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猛卒 > 第六百零八章 谈判使者
    兰州黄河以东的官道上,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正快速而行,队伍中的为首之人正是前往河西谈判的张光晟,尽管他并不想接下这个任务,但朱泚强压给他,他也只得接受。

    就在他走到雍县时,朱泚派出的使者骑快马追上了他,又谈判条款增加了一项,要求河西军从萧关撤退,张光晟这才知道,萧关被河西军攻占了。

    张光晟不得不感慨郭宋的手段,夺取一地,同时给下一步行动留下机会,夺取了萧关,原、庆、延、绥四州无疑就将唾手可得,可郭宋偏偏引而不发,着实让朱泚头大,派重兵把守,牵制太大,不派重军,就等于要拱手想让。

    张光晟已经意识到,其实郭宋才是朱泚最大的威胁,相比之下,河北、中原那些藩镇什么都不是,更不用说巴蜀的南唐,若不是他们有山川之险,北唐大军早就杀进去了,按照眼前形势发展,五年之内,朱泚大军必将统一天下,那是没有考虑河西军的前提下。

    如果考虑河西军,天下形势就得重新评估了。

    张光晟又想到了自己,自己是不是该考虑留一条后路了?

    一行人终于到了黄河边,一行人又饥又渴,张光晟见不远处有一座食棚,便吩咐手下去买点吃喝而去,不料手下回来道:“上将军,他们不收新钱和小钱,只收河西钱或者金银钱。”

    “岂有此理!”

    张光晟心中恼火,催马到食棚前,质问掌柜道:“新钱在长安通用,为何在这里就用不了?”

    掌柜见他气势威严,不敢恶语拒绝,只得陪笑道:“这位爷有所不知,新钱从全年开始,河西就禁止流通了,商家们也不认,你拿新钱付帐,和明抢没有区别。”

    “那你们用什么钱?”

    “我们认河西钱,金银钱,还有就是老钱,老爷要付金银也可以。”

    河西钱张光晟见过,确实很不错,铜含量很高,但金银钱他却没有见过,他便问道:“金银钱是什么样子,你拿给我看看。”

    “这个......”

    掌柜犹豫一下,还是从怀中摸出两枚钱递给他,张光晟看看手中的金钱和银钱,他脱口而出,“粟特钱!”

    “老爷,这不是粟特钱。”

    张光晟已经看清楚了,和粟特金银钱很像,但确实不是,是用黄金和白银铸造的开元通宝,只不过最下方有河西铸三个字,和天宝年间铸造的那批金钱不太一样。

    他掂了掂,都重一钱左右,“这个可以兑多少钱?”张光晟又问道。

    “金钱是一贯钱,银钱是百文钱。”掌柜恭敬道。

    “这种金银钱在河西很多吗?”

    掌柜摇摇头,“今天刚推出的,很受欢迎,量不多。”

    张光晟取出一锭五十两重的白银递给他,“这个可以用吧!”

    “白银当然可以!”

    “我们要吃食和凉茶,然后这两枚金银钱也兑给我,我留个纪念,吃多少,你自己算账。”

    “小人明白,各位请坐吧!”

    张光晟一摆手,他的随从纷纷在茶棚内坐下,伙计拎着凉茶大壶给他们倒茶。

    “掌柜,过来坐坐!”张光晟招招手笑道。

    掌柜走上前苦笑一声道:“你们从长安来的吗?我一个小人物,也不知道什么绝密消息,问我没用!”

    “咱们就随便聊聊,说一些公开的趣事,不会让你为难。”

    掌柜看着照顾生意的份上,只得硬着头皮道:“老爷想问什么?”

    “听说去年河西来六十多万流民?”

    “那是前年冬天,还没有下雪,从会州那边涌来几十万流民,我们这边也有一点,但人数很少,这件事早就结束了。”

    “现在流民如何?”

    掌柜看了一眼张光晟,很认真道:“他们已经不是流民了,是陇右的居民,去年河湟麦子丰收,家家都丰衣足食,我在这里做生意,就没看见一个想回老家的人,都安心在陇右定居了,陇右官府招募民团,大家都踊跃报名参加,每个年轻人都在练武保卫家园。”

    张光晟点了点头,刘思古虽然厉害,但格局还是太小,他出的毒计却被郭宋化危为机,平白增加了六十余万人口,由此高下立分,刘思古只能说是阴险毒辣,在战略上还是眼光弱了,偏偏朱泚那么信任他。

    这时,一名士兵跑来道:“上将军,有人找!”

    张光晟一回头,只见不远处走来一名官员,三十余岁,躬身施一礼,“阁下可是张大将军?”

    张光晟感觉他很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便点点头,“我是张光晟,你是......”

    “在下刘颍,金城县县令。”

    这个名字让张光晟想起来了,“你是不是郾城县县令,带领一群流民逃到关中,是你吧?”

    刘颍点点头,“正是在下,蒙郭使君器重,任命我为金城县县令。”

    “你是有德行之人,能被重新启用,可见郭使君知人善用,也恭喜你了。”

    最新网址:       “多谢上将军,我是来告诉上将军,张掖那边传来消息,郭使君正在前来兰州的路上,请上将军在金城县稍等片刻。”

    张光晟明白了,郭宋并不打算让自己去张掖,直接在金城县会晤,这样安排当然最好不过,避免了自己去凉州尴尬,作为前任凉州都督,张光晟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凉州的父老?

    “我明白了,我们该怎么过河?”

    “我们安排了一艘大船,分批送上将军和手下过河!”

    ..........

    张光晟负手站在船头望着黄河对岸,多年未归,竟让他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但又是那么陌生。

    这时,张光晟忽然看见黄河岸边似乎在造船,有一艘造了一半的船只,旁边有不少人在忙碌,张光晟愣住了。

    “刘县令,那是在造船吗?”张光晟指着对面问道。

    刘颍笑呵呵道:“在造渡船,皮筏子可以运货,但渡人黄河还是太危险了,所以决定造五六艘渡船,我们脚下这艘船就是新船。”

    张光晟恍然,“原来如此,可是.....河西有造船匠?”他又迟疑一下问道。

    刘颍微微一笑道:“河西是没有,但流民中有,而且还不少,汴州雍丘县一个县的船匠都来了。”

    张光晟心中一惊,隋朝造龙舟的数千名船匠最后都安置在雍丘,那里有几个乡的人世代都是以造船出名,船匠至少有几千人。

    “难道有几千人?”

    “呵呵!几千人太夸张了,人数确实不少,但我们暂时用不了那么多。”刘颖含糊其词,有多少船匠是重要情报,他可不会说漏嘴。

    船只缓缓靠岸,张光晟上了岸,刘颍一摆手道:“后面随从我会安排好,上将军请吧!”

    张光晟点点头,带着几名谈判佐使向县城内走去........

    两天后,郭宋带着几名河西高官来到了金城县,郭宋当然知道这次谈判的意义,双方都有需求,郭宋需要时间,朱泚也需要时间,但达成协议并不容易,就看双方怎么让步妥协了。

    上午,张光晟来到县令,郭宋已经在县衙门口等待他多时了。

    “真抱歉,让郭使君久等了。”

    郭宋微微笑道:“欢迎张将军来兰州!”

    郭宋又向他一一介绍了参与谈判的两名手下,长史潘辽和录事参军张裘安。

    张光晟暗暗心惊,两人一个主管政务,一个主管军务,看来郭宋对这次谈判还是很看重。

    郭宋又笑道:“张将军,我们进去再细谈吧!”

    “郭使君请!”

    两人互相谦让着走进了县衙。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猛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