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这样的作者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前朝李
    听刘稳提到了荆州之主,众人都是神色微变,便是几个跃跃欲试,想要在发表看法的,都不免忍住了嘴中话。

    倒是那蔡爽,看了一圈,见无人言语,遂道:“听刘君这么一说,朝廷当前的局势,着实不妙,北方章显来攻打,他兵力本就充沛,还有胡族可供调用,司马丞相坐镇四战之地,兵力还要分散周边……”

    “正是这个道理,”刘稳点点头,赞许了看了蔡爽一眼,“在大战之前,司马公就已是看清了局势,他章显靠着威望与家族根基,在河北之地站稳了脚跟,收拢了大片的土地和人手,又有外援,北边边疆的胡人孱弱,彼此攻伐,不足为虑,所以能集结大军,号称三十万,南下攻伐……”

    “三十万!”

    有人惊呼出声,对于这个数目很是吃惊。

    “三十万大军,在当今这个世道,确实不容易拉出来,哪怕是有水分,但十五万总该是有的,”李开悟也忍不住感慨了起来,“先前听闻的战阵,交战双方加起来,能有七八万人,已是规模不小,便是荆州名将龙骧将军,其领军之阵,也很少有超出五万人的情况,三十万,当真不得了!”

    等众人的感慨声平息了一些,刘稳才继续道:“想来诸君也能明白,这三十万的兵马,是个什么概念,可以说,将北方其他势力的兵马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抵得上这个数,我也不瞒你们,毕竟都是同门,况且这个也瞒不住,我家主公的兵力,是大大逊色于那章显的,不仅逊色,还要分兵驻守各方,尤其是两次北方大战……”

    少年杨焉就抢道:“为了迎战,自然要调动精锐的核心兵力北上抵御,其他各部驻守兵卒还不得动,寻常时候,这是中央精锐坐镇中心,哪边有了情况,就能调动兵马过去支援、配合,现在就不成了,中央军一走,不仅没有了支援,王朝腹部反而空虚了,正是旁人入侵的大好时机!”

    刘稳点头称赞,跟着便道:“就是这个道理,而且最让人担忧的,还是主力北上之后,各方其他周边的那些人物,万一趁着这个时候来攻,那可就是腹背受敌,难以平定了,是以我家主公派出几路人物,去和各方联系,互有约定,才能安心与那章显对战。”

    李开悟叹息道:“这就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了,这个时候想要说通其他人各方,可不容易,当是要付出不少代价的,不知道刘君是如何定计的?”

    “我倒也没有多大帮助,只是提议主公,让他先以朝廷的名义,给关中两家先后封个爵位,再授予将军之名,只不过一高一低、一尊一卑……”

    “好一个阳谋!”杨焉忍不住击地而赞,“那郭、李二人,本是以下克上,窜了其主之权柄与兵马,但互不服气,于是相互攻伐,坏了关中之地,最后好容易平静下来,现在被师兄这么一个计谋下来,想来必然有一个人的职位,是能领长安之政,一个则是统领关中之兵,双方皆有大义,却又相互制约,对彼此而言,都是心腹大患!”

    “师弟一眼就能看出关键,着实令人佩服,”刘稳点点头,承认道,“不错,一个长安留守,一个关中将军,长安分制,各领文武之首,这等情况下,其中只要有一个人想要领兵出关,影响朝廷北方之战,第一个要警惕的,不是我家主公,而是另外一人。”

    杨焉抚掌而笑:“妙哉!如此一来,这两人反而相互盯着,没个能出关中的了!”

    刘稳则正色道:“此非什么妙计,但却也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唯掌朝廷、理阴阳可行也!诸君,我家主公求贤……”

    “咳咳……”明镜先生轻轻咳嗽两声,而后笑道:“那位荆州之主,是如何被你说服的?你可不要告诉我等,此人因如今是宗室,所以网开一面,放了司马烨一马,毕竟若有机会,最想要诛了你那主公的,便是此人!”

    此言一出,当场便一片安静。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当前这天下各方势力混乱,众多心有抱负的,凑在一起免不了就要抨击时政、指点江山,但说来说去,说得多数都是远方,至于这近在咫尺的荆州……

    须知,眼下能来此处求学的,多数都是荆襄之地的世家子弟,即便是远来的,也多数是因为旁的地方战乱不休,随着家族举家搬迁过来。

    让他们议论议论皇帝、丞相,那没什么,可议论头顶上的那位,可就要担心,周围有没有其他眼睛和耳朵了,尤其是在场的众人,别看表面友好,但背后的家族可能是利益纠葛复杂,不可不防。

    到了最后,还是刘稳笑道:“荆州武公深明大义,我请主公上表朝廷嘉奖之,得了朝廷之令后,武公果然遵从,当然,朝廷也澄清了一些冤假错案,比如这些年,关于周边对荆州牧擅自猜测屯兵将领、官员的指责,除此之外,不久之后,还会在南方设立新州……”

    众人听到这里,也基本上算是明白了,这实是用利益交换,来换取荆州方面安稳,其中或许还有其他关键,但没有人会深究。

    杨焉则问道:“东边的陈涛率呢?此人可是贪得无厌、反复无常,虽是名门出身,但巧取豪夺、毫无底线,连好友之地遗孤都不放过,这等人便有约定,怕也是难以遵守吧。”

    “这个自然,所以我便提议主公派了一人过去,协防驻守,果有奇效,中间那陈涛率确实反复,却生生被那人拦住,尤其是第二次,更是震慑其人,一直拖到战事结果出来,那陈涛率知道时机已去,反而上表恭贺我家主公。”

    众人一听,都很是好奇,便纷纷追问起来:

    “不知道那人是谁?”

    刘稳微微一笑,转头看向杨焉,问道:“师弟,方才你已展露出色韬略,不知是否能猜测此人之名?”

    杨焉眉头一皱,冷冷的看了刘稳一眼,又扫视旁人,傲然道:“这有何难?司马烨麾下谋士如云、武将于雨,但皆非当时英杰,那陈涛率固然反复,却也是一代枭雄,司马烨与章显鏖战,兵力薄弱,能动用着不过几万,又有多少兵力派去东边,最多不过两万,能以两万兵马、独自领军,定夺拿策,继而与一枭雄缠斗、不落下风,即便不胜,也可拖延,司马烨账下没有这样的人,他也驾驭不了!这人该是最近投靠者,且身有大才、麾下有文武,更被你那主公忌讳,派出去,恐怕还有借刀杀人之意……”

    他顿了顿,转而看向刘稳,一字一顿的道:“如此看来,当是那位自称前朝帝裔的李罡!”

    李怀本来听得津津有味,却是突然心中一凛!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我是这样的作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