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 > 第1783章 魔佛之死 (爆更!第十更!)
    “九窍彗星珠!”

    婆娑圣主浮空而立,介绍道:

    “这是一颗域外白金星辰,由诸位圣主出手,在炎神山锻造而成,其中融入了大量珍贵材料,甚至融入了一点圣银,提升品质。”

    “器成之日,就是三窍灵宝,而后孕养三千年,逐渐洞开后六窍,化作九窍灵宝。百年之前,乾元开始异变,天地气机爆发,彗星珠也得了机缘,孕育器胎,呼吸元气,成就绝品灵宝。”

    娓娓道来灵宝的历史,众人都感受到岁月的厚重。

    秦立仔细打量。

    虽不是剑器,但也是至宝。

    “秦施主,丑话说在前头。绝品灵宝灵性超绝,你若是得不到它的认可,奖励就作废了。”婆娑圣主笑道。

    “好,让我瞧瞧此宝的风采。”

    秦立盘膝而坐。

    入定。

    随后神念透出。

    经过器窍,深入彗星珠内部。

    秦立来到一片黑夜世界,天地深邃,无限宽阔。

    忽然,银光化作彗星,成百上千,就是一场流星雨,绚丽到了极点,统统砸向秦立。

    “不是实体的攻击,而是意志的角力,只有那些大毅力者,才能获得彗星珠的认可。”秦立笑了笑,展露出最本来的意志。

    整个人化作一把杀剑,惊人刚毅,百折不挠。

    寒芒碎山河,剑气冲九霄,透出一股自信从容的气质,仿佛立在云端,坐看人间起伏,见惯了风浪。

    轰轰轰!

    剑出无敌,劈斩银星。

    随着一声声爆响,几百个流星被粉碎。

    纯粹的硬碰硬,比拼意志的强度,是灵魂的交锋。

    显然,秦立占据绝对优势,毕竟多年以来,遭受了太多磨难,意志超凡。

    没多久的功夫,斩了千枚流星,秦立来到了这一片世界的核心,就是一个小水塘,盛满银色流浆,其中孕育着一个胎儿。

    它非常幼小,也就一个拳头大小,蜷缩一块,眼睛都没有孕育出来,拳头握紧,还没分出五指。

    按照人族胎儿划分,他只有三个月不到,肚子上还有一根脐带,连通着整个器灵世界。

    “这就简单了。”

    秦立端坐潭边,开始炼化。

    神念包裹胎儿,宛若胎衣,种下一道灵魂印记。

    像是建立一座桥,秦立与胎儿有了感应,非常紧密,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随后,是一股海量信息流涌来,让秦立清晰了解到彗星珠的内部灵纹,使用法门,九窍情况,各处细节,以及器灵的孕育程度。

    “很好!”

    秦立收回神念。

    周围就是一众亲朋好友。

    “这就收服了?”莫妖疑惑道。

    叶幻灵古怪道:“姑父刚刚坐下,立刻起身,应该还没有收服吧。”

    “神念交锋往往只在一念之间,看似刹那,实际上已经完结了一场战争。”秦立笑了笑,伸出手一指。

    轰隆隆!

    脚下剧烈震荡。

    仿佛发生了十级大地震。

    彗星珠九窍齐鸣,爆发出璀璨夺目的白光。

    然后万丈白金星球快速缩小,最终化作一颗龙眼大小的金丸,落在秦立手中。

    “出乎意料的沉重啊!”秦立暗暗咋舌。

    毫不客气的说,这就是一座金山,即使是静止不动,以他的修为,也有些吃不消。

    幸好绝品灵宝能够自动吞吐元气,根本不需要灌注任何罡气,心念一动,能自由调节重量。若是全力丢出去,迸发出的势能极其恐怖,几十座山峰连成一排,也要被一招打穿,威力强的没话说。

    “让我试一试。”

    秦立跃跃欲试,丢出彗星珠。

    婆娑圣主赶紧打出一道柔光,托住宝珠:“你可别冲动,这里都是宝物,若是弄坏了,要赔偿的。”

    秦立表示理解,感谢一声,便和众人离开。

    出了银白大门。

    就见一素衣女子,等候多时。

    她长得非常清秀,腰间挎着一把月轮弯刀,浑身散发涅槃气息,是一位巨头。

    “秦先生,我家主人说,自然一别,许久不见,还请您移步观月宫,与之一叙!”

    秦立点点头:“老朋友邀请,我怎么能推辞?”

    “请跟我来。”

    清秀女修前方带路。

    一众亲朋好友也跟了过来。

    天意城非常的大,汇聚了人族妖族所有的大势力。

    日月圣地作为乾元第二的势力,自然被单独划了一块场地,修建宫殿,树立高塔。

    跟随着清秀女修兜兜转转,行走在玉桥回廊中,来到一处华美宫阙,完全由玉石堆砌而成,散发着莹莹月光,玉匾额上有三个古篆“观月宫”。

    “主人,秦先生到了。”

    咻!

    最新网址:    清风袭来。

    洞开白玉门户。

    众人侧目往去,惊讶不已。

    宫阙之中,冷雾凝云,清冷缥缈,几盏幽灯悬浮,映出了一座白玉榻,素纱幔帐。

    寒心舞斜坐其上,精致容颜泛着荧光,仿佛满月,嘴角带着一丝浅笑,也没有太大架子,手里捻着一把八角宫扇,显得非常随意,但总给人一种遗世独立,好像下一刻就要奔月似的。

    “秦兄能来,蓬荜生辉,还请诸位落座。”

    清风扫过。

    吹散云雾,露出玉凳。

    秦立几人客套一句,纷纷落座。

    “寒姑娘,虽然早有猜测,但再看见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惊讶,想必你就是日月圣女。”

    寒心舞轻挥宫扇,清风爽人:“秦兄误会了,我可不是圣女。倒是你实在令我吃惊,仅仅涅槃五重,就有这般功劳,真英雄也!”

    “过奖过奖!”

    秦立面容带笑,双目扫视八方:

    “寒姑娘,李兄可是在你这里?你们一同离开自然道宗,想必都进入日月圣地修行。”

    寒心舞宫扇掩面,笑道:“秦兄说笑了,我和那病秧子不是同路人,只是凑巧遇到了几次,分别之后,再也没有相见,怕是一辈子也见不着了。”

    “那可不一定。”

    秦立双目微眯,揶揄一笑:

    “我感觉你们两个人有超常的缘分,是天生眷侣。”

    “无稽之谈!”寒心舞流露出玉铃般的笑声,挥了挥宫扇,说道:“那病恹子可配不上我,倘若还能遇到他,我就勉为其难,收他做个洗脚的童子……”

    “咳咳咳!”

    忽然。

    一道咳嗽声。

    强势打断了话语。

    秦立一愣,随即笑出了声。

    “臭婆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啊!”

    门外,迎面走来一个麻衣少年,长得阳光秀气,平易近人,就是脸色不好看,病恹恹的,还背着一个沉重的古朴石匣,不知道装了什么。

    “你怎么会过来?”

    寒心舞瞪圆了杏眼,非常惊讶。

    李平安淡淡道:“我初来天意城,就听到了秦兄弟的消息,所以跟过来叙叙旧。”

    “实在没想到,这门还未进去,就听到某个臭婆娘口出狂言,恰好,本人也缺少一个洗脚的丫鬟,我看你非常合适啊!”

    寒心舞一敛宫扇,瞪了他一眼,懒得和他计较。

    “冤家啊!”

    秦立不由得笑了笑。

    他很喜欢这种氛围,打打闹闹,有说有笑,平凡且温馨,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

    李平安问道:“秦兄弟,我初来乍到,不清楚天意城中的情况。但听路人说,正道有一个大计划,能够灭绝十二魔宗,弥合无底深渊,永绝魔患。”

    秦立愣了一下:“还有这种神奇的计划?我来的也晚,不知道情况,在座的谁知晓一些内幕。话说这个一劳永逸的方法,真的靠谱吗?”

    “非常靠谱。”

    寒心舞正了正脸色,说道:

    “在坦白这个计划之前,你们需要知道一个消息。”

    “魔佛死了!”

    顿时!

    在场之人,脸色剧变。

    乾元第一至尊,小魔乱的起源之人,竟然死了!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第一赘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