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夜的命名术 > 928、庆尘,半神!
    回归第一天。

    在密钥之门接引之下,所有骑士预备役都抵达了训练基地。”

    是庆尘喊他们来的,他要让这些预备役都看着他挑战一次生死关,翼装飞行几乎是所有生死关里最难的一项了,哪怕在过往的上千年骑士之路上,也有差不多30%的人死在这一项上。

    骑士先辈们有的是时间,他们漫长的寿命足以支撑他们慢慢挑战,一年不行就两年,待到大家在空中就像鱼在海水一样时,一切都水到渠成。

    但庆尘和骑士预备役们没有那个时间了,所以他要让这些预备役看看,生死关到底该是什么样的。

    这一天。

    庆尘尝试了6次翼装飞行。

    撞击悬崖一次,身上17处骨折,大羽用裹尸布给他复原,一小时之后庆尘便再次钻出裹尸布,登上直升机启航。

    陈灼蕖、胡小牛、胡靖一等人怔怔的拿着望远镜看着:“师父这么狠的吗?”“我刚刚看他胳膊都不规则扭曲了啊!”

    “就算裹尸布可以复原骨折,可疼是真实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撞击悬崖时,身体外的擦伤是绝对无法用裹尸布复原的。

    当庆尘重新踏上直升机的那一刻,他们才明白,原来他们的速度还是太慢了,过去吃的苦,还是太少。

    这也是他们至今才刚刚过第四个生死关的原因。

    大家总希望自己的生死关挑战可以再稳妥一些,让自己的成功几率更高一些,更稳妥、更确定一些。可不确定性,就是骑士之路所追求的浪漫。

    陈灼蕖转身往训练基地里走去,小七在她身后问道:“诶,你去哪?”陈灼蕖平静说道:“我要学跳伞,先把理论知识给学了。”

    “啊?现在吗?”小七挠挠头:“你不看了?”

    “不看了,师父那种狠劲是我学不来也学不会的,但他有他的路,我也有我的路,我可以有他一半狠、一半努力就够了,”陈灼蕖说道。

    小七哭笑不得:“那也太急了。”

    陈灼蕖说道:“什么时候最合适开始一段旅途?要么昨天,要么现在。”小七傻笑着问道:“中午一起吃饭吗?”

    陈灼蕖愣了一下:“可以。”

    这时,直升机载着又一次失败的庆尘回到训练基地吃午饭。

    吃完临走,大羽喊道:“等等,我刚刚看到你好像摔伤了吧,不需要裹尸布裹一下吗?”

    他看向大羽笑着说道:“这一次虽然摔伤了,但暂时还不用裹尸布,就一根肋骨断了。等晚上吧,不然还得耽误白天的时间,白天可视条件好,晚上没法训练。”

    这话给大羽说得愣住了,他站在机舱外面,看着庆尘走进机舱:“你不要命了?照这么玩下去早晚会死,这一次还好,你撞到的是肋骨,要是你哪次把头撞上去,到时候这裹尸布就真成“裹尸布'了。”…

    庆尘转身,他站在螺旋桨轰鸣的噪音里笑着大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次不晋升半神,回去我就得死。”

    大羽沉默了,即便庆尘说了帮他夺权并不是为了他,可他却是直接受益者。如今对方以a级面对半神,却还能坦然的大笑出来,这是他做不到的。

    大羽问道:“没有别的办法吗?先前你不是说可以利用雷光造影吗,只要一直雷击,一直躲开他就好了。”

    庆尘乐了:“雷击也是有次数限制的,按照我体内的雷浆数量,恐怕只能撑住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呢?还是会被他的八位半神画作找到,然后杀死。水神共工的能力有多么可怕你也知道,那王水可以将地面覆盖,让我再也无法自由通行。”

    那王水腐蚀性极强,庆尘只要踩在里面,脚掌恐怕会立刻溃烂,紧接着便是血肉,骨骼。

    庆尘继续说道:“还有,谁也没见过陈余身上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万一他胸口和两条大腿上也有纹身该怎么办?他又不是只能纹在双臂上。”

    大羽知道庆尘所说的是事实。

    他现在之所以没有纹满全身,是因为他现在还没半神,没那个必要,但陈余身上一定还有。

    陈氏家主一脉一直拿陈余当假想敌,所以他们甚至会精心计算陈余的画作速度。

    在此期间,陈余明明闭关了很久,但画作数量一直对不上少了四幅。这四幅,应该都在陈余身上。

    如今水神共工出现了,双腿之上的很有可能就是火神祝融了。

    常言道水火无情,水火无形,祝融与共工便是陈氏半神最强的无差别攻击能力,随便一个拿出来便足以毁灭一支整建制旅级部队。

    大羽沉默片刻说道:“可你如果就这么死在表世界,一切都没有了。你的权力,你的金钱,你辛辛苦苦修行出来的实力境界。”

    庆尘的目光忽然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胡靖一,并笑着说道:“人生这才哪到哪?死不了的,就继续前进。”

    回归第二天。

    庆尘尝试了8次翼装飞行。回归第三天。

    庆尘尝试了8次翼装飞行。

    回归第四天。

    庆尘尝试了9次翼装飞行。

    连带上周的训练数量,训练总数已经逼近100次。

    一般人,一生恐怕也就尝试这么多次,骑士先辈们也要一年左右才敢尝试这么多次,庆尘却要在两周内完成。

    别人是用时间慢慢总结经验,庆尘却是在自认为可控的范围内不断试错。直到成功为止!

    回归第五天。

    庆尘尝试了9次翼装飞行。回归第六天。庆尘尝试了6次。

    今天,他早早回到训练基地,平静的吃饭,洗澡,请秧秧帮忙涂药。

    所有人都没敢跟他说话,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庆尘只剩下一天时间了,如果明天还无法突破,那么庆尘将要回到里世界面对半神。…

    准确说是八尊半神神佛,然后被吞没在漫天的火光与洪水里。在屋里,庆尘背对着秧秧任由对方缠绕绷带。

    他忽然说道:“缠的松一点,不然可能会影响明天的训练,会崩开。”

    秧秧突然双手从他肋下穿过,温柔的抱住他:“你还记得我们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吗?”

    “你是指在学校,还是在老君山?”

    “老君山,”秧秧说道:“我在天空看着你光脚跑出几公里,脚上的血在地上留下一个個血脚印。我看见你抱着一块石头穿过树林,然后砸在那辆商务车上。我当时心说你可真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庆尘笑道:“吓到了吗?”

    “后来我们成了邻居.”秧秧挑挑眉头:“你徒弟里有几个吃过龙鱼?”“好几个,”庆尘也挑挑眉头。

    “有人听墙角!走,去天上说,”秧秧拉着庆尘的手往外走去,经过多媒体教室时,他往里面看了一眼。

    却见李彤雲、神宫寺真纪、胡小牛在内所有人都低头认认真真的学习叠伞包,眼观鼻,鼻观心,仿佛都是好好学习的好学生。

    庆尘目光看向李彤雲立马找到了破绽:“小彤雲,你又不是骑士,你装什么样子?”

    李彤雲慌乱:“啊?啊?我没装样子啊.”

    秧秧牵着庆尘的手来到天上,躲在没人能看到的云层之上。天上月光如灯,白云如海。

    两个人躺在云海之上,被软绵绵的力场托着。

    庆尘双手垫在脑袋下面,秧秧轻轻的枕在他胳膊上:“你害怕吗,只剩下一天了。”

    “不害怕,”庆尘笑道:“在黑暗滑梯里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经历哥哥的梦境,在鬼屋迷宫里,我又仔仔细细的经历了一遍问心,什么都不怕了。”

    庆尘这一路走来,心思越发澄澈了。秧秧问道:“在那个梦里,还有我吗?”

    “有,你每次都在,”庆尘说道:“你在梦里还亲我了。”

    “我这么主动吗?”秧秧笑的浑身乱颤:“倒是符合我的性格。”“嗯”

    那我在梦里有穿美少女战士的衣服给你看吗?”

    “嗯?”“女仆?”“嗯?”“猫女?”“喂”“jk?”“正经一点啊。”“想不想看?”2“想”回

    这时天上一片新的乌云遮盖过来,就像是一床被子,秧秧开始解庆尘的衣服,庆尘紧紧拉扯着:“干什么干什么?”

    秧秧翻身而起骑在他的身上,认认真真说道:“这一次你可能真的回不来了,别让我留下遗憾。如果你死了,我帮你把孩子抚养长大,我也不会那么孤独。”庆尘沉默了。

    秧秧笑眯眯问道:“束手就擒了呀!”

    却见庆尘忽然翻身把秧秧掀翻在云里。

    纽约。

    一家不起眼的汉堡店里,king坐在角落,戴着兜帽,帽檐压的很低。…

    这时,一名亚裔端着一杯咖啡,从餐厅的后厨走出来,他将咖啡放在桌上,推到了king的面前.

    king冷冷的看着他,却并没有喝咖啡的意思。

    亚裔面帯笑意的看向对方:“王国组织的king,这片大陆的主人,出来见人已经需要如此谨慎了吗?”

    在总部被袭击后,王国和未来组织先是合并,紧接着王国总部从纽约繁华市中心撤离。

    如今的王国总部藏在一个农场里,办公的时候甚至还能闻到牛粪的味道,给外面的同事打电话时同事甚至还能听到牛叫声。

    要不是为了维系最后的尊严,大家恨不得干脆转为居家办公。曾经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王国和king都不见了。

    先前他利用cia的情报找到了胡小牛所带领的骑士预备役,对方正在欧洲的巴伦支海上飘荡着。

    结果他命令王国组织麾下的战舰寻找过去,却被郑远东打了一个埋伏。

    那一天,巴伦支海上冰封数公里,一艘核动力航母、四艘宙斯盾驱逐舰、两艘补给舰被冰海封在中央动弹不得,最终被郑远东一一击沉。

    这种情况下,king是真的很担心自己走在路上突然被人堵住,他现在走在纽约街头,看见亚裔就会心中一悸。

    king抬头,却见他面色冷峻的看着对方:“说正事,若不是国王陛下让我来见你,我是不会来见一个傀儡师的。”

    傀儡师笑道:“风暴公爵还没继位呢,现在称呼为国王陛下,是否有点早了?”king认真的说道:“是国王陛下。”

    “明白了,原来你是国王的人,只是在风暴公爵身边,”傀儡师若有所思:“你应该是反向穿越的里世界土著吧,夺舍了这具躯壳成为了king。我很好奇,你在夺舍他之前是什么身份,王子?死士?”

    “不用问那么多没意义的问题,这次见面有什么信息可以提供?”king问道。

    傀儡师笑着说道:“joker已经开始行动了,他引诱陈余前往001号禁忌之地,想要将对方杀死在那里。目前我还无法确定001号禁忌之地里的战况,但结合joker现在所做的事情,他或许是想要在这个回归周期完成生死关挑战,晋升半神之后斩杀陈余。”

    king皱起眉头来,表世界有郑远东这么一个半神,他们已经很难生存了,若是再多一个joker,他们或许应该躲到南极居住。

    “你为什么知道的如此清楚,我们在东大陆的间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king说道。

    傀儡师答非所问:“你应该也了解东大陆联邦局势,现在神代被解决了,当权者是joker的下属,神代云罗。鹿岛也快被解决了,他们城市内忽然出现了上万名巨人,过半核心成员被家长会抓出来杀掉。李氏是庆氏的同盟。如果连陈氏都被夺权,那么你们想要占领东大陆就会遇到更大的阻力。”

    king冷笑着说道:“让我们去阻止joker晋升半神?那你又能做什么呢。”傀儡师宗丞摇摇头:“我在他身边的傀儡已经都被肃清了我能为你们欢呼。”…

    king起身离开。

    临走前,宗丞认真说道:“如果让joker成长到半神.”

    king返身说道:“罗斯福王国的实力是东大陆的数倍,即便多一个半神,也无济于事。”

    宗丞笑了笑并未回答,他看着king离去,然后将桌子上孤零零的那杯咖啡拿起来一饮而尽。

    这时,门外有客人喊道:“来两个汉堡,一杯啤酒!”宗丞笑道:“来了!”

    阿尔卑斯山脉。

    庆尘早起走进餐厅,陈灼蕖、胡靖一等人看着庆尘脖子上的六个吻痕:“哇哦!”

    李彤雲:“这是我们不掏钱能看的吗?”

    庆尘转头对罗万涯说道:“帮忙把江雪阿姨接来,她有好一阵子没看见女儿了,挺想念的。”

    一分钟,江雪怒气冲冲的从密钥之门里走出来,拧着小彤雲的耳朵就往房间里去了,神宫寺真纪乖巧的抱着抽纸盒,小碎步跟在后面.

    这是李彤雲的御用抽纸人。

    庆尘哈哈哈大笑的登机,今天所有骑士预备役又全都停下学习工作,默默的看着。

    就像是在见证一场奇迹。

    陈灼蕖在身后问道:“师父,今天训练几次?”庆尘回头竖起一根手指:“一次!”

    骑士预备役们愣住了,今天只训练一次吗?!

    直升机那嗡嗡嗡的螺旋桨声在山谷里回荡着,两架直升机正一前一后飞在天空中,从山间穿过。

    通讯频道里刘德柱说道:“老板,王国组织会不会来?”“不知道,”庆尘坐在机舱里笑着说道。

    刘德柱问道:“那我们不如换个地方挑战啊,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我觉得还是你晋升比较重要吧。半神诶,再结前走一步就是半神了!”

    庆尘回答:“不用。”

    他转头看向索雷尔问道:“参数?”

    索雷尔先前一直都像一只鹌鹑似的老老实实坐着,.嗯,前几天有几架战斗机坠毁了,今天好像又要坠毁一些。

    一开始的索雷尔很激动,他目睹战斗机坠落后,激动的晚上都睡不着觉。如今已经麻木了。

    索雷尔高声说道:“拔升300米高度!”“风速7级,东南风。”

    “可视条件1级,有薄雾。”

    “joker,”索雷尔大喊道:“今天不适合起跳,等等吧,等一天.或者等下午也行!”

    庆尘没有理会,他只是站在空客美洲狮的舱门边缘,驾驶位的刘德柱带着墨镜和耳机,当直升机飞到指定区域时,他转头看向庆尘,伸出大拇指。

    这一套操作流程经历了数十遍,彼此早已驾轻就熟。但是,他站在舱门边上,并没有动。

    刘德柱愣住了:“老板?”“嗯?”庆尘回应着。

    “老板,可以开始了。”“还没到时间,得等。”

    刘德柱疑惑了:“等什么。”

    庆尘笑着说道:“等一个契机。刘德柱更疑惑了:“契机?”

    这时,通讯频道里传来声音,刘德柱安静听了片刻对庆尘大喊道:“老板!小七说,山下的雷达里出现战斗机群,王国组织玩狠的了,他们派出了buechel空军基地的所有战斗机秧秧已经去了,但她好像一个人拦不住对方所有战斗机吧!”契机到了。…

    有时候你不逼自己一下,你都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呼吸。

    呼吸是你开启身体的钥匙。

    一时间庆尘脸颊两侧绽放出冰蓝色的逆呼吸纹路来,再下一秒,万神雷司逆呼吸术也一并开启,瞳孔深处的金色光芒收敛回去。

    这次他不再有任何留手了。

    先前不管他撞击多少次,就算撞在悬崖上,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强大身体素质硬扛下来,无非就是断几根骨头。

    但这一次如果失误,他可能会死。

    索雷尔忽然心有所感:“你要玩命了?”庆尘笑着说道:“这就是骑士的归宿。”

    说完,他张开双臂向舱外蔚蓝的天空纵身一跃。

    当他下坠十多米之后,巨大气流涌动着一下子撑开了他的飞鼠服。

    索雷尔曾对庆尘说,真正的翼装飞行高手要学会利用自己的身体,双手是羽翼,双脚是气流划过时的尾翼。

    前端用以控制速度,你张开双臂的姿态决定了风阻。后端用以控制平衡,气流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双脚是气流划过时的尾翼。

    前端用以控制速度,你张开双臂的姿态决定了风阻。后端用以控制平衡,气流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庆尘带着耳机,索雷尔在通讯频道里说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急.”庆尘笑道:“放心,我不急。”

    这时,远方的战斗机群已经抵达,却见云层里那个一直守着的人影,突然从苍穹之上坠落下来,牢牢在空中拉扯出一片巨大的紊乱力场。

    当战斗机进入其中的时候,一切电子设备开始受到波动,战斗机的方向也徒然出现偏转,斜刺向地面冲去!

    然而这一次,王国组织准备的比上一次更加充分,却见27架战斗机集群突然分开!

    力场系觉醒者虽强,却也不是万能的,她只能掌控一片区域。

    只要战斗机数量足够多,分散的足够广,她总不可能将方圆百公里都掌控住。

    却见那27架战斗机分成9支编队,三架为一战斗小组,分别以各自的轨迹绕过力场,朝庆尘的方向追去。

    秧秧拦下了其中9架,硬生生将它们按到地面上去。

    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她转头看向那18架已经绕过她的战斗机,面无表情的看着却并未追逐。

    战斗机内,飞行员彼此确认:“是否甩开目标?”“甩开了,她也跟不上我们的速度。”

    “继续前进,找到joker,杀了他!”

    然而下一刻,还没等他们找到庆尘,有一个白色的秀气身影却先找到了他们!

    百百目鬼双臂之上九十三对眼球转个不停,下一刻,那些眼睛骤然停止,一对一对的分别看向的那18架战斗机!

    锁定了!

    十方世界!”

    百百目鬼没有跟在神代云罗身边,她一直就跪坐在庆尘飞行路径上,关于保护主君这件事情,她无比认真。…

    刹那间,那些战斗机竟在空中一个个解体,无形的空间力量交错而过,将苍穹之上的一架架战斗机切割成凌乱的组件,向地面坠落而去。

    地面上,zard站在一座雪山的山顶,兴高采烈的对那些坠毁的飞机喊道:“感谢老铁送来的飞机!快!快把我杀了给她们助助兴!”

    大羽面无表情。

    这时,远方竟再次出现六架战斗机,它们是迎着庆尘来的,如果有人在天空中俯瞰着这片山脉,甚至会觉得庆尘是在自投罗网。

    先前那27架战斗机只是用来吸引火力的,它们才是真正的杀手锏。通讯频道里索雷尔惊呼:“小心!”

    他看向刘德柱:“快,快救他!”

    然而刘德柱沉默片刻反问道:“怎么救?所有对空的能力都被拖在后面了。”索雷尔大喊:“开我们的直升机超过庆尘,去撞他们!”

    也就是这个时候,庆尘竟然再一次稍微收拢身形,以更低的风阻骤然加速:“不用,你们原地待命。”

    却见庆尘速度已经突破300公里时速,远远超过了生死关的要求。

    他在这战场的中心,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继续调整着自己的角度。

    他甚至都没去看那些战斗机一眼,就像一个狙击手一样,眼睛贴着瞄准镜,而的眼里只有自己的标靶。

    这一次挑战,不成功就死。

    骑士若没有这种勇气,怎么征服星辰与大海?!

    庆尘与战斗机的距离越来越近,5公里,3公里,2公里,彼此针锋相对着谁也没后退的打算。

    刹那间,六架战斗机同时发射热跟踪导弹。

    那些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以更快的速度朝庆尘飞来!索雷尔只觉得一阵绝望:“完了。”

    庆尘在空中迅速滑行着,他距离圆环标靶只剩下81米的距离。调整尾翼角度!

    调整没什么好调整的了。

    这时,他仿佛听见何老板御剑而行于身侧,笑着调侃道:“这有什么难的?”他又仿佛听见哥哥说,去吧,用绝望都追不上的速度。

    下一刻,山间狂风鼓噪,竟是推着他往靶心更远的位置飞去。若是这一次都失败了,庆尘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成功。他忽然有点恍惚,只觉得有些沮丧。

    短暂的时间里思绪乱飞着。

    “你爱过一个人,你每周坐着火车去外地看他,你在火车上吃着泡面,在学校里吃着泡面,几年下来攒的火车票都有厚厚一沓,可是后来离别了'

    ·你为学习努力拼搏过,晚上学到12点,早上天还没亮早起可是后来依然考不到一个好学校'

    你没日没夜的狂奔在雨中,行走于旷野,跋涉于荆棘'

    ·你开始认为所有事情都毫无意义,并追问所有人,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可是,这努力的过程,就是生命的意义。'

    下一刻,庆尘竟然完全收拢了所有手臂,彻底放弃风阻,整个人如同一支真正的羽箭一般加快了速度!…

    他要用速度,打破风!

    索雷尔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忽然站起身来:“这次如果撞在悬崖上你一定会死!”

    但这时他想起的不是任何人,不是那些生而成功的奇才,也不是那些胸襟宽广的伟人,反而是那个笨小孩胡靖一。

    那天夜里他将手指搭在对方手腕上进行问心,眼看着对方要死在问心里,于是他说道:“不松手,你会死。”

    胡靖一回答:“那就死。”

    庆尘不仅感染着身边的那些人,慢慢的,那些人也在感染着他。他笑着回答道:“那就死!”

    刘德柱惊声呼喊道:“老板小心,导弹快到了!”

    话音刚落,却见一处山坳里竟有黑色的蝙蝠群汹涌飞出,蝙蝠并非活物,而是一个个能量体具现而成。

    它们如潮水一般拦在六架战斗机的去路上,织成了一张大网。

    直到这个时候,空客美洲狮刚刚越过一座山脊,索雷尔这才看到那山坳里的郑远东正手持黑色真视之眼,操控巫术!

    为了庆尘的这一次生死关,整个东方时间行者高手,几乎全来了!

    大家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事情,聚集在这里,只为了保护着庆尘做一次训练。不是庆尘有多么重要,不是庆尘命令大家一定要来。

    而是当初庆尘也是这么为他们做的!

    这也是庆尘哪怕在精神分裂之中,也依然有人守护的原因!

    不知不觉中,东方的时间行者们,一个个都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可以让他在树下乘凉了。

    下一刻,漫天的蝙蝠群在靶心200米外拉成一张黑色的巨网,帮庆尘遮住了所有战火!

    轰!

    导弹击打在蝙蝠墙上轰然爆开,巨大的火光将庆尘脸颊都照亮了,但还没等气浪翻滚过来

    庆尘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靶心圆环,骤然划破风声从中间穿过!咔哒一声,新的基因锁打开了!

    下一秒,导弹爆发的气浪将庆尘掀飞出去,整个人在天上倒飞着翻滚。索雷尔高喊:“快,快去接他,在这种导弹气浪里他没法打开降落伞的!”“来不及了,”刘德柱说道。

    这时,导弹轰开了蝙蝠墙,还没等那些黑色蝙蝠填补上缺口,一架战斗机竟悍不畏死的从导弹炸出的洞口飞过,直奔后方的庆尘!

    然而就在飞行员重新瞄准时,却见庆尘在空中放声大笑起来!他割开自己的手腕抽出那柄血红长剑来!

    神切!

    一道璀璨如星辰的光线在空中拉伸,但庆尘并不是在利用神切落下地面,而是斜刺向天上!

    电光火石之间,庆尘的身影竟在那璀璨光线尽头出现,快的几近光速!

    他的身影与战斗机交错而过,手中的血红长剑在机身上摩擦着,发出响彻天地的金铁交鸣声.

    训练基地里,骑士预备役们用望远镜默默的看着。天上,秧秧静静的看着。

    山腰上,神代云罗笑意盈盈的仰望天空。

    所有人都看见庆尘在进入靶心之后,被导弹的气浪掀飞,可仅仅过了两秒钟,庆尘竟是用无匹的姿态重新飞上空中,以长剑,切开战斗机!

    战斗机被一分为二的向地面落去。

    小七、zard、胡小牛、胡靖一、陈灼蕖:“哇哦!”

    训练基地里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所有人激动的蹦蹦跳跳,就仿佛是他们自己通过了生死关一般.

    庆尘半神了。

    .

    1qug.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夜的命名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