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灭世武修 > 第三千二百六十四章 对决 十五
    轰!

    雷声轰鸣,大雨滂沱,雨点中蕴藏的符文之力,如点点星光,繁奥无垠,浩瀚如海。

    炸裂声越发震耳欲聋,符能光波也更为耀亮刺目。

    乌恒能够从雨中,侧面感受到刘逾镈此刻阴霾一片的心情,因为雨点变得急促,变得压抑了起来。

    是什么东西影响到了刘逾镈的心境呢?

    他断定,不可能是因为短时间内破不开自己的防御,而让刘逾镈心境起伏如此巨大的。

    一定是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出现而导致。

    会是什么东西?

    一个人吗?

    乌恒目光中闪过一抹警惕之色,他看着朦胧雨雾,隐约见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十分之熟悉,但一时间又说不上这个人究竟是谁。

    或者说,他也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断崖关内的世界。

    但就在乌恒犹犹豫豫之间,一把冰冷的匕首轻易突破了防字阵,而后刺进他的心脏,旋即那一把匕首搅动,在他的心脏处绞出了一个大窟窿,鲜血顿时从血口中迸射而出。

    “噗”

    与此同时,乌恒咳血,瞳孔一阵剧烈收缩,其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因为他看到了一张似哭似笑的鬼脸面具,那白色鬼脸苍白如纸,看上一眼便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而这似乎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身材完美到极致的女人,蜂腰俏臀,修长雪腿,穿着的衣物也很独特,紧身连衣裙,曲线毕露,裙摆短到夸张,几乎将一双滚圆修长的腿全部展露在了空气之中。

    一股妖娆妩媚的气息扑面……

    “影门觉醒者,七星海棠?”

    此人就算化成灰,乌恒也是认识的,不过他真的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已经潜入断崖关中。

    “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那鬼脸面具离乌恒的脸,几乎近在咫尺,但是下一刻,她已经遁入影门之中,消失在了大雨里,七星海棠太了解乌恒了,也太了解他的反击能力。

    所以,七星海棠根本不会给乌恒一丝反击的机会,一击得手便是迅速离开。

    “噗”

    乌恒再咳血,披头散发,脸色煞白,胸膛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

    七星海棠的身法太诡异了,第一次出手,几乎没几个人躲得过去。

    乌恒曾经没少在这个老对手身上吃亏。

    而现在,雨幕急促,他根本动弹不得,无法追击出去,因为他必须借助东皇钟和防字阵,才能躲过这场雨。

    影门觉醒者七星海棠,修为再一次变强了,身法也更为诡异。

    这将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存在。

    咚!

    钟声幽幽,扩散了出去,古老神圣气磅礴散发。

    东皇钟已经挡住了数千次的符文轰炸,它依旧毫发无损,散发着古朴光辉,不过那一阵阵古朴的金黄光辉,已经黯淡了下来,没有更多的仙力供应了。

    乌恒正在脑海中演化女娲补天图,修复着心脏处的伤口。

    “这是一片专门为你布置的埋骨之地,外界是无法洞悉的,你已经没有援军,乌恒,今日你必死在此。”七星海棠的声音回荡在雨雾之中,带着几分尖锐凌厉,像是来自地狱的厉鬼一般,对乌恒恨之入骨。

    “是么?那你为何不敢现身?”

    乌恒挑眉看着四面八方,如今的他,有自信能以一敌二。

    尽管无论是刘逾镈,还是七星海棠,都是极难对付的年轻一代高手,可如今,他修成六缕帝气,早就可以傲视同代。

    “激将法对我无用,小女子,只会躲在暗中,慢慢的,慢慢的,一层一层的把你身上的骨肉一片片割下来,嘻嘻,那般滋味想必一定很好受吧。”七星海棠如雨中舞蹈的精灵,身影轻盈,体态曼妙,可言语之间的却尽显毒辣本色。

    “杀!”

    雨幕外,刘逾镈眸光骤然变得凌厉,他抬手打出一道天师符能,那一瞬,风雨骤停,狂雷闪耀,天空中凝结出一个“神”字符文,其中滔天的神能铺展开来,压迫人心,无边威能展露。

    “符文天师,果然是符文天师,这么短时间内,就又刻出一道天地神符……”

    乌恒见此,双眼微眯起来,对于刘逾镈的评价再度高了一个台阶。

    需知“雨”字符,已是极道的一种诠释,将符文攻伐烙印在漫天大雨中,攻伐连绵不绝,无处可藏,甚至可以说,刘逾镈的一道雨字符,已经胜过千军万马,这就是符文天师的力量。

    圣王级别的修士,或许无法战胜千大域的十万超一线军队。

    可是圣王级别的符文天师,一定可以。

    他们神通造化,借用天地之力,往往能够施展出高于本境界的能力。

    “啪!”

    在神字符显化,风雨骤停的刹那,乌恒已经双手合十,脊背上十三条仙脉齐齐亮起,那一刻,他腾身而起,大喝一声道:“天帝法,仙魔神咒印之臂!”

    一时之间,仙咒印臂,天魔臂,诸神之臂同时在乌恒背后生出,三条手臂同时五指张开,面向长空,届时,乌恒身上犹如天神之力爆发出来,无可匹敌。

    轰!

    雷声轰鸣,大雨滂沱,雨点中蕴藏的符文之力,如点点星光,繁奥无垠,浩瀚如海。

    炸裂声越发震耳欲聋,符能光波也更为耀亮刺目。

    乌恒能够从雨中,侧面感受到刘逾镈此刻阴霾一片的心情,因为雨点变得急促,变得压抑了起来。

    是什么东西影响到了刘逾镈的心境呢?

    他断定,不可能是因为短时间内破不开自己的防御,而让刘逾镈心境起伏如此巨大的。

    一定是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出现而导致。

    会是什么东西?

    一个人吗?

    乌恒目光中闪过一抹警惕之色,他看着朦胧雨雾,隐约见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十分之熟悉,但一时间又说不上这个人究竟是谁。

    或者说,他也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断崖关内的世界。

    但就在乌恒犹犹豫豫之间,一把冰冷的匕首轻易突破了防字阵,而后刺进他的心脏,旋即那一把匕首搅动,在他的心脏处绞出了一个大窟窿,鲜血顿时从血口中迸射而出。

    “噗”

    与此同时,乌恒咳血,瞳孔一阵剧烈收缩,其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因为他看到了一张似哭似笑的鬼脸面具,那白色鬼脸苍白如纸,看上一眼便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而这似乎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身材完美到极致的女人,蜂腰俏臀,修长雪腿,穿着的衣物也很独特,紧身连衣裙,曲线毕露,裙摆短到夸张,几乎将一双滚圆修长的腿全部展露在了空气之中。

    一股妖娆妩媚的气息扑面……

    “影门觉醒者,七星海棠?”

    此人就算化成灰,乌恒也是认识的,不过他真的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已经潜入断崖关中。

    “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那鬼脸面具离乌恒的脸,几乎近在咫尺,但是下一刻,她已经遁入影门之中,消失在了大雨里,七星海棠太了解乌恒了,也太了解他的反击能力。

    所以,七星海棠根本不会给乌恒一丝反击的机会,一击得手便是迅速离开。

    “噗”

    乌恒再咳血,披头散发,脸色煞白,胸膛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

    七星海棠的身法太诡异了,第一次出手,几乎没几个人躲得过去。

    乌恒曾经没少在这个老对手身上吃亏。

    而现在,雨幕急促,他根本动弹不得,无法追击出去,因为他必须借助东皇钟和防字阵,才能躲过这场雨。

    影门觉醒者七星海棠,修为再一次变强了,身法也更为诡异。

    这将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存在。

    咚!

    钟声幽幽,扩散了出去,古老神圣气磅礴散发。

    东皇钟已经挡住了数千次的符文轰炸,它依旧毫发无损,散发着古朴光辉,不过那一阵阵古朴的金黄光辉,已经黯淡了下来,没有更多的仙力供应了。

    乌恒正在脑海中演化女娲补天图,修复着心脏处的伤口。

    “这是一片专门为你布置的埋骨之地,外界是无法洞悉的,你已经没有援军,乌恒,今日你必死在此。”七星海棠的声音回荡在雨雾之中,带着几分尖锐凌厉,像是来自地狱的厉鬼一般,对乌恒恨之入骨。

    “是么?那你为何不敢现身?”

    乌恒挑眉看着四面八方,如今的他,有自信能以一敌二。

    尽管无论是刘逾镈,还是七星海棠,都是极难对付的年轻一代高手,可如今,他修成六缕帝气,早就可以傲视同代。

    “激将法对我无用,小女子,只会躲在暗中,慢慢的,慢慢的,一层一层的把你身上的骨肉一片片割下来,嘻嘻,那般滋味想必一定很好受吧。”七星海棠如雨中舞蹈的精灵,身影轻盈,体态曼妙,可言语之间的却尽显毒辣本色。

    “杀!”

    雨幕外,刘逾镈眸光骤然变得凌厉,他抬手打出一道天师符能,那一瞬,风雨骤停,狂雷闪耀,天空中凝结出一个“神”字符文,其中滔天的神能铺展开来,压迫人心,无边威能展露。

    “符文天师,果然是符文天师,这么短时间内,就又刻出一道天地神符……”

    乌恒见此,双眼微眯起来,对于刘逾镈的评价再度高了一个台阶。

    需知“雨”字符,已是极道的一种诠释,将符文攻伐烙印在漫天大雨中,攻伐连绵不绝,无处可藏,甚至可以说,刘逾镈的一道雨字符,已经胜过千军万马,这就是符文天师的力量。

    圣王级别的修士,或许无法战胜千大域的十万超一线军队。

    可是圣王级别的符文天师,一定可以。

    他们神通造化,借用天地之力,往往能够施展出高于本境界的能力。

    “啪!”

    在神字符显化,风雨骤停的刹那,乌恒已经双手合十,脊背上十三条仙脉齐齐亮起,那一刻,他腾身而起,大喝一声道:“天帝法,仙魔神咒印之臂!”

    一时之间,仙咒印臂,天魔臂,诸神之臂同时在乌恒背后生出,三条手臂同时五指张开,面向长空,届时,乌恒身上犹如天神之力爆发出来,无可匹敌。

    其中仙印咒臂,通体玲珑剔透,仙道符文密布,透露出一股大道自然的纯净仙力,移动之间,天道轮回都仿佛跟随转动起来,而刘逾镈在苍穹之上烙印的那一道“神”字符也跟随移动起来。

    “竟,不受控制了?”

    刘逾镈眼皮猛地一跳,一阵心惊胆战,这还是第一次在他符文领域上失控的状况。

    他额头上不由渗透出豆大的汗珠,双臂有些发颤,正在极力从仙咒印臂手里夺回“神”字符的掌控权,但是当第二条天魔臂发力,一股荒古魔气扩散,化为黑雾笼罩虚空之时,神字符再一次失控。

    “他那三条手臂,皆不属于这世间,纵然神字符凌驾众生之上,却也奈何不了人家三条手臂齐出,我七界仙院伟大的符文天师先生,您是不是,觉得很挫败呢?”

    七星海棠玩味打趣的神念传音传来,引得刘逾镈脸色一阵铁青,这个女人,明显就是存心和自己过不去。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灭世武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