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吾乃财神 > 吾乃财神 第一章:送药
    游廊上,锦秋走得悄没声息的,外头那几声笑传来,显得尤为尖厉。透过壁上的漏窗,她果然见着院里一红一紫两个人围桌而坐。

    “前儿去庙里测了八字,大师说大丫头与他八字犯冲,我照着大师的原话与他说了,他倒好,朝我甩脸子说我要苛待大丫头!”

    “这锦秋也是,真有孝心,就该自请去庙观修行,或早早的嫁了人也好,总赖在家里算怎么回事!”

    锦秋往东侧拐了个弯,继母和姨娘那两句闲话便一字不落进了耳朵。她冷笑一声,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小姐,也就您能忍了,这府中里里外外都被夫人教唆得没了规矩,前儿奴婢还听见夫人身边那个翠鸣嚼您的舌根,奴婢都替您不平!”锦秋的贴身丫头红螺两条眉毛拧成一团,连步子都迈得大了,一副要上去替她出头的模样。

    锦秋伸手一拉,红螺托着的食盘中那碗红黑色的药汤晃了晃,洒出几滴来。

    “你这莽撞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收收?”锦秋笑嗔了一句,红螺撇了撇嘴,没说话了。

    这继母和姨娘想用这些话戳她的心窝子,让她自个儿出府,好给她的女儿让路?那可真是打错了主意!她偏要好吃好睡地待在府里,刺她们的眼!

    从那头桂花园起来一阵风,带着浓郁的香气,吹得这院子里一株国槐树的枝头一阵哗啦啦的响,一捧黄叶飘落下来,铺了一地。

    “母亲,”锦秋走下拱门,朝继母李氏蹲了蹲,淡淡唤道。

    一身茜素红罩衣的李氏从袖子里扯出方帕子,抵在鼻尖,笑道:“你父亲病中三月,不知喊了你多少句,你今儿才终于舍得来了?”立在她一旁的朱李氏也似笑非笑地望着锦秋。

    然而锦秋行过礼后,连个正眼都没再给她们,径自入了主院,将所有难听的话都甩在身后。

    这是个三进的院子,一走进去首先便见一石头垒起来的小圃,里头就只种了一株郁郁葱葱的女贞树,据说这是南方来的树种,大约是气候不宜,种在这院子里这么多年只开花不结果。

    “小姐,您怎么不走了?”红螺问。

    她望着枝头叼着的几朵萎了的白色小花,驻足了半晌,声音中带着点儿沙哑:“你进去,把药搁下就出来。”

    红螺应声去了,锦秋则绕着这树转了一圈,从外头飞进来一只乌黑的金腰燕,落在枝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这萎了一半的小白花。

    锦秋怔怔望着,眼里立即就蓄了一汪水,将溢未溢的,最后还是叫她给生生逼了回去。

    “咳咳咳,”屋里传来几声咳嗽,锦秋这才回过神来,纳罕红螺怎的还未出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锦秋,你进来,”里头传来父亲沙哑的声音,像是一口老痰堵在喉咙里。

    锦秋一怔,思忖片刻,终究还是迈开了步子。

    撩帘进去,首先便是一扇红木摆台,摆着金曜石貔貅,黄玉葫芦等物,往后走便见一张八仙桌,上摆着一套紫砂茶具,而左手边那拔步床上半躺着的就是宋运了。

    同半年前相比,父亲老迈多了,脸皱得跟把扇子似的,眼皮也耷拉着,全没了往日光彩。他半躺在床上,三四个迎枕垫在脑后,将他的背托了起来,这样,透过窗户他正好能望见庭院中的那棵树。

    想到自己方才站在那树下的情形都被他瞧见了,锦秋就觉着浑身不自在。她没再上前,而是在离床沿五尺处站着,蹲身喊了一句:“父亲。”

    “有半年没见了,你看上去倒圆润了些,不像你娘,瘦得跟木杆子似的,”宋运嘴角的纹路更深了。他冲一旁站着的红螺摆了摆手。她立即退下了,内室就只剩下父女两个。

    那一句“你娘”是他们之间的禁忌,为这,六年前锦秋同他父亲大闹了一场。宋运那时指着她的脑门说:“以后就老实待在你的汀兰院,我这儿不希得你来!”

    那年锦秋十三岁,得知当年她母亲被休的真相,为母亲鸣不平才闹了一场的。锦秋是个倔性子,那以后果真就没再来给他请过一次安。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院子,除了逢年过节的在饭桌上露个脸,就再没有什么了。

    锦秋微垂着脑袋不看他,也不答话,余光正好瞥见小几上那一碗自己端来的汤药。窗口进来的一束光落在碗里,袅袅的热气同那微尘粒子纠、缠着升腾起来,散在阴影里。

    “咳咳咳,”宋运突然又剧烈地咳了起来,一手按着胸口,一手往枕后摸索着什么,最后终于扯出来一方白色的棉麻帕子。这种帕子吸水,所以咳了的血被深深吸了进去,难洗干净。

    锦秋抬起眼,恰好就看见那帕子上一团微微的黄渍,她的心口突然就紧了一紧,原本不打算上前的主意也改了,立即快走两步上去,斜斜挨坐在他身旁,右手轻柔地为他顺着背。

    宋运用帕子捂着嘴,掏心掏肺地咳了半刻才渐渐消停了。锦秋斜着眼睛瞄了一眼那帕子,却只见宋父右手迅速一握,将那帕子握在手中,手立即便缩进被窝里了。

    锦秋还在为他顺着背,脑子里却不由得开

    最新网址:    始想象着那帕子上的红,一时间只觉心口窒住,喉头也哽了起来。

    这才几年,父亲就这样了?他还不老呢,锦秋想了想,今年也就是四旬出头的人,身子怎么就耗成这样了,不能够啊!

    “外面那棵树还是你母亲同我成亲那年种的,现在长得这样高了,你也长得这样高了,”宋运说着,面上渐渐就舒展开来,抬手欲去抚她的脑袋。

    锦秋察觉到了,蓦然站起身来,退后两步道:“那树是高,意头却不好,这么些年只开花不结果,父亲还是砍了去的好,”锦秋张了张嘴,终究将后半截话咽了下去。她其实还想说:就像当初您休了母亲那样。

    宋运的手僵在半空中,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还为你母亲的事怨怪着我,但你同我怄气便罢了,你得惜着你自个儿,那些个诗会呀好歹去一去,她为你物色的郎君你也过过眼。”

    话说到这儿就没意思了,锦秋笑了笑说:“您巴不得我早些儿离家去才好,省得碍您的眼是不!”

    宋运的脸色变了,青白青白的,两手撑着床板,挣扎着就要起来。

    锦秋知道她父亲的脾气,总不能干站在这儿挨骂不是,她立即蹲了蹲身道:“若无旁的事我便先回去了,”说罢转身就出了房门。

    “你你”宋运指着锦秋,后头的话到底没说出来。他想起当初是自己冲她说了重话父女两个才闹得这样僵,生生将胸中那团火掐了,扯着嗓子喊:“为父也没几日好活了,他日我死了,你的终生大事还有谁来忧心……”

    已经走到庭院里的锦秋更加快了步子,往外头去了。

    “咳咳咳,咳咳咳,”屋里又响起重重的咳嗽声,宋运摊开那已经染了一片鲜红的帕子又捂到嘴边,红色更浓了。

    直到今日他才真正后悔,后悔当初宋老太太要休锦秋母亲时,他没能赶回来阻止。

    那时候她母亲身子弱,生了锦秋两年后无论怎么调养都不成,恰好李侍郎的女儿又看上了他,宋老太太为着自己儿子的前程,以无后之过休了锦秋的娘。

    无后,对于女子那是何等的侮辱,所以被休后的第二日,她便在府中悬梁自尽了,而不到一年,新人就被迎进了门。

    若是他当初没有听从老太太的话娶李氏回来,或许他们父女两个不至于闹得这样。

    锦秋已经走到院中了,李氏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继续同她那姐妹说着旁的话,待到锦秋和红螺的身影消失在廊上,李氏才叹了口气,道:“老爷的胳膊肘都要拐到胳肢弯里去了,前儿我看中了国公爷的公子,想撮合他和鸣夏,可老爷子先就要让锦秋去见,凭什么?你说说凭什么?”

    朱李氏点了点头,道:“也怪姐姐你,姐夫在病中就不要让那丫头见了,不见,再深的情分也淡了。”

    “不是我要让她去,实在是老爷念得紧,几次三番让我去请。而且这么些年他也没见过她几次,但大事小情上,他首先想着的还是大丫头,”李氏右手手背拍着石案,万般无奈。

    “平日里就罢了,病中正是紧要时候,病中要见不着小辈,长辈尤其寒心,姐姐你可不要傻,下回她再要见,你就得死死守住了,”她拍了拍李氏的手,李氏缓缓点了点头。

    那头已走到垂花门的锦秋此刻心中却是乱得很,脑子里不断想象着方才那方帕子上的红色,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小姐,老爷还是看重小姐的,方才送药进去老爷就问了奴婢好些话儿,问您这些日子吃什么,可睡得安稳……小姐,奴婢说句逾越的话,父女哪有隔夜仇,您去跟老爷认个错,老爷原谅了您,今后在府里,看哪个还敢说您的闲话!”

    “什么,他问你这个?”锦秋止住步子,侧过头去一脸疑色地望着红螺,手上捻着的那方锦帕绞了又绞。

    红螺点头。

    锦秋立了会儿,思绪纷杂。

    宋运是个急脾气,做官不受同僚待见,做父亲又不受女儿待见,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个好官,也不妨碍她对女儿的心。

    锦秋她一个被继母不待见的嫡女,若不是父亲叮嘱,府中那些最好的绫罗绸缎怎会一年四季往院里送,例银上也从来没短过她,就连府里那些个刁奴在背后闲话,被他知道了也是好一顿板子。翰林院事务这样繁杂,父亲还要抽出空来关照她,也是不容易的。

    思及此,她双眼一亮,突然急声吩咐道:“快,快去备马车,我要出去一趟!”红螺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应声去预备了。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乃财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