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南桃夭夭 > 第30章 电话后续风波2
    &nbsp&nbsp&nbsp&nbsp本意是要打给谁?唐夭夭回想起那一连串自言自语毛骨悚然抖了两抖,头摇成拨浪鼓一般立即否决。

    &nbsp&nbsp&nbsp&nbsp“没打错没打错,看吧小叔工作辛苦,我做侄女的总得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何况上次小叔还帮我一大忙是吧,呵呵!”

    &nbsp&nbsp&nbsp&nbsp暗沉沉氛围下不能很好视物,两人之间的距离对方的轮廓也稍显模糊,可视力极佳眼光又锐利独到的唐南意,很轻易就将唐夭夭灵活转了转大眼睛的小动作,连同说完话之后带着小尴尬和小得意的神情一并收入眼底。心下微动,凝眸暗忖。

    &nbsp&nbsp&nbsp&nbsp小脑袋瓜转动的频率赛得上风火轮,把所有不合常理的言行都归咎为叔侄关系,真以为这样他就无话可说了?

    &nbsp&nbsp&nbsp&nbsp天真的小东西。

    &nbsp&nbsp&nbsp&nbsp他又往前迈一步,高大挺拔的身躯隐含着惯有的清冷凛冽,形成一种无形的逼人压迫感。唐夭夭下意识往后倒退一小步,就听到唐南意犀利不留情面的点评。

    &nbsp&nbsp&nbsp&nbsp“表情假,内容扯,演技烂。”

    &nbsp&nbsp&nbsp&nbsp张张嘴唐夭夭刚想反驳,紧接着一句话威力如冷风过境,横扫千军直面而来。

    &nbsp&nbsp&nbsp&nbsp“在我面前不能伪装,你承诺的,唐夭。”

    &nbsp&nbsp&nbsp&nbsp厄……顿时一大堆振振有词的辩驳卡在嗓子口上不来下不去,狠狠挣扎一番,唐夭夭彻底歇菜。在唐南意面前,她已经不指望占上风了,仰起头索性破罐子破摔豪爽道。

    &nbsp&nbsp&nbsp&nbsp“算我对不起你,不过这件事我不愿意告诉你,怎样揭过你说吧!”

    &nbsp&nbsp&nbsp&nbsp如果此刻唐寒在现场绝对会稀罕的比起大拇指,夸张的嚎上一嗓子——女汉纸!不过对象不同,唐南意看到她这幅壮士出征毅然决然的悲壮态度,没什么感觉,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表示。

    &nbsp&nbsp&nbsp&nbsp要说让她付出点代价不至于,可若就此轻轻松松什么事儿没发生一样揭过,他还真不考虑。唐夭夭的那通电话不仅仅是无聊之余浪费时间的一种形式,更多的,已经上升为一个恶作剧。

    &nbsp&nbsp&nbsp&nbsp没听错,是恶作剧。

    &nbsp&nbsp&nbsp&nbsp金石企业收购案接近尾声,今天下午四点召集管理高层及所有参与其中的技术人员、各组组长盘查收尾。会议总体来说进行得很顺利,除了几点疏漏之外没有明显性差错,只是金石总资产比预想中多出一部分。针对这项资产处理后续把会议时间延长了将近一个小时。

    &nbsp&nbsp&nbsp&nbsp那通电话打来的时候企划组长与资产师之间意见分歧,呈白热化阶段,因为是私人电话没有关机只设了静音,唐寒低声汇报。

    &nbsp&nbsp&nbsp&nbsp“是唐夭夭,要不要……”

    &nbsp&nbsp&nbsp&nbsp他挥挥手无视继续听两人各抒己见,渐渐注意力却有些转移,忽然就想起那天在舞台上唐夭夭额头沁汗咬着嘴巴,害怕依然踮起脚尖纵身旋转。想起她倒下时浅绿的舞裙划出优雅而凄美的线条。想起她惨无血色的小脸浑身发颤呢喃着“疼”。

    &nbsp&nbsp&nbsp&nbsp思绪严重被干扰,再看双方不可开交的争论,唐南意难得涌起一丝躁意。扣扣桌面暂停会议,拿过手机推开座椅,转身出了会议室。

    &nbsp&nbsp&nbsp&nbsp终究,担心她出事……

    &nbsp&nbsp&nbsp&nbsp站在走廊落地窗前向下眺望,已经蒙上一层灰暗的天色城市景致,灯火如星。他来不及欣赏回拨过去手机置于耳边,短短的两声嘟嘟被安静的周糟渲染得难耐且漫长,很快她清脆娇软的声音漫入耳中。

    &nbsp&nbsp&nbsp&nbsp“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等好久,忙完了吗?”

    &nbsp&nbsp&nbsp&nbsp就是这一句,平淡温馨的话,素来清醒克制的唐南意怔仲了片刻。这么多年倒追他的人不在少数,或疯狂、或柔顺、或狂野、或热辣的招数数不胜数,曾经以为过尽千帆永远铁石般的心在这一刻竟然微微颤动。

    &nbsp&nbsp&nbsp&nbsp这样一句简单的不含任何情情爱爱字眼的话,其中却饱含着小女人说不出的期盼和喜悦,熨帖中弥漫一种依恋的感觉。

    &nbsp&nbsp&nbsp&nbsp只是短暂的片刻过后,从对方故作亲昵的夸张语调中,精明如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nbsp&nbsp&nbsp&nbsp唐南意终究是扯起了嘴角,晚风中本该是不可沾染的人物混合了夜的神秘与瑰丽,随这破天荒的一抹笑意变得蛊惑人心。

    &nbsp&nbsp&nbsp&nbsp“唐夭,你是肯定了我不会对你如何是么?”

    &nbsp&nbsp&nbsp&nbsp被他罕见笑容迷蒙了几分心神的唐夭夭听到这隐含危险的话语,浑身一惊,禁不住又往后退了两步,意识到自己这不争气的动作她磨磨牙,尽力迎上他的目光不显露忐忑。

    &nbsp&nbsp&nbsp&nbsp“你到底想怎么样?”

    &nbsp&nbsp&nbsp&nbsp明明胆怯却又不得不压抑着苦撑,不想暴露自己的怯懦与不敌。很多人见到他不是巴结逢迎就是这样目空一切伪装自己的狭隘,尽管见得太多太多,仍不得不承认唯独唐夭夭的小心翼翼看在他眼里,不是那么讨厌。

    &nbsp&nbsp&nbsp&nbsp她炸毛的时候,身体会微微发抖,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就像一只刺猬竖起刺的同时会软弱成一团球状,以最咄咄逼人的锋利只为把自己保护得更好。

    &nbsp&nbsp&nbsp&nbsp尽管见面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但足够唐南意肯定——她怕他!是那种随时随地都会从头武装到脚的害怕,与应对他人的轻松自在,微笑间绝地反击不同。每当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竭力让自己强大起来。那种越是刻意隐藏越是容易流露的紧张和慌乱,他看得明白透彻。

    &nbsp&nbsp&nbsp&nbsp可能一百个人里会有九十九个人看到他会出现类似情绪,但唐夭夭如此,让唐南意感觉异常不爽。唐南意抬手抚摸袖口一枚精致的银扣,指腹来回缓慢划动,思索片刻启唇开口。

    &nbsp&nbsp&nbsp&nbsp“不是说很关心我么,那从明天开始就过来送晚餐,你这做侄女的总得亲力亲为是吧?”

    &nbsp&nbsp&nbsp&nbsp这完全是照应了上面那句——我做侄女的总得打个电话关心一下……是吧!

    &nbsp&nbsp&nbsp&nbsp噗!用一张天人公愤的脸僵硬的表情堵得人无话可说,实在是……好想喷他一脸血!而唐南意虽然是问句但绝对没有要等她回答的意思,高昂阔步,踏风离开,再来个衣袂飘飘就成天外飞仙了。

    &nbsp&nbsp&nbsp&nbsp那个悠闲自在的姿态让唐夭夭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接下来她的心情do了又do,一整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一直在盘算着该准备些什么样的东西“报答”唐南意的大恩大德。

    &nbsp&nbsp&nbsp&nbsp幸好她本身肤质好又注重调理,一晚上辗转反侧还不至于出现黑眼圈,就是眼里多了些血丝。到教室的时候迟到了好几分钟已经在讲课了,宋子恭穿了一件花粉色衬衣尾部扎进裤里系上条黑亮腰带,往讲台上一站修长贵气独领风骚。

    &nbsp&nbsp&nbsp&nbsp按理来说导员只要负责几个班学生的安全及思想教育,剩下的时间完全可以在办公室呆着喝凉茶,可宋子恭偏偏申请教学讲课。要不是已经见识过他上课时言笑晏晏却极其认真跟平时截然相反的态度,她还以为瞎胡闹呢。

    &nbsp&nbsp&nbsp&nbsp宋子恭曾经开玩笑说,讲课比当导员赚钱多,有讲课又当导员可以赚双倍的钱,把自己说的跟穷鬼似的。不过再怎么调侃若真知道唐夭夭曾经以为他是个空架子,估计也得头疼半天。天知道他一个医学世家三代单传的中医北斗嫡孙,放着好好的医术不研究跑着当什么大学老师,还不是看在唐某人的面子上。

    &nbsp&nbsp&nbsp&nbsp结果赞美没有,还是一声质疑,很委屈的好么!

    &nbsp&nbsp&nbsp&nbsp唐夭夭从后门悄悄潜进去,撕开临时抓来的面包包装袋,把书拿出来瞟瞟身边同学是哪页手指飞速转动翻到,一手按着别人的笔记勾勾写写画画,一手也不看手里的面包上嘴开咬。旁边挨着的同学相当的友善,主动把书本朝她的方向挪动,本来就刚上课笔记不多再加上人配合唐夭夭很快就抄好了。她停下咬面包的动作侧头看向身边的同学,压低声音说了句谢谢。

    &nbsp&nbsp&nbsp&nbsp那人显然没想到唐夭夭会跟她道谢愣了愣,犹豫了片刻才小声回了句。

    &nbsp&nbsp&nbsp&nbsp“不用谢只是件小事……你跟传闻中不一样。”

    &nbsp&nbsp&nbsp&nbsp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包括姚浅艾在内已经有两个人这么说过了,唐夭夭来了兴趣转过身和她面对面。嗯,很漂亮的女孩子,容貌和个性一样不具备侵略性,简而言之第一眼印象一个温婉柔和古典美女。

    &nbsp&nbsp&nbsp&nbsp“怎么不一样了?”

    &nbsp&nbsp&nbsp&nbsp见唐夭夭问的直接,她也不扭捏坦言不讳道。

    &nbsp&nbsp&nbsp&nbsp“第一天刚来的时候你给大家冲击太大,我以为你会有很严重的公主病。但是刚刚你迟到偷偷从后门溜进来,没有大摇大摆从前门进来打扰老师上课。进来后很认真做笔记,没有无所事事。我借你笔记你很礼貌说了谢谢,没有理所应当,还有你咀嚼食物的方式很优雅但自然不扭捏。”

    &nbsp&nbsp&nbsp&nbsp本来就是心血来潮这么一问,对方这样一条一条列举出来唐夭夭真有几分惊讶,见她有理有据失笑不已。

    &nbsp&nbsp&nbsp&nbsp“就这样,你就认定我比想象中好相处?”

    &nbsp&nbsp&nbsp&nbsp“我看人不会错的!”

    &nbsp&nbsp&nbsp&nbsp女生十分认真的点头,不只是从哪里来的自信,不过这自信还真挺对味儿,唐夭夭仔细想了想好像除了阿薇外,她没有第二个朋友。

    &nbsp&nbsp&nbsp&nbsp很久之前生存的本能已经交给她不轻易相信一个人,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阿薇她从来不允许自己在别人面前软弱。如今新换了身份之后,整个人的心态思维也发生了部分改变。比如她不再像以前固步自封,十八岁的身体多的是冒险因子,既然到了新的环境,那么就顺遂命运的安排去适应,去接纳。

    &nbsp&nbsp&nbsp&nbsp唐夭夭放下手中的面包擦擦嘴,瞅了瞅台上宋子恭正声情并茂的奉献在三尺讲台上,赶紧对身边人伸出了右手。

    &nbsp&nbsp&nbsp&nbsp“认识下,我是唐夭夭。”

    &nbsp&nbsp&nbsp&nbsp那女生再次被唐夭夭直爽的性子弄得一愣一愣,回过神同样伸手回握,露出友好的笑靥。

    &nbsp&nbsp&nbsp&nbsp“哦,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尹水墨。”

    &nbsp&nbsp&nbsp&nbsp乍一听这如诗如画听起来就古韵味儿十足名字,唐夭夭忍不住笑了笑,打量了尹水墨衣着服饰还有通身的气质像模像样点点头。

    &nbsp&nbsp&nbsp&nbsp“嗯,名如其人,还蛮适合你的。”

    &nbsp&nbsp&nbsp&nbsp哪个女孩不喜欢听人夸奖,得了唐夭夭的赞美,尹水墨脸颊飞速染上一抹绯红,浅笑着嗔道。

    &nbsp&nbsp&nbsp&nbsp“你是没见过我姐姐,她才是美得跟画一样,让人连嫉妒的心思都生不起来。”

    &nbsp&nbsp&nbsp&nbsp唐夭夭始终觉得美丑只是一具皮囊,不否认美貌会是女人的一种优势,但美到一定程度足以,过犹不及。听到尹水墨的话也并不太在意,只是知道她还有个姐姐顺着接下去。

    &nbsp&nbsp&nbsp&nbsp“你姐该不是叫尹丹青吧?”

    &nbsp&nbsp&nbsp&nbsp“你怎么知道!”

    &nbsp&nbsp&nbsp&nbsp尹水墨激动地握住唐夭夭的手分贝一下子提高了不少,惹得台上的宋宋都开始往这看了。两人齐刷刷低下头装模作样看课本,等焦点转移了同时扭头,相视一笑。

    &nbsp&nbsp&nbsp&nbsp作者有话要说:晤,评论什么哒不怎么给力呀,这章满满都是爱哒……

    &nbsp&nbsp&nbsp&nbsp其实很喜欢内容提要的比喻句,写的时候很有感觉……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穿越之南桃夭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