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先天河图,人间皇兵皆有缺!(求月票,求订阅)

第七百一十三章 先天河图,人间皇兵皆有缺!(求月票,求订阅)

    若论剑道圣地,诸天皆知,前者为无上剑界,后者为人族姬家。

    无上剑界有剑池和剑冢,而人皇姬家有轩辕昆吾剑,姬家剑道讲究剑御诸天,剑御万法,乃世间煌煌威道之剑,秉承了一代又一代姬家人皇的剑道意志。

    而洞悉,与能否扛得住,两者截然不同,并无必然的关系。就像此刻的赤光大帝,周身弥漫的清芒,都极尽黯淡下去,他惊怒交加,不灭的意志以超越时光与虚空的极速转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星空族会开始之际,遭到人皇兵的镇杀。

    时间点根本不对,在他的推演中,为了人族安定,凝聚人心,至少在星空族会结束之前,包括战皇殿在内,五大人皇传承一定不会有所动作,甚至就算有所动作,针对一方人皇世家,也一定会慎之又慎,否则人族离心,在这乱世之中,比异族环伺还要更加难以挽回。

    退一万步说,他人皇赤家多少年的功绩,不是那么容易抹杀的,没有确凿的证据,五大人皇传承,也难以服众,至少会在历史上留下污点。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人皇兵直接横跨五荒大地,劈入了这片亿万里焦土,直接打入了魔窟中。

    他低估了五大人皇传承的杀伐心,也低估了他们对于这乱世的承载之力,这是宁可背上骂名,也要清理族户,他此前根本没能生出半点感应,不用说,一定还有风家的先天河图,以原始八卦蒙蔽天机,也只有风家出手,才能够做到。

    轰!

    在时光的罅隙中,赤光大帝出手了,他勾动秘地,身前的虚无中,一口赤红的炉鼎,挤开层层叠叠的混沌,降临这九重魔窟。

    轰隆隆!

    潋滟如赤金铸就的炉鼎摇晃,一股恐怖的皇道气息弥漫而出,在赤光大帝头顶沉浮,抵住了落下的刑天斧芒与轩辕昆吾剑剑光。

    咚!

    赤皇鼎轻鸣,鼎身溅起绚烂的火星,有如天鼓擂动的声响,伴着斧芒剑光飞溅,将这九重魔窟深处,一堵堵魔山击穿,哪怕是魔皇的骸骨,枯寂了漫长岁月,也抵不住人皇兵器的至高锋芒。

    九重魔窟剧震,也就是在这镇压之地,本就封存魔皇遗骸的绝域深处,才能够经受得住皇道兵器的杀伐气,没有在第一时间崩塌。

    “第一刑天!”“姬剑空!”

    赤光大帝怒喝,迸溅的斧芒与剑光中,他隐隐看到了一片竹林,还有一座草庐:“你们想掀起皇道之争吗!”

    这一刻,赤光大帝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他分明看到,在赤皇鼎上,出现了淡淡的斧印与剑痕,虽然很浅薄,但无疑也说明了,赤皇鼎与刑天斧,还有轩辕昆吾剑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必定当年赤皇鼎随着先祖赤皇的陨落残破过,虽然被他赤家历代强者修补,但毕竟他赤家再无人皇,赤皇鼎虽强,但终究难以再现极境巅峰之力。

    轰隆!

    也就在此时,九重魔窟一角崩碎,一口古朴的石鼎,鼎身铭刻有草木虫鱼,山川湖海的纹路,像是从天外而来,而石鼎上,一身青袍洗得发白的明轮大帝浓密的黑发飞舞,一只脚踏着石鼎,朝着赤光大帝镇落而下。

    神农鼎!

    赤光大帝没有意外,他眸光冷冽,尤其是看到明轮大帝之后,他一双纯白的眸子里,那黢黑的瞳孔竟在放大,有黑雾弥漫。

    九重魔窟在摇晃,赤皇鼎被催动,无边的皇道气机蒸腾,这里万道不存,至高的气息充斥在每一寸绝域之地,被赤光大帝祭起,迎向神农鼎。

    哐!

    两口鼎在魔窟上空碰撞,诸天像是凝滞在了这一刻,一切时光与虚无,都生出了逆乱之象,两口鼎间,有炽盛的光迸发,至高的力量粉碎数十座魔山,历代魔皇的骨骸,在此刻遭到了倾轧,当中的残存烙印连复苏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粉碎成虚无。

    下一刻,无论是神农鼎还是赤皇鼎,都横飞了出去,赤光大帝看着重新回到头顶之上的赤皇鼎,冷笑道:“可惜了,这只是神农鼎的器身,不是主杀伐的兵身,神战之中,人皇兵器不能离开太远,否则你若是驾驭那口鼎,赤某转身就走。”

    “姜某没想到,你赤光居然堕落如此,你赤家有何颜面向战死的赤皇交代,你们这些后世子孙,没有秉承他的遗志,更将屠刀对准了同族,你们,可有羞耻之心!”

    明轮大帝冷斥,最初得到消息的一瞬间,他是不信的,但这消息来自战皇殿,又是源起苏乞年,他不得不相信,历代征战诸族,功绩无边的人皇赤家,居然堕落了。

    “什么是堕落,什么又是正与邪,当力量镇压一切,一切都可以缔造,你们活过了这么多年,难道还认不清,这诸天异族,从来只承认强者,只要你足够强,就能够被认可,之所以现在征战不绝,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我等还不够强,没有令他们感到绝望。”

    “我赤家,只是在做你们做不到的事情,墨守成规,故步自封的你们,当岁月成尘,沧海桑田之后,只会被历史的车轮彻底抛弃。”

    赤光大帝沉声道,同时嘴角泛起一抹嘲弄之色,立身在九重魔窟

    最新网址:    中,他有把握镇压一切,在最初的惊怒之后,他恢复平静,只是可惜,错过今日,这魔窟就要抛弃了,五大人皇传承既然出手了,那么于他赤家而言,就真的没有时间了,虽然出乎意料之外,他低估了五大人皇传承杀伐心,但缺少铁证,五大人皇传承若是一意孤行,也没法向天下人族交代。

    “所以,你们抛却了先祖的荣光,打开了力量的缰绳,摒弃了一切道与理,以力量唯上的你们,还是否记得,当年觉醒人族战血的那一刻,来自人族血脉的灼烫,而今,你们的战血,却是如此冰冷。”

    有低沉的声音响起,虚无化开,在明轮大帝不远处,一个黑衣少年迈步而出,他长发齐腰,赤着双足,剑眉下,一双眸子黑白分明,沧桑而透亮,手中托着一块残破且斑驳的漆黑龟甲。

    “果然是你!”赤光大帝眸光轻挑,“残破的先天河图,不愧是曾经伏羲氏的承道之器,世间的第一口阵兵,居然可以蒙蔽天机至此,但可惜了,你风家的先天河图早已支离破碎,这样一块残破的先天河图,连我赤家的赤皇鼎,也远远不如。”

    “我人族能够延续至今,有几家的人皇兵完整无缺,赤皇鼎,你也是人皇兵器,通灵造化,沾染过异族皇血,难道要助纣为虐,与这些不屑子孙一起堕落!”明轮大帝沉喝道。

    然而,赤皇鼎在赤光大帝头顶静静沉浮,并不回应,虽然早有预料,但明轮大帝两人相视一眼,还是从对方的眼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惋惜之色。

    ……

    魔窟第七重。

    苏乞年与赤蒙并肩而行,走进那片魔坟,意外见到了两个人。

    “人皇残脉,冰不断,见过巡查使。”

    一身青袍的男子面如冠玉,立在一身赤甲的炎王祝熔身侧,朝着苏乞年微微欠身:“愿尽绵薄之力。”

    冰不断没有多说什么,苏乞年点点头,同样没有多说什么,他早已知晓,这一重魔窟的镇魔使,来自残存的人皇血脉,昔年的冰家,先祖乃人皇冰夷,成道于近古年间,曾掀动三千弱水,差点将神魔二界整个淹没。

    而这些,对于此刻的苏乞年而言,都不重要,他更看重的,是这位冰家王者,体内临近一次祖血之变的灼烫战血,与之一般无二的,还有其身边的炎王祝熔,两者都快要完成一次祖血之变了,短短不到两个月的光景,对于早已深入无上领域的两位王者而言,祖血之变,要比无上领域之下的人族强者,更加的艰难。

    四人像是拥有某种默契,随即走进这片魔坟深处,只是在路过魔坟时,祝熔三人眼中皆有一抹异色浮现,他们能够感到,魔坟中,那缺少灵智的准王魔灵,竟在战栗,一动都不敢动,更不用说现身了,这此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连只知道杀戮,魔性深重的魔灵,都如此惊惧。

    殷红的池水泛着紫气,苏乞年四人沉下潭底的焦土,赤蒙三人不禁看向苏乞年,尤其是赤蒙,他深知那片地域的特殊,就算是他也进不去。

    嗡!

    下一刻,苏乞年眉心处,有无量光绽放,光明照耀之地,这潭底的焦土顿时变得朦胧起来,赤蒙一怔,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一个念头。

    光明心!居然是真正的光明心,不是光明种子,就算是他赤家,当世也只有赤帝,是以大光明道果成道,光明心的诞生何等艰难,太多苛刻,就算是他的祖父,也没有能够凝聚光明心,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锁天战王,凝聚的竟是真的光明心,这处禁地,于其而言,怕是早已如履平地。

    是天数吗?

    虽然生命进化之路,本就在超脱命运,但此刻的赤蒙,还是不禁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冥冥之中,命运的轨迹汇聚于此。(求月票,求订阅,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

    _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纯阳武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