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洪荒历 > 第四十九章:细说究竟(上)
    “我坚信着一件事,昊。”

    昋坐在虚空中,在祂身后有一张看不清的椅子,但是大体上可以看出这个椅子充满了辉煌,也充满了血色,而在祂的正前方就有着一团光。

    “昋……这段对话发生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呢?”光中就有昊的声音响起。

    昋愣了一下,就摇头笑道:“对于我们这种摸到了终极边缘,已经大罗与金性融合的存在来说,时间前后其实已经毫无意义,除了无法更改因为因果律而设定的事件点,以及无法更改多元宇宙的底层规则点,别的对我们来说就如同是一条向上或者向下的河流那样,所以这段对话的时间对你和我来说毫无意义,或早或晚,其实都是相同。”

    昊没有说话,昋就继续说道:“其实我本来是带着一丁点奢想的,能够以旧时代的身份进入到新时代中,毕竟蝼蚁尚且偷生,而且我有太多太多的遗憾了,渴望得到弥补,那怕是无法得到弥补,我也有希望能够再见到的人,那怕只是再见一面也好……可惜的是,这是现实,而非是童话,我们人类啊,是没有牺牲就无法得到成功的生命,我看清楚了这一切,同时我也感知到了那无形的墙壁,是因为你而来的吧?前不能改,后不能来的绝对之壁……”

    昊依旧沉默着,他已经开始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真实与虚假,这一切仿佛都在此被混淆了。

    昋就失笑的摇头,他说道:“我早该想到的,我这计划其实相当直白而透明,若不是前不能来,后不能改的绝对之壁出现,我这计划还没开始实行就会被打断,根本不可能有我出现的可能性,也没法让我再见她最后一面……所以还真是残忍呢,把我的希望给打断,却给了我最后的安慰,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

    “昋,你还是要继续发动人类合一计划吗?”昊忽然打断了昋的话,他问道。

    昋反倒是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他仔细看着昊许久,这才苦笑道:“原来如此,因为这绝对之壁,所以那怕是进入到这个层面,你也依然无法做到大罗金性的合一,真是残酷啊……不过对你来说或许反倒是一种幸运吧,至少不必像我一样背负着无穷牺牲的包袱,到这最后一刻时还充满了痛苦。”

    说完这番话,昋就要挥手隔离昊,昊立刻急急的道:“等一下,昋!不必发动人类合一,我有一个计划,一定也可以……”

    昋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了昊道:“不可能的,昊,这其实是一系列连贯时间的因果罢了,一切的开端都在银色大地,那是一切的开端,也是一切的转折点,更是一切改变与结果呈现的时刻,当那一位在那一刻,于银色大地接下大领主契约的瞬间,这因果律上的转轮便开始了运转,所谓的前不能改,后不能来的绝对之壁就是其中之一,若不如此,我们人类将永为蝼蚁。”

    昊依然不甘心,他看过昋很大一部分的记忆,这人类合一是大悲剧啊,他不可能不阻止,所以他就再次问道:“宿命论吗?若真是宿命论,那还要牺牲干什么?还要奋斗干什么?我们人类永世蝼蚁?或者万族必然衰败?”

    昋就失笑道:“不是宿命论,而是因果律,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其实简单些说,你可以把这个认为是一架天平,我们人类,对抗着万族以及所有一切欺压人类的人或事或多元宇宙,各自都在天平的两端投入力量,气运,贡献,阴谋算计,多元宇宙掌控额度等等,这是一场近乎永恒的对抗,而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人类是完败的,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完败,所以当一切都无法达成时,我们就只剩下了牺牲,这牺牲就化为了人类血色气运,当双方的天平到达临界点,也即对方的那一端高过了垂直时,这血色气运就会将一切都损毁,而这就是终结了,也是我们人类最后的手段……用我们的血肉,骸骨,灵魂等等一切所换来的唯一手段,这其实就是开端了,我的开端……”

    “这是近乎于掀桌的手段,虽然代价是先敌人一步自我灭亡了我们人类全体,但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必须要拼尽一切牺牲才能够换来这最后一击,也是唯一一击,我们没有选择,选择权永远都在强者那边,到了这个份上,强者的选择有许多,比如稍微给我们一丁点的希望就行,而强者的做法却是……果然给了我们一丁点的希望,但是隐藏在这希望背后的却是更加可怕的绝望……”

    “这因果律的天平被摆在了桌面上,我们开始投入希望,而强者开始投入力量,眼看着天平越来越倾斜,人类血色气运就要掀桌时,强者将这天平上的东西往下一抹,说,人类啊,给你们希望,你们可以重新再来,而且你们太弱了,所以你们让部分人保留上一次的记忆,我公平吧?”

    昊心头一动,似乎就想起了什么。

    昋就哈哈大笑道:“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样,所有带着记忆回到洪荒时代,所有号称穿越者,所有有着过往认知,天然便有着能力的人类……其实全部都是陷阱,所消耗的全部都是人类血色气运!!!这其中也包括了我……”

    “一次一次满怀希望的回归改变,一次一次又充满了绝望的最后掀桌,人类血色

    最新网址:    气运开始变得了扭曲,混乱,混沌,以及削弱,同时,万族开始变得了更加强大,更加完善,更加具备正统性……这些信息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在多元宇宙隐藏着一只黑手,其标志就是雾,所有的万族心灵深处都有这雾,所以也才有了所谓迷雾自心间而起的说法,我怀疑这黑手是终极,而且是无比强大的终极最巅峰,祂通过某种我现在都不知道的手段,挟持了,控制了,操纵了,或者是与多元的部分融合在了一起,所以祂便可以影响多元宇宙。”

    “一开始,这种影响是有限度的,所以先天魔神们的心灵之中才没有迷雾存在,所以一开始我们才有所谓的最初之人诞生于世,若是从那时开始这黑手的影响就有现在的程度,那最初之人根本不可能诞生,而多元宇宙在那时其实是有反抗力的,而这反抗力就是世界,最初之人与世界的相遇,最初之人与世界成为道侣,这些都毫无疑问就是多元宇宙的反抗,但是这反抗却失败了,不得不承认这幕后黑手心性也是恐怖,当初世界与最初之人的事情,祂估计也是拼尽了一切,一旦失败祂就会被多元徐徐消化,自身是再也不存,在短时间内强行降临迷雾,迷惑了全部的先天魔神与世界反目成仇,强杀了最初之人,这是一步险棋,也是一步好棋,就这一下,就让未来的许多事情都是注定。”

    “之后,洪荒历到来,洪荒大陆成型,幕后黑手也因为消耗过大而沉睡,就有了巨兽时代的出现,之后幕后黑手苏醒,巧施手段,让巨兽时代终结,最初的万族出现了,这个时候,幕后黑手又使出了难以置信的手段,祂做了两件事……第一件,让万族内战,特别是让巨兽时代仅存的两大硕果成为了敌对阵营,那就是龙族与凤凰族的敌对大战,第二件,祂并没有让人类自然出现,而是以大权柄,大法力,大威能将一只人类集体拉扯到了洪荒大陆来,而这只人类后来建立了汉文明……”

    昊喃喃的说道:“龙凤汉劫……”

    昋就点头道:“没错,就是那所谓的人类第一次崛起,那个时代,那场人类与龙族,凤凰族的战争就被名为龙凤汉劫……你知道吗?那个时代,人类虽然也受天地压制,但是压制远不如现在这么恐怖,那个时候的人类是可以成就超凡的,也可以开发出许多超凡技术,也可以走科技道路,比如你之前所获得的兵马俑就是其体现,龙凤汉劫的真实结果,其实是汉人们几乎灭尽了龙族与凤凰族,几乎把他们赶尽杀绝,甚至波及到了别的万族,而在那最后的时刻迷雾自心间而起,同时一个东西出现了……”

    “万族将其称之为天地信约,而我将其称之为……封神榜!”

    “万族杀人类,可得气运,这是其核心,然而万族们所不知道的,这气运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被幕后黑手所获得,而幕后黑手就借着这气运开始侵染多元宇宙,让多元宇宙对人类的压制开始提升,杀得越多,提升越多,同时所杀人类所形成的血色气运也隐约威胁到了多元宇宙,这让多元宇宙开始本能的压制人类,这就变成了一个循环,人类死得越多越惨,人类所累积的血色气运威力也越大,而威力越大,天地本能的对人类压制也越多,人类越弱,万族就可以杀得越是轻松,人类死得也越惨……”

    “最恐怖的还不只是这个,这个所谓的天地信约并无欺瞒,万族杀人类可得气运在上面,所得气运大部分归于‘天地’也写在上面,天地给予万族正统地位与庇护也在上面,同时,上面也写明白了,人类是这个纪元的正统,世间万物都该为人类所服务,万族应该辅佐人类,认人类为主,这些上面全部都写明白了,所以,你懂了吗?”

    昊听到这里时,他已经是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一种从骨子里迸发的寒意包裹了他,让他一时间似乎连呼吸都不能了。

    昋就露出狰狞的笑容,然后说道:“懂了吧?全是实话,但这才是最可怕的,这等天地间的大秘密不该为所有凡物所知晓,便是知晓了,也应该是某个个体自我提升中从蛛丝马迹里明白,而这种蛛丝马迹显现时,所谓的主角早就已经立下不可动摇的力量根基了,便是知晓了也无妨,但这时候是什么时候?是人类为蝼蚁之时,是万族可以随意凌虐人类之时,这种情况下,万族会做何选择?”

    “杀人,还要诛心……”

    “等待我们人类的,便只剩下最深层的恐怖。”

    (本章完)

    _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洪荒历》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