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纪元崛起 > 第115章 人类灭亡
    天上正下着瓢泼的大雨,这是夏季的朝鲜半岛常见的雷雨天气。

    中朝边境分界线的鸭绿江边,一辆房车正缓缓地驶过空荡连接两个国家枢纽中朝鸭绿江大桥。

    房车在桥头位置停了下来,一分钟的一,换上雨衣的王雷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这场雷雨来势汹猛,当房车驶到桥头边上时,从空中落下的雨水配水气,织出了一道浓密厚重的雨帘,就令几十米外就都不清路面。

    站在桥头的位置,看着桥下因为暴雨而汹涌上涨的江水,王雷沉默不语。

    北朝鲜靠鸭绿江大桥周边地区,曾生过短暂的战斗,确切地说,应当是一边倒的屠杀。虽然天气炎热,但十八天的时间,不足以让当地的死尸腐烂成白骨,一路过来时,每次经过昔日人口密度大的城市时,空气里皆弥漫着难闻的腐烂味。而在靠近鸭绿江大桥地段时,王雷在沿途现了大量被撕碎的人类残骸。幸运的是,半天开始就下个不停的瓢沷大雨,极大了空气中飘浮的恶臭味。

    房车在桥头下后,下车的站在桥面和岸边的连接处,遥望着另一头的中国边防站。雾蒙蒙的浓密水汽挡住了他的视线,站在鸭绿江的东面只能看到对面丹东市一个极模糊的影子。

    下车后的王雷,正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鸭绿江大江上有些稍有些堵塞。就在离桥头约十余米的桥身处,多辆车子拐七扭八地撞成一团,其中一辆车是大客车,车身的前部三分之一已经撞碎了桥栏杆,悬在离桥的江面上空,整个车头就象是挨了一个巨大铁锤的猛击般,完全瘪了下去变成了一块巨型的“压缩饼干”。而其余的部分的情况则十分悲惨,后三分的车顶盖象被剥了皮的香蕉般,被撕开来抛在旁边的桥面上。而其身后那几辆小轿车,同样也遭受了强烈的“撕裂”式破坏。而这一段的桥面上,更可看到大量混杂着雨水泥水的人类肢体残骸。

    只是遥遥望了一眼,王雷就猜出马路上的这些车辆在不久前遭受了何等凄惨的命运。

    现在的朝鲜半岛,已足够冠上死亡半岛之名,或许整个东北亚地区皆是如此。和母亲会和后,王雷一家三口驾车穿过了整个朝鲜半岛,一路过都没有再遇上过一个活人。吞星兽的“清洗”工作非常地干净,甚至连藏在野外地下的老鼠都没有放过一只。整个朝鲜半岛上,无论是鸟类还是哺乳动物,都近乎灭绝了。只有植物和少数新生的昆虫活了下来。

    吞星兽的清洗非常地高效,整个朝鲜半岛人类,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死绝了,王雷一家三口是朝鲜半岛上最后的活人。

    因为几辆车堵住了桥面大部分的通道,王雷所驾驶的这辆房车体积过大,暂时无法通过鸭绿江大桥。两分钟后,换上雨衣的城户纱织也从车上下来。和王雷联手,施放魔法,将桥面上最大的阻拦物,那辆半悬在江面上的大客车推到江里去。

    数吨的重的汽车从高空落下,越过几十米高度,砸在江面上,放出轰隆的巨响.站在桥沿边缘,看着汽车重重地砸在水面上,溅起若大水花的几乎飞到和桥面一样的高度,场面十分震憾。

    看着逐渐沉入江水中的汽车,王雷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对站在身边的妻子道:

    “你到车上开车,和妈妈在一起,我在前面探路,跟在我后面,不要开得太快。”

    纱织若有所悟地关心道:“他又要动手了吗?”

    王雷默默地点了点头,现在的他,从前相比,左脸面颊上多了一条划破半张脸的伤痕。

    和美奈子重逢后,针对王雷和美奈子的“死亡杀劫”,五天来已生了十二次,平均每人每天一次还要多。在这十二次的死亡杀劫里,单独针对美奈子的,却占了足足十次之多,余下的两次,则是同时针对美奈子和王雷这对关系奇特母子的地图炮攻击。

    死神针对王雷母子的地图炮攻击,一次使用的手段是从山旁的道路上滑落一块巨石,差点砸扁他们母子所在房车的车头,所幸王雷事前有所察觉,及时踩下刹车,避过一劫。

    另一次更加危险,他就在昨天生,神秘的死亡力量,直接从太空中抓了一块陨石砸下来,正中母子俩住宿的房子,当时王雷正在屋外,觉察出异常时,不顾一切地冲进屋内拉出母亲,抢在屋子被直径过三米的陨石摧毁前数秒逃出房子,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脸上被飞溅的石屑碎片划破了脸。

    而针对美奈子的十二次死亡杀劫,每次美奈子能逃过一劫,都完全是王雷的功劳。尽管王雷一次又一次地帮助母亲逃过断线杀劫,但是他却对这个位面的便宜母亲的担忧日盛一日。

    断线者,必须凭自己的本事逃过断线杀劫,有人相助是不被承认的,更会引神秘的命运因果力量更强烈的反应,使出更强烈的杀招。按从pQ17得到的情报教训,如果断线者使用各类钻空子的“茅招”来逃避断线杀劫,比如躲到安全得不能再安全的“安全屋”里,安全得让“死神”找不到寻常的“意外”杀戮手段,死神甚至会直接在断线者身上做手脚,让他们的身体内部爆病理性意外而身亡。

    靠着儿子王雷作弊,一次又一次地逃过断线杀劫的美奈子,现在已经到了“死神”的容忍极限了。

    天空一片灰暗,大雨渐渐停落,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尸体的恶臭味,但雾气却逐渐浓郁,王雷只有不过五十米的视野。

    王雷站在桥头,手轻轻抚摸着左脸颊新添的伤口,感受着死神带来的疼痛,双眼放空的望着着雾气弥漫的鸭绿江大桥,脑中盘算着对于他和母亲来说,应该称作‘死亡之桥’的相关讯息。

    面前这座死亡之桥长度约六百米,宽度五米。视野范围之处,原本整洁干净的桥路,因为吞星兽入侵,变得肮脏陈旧,偶尔还会有星星点点的血迹。在桥梁上方,有着固定桥梁作用的钢铁,本应该闪烁着金属光泽,现在生长出黄褐色的锈迹,还有其他斑斑点点的杂质在上面生长。

    桥下是原本涓涓流动的清澈江水,现在已经变得汹涌澎湃,而清澈见底的江水已经变成了土黄色,土黄色的江水不断翻滚着,好似恐怖怪物从江底涌出的前奏。几天前鸭绿江上游下了暴雨,江水暴涨。

    王雷身后不远,吞星兽不紧不慢以均缓缓逼近,好似猫戏老鼠,逼着他们继续前行。从多天前被这些异星生物盯上后,王雷一家人早就习惯了他们紧随其后。这些吞星兽虽然没有直接攻击过他们,但是却在有意地通过行动威逼,驱赶着他们一家,影响他们的行进路线。

    从韩国进入北朝鲜再到中国,行程上说,最多也只要两天的时间就够了。但是就是这些吞星兽,在过去的日子里,他们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前面的路上堵路,逼迫着王雷一家人改道,以至在北朝鲜地区愣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在此期间,“死神”也时不时地出手,对着王雷和他的便宜母亲挥动收割的镰刀。

    有时候王雷想,干脆放弃算了,毕竟上次吞星兽抓到他和纱织之后,也没有把他们怎么样。

    但王雷不敢赌,赌输了,他的母亲美奈子,就会死,他也会死。

    王雷看了看时间,15:27分。

    以吞星兽过去的脾性,如果他不按它们的驱赶的方向行动,就会靠过来,然后动警告性的攻击。当王雷还在考虑该怎么通过面前的这座死亡之桥时,这些一直坠在身后的家伙们,就已经在悄悄地逼近了。

    从过去打交道的经验,王雷知道它们的耐性很少,最多只要五分钟就会接近到他们身边,然后用行动进行“警告”。

    这种感觉,总是让王雷一再地想起小时候养在瓶子里的那些蚱蜢。人类自以为自己是万物之主,可以随意将别的生命当成玩具随意玩弄,但现在,在遇到更高级的存在后,他自己也变成了别人的玩具。

    努力地将这份愤恨用力地压下后,王雷做出了决定。

    “我变主意了,三分钟后出,你先走,我和妈妈跟后。”王雷走到纱织身边说。

    “咱们一起走。”纱织拉住王雷的手,十指相扣。

    “你先走。”王雷的语气毋庸置疑。

    “'他'不会伤害我的,咱们一起走。”纱织焦急的说。

    王雷知道,纱织说的’他‘,是指死神,那个无处不在,时不时就出现用意外“杀”他们一次的存在。

    “我不敢赌,纱织。”王雷目光看着纱织的眼睛说。

    是的,他不敢赌!这是他今天第二次不敢赌。

    对于他来说,纱织比美奈子更加重要,所以哪怕一丁点危险,他都不想牵扯到纱织。

    “准备一下,等会你先走。”王雷说,“还有——我可是多次打败主神的男人啊,这种小把戏他要不了我的命的。”说完,王雷不留恋,转身去找美奈子。

    看此情形,纱织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王雷的想法,只能默默接受。

    “孩子,你一定要让你的父亲,平安度过‘他’的追杀啊。”

    在他身后,纱织抚摸着腹部,喃喃自语。

    王雷找到美奈子的时候,她在房车里面独自一人安静的坐着,好似一座雕塑,王雷叫了她好几声才反应过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雷说。“母亲大人,刚刚跟纱织说好了,她先行,我们后行。”

    “嗯。”美奈子默默应了一声。

    随后,王雷把时间和行程安排都与美奈子说,在这个过程中,美奈子只是点头答应,没有言语。

    因为雾气弥漫的缘故,王雷只能看到死亡之桥的五十米视野范围,不清楚死亡之桥后面的路况,所以他们只能舍弃房车,准备用双脚来通过这一段对于他们来说的死亡之路。

    另一个原因,在房车里面,’死神‘的追杀会更容易,下手脚的地方太多——先,王雷对座生过战斗的桥的承重力很是怀疑。

    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分钟就到15:3o了,吞星兽的鸣叫从身后百米外传来,它们又在“赶人”了。

    王雷三人站在桥头,王雷平淡、美奈子木然、纱织烦躁,几人默然无语,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告别。

    忽然,王雷伸手搂住纱织的腰,低头看着她,在她的红唇上恶狠狠地亲了一口。

    “行了,走吧。”做完这一切之后,王雷洒脱一笑。

    纱织应了一声,心里却奇怪的安定下来了。

    在临行前,王雷和纱织施展增益魔法给自己三人,增加活命的机会。

    看着纱织逐渐被淡白雾气吞噬之后,只能看见模糊的背影之后,王雷内心轻松起来。

    经历过那么多次死神的追杀之后,他知道了一条铁律,死神绝对不会伤害纱织。

    吞星兽的吼叫声在身后传来,王雷听到声音越来越响亮。

    在即将与美奈子踏入桥梁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但是从来没有如此强烈。

    王雷看着白雾弥漫的死亡之桥,如同恶魔的食道,通往地狱的路途。

    淡白色雾气后面充满了未知,但是王雷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把右手放在左胸上,感受着逐渐加的心跳,深吸一口气,他转身对美奈子说,“母亲大人,走吧。”

    美奈子抬头看了王雷一眼,点点头。

    王雷拉着美奈子的手,踏入了‘死亡之桥’。

    完全踏入桥内之后,不知从哪儿袭来一阵狂风,狂风中卷着细沙,如同一阵黄色的巨浪,朝着王雷二人袭来。

    王雷看到飓风来袭,死死攥住了美奈子的手,不然她被狂风吹走。然后闭上眼,免得沙子迷了眼睛,耳朵里感知着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母亲的手猛地收紧了,被死神多次追杀的她,这些日子也已明白了所谓的“断线杀劫”是怎么回事。

    夹杂着少量雨点的狂风不停吹打着王雷二人,当王雷再次睁眼时,已经是十秒之后了,环顾四周一圈,王雷眉头紧皱。

    原本能看见的视野范围在五十米左右,现在的视野范围只有五米了。仿佛隐藏在雾气背后,有一只能吞云吐雾的怪物。

    “母亲,你没事吧。”王雷转身,关切的看向美奈子。

    美奈子轻轻摇头。

    见美奈子无恙,王雷心安。随后,二人以均前进。

    如果走的太快,不能保持注意力的集中,来应对死神。但是走得太慢,身后的吞星兽会追赶上来。不急不缓的度对于两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两人谨慎前行,途中看到各式各样的汽车堵住路,王雷心中庆幸,幸好把房车舍弃了,走了约1oo米左右,王雷前方三米处,有一辆中型现代索纳塔,车身是银白色,驾驶侧车门打开。

    王雷心中一动,那种感觉又来了,每次在得到预警提示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

    感觉不是具体的身体反应,而是冥冥中的一种感觉,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一种心灵感应。

    王雷拉着美奈子走到驾驶门旁,看到一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脸部已经僵硬,但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他在驾驶座‘躺’着,由于天气炎热且死了较久,尸体已腐臭不堪。身上的身体组织都化成了尸水,染得身下的坐椅色都变成了“木伊黄”。

    美奈子捏着鼻子,忍着恶臭皱着眉头转过头,虽然已经经历过那么多劫难,但她毕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

    王雷继续搜寻着提示,在男子的左侧有一个黑色的中型行旅箱,王雷将行李箱打开查看。

    里面大多是韩国五万面额的纸币,一摞一摞码整齐,放在一堆。还有少许黄金,再加上几件换洗衣物,这就是行旅箱内的全部东西,在这个时代,这些都是毫无用处的东西。

    接着,王雷强忍恶臭,从被尸水梁成黄色的半截西装上,找到了一个钱包,打开来看,大多都是写着韩文的卡片,还有一些零钱,不过其中的一张照片引起了王雷的注意,这也是钱包中唯一的照片。

    王雷把照片从钱包里抽出来,准备仔细观察。

    “龙政,快走,‘他们’来了。“美奈子突然摇晃着王雷的手臂。

    王雷这时听到‘砰砰’的声音,声音距离他们不远,也就六十米左右。

    王雷猜测,这时吞星兽故意拍打汽车,出的声响,显然他们对他停下来磨噌在表示不满。

    “该死的!”

    他回头正想确认这些身后催命鬼们距离有多远,一阵诡异的旋风从远处吹来,把王雷手中的照片吹到空中。

    王雷急忙伸手捞住照片,两只手指及时捏住了照片的边级,接着他看清了照片的内容。

    照片上有两人,一名中年男子,穿着休闲装,旁边站着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中年男子低头看向小女孩,右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头,温柔的看着她,温暖的笑容背后却深藏着忧郁。

    女孩正对着相机,嘴角咧的老大,露出嘴里的兔牙,右手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照片好像是在火车上照的。”王雷看着照片背景,有些犹豫的猜测。

    他心中一动。

    照片从王雷指尖飘落,缓缓落在了尸水里,原本温馨的相片,现在充满了诡异。

    “走了,走了。”美奈子焦急的拉着王雷的手。

    “嗯。”王雷回应。

    走之前,王雷深深凝视了照片一眼。

    王雷二人继续在雾气弥漫的‘死亡之路’前行。

    在路上,王雷把刚刚获得的信息进行了筛选,将那些没有‘感觉’的信息统统从脑海中剔除。

    中年男子、小女孩、交通工具、鲜血、诡异的风,王雷在路途中不停的在回想,与这些信息有关联的东西。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3oo米的路程,这已经是死亡之桥的中段路程了。

    又一阵怪风吹来,王雷的耳朵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声源是旁边一处撞断的扩栏的金属栏杆,其在大风中出呻吟。

    王雷看和那根在风中摇晃的栏杆,心脏猛的一跳,仿佛一道雷电,从天灵盖炸落到王雷的心脏,把他炸醒。

    “栏杆,桥,火车.......”

    这些信息恰好与王雷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全部有关联。

    那是一部电影,叫《卡珊卓拉大桥》,是一部灾难片。讲的是一列火车要通过一座年久失修的大桥前生的事。

    那是一部反映冷战时的政治电影。

    讲述一群恐怖分子闯进了日内瓦的国际卫生组织总部,欲实施恐怖袭击,受到了保安人员的阻击。追捕过程中,警员不小心将美国放置于此的病毒给打碎溅到最后一名罪犯身上,这名罪犯逃到一列开往东欧的火车上。这种病毒染得非常快,很快整个火车上许多人都给传染上了这种病毒。官方为这种病毒不传染给其他人,对火车进行控制。并有意地将火车开到处于危桥的卡桑德拉大桥给毁掉。尽管这时国际卫生实验室的一名医生现高浓度氧气可能会杀死病毒,但国际警局不是很相信,仍然强行要将火车通过那座高危卡桑德拉大桥。当时是冷战时期,那些无耻上层官员的想法是:火车是在东欧华约国家的地盘上出事,责任也是华约国家的人背黑锅。

    列车上的一名医生也现了病毒情况在好转,同时察觉了国际警局可能要销毁火车,在同火车上的军队进行过一番交火后,终于将火车分成两节,前面的一节火车在过桥时坠桥爆炸,后面的一节则平安停了下来。

    “吞星兽——恐怖份子,华约国家?旁边的对面就是中国,还有这桥!先前我们探测过了,这桥很结实啊!等等,电影里,那场灾难是人为制造的?人为制造的?”

    王雷突然明白了什么。

    “桥要断了!”

    王雷吼道。

    王雷抓住美奈子的身体,往肩上抗,双腿使出全身的劲力,疯狂的向前冲。先前施加的增益魔法的效果还在作用中,扛着一个他还是能健步如飞。

    王雷扛着美柰子跑了三步,接着他就感觉到身后传来剧烈的魔力波动。是缀在身后的吞星兽,它们在凝聚魔要动攻击。

    月球上,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清扫者主神,也不忍住地心问道:

    “这也行?故意毁桥也算是断线杀劫的一部分吗?”

    整十二头已经登上桥的吞星兽,在神秘力量的指使下,开始同时破坏桥梁,一齐施放名为地震术的魔法。只用了五秒,就破坏了桥梁的整体支撑结构。

    王雷没跑几步,脚下的路面就开始震动起来。

    桥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王雷跑得飞快,但是仍然不够快。

    面前浓重的白雾严重影响了他的视野,而肩上的美奈子和拥挤的车辆,减缓着他的度。

    身后‘啪嚓’的巨响,不间断的响起。桥梁的中间桥面的部分,先开始崩塌了,然后向两边不断地漫延。

    巨响声越来越近,崩塌中的桥面象追逐地狼般死死咬着他的脚步。

    王雷双眼赤红,脑子里只有‘向前冲’这个信念。

    还有2oo米!

    身后的响声越来越近,声音在王雷耳畔震耳欲聋。

    15o米!

    下一脚踩下时,桥面给脚掌传来的感觉,就已经很不踏实,桥面断裂的度,已经追上了王雷,。

    裂的度太快了!

    王雷知道,没有希望了,他绝对无法在赶在桥塌毁前冲到岸对在去。

    “龙政,别管我。”

    这是一个女人在说话。

    与此同时,正大力跃起的他,感觉肩上传来一股大力,然后身体一轻。。

    “不好,是母亲!”

    王雷本能想伸手去捞住母住,但身体前冲的惯性已经形成,在空中更是无法借力。

    回头的俘,只看到白雾中一团正下落变小的身影。

    “龙政,为了孩子......”

    美奈子在雾气中传来,传到王雷耳畔。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生,王雷的脚在落下时,又一次踩到了已经开始松动的桥面,然后再次借力跃起。

    就在他跃进的瞬间,这块桥面也开始崩塌。

    但因为少了一个人的负重,王雷这一次跃得更远,更快,快得勉强越了桥面崩塌的度。

    狂风夹着雨水不断地落下,打在脸上,疾奔逃命中的王雷脸上淌满了水。

    桥下飘来了母亲送给孩子最后的话

    “向前冲,别停下!”

    雨水代替着眼泪,不停地从脸上淌下。

    最后五十米。

    王雷脚下是,布满了裂开前的龟裂纹路,但在他们变成不着力的碎片前,王雷已先一步踏实了他们,及时借到了力。

    十米!

    脚下的石块被踏入江底,桥面崩溃的度还在加快,又一次追上了他。

    “就差一步了!”

    王雷的全身劲力全部融入到双腿上,只为了一个目标。

    冲过去!

    “不好。”王雷感知到,自己左脚踏空。

    “还是逃不过去吗?”王雷心中苦涩。

    王雷没有放弃,用右脚寻找着力点。

    然而,右脚仍然踩空。

    他有些绝望了。

    眼看着身体将要落下,王雷寻找到最后一丝曙光。

    是一段栏杆,连着岸端的金属栏杆,离他很近。桥面虽然已经崩碎,但还有一段数十米长的金属栏杆,因为金属塑性高的特点,并没有在先前的魔法攻击,象桥面一般的崩碎。

    他用尽全力,在半空中猛踢一大块正在落的水泥石块,借了一点力,在空中完成变向,扑向桥左侧的栏杆,双手一捞一抓,成功了。

    双手紧紧抓住了栏杆。

    悬吊在半空中的王雷,看到大块大块水泥板桥雨,象雨水地不住落下,砸在下面汹涌的江面上,出巨响,更溅起冲天的水花。

    几秒后,巨响声停止了,王雷猜想,桥应该‘炸’到头了。

    咯吱——

    因为王雷的重量,这些仅靠焊接连在一起的栏杆根处开始受不住力,所以慢慢弯曲,扭轻的枝出咯吱咯的声响。

    栏杆从直线,弯曲成斜角。

    王雷动作轻柔的顺着栏杆向上爬,每一次向上爬时,都会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栏杆也在不停的晃动。

    栏杆的根处,快要因为王雷的动作,磨断了。

    还有十米,就能爬上去了。

    但是王雷现在就是不敢动,因为他能感觉到,只要他再多动一次,栏杆就会因为受力的原因,掉落在江水中。

    但是,现在不动,也只是多撑一会而已。

    “反正,能撑一会是一会吧。纱织她应当没事,她有办法的。”

    王雷喃喃自语。

    对于危险的预知,王雷还没有出过错。

    几秒后,王雷感到了前方传来魔力的波动,接着一道白光从岸上出,落到了王雷身上,他立刻感到身体轻了很多。

    “羽落术!”

    是纱织看到了王雷,及时施放魔法,减轻他的身体重量。而后她又接连施放了“固化术”加强栏杆的承受力。利用这个时间,王雷双臂用力,手指握紧栏杆,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爬,经过紧张而又短暂的十几秒后,他终于攀到尽头,一撑一跃,踏到了岸边硬实的地面上。

    纱织就在那儿,她接住了王雷,王雷将妻子紧紧拥入怀中,感受着她的心跳声。

    迟来的眼泪,这时才不住地冒出来。

    咆哮的江水,早已吞没了美奈子的身景,王雷伏在纱织的怀里,泣不成声。

    纱织没有说话,只是陪伴他,感受着他心中的伤。

    月球上,注视着这一切的清扫者主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把目光投向了将她踢出来的pQ16的主神空间。

    她很清楚,这一切都是里面的那个家伙,那个被她称之为主宰者的存在,在暗中操纵的。

    主神空间里那个巨大的晶体上,现在只剩下王雷和纱织两人的影像。从王雷身上释放出来的“线”,从前和王海一家人,母亲美奈子还有他的妻儿紧密连接。

    这些天来,随着这些有羁绊的亲人一个个地死去,和其连接的线也一一崩断。而当这些死去之后,其身影也在晶体球上逐一消失。

    而现在,晶体球上只剩下了王雷夫妻两人——嗯,应当是三人,还有一个是纱织肚里的孩子。人少了,但王雷身上释放出来的线一根也没有少,原本和其他人连接的线,在另一边死亡后,全部自动地搭接到了纱织肚里存在的那个拥有七条线的小生命身上。

    “测试就要结束了吗?”

    清扫主神在心里囔囔地念叨着。

    这些日子,他大部分精力都留意在王雷一家身上,但对地球其他地方正在生的事情,也并不是一无所知。

    就在今天,被派到地球其他角落进行“清洗”的吞星兽们,刚刚杀掉了美洲的最后一个活人。

    而在两天前,欧亚非大6上,除了王雷一家子外,已找不到其他的活人。

    至于那些原本要做为病毒进行渗透的“被穿越者”少年们,在这些日子里,也先后死于“断线杀机”。

    最后两位死亡的“被穿越者”少年是王和唐辰,这对少年恋人终于还是没有逃过断线杀劫,在神秘的命运之力的作用下,在一次吞星兽攻击军火库引的“爆炸意外”中被一根飞来的铁棍钉在了一起,夫妻俩就这么一起死去了。

    现在的王雷夫妻,加上纱织肚子里的孩子,是pQ16地球上,最后存在的三个人类。

    以生命进行可持续延续展的标准来判断,pQ16位面的人类,现在已经可以打上灭亡的符号了。1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纪元崛起》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