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七零三章 克制
    叶子?”昆一略有迟疑。

    庆善忙道:“就是那个我们安插在聂虹身边的内奸,看这意思,怕是已经暴露了。”

    姜玄:“带什么东西?会不会有诈?”

    昆一也有些纳闷,想不明白天武是什么意思,“一趟传送谅他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真要有那本事也不用等到现在。不要直接传送到宫内,传到宫外,我倒要看看天武想干什么。”

    “是。”紫云领命而去。

    昆一则喊住了颜别,“灵山既然已经围住了,就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看看妖宫那边要搞什么。”

    颜别懂了他的意思,领命而去,要布置人手到相关传送阵旁戒备。

    昆一夫妇也没有继续留在殿内,出殿飞落在了便于视线观察的一座亭台楼阁内。

    对于仙宫的防御,颜别还是驾轻就熟的,很快便布置好了人马将一座传送阵给团团围住,同时还调派了十尊第八代巨灵神戒备。

    一切准备妥当了后,传送阵冲天毫光起又落,传送阵内出现了一人,不是别人,正是车墨。

    车墨漠然环顾四周,注意到了如临大敌的现场。

    陪站在楼阁内的庆善一愣,旋即又神色一变,这哪是什么叶子。

    昆一奇怪了,“莫非和浮幽一样反逆了,聂虹的贴身侍女是个男的?”

    姜玄皱眉:“聂虹的那个贴身侍女我熟悉,当初庆善要策反的时候,还是我这里帮忙下手的,这不是叶子。”

    庆善沉声道:“车墨!其元神应该是剑奴。”

    “剑奴?”昆一和姜玄齐怔,目光又迅速同时盯在了车墨的身上,不知天武把这人给送来是什么意思。

    车墨已不疾不徐朝传送阵外走去,颇有点无视四周人马的意思,忽一声朗朗回荡,“把聂虹交出来!”

    庆善眉头一皱,再看车墨神色反应,忽讶异,“记忆恢复了,巫上卿的元神觉醒了。”

    传送阵外坐镇的颜别一声怒喝,“大胆,给我拿下!”

    一群甲士立刻施法冲出,欲合围擒拿,然还未冲近,便一个个憋红了脸浮在半空。

    外人惊愕,不知什么情况,唯有当事人清楚,体内骤然有无数的小玩意出现,如同千万枚针要破体而出。

    不算大的砰砰声接连响起,分裂的血肉炸开,冲来的甲士突然解体。

    颜别反应快,察觉到手下是因什么术法而导致的内爆,需要内外隔绝,骤然施以护体法力护体。

    四周的巨灵神见势欲冲来,却突然全部腿软,一尊尊巨灵神跪地瘫倒在地,咣咣倒地声接连,只因里面驾驶舱内的人都没了。

    而四周包围传送阵的甲士亦和之前的人一样,一个个憋红了脸,一个个爆开解体了。

    这一幕简直惊呆了所有人,反应快的颜别惊骇四顾,发现自己转眼便成了孤家寡人,这一幕前所未有。

    远处观战的所有人都惊了,都不知什么情况,压根就没见到什么打斗的法力波动啊!

    昆一一张脸已经寒了下来,“我念既我法!天武给我送了个大杀招来!”

    姜玄突然施法惊呼,“颜别,不要,你不是他对手!”

    尽管已是孤家寡人,尽管来者实力看似恐怖,但颜别无愧于仙宫护卫大统领,勇武之气可叹,骤然挥枪快如流光杀向了来犯之敌。

    姜玄那一嗓子喊晚了,颜别想撤已经来不及了,与来犯之敌已经在半空迎面对上了。

    密密麻麻的银毫在车墨周身形成了一道剑影。

    颜别长枪与银芒剑锋冲撞上了,只感觉到连绵不绝之力层层削弱了自己的冲杀之力。

    剑影上有如潮银辉冲刷在颜别身上。

    那无数银毫轻易冲破了颜别的护体法罡,冲刷在了颜别的身上。

    他手中刺出的长枪正在一层层的迅速变瘦变短,因那无坚不摧的银毫冲刷导致。

    颜别身上的战甲亦如此,快速消融了一般,脸上更是煎熬出难以形容的痛苦神色。

    战甲被银辉冲刷没了,衣服没了,皮肤没了,剩下的看似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之躯还在坚持,却在迅速消瘦。

    身在银芒剑影中的车墨冷冷盯着他。

    无力再反抗的颜别也突然没了,呼!如风吹去的飞灰,一团骤散。

    银芒剑影穿过了飞灰,车墨落地,继续一步步向宫禁之地走去,清冷的朗朗声再出,“交出聂虹,否则屠灭仙宫!”

    震惊!只能这样形容,四周的人马皆一脸惊骇,仙宫大统领颜别的实力竟一个照面就没了。

    什么情况?靠近的人说没就没了,谁还敢上前应战。

    尤其是对方的那句话,口气之大难以想象,孤身一人前来,就敢说出屠灭仙宫的话来。

    因动静而来观望的金眉眉亦傻了眼,意识到仙宫遭遇了恐怖强大之敌,上次这种情况还是许多年前的那个阿罗无尚。

    昆一和姜玄的脸色很难看。

    步步前行的车墨飘然而起,双

    最新网址:    臂略张。

    下雨了,上空不见任何雨云,青天白日的,但整个仙宫上空却降下了银毫细雨。

    地面尘土飞溅,草木渐残崩溃,琼楼玉宇渐渐失去了神采,在银毫细雨的打击下,一座座屋宇开始垮塌。

    豢养在宫内的奇珍异兽哀鸣倒毙,仙宫上上下下纷纷惊恐施法抵御,包括昆一等人。

    不消一会儿,整个仙宫几乎便找不到了一座完整的屋宇。

    车墨孤身一人来临,顷刻间杀了仙宫护卫大统领,摧毁了整个仙宫。

    昆一的脸色说有多难看便有多难看……

    仙都内,许多人都注意到了宛若银辉笼罩的仙宫,隐约见到仙宫失去了神采。

    城内正愁无法进入灵山内部的林渊,也被吸引了,遥望之下讶异道:“仙宫那边怎么回事?”

    一旁的燕莺哪知道,也在凝神观望。

    略作凝望后,林渊狐疑,“像是剑意…”

    燕莺好奇,“谁有如此磅礴剑意覆盖整个仙宫那么大的范围?”

    林渊也好奇是谁,忽目光一亮,“剑奴?难道是剑奴知道灵山有难现身了?”

    燕莺愣了下,旋即颔首,“的确有这可能。”

    林渊顿欣喜期待。

    灵山众人也在遥遥观望,三分殿外一群人凝视着。

    藏书阁内,角落里的榻上,邋遢沉睡的睡奴骤然睁开了双眼,目中闪现惊讶,突然坐起了,嘴里喃喃一声,“师兄来了…”

    他也起身了,拖着一地的长须长发,一步步向藏书阁大门走去。

    眼神惆怅,口中有哀叹声,因胡子挡住了看不到嘴动,“老师说你我皆是为灵山应劫之人,师兄现,大劫至,我与沧海阁观书人为灵山应第一劫,第二劫我无能为力,就仰仗师兄你了。”

    今天的藏书阁内很安静,除了缓缓而行的他,再无其他任何人。

    出这么大的事,灵山都被仙庭大军给围了,谁还能有心思来藏书阁看书……

    昆一法眼观察了一下四周,冷冷道:“无量剑意!此獠意念覆盖之地有限,修为有限!”

    闻听此判断,庆善一个闪身而出,周身法力抵御着银毫细雨,快如魅影,冲向了慢慢飘向仙宫的车墨。

    见还有人敢来,车墨手掐剑诀一点。

    附近银毫细雨顿时飞舞漫卷,气势磅礴,如龙冲向了庆善。

    庆善挥袖,翻手顶出一点七彩滴露,迎着银辉龙卷之物冲去。

    突然,他指尖顶出的滴溜溜旋转的七彩滴露骤然爆发出七彩光华。

    光华渲染银辉龙卷风,七彩之光亦照耀在了车墨身上。

    祥光普照,车墨下意识闭了下眼,瞬时难以遏制的颤抖了一下,脸上很快浮现出了痛苦神色。

    天降的银毫细雨突然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仙宫上下施法抵御的人如同做了一场梦一般,皆惊疑四顾,之后目光又齐齐盯在了凌空交手的庆善和车墨身上。

    如同正在空中剧烈颤抖的车墨一般,横扫的银辉龙卷风也在颤抖。

    很快,银辉龙卷风崩解,亦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光影闪过,庆善一掌轰在了车墨身上。

    噗!一口鲜血狂喷,车墨被打飞如流星,轰隆撞在了山腰。

    再从坑内爬出,一团七彩光辉再次照耀于他。

    手顶七彩祥光的庆善如天神降临,轻飘飘落在了他的跟前,居高临下道:“我是该称呼你巫上卿,还是称呼你车墨,或是称呼为剑奴?”

    车墨瑟瑟发抖着,蜷缩着颤抖,异常痛苦的样子,但还是艰难吐出一句,“聂虹在哪?”

    “一对奸夫**,也敢口出狂言屠戮仙宫,仙宫岂容你猖狂?”庆善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发力不小,踩的车墨再次呕血。

    这一幕让仙宫上下许多人惊疑,不知大总管手上的七彩祥光是何法宝,但降妖伏魔的效果很显然。

    大总管出手,一举降服来犯之敌,仙宫上下顿时士气重振,开始真的是被车墨的出场给吓到了。

    昆一和姜玄飘然而至,漠然垂视着痛苦如一条将死之狗的车墨。

    扫了眼已是狼藉一片的被摧毁的仙宫,昆一脸上的阴霾难消,实在是这脸丢大了,恨不得当场将车墨给活剐了。

    天武为什么把这人给送来,之前不懂,现在算是明白了,在故意坑他,是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若不是有克制之法,今天这热闹还真要被天武给搞大了。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前任无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