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月落无影时 > 第十九章 小红杏不惜毁容也要揭穿夫君真实身份
    未想第一次来湖心小筑吃饭就遇到这种荒天下之大谬的事,那娇艳欲滴的梦伶美人就真的从六层楼一跃而下,看着她现已躺在床上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站在边上的祝小倩暗暗心想这女人对自己都如此狠心对别人更是不择手段日后定要离她远一点。

    “相公,你在这儿陪她吧,我先回府了。”小倩瞅了梦伶一眼,正要转身,单书浩拉住了她的手,道:“我们一起走。”她内心顿时一阵小激动。

    走出花满楼的时候已是万家灯火,眼看七夕就要落幕小倩难免失落,书浩看出她的心思,对驾马车的皮蛋说了句:“去长安街。”不是回府,而是去长安街?小倩突然两眼放光:“难道我们现在要去庙会吗?”“坐好。”“是去庙会吗?”“是。”“真的去?”“是。”“欧,太棒了!”

    七夕庙会比******还要热闹数倍,就花灯都足以照亮黑夜,更不要说数以百计的摊位了。而祝小倩原本是对夫君今日在湖心小筑救了自己一命而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单书浩出身商人,他身手怎会如此了得?还没等她细细研究此事,庙会的魅力就盖过了一切。

    “哇!烤鸡腿!要吃——”

    “喔!糯米团子!要吃——”

    “耶!臭豆腐!要吃——”

    “嗷!红豆冰!要吃——”

    祝小倩所谓的快乐,就是眼前看见一样就要吃一样,这回单书浩不再阻拦她,看她想吃什么就点头买买买,她兴奋的像刚从流放地回来的犯人,十八年没吃过一顿饱饭似的,半个时辰下来,她已经前前后后吃了十几个品种,手里还拎着十几个打包回去的酥糖糕点,面对这样的娇妻单书浩只能笑看风云。

    来到烤肠摊位前的时候,有种不详的预感从体内传来,小倩的手指还停留在一根油光光的大香肠上,又默默放下了。

    “不吃了?”单书浩准备拿银子,小倩朝他摇摇手,笑容有点僵硬。

    “我吃饱了,呵呵呵。”尬笑的同时她步履有点踉跄。

    “都饱的不会走路了?”他继续调侃。

    “哪有……”

    没走几步,她只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却不敢让书浩看出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闲逛,刚才还跃跃欲试现在变得异常安静,察言观色能力极强的单书浩俯下身询问道:“你怎么了?”

    她勉强摇摇头,一脸僵硬的笑:“没、没事啊……”

    “累了?”

    “没有。”

    “要不要回去?”

    “再逛逛吧,就快走到尾了。”

    那一段路极其艰难啊,分分秒秒都有种要被刚刚吃进去的食物给撕裂的痛苦,可是不能说!在七夕庙会吃到吐这种傻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那个……你先回马车里等着……我突然想起还有个东西没买……现在回去买。”走出庙会后,小倩实在忍不住想吐的冲动,正欲把书浩支开,他非常不解风情的问:“你要买什么?”

    “啊呀,你别问了,快上马车。”食物已经来到了喉咙口,没等书浩回答她赶紧转身朝没人的小树林跑去,这一动,沉积在身体里的烤鸡腿、糯米团子、臭豆腐全都涌了出来,书浩就跟在她身后,看到她对着一棵光秃秃的小树哇哇狂吐只能无奈的摇头。

    “不舒服为什么不说?”他边责怪她,便轻拍她的背,她难受的眼泪鼻涕全流了出来,又不敢抬头被他看到。

    “我……没事……吐完就好了……”

    她还在逞强忽然脚下一软倒了下去,他把她背回马车,一路上看着她被撑到红扑扑的脸简直又好气又好笑。回到府里皮蛋丝毫不顾二少奶奶的形象就对家丁说“二少奶奶吐了快去请大夫”一时间单家上下全都知道了,公公婆婆和书浩的爷爷奶奶全都围了过来,面上统统带着“小倩要给单家添丁”的喜悦和感动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绪,又是吩咐人拿毛巾,又是熬红糖水的,小倩迷迷糊糊也没搞懂怎么一回事。直到大夫把过脉,在单家上下清一色翘首以盼的表情下捋了捋胡须说:?“二少奶奶并无大碍,就是吃多了不消化,这几日只需喝点我配的药,吃的清淡点就好,各位不必担心。”

    婆婆的笑容还停留在就要做奶奶的喜悦里,听闻大夫这么一说有点不敢相信:“大夫啊,你再仔细把把看,说不定里头还藏了什么脉相呢?”

    大夫笑着摇摇头:“夫人不必多虑,除了吃撑了不消化,其他什么毛病都没有。”

    “真的啊?”她无比尴尬的皱起眉头,单老爷肥厚的手撑住她的肩膀,众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那还一碗温热的红糖水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继续熬下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祝小倩才昏昏沉沉醒来,虽然已经不想吐了可还是感到些许难受,一转眼就看到书浩倚在床头看书,原来他还没睡,心里暖暖的。“醒了?”他放下书低头看她,向来清高的脸上多了一丝温柔,小倩傻笑着把头蒙进被子,在被子里问:“你怎么还没睡?”他伸手按住她脸的地方,问:“感觉好一点没有?”“唔,闷死我了。”她把头探出来,在昏暗的烛光里也能看到她羞赧着脸说,“好多了,感觉还能再吃一头牛。”他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道:“嗯,病的不清。”“我真的没事了,你快睡吧。”“以后不舒服就告诉我,怕丢人啊?”“其实也不是怕丢人,就是觉得在七夕庙会吃到吐挺傻的,而且,一年才一次的庙会,又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想多逛逛……”她害羞的抬眼看他,他也目不转睛的俯视着她,道:“又不是没机会了,你要逛随时都可以逛,何必硬撑。”“不要说我了,我倒要问问你,你会武功啊?”他低头凑到她面前,温热的气息飘到她脸上痒痒的:“我只会那一招,不要告诉别人。”她来了劲:“谁教你的,是无影吗?”“不是他。”“可是,你跳下来救我的时候,和上次无影救我的感觉一模一样哎。”“如果皮蛋会武功,他来救你的感觉也是这样。”她笑着打了他一下:“坏人,皮蛋怎么能跟无影比。”他不予理会她的逼问,催她赶紧睡觉,这一夜纵然动荡,可也因此小红杏顺利躺在了腹黑夫君的臂弯里,美美的进入梦乡。

    隔天早晨,她被一阵喜鹊叫给吵醒,睡眼朦胧中看到书浩还在沉睡,她便靠近他的脸细细端详,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拿手遮住他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了又看,这双眼睛未免也太像一个人了吧!

    “看了一晚还没看够啊?”他没有睁眼,却感觉到了小倩诡异的眼神,突然开口说道。她立刻躺下来,尴尬的回了句:“哪有一晚上,才刚看而已。”脑袋里有个计谋正在逐渐成型。

    因祸得福不必去绣坊的小倩在府里也是无聊到抠脚指甲,抠完还要闻闻手上的味道,婆婆带着丫鬟来看她了,就是那手里拥有洛阳城所有网红的丫鬟。“小倩啊,感觉怎么样?好点没有?”她赶紧放下脚,端端正正的坐好,给婆婆倒了一杯茶,脸上挂起职业假笑:“让婆婆担心了,小倩感觉好很多了,明天就能继续去绣坊。”

    婆婆喝了一口茶,责备儿子道:“书浩也真是的,让你学那么多东西,又要学刺绣,又要学诗经,他自己优秀就算了还不把你落下。”

    “没有没有,相公也是为小倩好,小倩心里明白。”

    “你若要有什么不开心或者不乐意做的事就告诉我,我替你说他!”

    “真没有啊,相公对我可好了。”

    “咱们书浩心善的很,就是有时候有点太严肃了,也没办法,谁叫他哥是傻子,小时候掉粪坑里那事你可知道?就是那时候吓傻的。”

    小倩连连点头,心想不是你儿子你说的挺起劲啊?

    “所以呢书浩从小就被灌输了继承家业的思想,这么多年他压力也挺大的,毕竟现在家里所有的重任都在他一人身上,有时候难免对你严厉了一点你也别怪他哦,他的心是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能嫁给书浩是我的福气。”数月以前她可不是这么想的,当时吵着嚷着红杏要出墙的人如今甘愿为人家学习进步天天向上。

    “你理解就好啊。”

    “对了,婆婆,有件事小倩一直想问您……”她下定决心要把书浩调查清楚,“就是书浩他会不会武功啊?”

    婆婆一听皱起了疑惑的眉头,连连摆手说:“他怎么会武功啊?他除了喜欢看书练字,就没见做过其他事,别说武功了,他坐马车都嫌累。小时候跟着他爹去京城做生意,坐了一夜马车就发烧了,他那身体练不了武。”

    “哦,这样啊。”

    “小倩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我就是好奇嘛,因为书浩他什么都会,我就想他是不是还会武功,果然不会呀。”

    “他脑子好,花拳绣腿的事就不行。”

    小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尽管婆婆这么说她却没有完全相信,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怎么能从六楼跳下将她救起还在湖面上轻松穿行,那绝非是一个文弱书生该有的样子。

    这天书浩忙完了生意回到府里,小倩装模作样练书法,看到书浩走来她放下毛笔给他倒水,而拿杯子的手故意一软,想用杯子落下测试书浩会不会伸手敏捷的去接,结果废了三只杯子还他被骂了一顿。

    “身体还虚着?一只杯子也拿不稳了?”

    “人家大病初愈么……”

    “昨晚上谁说还能再吃一头牛?”

    “昨晚是不想让你担心我。”

    尽管第一次测试失败了但小倩并没有轻言放弃,她借口想出去散步,让书浩陪她一起去花园里走走,他走在前,她走在后,她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左思右想,上次夜里在无人的后花园看到无影的背影确实和现在书浩的背影一摸一样,连他走路时衣摆飘动的角度都一模一样啊!小倩暗自点点头,这么看看只能初步判断,唯有像上次抱无影那样从背后再抱书浩一次,才能解开心中的答案,这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可是管不着了。?她望着书浩的背影,做了一个大鹏展翅的动作朝他扑过去,熟料他一个无意的闪身,祝小倩犹如仙女下凡那般脸先着了地。这个经过恰好被对面走来的大嫂倾城看到,她那叫一个开怀大笑哟,还笑出了一口隔夜老痰,她飞快清清嗓子直嚷嚷:“喔唷!小倩你也太要了吧!大白天的就急吼吼了,害不害臊啊?哈哈哈……”

    趴在地上全身僵硬的小倩被书浩一把拎起,他诧异的望着她磨花的小脸问:“这也是大病初愈的征兆?”她疼得呜呜挤出两颗眼泪:“你走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闪开?”“我看到大嫂来了想回头叫你,没想到你给大嫂行这么大礼。”“坏人……呜呜呜……”

    第二次测试不仅失败,还留下了血的教训,祝小倩因为脸上的伤疤又因祸得福在家待了半个月,这期间她依然百折不挠想方设法测试单书浩到底会不会武功,而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或许只会水上漂。

    终于在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祝小倩第一百零八次让单书浩戴上无影的面纱给她看,他不耐烦的把她按在床头,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问:“自从七夕回来后你就怪怪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说实话小倩被他这么压着表情还挺享受的,她说:“就、就试试你会不会武功。”

    “不是跟你说了只会那招?”

    “我不信,我觉得你肯定还会什么。”

    “会武功又如何呢?”

    “因为我现在怀疑你跟无影绝非普通朋友的关系!”

    他微蹙双眉若有所思,莫非真被她猜出来了?然后俯视着她试探性问道:“那是什么关系?”

    她义正严辞毫无畏惧,心里像蹲了十八罗汉一样稳当的说:“一,无影从不偷我们家钱财,那天他来了也没有动手!二,你救我的感觉和无影救我的感觉一模一样!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每次你在的时候无影就不出现,但每次无影一出现你就消失了!由此,凭借我的聪明才智,我断定,你和无影,是,基,佬!”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月落无影时》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