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此生不负你情深 > 第二千零七十二章:耻辱之跪
    “茉莉,开车。”

    华笙听见斩月的话了,可是她的心已经死了,她不会在对任何男人动心动情,哪怕为了她而死,华笙神色淡漠的对着茉莉吩咐道。

    “好的,阿笙姐,您坐稳了。”

    茉莉顺着倒车镜看了眼华笙,她怀疑是错觉,因为她似乎看见了小姐的弯起了嘴角?

    虽然对于姑爷的父母,茉莉很不喜欢,但人死为大,活人也不会跟死人计较,过去的恩怨,人死灯灭。

    所以茉莉本是怀着沉重的心情过去的,只是她为什么感觉小姐和那个姑爷像是在暗中较劲似的?

    甚至在那个姑爷点头的时候,她怎么有种小姐是胜利者一样?

    马上要做的事情,不是很沉重的吗?

    再看看斩月,不是茉莉不喜欢这个姑爷,所以看他不顺眼,他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感觉,反而像是在生气?

    其实也不怪茉莉这丫头能看出什么东西,只是现在这两个人都有那一瞬间不成熟。

    华笙心中矛盾,不能接受自己对于江家二老死亡的漠视,只是为了江流,今天势必要让斩月付出些代价。

    可以说,今天如果是普通人被斩月杀了,华笙不会有任何反应。

    只是此刻的华笙还有发现,她的心已经冷硬到一定程度了。

    而斩月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心里还是郁闷着,甚至觉得耻辱,而这一刻的耻辱也在面对江家二老墓碑前被无限放大。

    看着眼前江家二老的墓碑,斩月面色发情,因为华笙已经挺着肚子跪下去了,神色肃穆。

    “斩月,跪下。”

    华笙跪在江家二老的墓碑前,抬头看着斩月,眼神里早已经没有了星辰大海。

    “阿笙,我跪,但是你快起来吧,你心意到了就好,地上凉,你还怀着孕呢。”

    斩月面色僵硬的拉起华笙,他其实已经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只是这女人……。

    但华笙却推开了斩月的手,“来都来了,还是要给爸妈磕个头,你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这些年因为我们的事情,没少让二老跟着担心,我们还没好好孝顺,现在人却不在了,我心里难受,不磕个头,我心中难安,你也是,跪下,好好磕头,好好的磕。”

    华笙就这么等着斩月动作,只要斩月还想跟把戏演下去,今天这一跪,他就免不了。

    斩月看着落空的手,捏紧的拳头,转头看着江流父母的墓碑,面无表情的跪了下去。

    斩月在跪下那一刻,不单是华笙,就连茉莉都愣住了,茉莉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这个男人跪下那一刻,他不像是在跪父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怨,带着隐忍屈辱……

    而华笙是没想到,斩月在这一刻真的忍了下去……

    骄傲如斩月,跪了他从未看得起凡人,可是这一刻……却跪了。

    但这一刻的震惊也就一个瞬间,被斩月魔化了的华笙,不单对他人漠视,对斩月更甚。

    魔界之主这静悄悄一跪,真是惊动了三界六道,甚至激怒了魔界众生。

    他以为他现在的隐忍会换来华笙的心疼……但在华笙的眼里,这只是他应该做的。

    华笙看着江流父母的墓碑,心中暗道:“爸妈,我不会让你们白死的,现在还不是时机,再等等,仇人就在眼前,今日一跪,全作利息!”

    “阿笙,跪也跪了,我们回去吧!我们的孝心,我想他们一定能接收到了。”

    斩月没有先起来,反而先扶起华笙。

    华笙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看着斩月伸出的手,华笙没有搭上去,转头拉住茉莉,面色发白的走回了车里。

    华笙扶着额头,只觉得有些眼花……身子晃了晃。

    “阿笙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怎么突然这么不好?”

    茉莉心态的扶着华笙道。

    最新网址:        “茉莉,开车。”

    华笙听见斩月的话了,可是她的心已经死了,她不会在对任何男人动心动情,哪怕为了她而死,华笙神色淡漠的对着茉莉吩咐道。

    “好的,阿笙姐,您坐稳了。”

    茉莉顺着倒车镜看了眼华笙,她怀疑是错觉,因为她似乎看见了小姐的弯起了嘴角?

    虽然对于姑爷的父母,茉莉很不喜欢,但人死为大,活人也不会跟死人计较,过去的恩怨,人死灯灭。

    所以茉莉本是怀着沉重的心情过去的,只是她为什么感觉小姐和那个姑爷像是在暗中较劲似的?

    甚至在那个姑爷点头的时候,她怎么有种小姐是胜利者一样?

    马上要做的事情,不是很沉重的吗?

    再看看斩月,不是茉莉不喜欢这个姑爷,所以看他不顺眼,他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感觉,反而像是在生气?

    其实也不怪茉莉这丫头能看出什么东西,只是现在这两个人都有那一瞬间不成熟。

    华笙心中矛盾,不能接受自己对于江家二老死亡的漠视,只是为了江流,今天势必要让斩月付出些代价。

    可以说,今天如果是普通人被斩月杀了,华笙不会有任何反应。

    只是此刻的华笙还有发现,她的心已经冷硬到一定程度了。

    而斩月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心里还是郁闷着,甚至觉得耻辱,而这一刻的耻辱也在面对江家二老墓碑前被无限放大。

    看着眼前江家二老的墓碑,斩月面色发情,因为华笙已经挺着肚子跪下去了,神色肃穆。

    “斩月,跪下。”

    华笙跪在江家二老的墓碑前,抬头看着斩月,眼神里早已经没有了星辰大海。

    “阿笙,我跪,但是你快起来吧,你心意到了就好,地上凉,你还怀着孕呢。”

    斩月面色僵硬的拉起华笙,他其实已经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只是这女人……。

    但华笙却推开了斩月的手,“来都来了,还是要给爸妈磕个头,你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这些年因为我们的事情,没少让二老跟着担心,我们还没好好孝顺,现在人却不在了,我心里难受,不磕个头,我心中难安,你也是,跪下,好好磕头,好好的磕。”

    华笙就这么等着斩月动作,只要斩月还想跟把戏演下去,今天这一跪,他就免不了。

    斩月看着落空的手,捏紧的拳头,转头看着江流父母的墓碑,面无表情的跪了下去。

    斩月在跪下那一刻,不单是华笙,就连茉莉都愣住了,茉莉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这个男人跪下那一刻,他不像是在跪父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怨,带着隐忍屈辱……

    而华笙是没想到,斩月在这一刻真的忍了下去……

    骄傲如斩月,跪了他从未看得起凡人,可是这一刻……却跪了。

    但这一刻的震惊也就一个瞬间,被斩月魔化了的华笙,不单对他人漠视,对斩月更甚。

    魔界之主这静悄悄一跪,真是惊动了三界六道,甚至激怒了魔界众生。

    他以为他现在的隐忍会换来华笙的心疼……但在华笙的眼里,这只是他应该做的。

    华笙看着江流父母的墓碑,心中暗道:“爸妈,我不会让你们白死的,现在还不是时机,再等等,仇人就在眼前,今日一跪,全作利息!”

    “阿笙,跪也跪了,我们回去吧!我们的孝心,我想他们一定能接收到了。”

    斩月没有先起来,反而先扶起华笙。

    华笙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看着斩月伸出的手,华笙没有搭上去,转头拉住茉莉,面色发白的走回了车里。

    华笙扶着额头,只觉得有些眼花……身子晃了晃。

    “阿笙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怎么突然这么不好?”

    茉莉心态的扶着华笙道。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此生不负你情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