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艳异想 > 第七十章 反败为胜 计中有计
     <娇艳异想 第七十章 反败为胜 计中有计>

    辉少心想,着实这如骚儿说得没错,一边是几十亿的资产拱手让人,一边是川田组对雷家可能采取的手段,自从上次凯萨琳的项链险些被夺辉少就想着要尽量不让身边的人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可能是要杠上了啊!***,我不犯人,人偏要来犯我,不发点威还真当我是病猫了!不是屈服在yin威下,我辉少只是考虑周全管你娘的大舅子,碍着我私生活了惹上着我女人了还给个屁面子,就是可能要让美子智子为难了。

    松田一郎:“怎么样?没胆量吗!”

    雁奴:“好,是你逼我的,我跟。”

    松田一郎:“给我开牌!”

    雁奴:“你不可能是红心10,因为这张牌”

    她猛的翻开自己的底牌。

    黑桃A!

    如骚儿:“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刚刚明明就是红心10的!”那么牌面本来应该三条2一对10现在就是三条2了,一切危在旦夕。

    雁奴眯起眼,是在封牌的时候被做了手脚,到底什么时候?停局封牌去筹资如骚儿宣词资产评估资产评估资产评估!如骚儿想起来了,在资产评估的时候松田一郎曾叫小昭乐子过来一同来鉴定合约的真实性。定是那小昭乐子经过赌桌的时候迅速向封盘中甩进一张牌,将两家的底牌调换,不露痕迹,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那么柔嫩的手要完成这个动作都不难。自己也是没有亲眼看到,但一联想,和当时小昭乐子的一点小动作,马上就醒悟了过来。

    雁奴:“看样是被换了底牌。那小昭乐子的底牌换到了我们手里,这过程做得很好,我都没察觉。”

    辉少和如骚儿异口同声地吼着:“你还有心情赞美那***王八羔子!竟然跟我们耍阴的完了完了,那张真是红心10啊这下不是同花顺了吗”

    雁奴:你们才发现他小人么,现在发现的话那真是没什么用了还好自己在出去的时候

    松田一郎:“哈哈,三条2怎么赢我们的同花顺!”说着恶狠狠地亮出自己的底牌:“各位,同花顺子!”

    一片沉寂。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怕漏看那个瞬间就会终生遗憾。

    黑桃3!

    松田一郎:“为什么不是红心10啊!为什么不是红心10!”

    雁奴:“你叫小昭乐子用计换了我和你们的底牌,这招的确很绝。但很可惜,我早就估到你会出点阴的使计换走我的牌,不防,是我故意的,我后面那个独眼龙看了一个晚上也累了吧,怎么不叫他出来休息休息,滴个眼藥水什么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也就是说,我是故意让他看到的,那些,只不过是我藏在扇子里的牌角!”说完这话,雁奴把香扇一挥,抖落许多牌角。红心10JQKA,这些牌角被雁奴用力洒在赌桌上。

    雁奴:“我的底牌根本就不是红心10,是梅花3!这招就是遇强即屈,借花敬佛!今天,我用这张梅花3,孝敬你们千里迢迢从日本来访的决心,以示我们中国人热情好客,不计前嫌。”

    松田一郎:“你出老千,耍手段!”

    雁奴:“我这样做,只是有人先使诈,才会中我的计。很明显了,我三条2,你只有一张A,当然是我三条2赢了!”

    “哇~!赢了赢了!赌场保住了,面子挂住了!雁奴太厉害了!”辉少和如骚儿都抱着她猛亲,辉少心想:到底是我的军师和我的女人,就是有能力,赌计绝了,心思也相当缜密。“有雁奴经手,爷我当然放心了。”

    雁奴:“爷,您这说的可是马后炮?瞧你看到我底牌时候还不是一脸颓丧”

    辉少:“你个小妮子,连爷也瞒骗!真实的底牌连我们也不给看,害爷吓一跳,这嫩手帮爷舒服的时候也能那么神奇?”便弩了嘴窃玉偷香一番。

    雁奴:“光天化日之下,搞得如此诗情画意,奴怕遭不住哦”

    辉少:“看你还贫嘴,你娇滴滴的唇齿可不是让你用来贫的”

    雁奴:“爷,还有外人在呢,先攘外后安内!

    松田一郎此时已经换了一幅嘴脸了,客气之态已经不复存在。“我既然今天来,就没想过失败。”

    辉少:“大舅子,你这话听起来就认赌不服输了,好像想硬来了?砸场子吗?这可是你不在理了,我不想被人说人多欺负人少。”

    松田一郎:“辉少这是我和岳心如的恩怨,你别管了!”松田一郎咬牙切齿。

    辉少:“这如骚儿是我的女人,我罩她这你也别管了!”辉少一步不会退让。

    松田一郎将手举到耳旁,用了个典型的黑社会姿势,用力拍了两下手,就像电影里皇帝召唤御前侍卫的模样。辉少心里对他嗤之以鼻:小日本的黑社会的王八羔子,看这幅样子就是强抢民店的典型,看赢得不着,便动起了武力。看那副西装笔挺的样子就是一副坏人胚子,最好再脖子上吊跟白毛巾,嘴里叼根牙签,环场跑一圈嘴里大喊“我是流氓我怕谁。”想起也觉得好笑,但碍于当时气氛相当凝重,自己不好呼哧笑出来,憋的难受。真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

    不一会儿功夫,隐藏在各个角落的武士们忍者们,松田一郎的手下得力打手们纷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那速度说实话好比蟑螂闪人,也就是,闪一眼就出现了,除了松田提前告知大家的手势外,其他果然完全没有征兆。

    雁奴:好家伙!果然是有备而来,“我怎么想松田先生和乐子小姐单枪匹马挑战我们岳小姐的岳氏庞大资产,原来做足了功夫,有备而来啊,竟然杠上了,我让你们进的来出不去!”

    松田一郎:“这儿人才济济么?几个女人未必受得住我武士精英的攻击,岳心如,你还是乖乖的把桌上的文件交给我。免得出手重,伤了你姐妹那几张可爱的小脸。胜者为王,给我上!”

    如骚儿:“我呸,我的东西也就是爷的,竟然是爷的东西哪能随便便宜了你个臭烂子。”

    小云:“如姐,还跟他们废话什么,去你妈的胜者为王,你们输者还不是狗做的不像狗!”

    此时双方用口水你来我往的时刻已经结束,整个静止的场子里一下子运动起来。那边一群人模狗样的西装领带开始和这边的红颜打手开始抢夺资产书。

    “阿霞小心后面!”阿霞头也不回,一个后脚踢中那偷袭人的腹部,看她平时踢木桩砸石砖就能想像那脚力来的生猛,只听咔嚓一声,来人断了几根肋骨,顿时嘴里呕出几两血来,痛苦倒在地上。攻击圈渐渐向外散开,辉少站在哪里纹丝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阿霞,罗氏姐妹等一伙每手必使出全力,毫不留情,每一下定是打的那些黑衣人一两月之内再站不起来。辉少有危险把她们的潜力发挥到了最大,不一会儿功夫,松田一行竟是倒了黑压压一片。

    辣椒粉催泪瓦斯

    到底是女人打架占优势辉少好笑地看看如骚儿的娘子军用的一些不十分人道的小女人防狼十八招,她们虽然没有阿霞一群真正的打架实力,但招招能让男人生不如死,抱着他们的命根子在打滚。所以说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说得真是一点也不错于是打架圈形成了两个,但明显如骚儿那边的敌人呻吟得悲惨些。

    过肩摔,回旋踢,水平测踢

    一个不知好歹的武士挥起刀向辉少砍来。阿霞突然一个起跳凌空踢,跳起上踢那人的刀,把刀踢飞了出去,然后360度反轮踢,硬是把那偷袭之人踢飞到5米开外,昏死过去。“我们爷头上你都敢动土!”

     <娇艳异想 第七十章 反败为胜 计中有计>

    现在是请示急剧逆转,所有优势明显都偏向辉少一方,松田跟刚刚来的气势是大不一样,一下子泄了底气,川口组哪里碰上这种真打,以前动刀动枪的现下在别人的场子上自然资源上是绝对的吃亏,何况进来的金属测试不能明带家伙。松田一郎眼看局势不对,率所有手下撤退。往天台上跑去。

    如骚儿:“给我追。”她名下的打手迅速转移阵地,往天台追去。辉少率着几个老婆也跟了上去。美子这时候是非常矛盾的,自己哥哥做出这种事。但毕竟是亲哥哥,从小把她当宝贝儿疼到骨子里,要对着干还是心有芥蒂,但刚刚那些忍者和武士想攻击辉少让他受伤的事自己更不能容忍,甚至在打斗的时候对那些人起了杀意。手心手背都是肉,干脆就帮正义的一方。而且,这次明显是哥哥做的错事,不得已还得大义灭亲,由不得他乱来,上次已经让凯萨琳受伤,搞得雷家上下人心惶惶,这不是毁了爷爷辛苦建立气的川口组的名声吗?美子其实不懂为什么川口组势力已经够大,钱也几辈子花不完了,还要咄咄逼人。今天看到哥哥松田一郎设的一整个局,步步为营,套住辉少和如姐上钩,要不是雁奴所有的财产还不是拱手让人,功亏一篑?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心里真是感到一阵恶寒。如此有心计的哥哥自然和平时待小妹妹时候的不一样,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辉少一看就知道美子在想什么了,现下安慰道:“你什么都不用管不用担心,有我呢,保持中立,谁都别帮!”说完抚摸了下她的脸,轻啄了一下。

    美子:“老公,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话,让美子干什么都行,美子意已决,帮老公帮到底,绝不食言,否则”

    辉少当即捂住了她的檀口,情话留着床上跟我说,你的发誓只允许说点什么一辈子爱我,怎么怎么好好伺候我。听到了吗,不许想点有的没的。”

    美子眼眶里的泪珠儿不停转着,有辉少做自己的老公,美子是多么幸运啊!美子还要犹豫什么呢,自己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只要哥哥做的事危害到老公了,就绝不会罢休!绝对

    高处不胜寒!

    几十楼高的硕大的天台上面风大的离谱,让人站立不稳。

    松田一郎携着几个骄兵败将一行上到硕大的天台停机场上,咆哮道:“我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我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

    如骚儿:“赌场你就休想了,打草惊蛇,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今天还不是落的丧家犬一样无功而返!还嚣张个屁!”

    松田一郎:“你以为我会傻到抢夺你们的项链后还正大光明地来抢夺赌场?姜始终是老的辣,我将你们引到缅甸,派手下去抢那法国妞的项链,现在早到手了,我功成身退!下次,我们会再见面的,辉少!”

    声东击西!那雷家那边和那些老婆不知怎么了!想到依然她们,辉少顿时心急如焚,怒上心头,挥拳向松田一郎揍去。“小心啊!”阿霞看到松田一郎从口袋里掏出一闪光物体,便歇斯底里地吼道,任凭她动作再快,在辉少这电光火石间也反应不过来。“微型枪!爷小心哪!”如骚儿拼命扑上去想阻止辉少上前,哪里拦得住!辉少一股怨气冲得和支离弦的剑一般飞快,眼看拳头已经到了松田一郎的鼻子跟前,就要揍下

    “砰”

    如骚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眼泪水。阿霞惊呆了一下子不知道做什么反映,罗氏姐妹所说没看到但听到阿霞歇斯底里的喊叫知道辉少有危险便奔了过去,还是没有赶上辉少的动作块。

    除了天台上空徘徊的前来营救松田一郎的川口组派来的直升机的涡轮马达声,一切静如死灰。

    “老公!”美子撒了退跑向辉少,抱起他的脸放到自己的胸前,哭得唏哩哗啦“你怎么样,没事吧!吓死我了”

    辉少把脸埋进美子的双峰间,手摸到她姣好的纤腰上,色咪咪地往下朝挺拔的臀部摸去,“真是艳福无边啊,有美人来投怀送抱,牡丹花下死,我做鬼也风流啊,老婆,香一个,祝我大难不死~”

     <娇艳异想 第七十章 反败为胜 计中有计>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娇艳异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