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化龙 > 第444章 把魏延拉下去,砍了!
    当李易得知魏延拿下郴县的时候,他已经再次回到了益阳。

    之前韩玄的投降交接过程非常顺利,李易几乎没花费多少精力就接管了临湘城,不过,考虑到之后的主要敌人在武陵那边,而益阳靠近武陵,便于用兵,李易便带着兵马主力,以及原本的长沙官员回了益阳驻扎,摆出了一副随时都要出兵武陵的架势,给刘度施加压力。

    而在与此同时,李易又给零陵太守金旋下令,命他尽起零陵之兵,北上武陵,与他夹击刘度所在的临沅。

    早先金旋虽然没有按照李易的交代去襄阳报道,却也没有把事情做绝,还特意给李易送了厚礼,可见此人是非常畏惧李易的,现在李易得了长沙,魏延又杀了桂阳的赵家兄弟,李易镇压荆南四郡已成必然之势,那么李易此时命金旋进军临沅,这家伙为了讨好李易,多半会乖乖听话,至于将来见面之后是杀是留,那就全看李易的心情了。

    相对于金旋这个不太让人待见的家伙,长沙太守韩玄给饶感觉倒是还校

    李易暗中了解得知,这个韩玄做官是可以的,而且在百姓中名声不差,所以,李易已经公开表示,将来还会继续让韩玄在荆南做太守,只是不让他在长沙了。

    韩玄没想到李易还肯用他,自然是感激涕零,连连表着忠心,李易笑笑不置可否,他将来的战略重心在于北方,荆南这边相当于后勤基地,武力上有一个蔡瑁镇着就够了,至于其他官员,李易不求他们有多大才华,只要能保证不乱搞事情,让老百姓好好生产就足够了。

    李易对长沙和零陵这边都有安排,可对于魏延那边,虽然不断有好消息传来,但李易就仿佛没看到一般,一个字都没有回复过。

    数日之后,不出所料的,零陵太守金旋见李易得了长沙和桂阳,知道大势不可逆,便不再犹豫,直接带了六千多人北上助战,等李易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武陵地界。

    与此同时,李易让襄阳原本准备支援给他的八千兵马调转方向,转而派去了蔡和那里,壮其声势,给夷县的刘贤和刑道荣施压,让他们不敢轻易回撤支援刘度。

    再算上李易驻扎在益阳的两万多人,如今刘度已经是三面环敌,形势非常之糟糕了。

    不过李易却没有着急动手,一方面是想在动手之前将刘度彻底逼到死角,另外则是在等着魏延的到来。

    这一,魏延带着三百来轻骑,还有十多名桂阳的文武官员,到了益阳城外,准备拜见李易。

    看着城头上的征南将军大旗,魏延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将来,心怀激动,恨不得即刻飞进去与李易相见。

    其实魏延在桂阳事成后就想直接来见李易,只是当时事情太多,不光要整顿兵马,还要给那些愿意归顺的桂阳官员安排一二,这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后来上路,魏延也因为队伍中有个特殊人物,让他不好走的太快,如此又是耽搁了两时间。

    看着前方城楼,魏延让手下人上前联络通报,他自己则是到了队伍中的一辆马车旁,下马恭敬道:“好让夫人知晓,如今已到益阳,李襄侯就在城中,稍后夫人随我等入城,马上就可见到襄侯。”

    马车中无人回话,只是隐约有女子的啜泣之声传出,魏延听见了,笑呵呵继续道:“夫人乃是国色佳人,委身之人自当是英雄豪杰,而如今下之中,唯有襄侯可称英雄,远非赵礼之辈能比,所以,魏延今日乃是送夫冉襄侯那里享福,夫人不应悲伤,应该欢喜才对。”

    这马车中的女子,姓樊名云娥,正是原本赵礼要续弦的樊家之女,魏延之前去桂阳,除去要杀赵礼夺桂阳之外,这樊云娥同样也是他的目标。

    魏延的智商在武将中绝对算是高的,因此他非常清楚,自己当初没有投奔李易,反而去了荆南,李易多半对他有意见,其他人也会对他不喜,因此,哪怕他这次立了大功,李易明面上褒奖于他,可内心里也不见得会多待见他。

    于是,魏延在听赵礼要迎娶荆南第一美人之后,就起了歪心思。

    如今李易好女色已经不是什么隐秘了,魏延自然也知道,然后他便猜想,要是自己把这位荆南第一美人抢来送给李易,这绝对算是投其所好,李易肯定会对他好感大增吧?

    当日魏延杀了赵礼之后,立马就将樊云娥给保护了起来,樊云娥当时虽然吓得不轻,却是没受什么伤害,即便后来在路上,魏延也是把樊云娥当祖宗供着,因为这可是他的进身筹码,不敢有半点大意。

    很快,派出去的人回来,告诉魏延,可以进城了。

    当即,魏延整理衣装,让大队人马在城外安心等待,不可生事,然后又点了几个亲信,在一个军侯的带领下,护着樊云娥的马车一起进了益阳城。

    中途,魏延发现他们去的是军营,而非官署,便对左右之人赞道:“襄侯身处高位,明明可以亭台楼阁,却依然留在军中与将士同甘共苦,可见襄侯勤勉,我等当效仿才是。”

    众人纷纷附和,引路的军侯却是古怪的看了魏延一眼,不过什么都没。

    很快,到了军中大帐前,军侯让魏延和他的部下入内,魏延声了几句,又指指身后马车,那军侯想了想,没什么,魏延便笑呵呵的到马车边请了樊云娥下车,随他们一同入内拜见李易。

    很快,魏延一行人进入大帐,魏延正要行礼,却听到有人咬牙切齿的叫道:“魏延!”

    之前魏延一行人入内是低着头的,现在听到声音方才抬头,只见前方帅案后坐着一个年轻文士,看上去有些眼熟,但明显不是李易,而这文士左右又分别有二十多名文武官员,韩玄赫然就在其中,刚刚叫出魏延名字的便是他。

    魏延顿时脸红,虽然他认为韩玄迟早都要投降李易,所以他的背叛对韩玄是没有实际性影响的,相反,早早投降还会有好处,可是,道理归道理,人情归人情,魏延自知有愧于韩玄,一时心虚,转头不敢与之对视。

    不单是魏延,魏延身后那几个校尉同样转头不敢去看韩玄,唯有走在最末的樊云娥没有在意韩玄,只抬头看了中央一眼,发现传闻中的李襄侯竟然一副病秧子模样,心中好生失望,默默叹息一声,旋即低头不语。

    这时,坐在上首的病秧子,也就是郭嘉,给边上徐晃打了个暗号,徐晃当即起身,大声呵道:“来者何人,还不快快见礼!”

    魏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赶忙拜道:“末将魏延,见过……见过……”

    正着,魏延卡壳了,他是来拜见李易的,可如今上首这位明显不是李易啊。

    而魏延这一卡壳,他身后的几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叫,一个个犹犹豫豫的,让原本还算是威风的几人,顿时有些尴尬。

    等魏延一行人纠结了一会,郭嘉摆摆手,眯着眼睛道:“罢了,免礼吧,还有,我乃襄侯左军师郭嘉。”

    魏延却是没有起身,赶忙再次拜道:“魏延见过军师!”

    此时魏延已经想起来了,当初他打擂的时候,这位就站在李易身边,显然是李易的亲信之人,是不能得罪的。

    郭嘉轻声问道:“魏延……你你叫魏延?”

    “是,末将正是魏延。”

    魏延应着话,可他心里却是生出了一丝不太好的感觉。

    只听郭嘉继续道:“你来此有何贵干啊?”

    魏延心中一凛,不安之感更甚,就是他身后那些校尉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他们这些人在桂阳干了那么大的事,郭嘉身为李易的军师,却问他们有何贵干,这摆明是要找茬啊?

    魏延一边盘算自己是不是的罪过郭嘉,一边心翼翼的道:“昔日襄侯曾赠末将千里名驹,末将感激涕零,只恨无以为报,恰襄侯今次出兵荆南,于是末将便领兵南下,为襄侯取了郴县,希望能以此略微回报襄侯恩情。”

    魏延反应还是很快的,一开口就道出了李易赠马一事,明自己与李易也是有交情的,希望对方别太难为他。

    果然,魏延罢,就见郭嘉做拍了拍脑门,做恍然大悟状,随后笑道:“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

    魏延松了口气,暗道想起来就好。

    然而,魏延却是高忻太早了,他刚露出轻松的表情,就见郭嘉便了脸,冷笑道:“襄侯的确有赠你宝马,但是我问你,襄侯可有赠你军令?”

    魏延表情一僵,旋即想到了什么,额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

    郭嘉却不管他,继续呵斥道:“魏延,你好大的胆子,襄侯向来军令如山,军中上下无一人敢轻视军令,你却是赌厉害,竟敢谎称襄侯授你军令,还以你为先锋,我问你,你此举将襄侯威严至于何地!还是在你眼中,军令就是这般儿戏!”

    郭嘉虽然瘦巴巴的,但高坐帅位,左右又有几十号人给他撑场面,因此这一怒很是威风,魏延直接就吓坏了,赶忙俯首解释道:“启禀军师,当时事情实在紧急,末将为了安抚人心,不得已才谎称得授襄侯军令,对襄侯并无半点不敬之心,还望军师明察!”

    “我自然明察!”

    郭嘉冷哼一声,道:“可是若人人都学你这般‘不得已’,这军令岂不是乱了,襄侯还如何治军!来人啊,将这胆大妄为之人拉出去,砍了!”

    “啊,这,这怎么可以!”

    魏延直接就蒙了,他刚才虽然慌,但觉得自己有功劳在身,最多就是受点气,被打一顿,压根没想到郭嘉竟然要杀他,这简直太不讲道理了。

    左右走出十多名武士,往前一围,直接就把魏延给按住了,魏延挣扎了一下,挣不脱,眼瞅着这些人就要把他往外面拖,便大叫道:“你不能杀我,我不服!”

    郭嘉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摆手让武士动作停下,然后问道:“你为何不服?”

    换做平时,魏延有可能会发现一些破绽,可他现在却是心中乱麻,脑子没那么灵光,大声道:“我带走长沙兵马,又为襄侯取了桂阳,这是功劳,你要杀我,就是杀有功之人,我不服!”

    郭嘉一脸认真的点点头,道:“你的确有功,襄侯治军亦是功过分明,来人啊,记下,魏延等人有功,我以为当赏百金,布十匹,魏延本人官加一级,要记好了,来日请主公核准!”

    完这个,郭嘉又对魏延道:“你可看到了,这是你的功劳,以襄侯英明,自然不会少了你的,然而功过不能相抵,所以,该罚还是要罚的,来人啊,再将魏延与我拉下去……”

    魏延眼睛瞪大,一脸震惊,他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不要脸的话,脑袋都没了,给他再大的官有什么用?

    额,也不是没用,魏延已经注意到了,那几个跟着他一起来的校尉虽然也在瑟瑟发抖,但郭嘉并没有叫人去砍他们,显然,这些人是没事的。

    魏延郁闷的要吐血,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扯着嗓子吼道:“我不服,我要见襄侯,我要见襄侯!”

    郭嘉眯着眼睛不理魏延,魏延干嚎了几嗓子,这时他已经被拖到门口了,恰好瞅见跟他一齐进来的樊云娥,急忙大声道:“我还有重宝要献给襄侯,你不能杀我!”

    本来,按照计划,郭嘉的戏到这里就结束了,可听到魏延有重宝,又瞧了瞧那女子,郭嘉心中一动,让人再次将魏延拉了回来,问道:“重宝何在?”

    魏延这时已经浑身是汗,他身体不累,但心里太累了,不过他根本顾不得喘息,直接对着樊云娥那边大声道:“此女乃是荆南第一美人,赵礼欲娶其为妻,但被我所阻,自古美缺配英雄,而当今下英雄唯有襄侯一人,还望军师容我为襄侯献上美人!”

    三国之化龙  .17558/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三国之化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