次复原,其就像被这等攻势黏住了一般,怎么也没有办法脱离出去。

    而在这过程中,那血丹提供的丹精之气也是在被持续消耗着。

    唐丰早前还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甚至在斗战一开始,他自觉思路清晰无比,所以在此前交手过程中,他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可是在逐渐把丹力运化开来之后,原本平静若水的心境就开始变得混乱躁动起来。

    他知道这是血丹的影响,可这东西之所以是邪祟之物,就在于你明明知道其对自身有危险,可却并不想将之纠正,反而会沉迷于这等力量之中,直到自身精元神魂被彻底透支。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忽然感觉自己身躯之内的血液再也抑制不住,好似就要从自己的身躯冲涌出来一般。

    此刻他蓦然醒悟过来,丹精之气已然耗尽,可转运起来的血气没能及时停下,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爆血而亡了。

    可在血丹的侵染之下,他神智早已失常,此刻非但没有半丝恐惧,反而陷入了一种极端疯狂之中,不但不想着收手,反还狂喝一声,将自己仅余下来的法力精气全部灌输至血液之中,随后遁光一闪,一改之前躲避之势,反而向着张御主动冲来,看去是准备与他同归于尽。

    张御见其冲向自己,却是站在天中不闪不避,淡然看着那道遁光,口中道:“敕禁!”与此同时,他背后星光双翼闪烁了一下,一道明锐光芒升腾而起。

    唐丰忽然闻听得那宏大声音,浑身不由一震,体内涌动的力量似是被强行抑制了下来,不由愕然,未待他反应过来,两道明亮光芒自天中交错横闪而过,霎时将他斩成数段。

    而那断成数截的身躯各自挣动了几下,片刻之后,就便变成了一团团血色浓浆一般的东西,再是漂浮了蠕动了片刻,就转而变成了干枯漆黑的一团,随后很快破碎开来,被天风一吹,就飘散而去了。

    张御一拂袖,将半空之中的浊秽扫开,往东面望了一眼,依稀看到了几道经空而行的遁光,他微微一思,便驾青虹飞起,冲入天穹之中。

    鹤殿之上,那一轮青色朝阳盛放开来,炽热的滚流并不分散,而是聚集在殿台上空,久久不散。

    恽尘这一击使出之后,气机不可抑制的往下衰落,不过他顿了下之后,一个呼吸吐纳,身上法力顿时又是复原回来。

    可待得下方青光消散之后,他往下一看,心头不由一震。

    乌子午平静站在那面,看上未受到丝毫损伤。

    其实恽尘这一门神通确实威能宏大,更别说那里面还凝聚了他全部的法力,乌子午若真是正面去承受,也绝然讨不了好。

    此刻他毫发无伤,那是因为他的观想图中有一门“返斗天漏”之术,任外面诸般攻袭过来。都可先行吞纳其中,可等到斗战之后再去化解。

    最厉害的是,在施展这门神通的同时,可以不受任何牵制的发动攻击。

    若是他能在一息之内成功击中敌手,使双方气机相连,那么他还可以将自己吞纳过来的力量反转回去,对手就会承受来自他和自身的合力一击。

    先前在灵妙玄境之中,他也就用这门神通才斩断了那名道人的生机,其人最后化为尘埃,也是因为中了自己的剑上神通之故。

    他本来准备在恽尘施展神通时故技重施,可方才在欲如此作为时,蝉鸣剑却是突然暗吐杀机,令他没法趁势攻击,也就没法将那力量反照回去,这样一来,他先前所吞纳的力量便只能事后再去化解了。

    恽尘也能猜到,乌子午一定是用什么独特手段化解了自己的神通,可他虽然吃惊,可非但不觉沮丧,反而是平添了无数信心。

    对方他施展神通的前后并没有能对他进行干扰,那毫无疑问是蝉鸣剑将之给压制住了。

    而他现在有无尽法力,只要蝉鸣剑继续能为他做牵制,那么他就可以不断施展神通。

    他却不信一个个威能宏大的神通轰出去,对方能够一直化解下去。

    乌子午却是不准备再这般继续下去了,就算他能轻易化

    解恽尘的攻势,可拿不下恽尘也就毫无意义。

    现在问题关键就在那飞剑之上,只要飞剑被制,那么击败恽尘也就在顷刻之间。

    他把法诀一拿,运转“阐空漏尽”之术,鹤殿殿台天空之中顿时裂开一个又一个空洞,试图将蝉鸣剑转入虚空之中。

    可蝉鸣剑固然因为距离较远,威能没有能够完全发挥出来,譬如斩诸绝之势就无法随时随地的使出,可这到底是由张御分神遥御的,与恽尘比起来,他的斗战经验要丰富太多。

    面对乌子午的神通锁拿,他根本没有让飞剑闪挪躲避,而是直接往殿台之外禁制迷雾之中一穿,霎时没入其中不见。

    乌子午是受禁制迷雾所困,可飞剑往来得恽尘玄首印信允许,根本不受此等困阻,而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应对,就直接让乌子午所有设想都是落空。

    不止如此,乌子午还发现,飞剑藏入迷雾之中后,威胁反而变得更大,他感应无法延伸到迷雾之中,也就无法知道到此剑会从哪里出来,而以那飞剑的速度,恐怕一闪之间就可杀到面前,这就逼得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力来戒备守御。

    而就在他分神对付飞剑之时,恽尘又一次将神通准备完毕,并且毫不迟疑的轰了出来。

    要知平时他可没可能这么毫无顾忌的宣泄神通法力,方才那一次还稍稍有些控制不力,看着声威浩大,其实当中浪费了太多的法力,而这一次力量却是凝聚许多。

    那一轮青色朝阳浮现之时,不再是暴烈奔散,而是纯粹炽热,极为凝聚,直接就在乌子午站立上空绽放开来。

    乌子午见那烈烈青芒照来,依旧以神通将之化去,不过同样,上一回是他吃不准对方力量,而这一次他心中有底,却是变得从容了不少。

    他本还待反击一手,然而此刻潜于迷雾之中的蝉鸣剑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剑势对他微微一指,稍稍泄露一点剑上气机出来,立刻令他如芒在背,不得不放弃了想法。

    无论是蝉鸣剑还是恽尘本身,若是分散开来,他都有办法对付,可是双方这一携手合作,却是堪堪将战局维系了下来。

    乌子辰神色微沉,他的神通虽可不断吐纳敌手,也是有其极限所在的,特别恽尘这等充满了狂烈力量的神通,更是不可能无限度吞纳下去。

    对此不利情形,他决定改变自己的战术。

    他的厌恕观想图,守御攻敌的神通皆备,但是并没有转挪替避之法,其实面对一般敌人,他也不需要这等变化,原来的神通已是足够运使。

    可面对眼下局势却是不够,但在他意识之中却是知道不少章印,若能观读,立可掌握一门替避转挪的神通,他自信只要有一个空隙出现,就能反转战局。

    只是他的神元早已在凝聚观想图的时候用尽了,而且现在是斗战时候,他也没这个机会来做此事。

    那么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向大混沌求取力量!

    他的记忆中也有浑章修士的忆识,以现在的功行,求一个挪遁替避之法并不算什么,大不了事后再以外药化解就是了。

    主意一定,立时心神一转,霎时看到了一片无尽幽暗,与此同时,他双眸之中也有一片幽暗之色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他本在提防蝉鸣剑到来,可不知为何,此剑却是悬在那里未动,连恽尘也一样没有再发起攻势。

    他心思一转,蓦然想到了什么,猛然转头望去。

    便见那殿台之外的迷雾一阵涌动,而后向两边滚滚分散,一个浑身被玉雾云光笼罩的年轻道人自外走了进来。

    他一步踏到殿台之上,那蝉鸣剑发出一声清啸,凭空一转,飞落至他身前,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恽尘松了一口气,在半空中打一个稽首,略显激动道:“玄正!”

    张御对恽尘点首回礼,再看向乌子辰,口中道:“玄首已是尽力了,下来该是轮到我们出力了。”

    恽尘讶道:“我们?“

    张御持住蝉鸣剑,挥袖往侧面一挥,剑光过处,外间云雾齐齐散开,显露出外间的无尽天穹来。

    恽尘不由抬头看去,只见殿台之外,数十名道人凌空而立,身外法力光芒闪耀不已,震动大气。

    这里面不但有来自玄府的玄修和浑章修士,更有许多来自灵妙玄境的真修!

    张御手腕一震,蝉鸣剑顿时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清鸣,他看着乌子午,放声言道:“诸位道友,随我一同诛杀此獠!“

    ……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玄浑道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