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四十五章 永不能忘
    屈舜华指了指旁边空着的位置,示意夜阑儿坐下。落落大方地笑了笑:“残羹冷炙再难吃,你还能说我的坏话?我的黄粱台垮了,谁来养你?”

    夜阑儿啐了一声:“这话谁爱信谁听去。”

    她看向姜望:“有些事情处理,来得晚了,还请姜公子见谅。”

    “我们也是刚到。”姜望微微一笑。

    夜阑儿又走了两步,并没有去坐那个空位,而是看向楚煜之,对他笑了笑:“我比较喜欢楚将军坐的方位,坐东北,望西南,临风而眺云。”

    “谁能拒绝夜姑娘?”楚煜之洒然一笑,直接拎着椅子起身,与夜阑儿换了个方位,并帮她把椅子摆好。

    夜阑儿道了谢,这才施施然坐下。

    恰在姜望的右手边。

    姜望几乎嗅到了一缕隐约的香气,但只是一绕便散去,叫人颇有怅然若失之感。

    但他只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对这位新加入的食客点头致意。

    夜阑儿亦微笑颔首。

    屈舜华作为今天这桌宴席的东道主,看了看姜望,又看了看夜阑儿,笑道:“咱们其他人互相都是已经认识了的。我想你们俩也不用我介绍了吧?都是天下第一,想必心有灵犀!”

    一个天下第一内府。

    一个天下第一美人。

    当然这位第一内府已经外楼,这位第一美人,暂时还只局限在楚国境内。

    至少如果让姜望来判断,他肯定不觉得夜阑儿是天下第一美人。

    夜阑儿嗔怪地瞪了屈舜华一眼:“姜公子一拳一脚在观河台上搏出来的战绩,才叫做天下第一。我算什么天下第一?说出来让人笑话。”

    一转眸,瞧向姜望:“许久不见,姜公子风采更胜往昔了!”

    姜望愣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夜阑儿与他寒暄。

    也不是因为夜阑儿太美。

    而是他惯常用的客套词……竟被夜阑儿先用了!

    好在他马上反应过来,先回了个——

    “哦?”

    此一声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回得很蠢,这话对方不好接下去。

    心念急转间,以玩笑的语气补救道:“不妨展开说说?”

    夜阑儿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刹。

    这位黄河魁首此番言语,与他昔日在观河台上的表现,可相差甚远。实在有些……太浮腻,

    尤其是配合那并不真诚的笑容,很有些风月场里泡久了的老男人气质。

    左光殊大概是又觉得丢人了,默默看向窗外。

    屈舜华对姜大哥的观感还是很好的,心里觉得姜大哥只是一时被美色所迷,所以才说话失了分寸。

    年轻人,沉迷美色多正常?

    小光殊不也常在自己面前前言不搭后语么?

    于是拍马赶来救场:“姜大哥的风采,岂是三言两语能道尽?那观河台上败项北、斗阎罗天子、决战黄舍利,哪场不是名局?”

    她看着姜望,很是诚恳地道:“后来也知道姜大哥独斗四大人魔,尽杀之,以此传奇战绩,名证青史第一内府。此等名局,可否与我等讲讲啊?”

    姜望哪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吹嘘自己,这又不是跟安安或者左光殊私下炫耀的时候。

    倍觉尴尬地道:“那个,好汉不提当年勇,咱们往后看。”

    这话说完,他倒是有了几分情真意切:“内府境已经过去了。过往的光芒,只可停在过往,不能够辉耀星楼。”

    “说得好!”楚煜之倒是不在意什么暗涌,很直接地道:“不以浮云遮望眼,姜兄的境界,令楚某佩服!”

    夜阑儿心想,这话倒真是。如姜望刚才说的确实是心里话,那么内府境的黄河魁首,的确不会是他的终点。

    几人说话间,便有五名妙龄少女,各捧一只精致非常的木匣,走上楼来。

    木匣打开,里间却是一套餐具,有象牙筷、白玉碗、汝窑瓷盘、凤纹夜光杯……

    仔细摆好,奉于落座的五人面前。

    而后分别立在五人身后,作为布菜侍女,准备伺候用膳。

    紧接着就有一位侍者,缓步登楼,托举着一个龙舟状的玉盆,走近桌前。尚未揭盖,便已浮香。

    却是黄粱台后厨的菜肴已经送到。

    众人于是都不说话,静等布菜。

    这龙舟状的玉盆,轻轻落在圆桌正中,竟显得非常灵动。

    仅这玉盆的雕工,便足见价值。

    立在姜望旁边的侍女,应是这一桌的主侍者,用分寸恰当的声音介绍道:“今日这一宴,是升龙宴。第一道菜,名为‘玉龙’。”

    “玉龙又名鱼龙,说是龙种,却也只是传说。不过灵力极丰倒是真的,长须如龙须也是真的。”

    她伸手揭开玉盖,交由那奉菜上楼的侍者。

    说来也怪,先时尚未揭盖,已能嗅到浮香。此时盖子一掀,反倒什么香味都没有了。

    最新网址:       众人便看到,龙舟状的玉盆之中,清澈的鱼汤里,一条长须金鳞的玉龙鱼缓缓游动。

    姜望眼角跳了跳,忍不住腹诽,当谁不会做鱼么?端条活鱼上来糊弄鬼呢?

    “这鱼可不是没做熟,”他旁边的侍女仿佛知晓客人的心思,轻声介绍道:“它还在游动的,只是被提取出来的本能,而非它的生命力。”

    说罢,她拿起一只小玉锤,在鱼头上轻轻一敲——

    那犹带金鳞的鱼皮竟然整个脱落下来,沉于汤底,一如美人轻解罗裳。

    于是鲜嫩雪白的鱼肉,就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鱼皮已蜕,这条玉龙却还在沿着之前的轨迹,缓缓游动。

    侍女用玉勺,舀了一小碗鱼肉,放到姜望面前。

    “公子请用。”

    其余几位侍女,也各自为侍奉的客人舀了鱼肉。

    姜望不管其他人,自己舀了一勺,放到嘴里。

    只感觉滑、嫩、香,竟忍不住一口咽下。

    原来所有的香味,都被这鱼肉所收拢了。

    于是炸开在舌尖,于是冲撞在喉口。

    甚至于鱼肉已咽下了,唇齿仍游香,就像那条玉龙在玉盆中游动……

    人间至味!

    姜望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默默地吃光了碗里的鱼肉,又等着侍女去盛下一碗。

    龙舟玉盆里的玉龙,很快就只剩一副鱼刺完备的骨架,却还在汤中游动。

    这是它被提取出来的,游动的“本能”。

    姜望看了一眼龙舟玉盆,他有点想尝尝这鱼汤,但布菜侍女好像没有给他盛的意思……

    正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动手,主侍的侍女已经拿回盖子,将这龙舟玉盆盖住了。

    似是无意、又似是提醒地道:“这份玉龙不能喝汤,因为所有的杂质,都在其中。这份汤是下品。”

    姜望心想,下品的汤兴许也很好喝。

    但那位奉菜的侍者,已经将这龙舟玉盆端走,下楼去了。

    叫人怅然若失。

    ……

    ……

    有人居华屋高楼,有人瓦不遮头。

    有人怀香正风流,有人蜷曲抱臭。

    这世上,人和人本就不同。

    生的不同,见的不同,遇的不同,求的不同。

    一生不同。

    方鹤翎常常会想起,那几个人饮酒欢笑的样子。

    他其实很想加入其中。

    想和他们一样,豪迈纵情。

    但他从来都和他们不一样。

    所谓“枫林五侠”,放诸天下,是多么可笑的名头。

    一点也不威风,非常的拙劣。

    哪怕是在枫林城里,也进不了超凡的层次。没有哪个修士会看一眼。

    但在枫林城道院的外门弟子中,它又多么响亮。

    在他这种很想进入城道院的人眼中,它简直是传奇。

    五个最优秀的外门弟子,意气相投,结为生死兄弟。一起走山涉河,行侠仗义。或许以后,他们也会一起纵剑青冥。

    他多么想参与其中。

    他也想象过,他一诺拔剑,远赴千里,割敌颅而后返的威风。他要痛饮美酒,与兄弟们纵情高歌。

    可是这一生,已不能。

    所有后来面目全非的人,最初又何尝愿意改变!

    血。

    血是那么鲜明,又那么痛楚的颜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覆上了血色。

    不,不对。

    是这个世界,本就是血色的。

    不,不对……

    你明明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么为什么要模糊?

    为什么要忘记?

    为什么如此懦弱?

    为什么明明这么拼命这么努力了,还!是!这么弱!

    心口的位置,传来一阵一阵的剧痛。像蚂蚁在爬,像刀子在割,像烈火在烧。

    不停歇的痛苦让方鹤翎想要倒下来,蜷缩在地上,抱着自己。

    但他只是静默地站着,面无表情。

    他的面前是一个高崖,高崖上有一颗扎根极深的劲松。

    松树上,吊着一个人。

    其人的双手被捆在一处,吊过头顶。

    绳索是血色的,绳索的另一头,扎进了树枝中,仿佛与树枝共生。

    这个人的双脚也被捆得并在一起,血色的绳索绕了几圈,交汇在他身后,像两条血蛇,骤然绷直,钉入了高崖中。

    此人就这样被定在空中。牙关紧咬,双目圆睁,眼珠凸出,额上青筋暴起。

    此时此地,其实是很静默的,只有风在吹。

    而静默站立的方鹤翎,右手前伸,穿进了面前这人的胸膛,捏着他的心。

    恨心神通,以恨传恨

    ,以心问心。

    用痛苦加剧痛苦。

    面前这个饱受折磨的、痛苦的人,并不知道施虐者比他更痛。

    当然就算知道,也无益于缓解什么。

    这种程度的痛苦方鹤翎早已习惯,默默地咀嚼着这颗心脏传来的信息。

    绝大多数都是无用的,只有零星一两点线索可以被捕获,就像是小时候在草丛里找蛐蛐——这也比让对方开口来得简单。

    “无生教月兔,就是以前十二骨面里的兔面么……”

    方鹤翎喃喃自语。

    他的手慢慢握紧,这颗心脏就这样缓缓地被捏碎了。

    被吊着的这个人,眼睛仍然圆睁着,但神光已经散去。

    他的肉身已经坏死,他的魂魄或许就这么消散了,或许去了所谓的无生世界……谁知道呢?

    方鹤翎抽出手来,轻轻一甩,手上沾染的血液,便全数溅出,以一种曼妙的轨迹,洒落高崖。

    他并不适合恨心神通,甚至于他根本没有摘下神通的天赋。

    白骨道的血还丹,更是早已毁了他的根基——虽然他的根基本就平庸。

    他是在垂死的状态,被意外捡到。

    他是在毁脉之后,再被重塑。

    五府海内那一座血红色的府邸,是被伟力所筑造。

    他的恨心神通,是活生生植入的身体。

    他不适合。

    第一人魔早就下过论断,他不适合。

    可是他适合什么呢?

    他太平庸,太无用,太是一个废物。

    就连位于超凡绝巅的燕春回,竟也不知道他适合什么!

    那他只能抓紧恨心神通。

    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以恨心为名,不是什么变强的大道,也谈不上什么可怕的毅力,更够不上意志二字。

    只是这苟延残喘的人生里,唯一的指望。

    唯一有可能亲手复仇的指望。

    所以他只能这么做。

    只能这么走。

    尽管每一次使用恨心神通,都深受神通之苦。

    就好像神通种子本身也有灵性,不甘被他这样的废物所掌控。

    尽管使用这神通的代价,痛苦得让他想要自杀。

    他无数次想要放弃,想要瘫在地上,想痛哭流涕。

    可是他没有。

    在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给他兜底了,没人会抱着着他的头跟他说——“那就证明给我看,我的儿子。”

    也没人在乎他的眼泪。

    坚强是从不能再软弱开始。

    他活着也不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

    “无生教……无生教。”

    他反复咀嚼着这个名词。

    这个在雍国、礁国、洛国都有发展的教派,最早起势,好像是在庄雍国战期间。

    借助战争造成的巨大的痛苦,迅速地发展了起来。

    “战争,死亡,怨恨……”方鹤翎呢喃着。

    这个教派与白骨道简直是一脉相承,但他们却并不信奉白骨邪神。而是信奉集神主、道主、教主于一体的无生教祖。

    神主是他们的神祇,道主是他们的理想,教主是他们的领袖。

    在这一点上,又完全地有别于其它邪教。

    从白骨道一直到无生教,那个月兔肯定知道什么……

    方鹤翎如是想着。

    但他同时也非常清楚。

    自庄雍国战结束到如今,也不过是一年多的时间。

    这个教派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其背后的实力,已绝不是他能够独力挑战的了。

    当然他背后也不是没有组织。

    即便是算命死了,万恶死了,削肉死了,砍头死了,九大人魔死伤近半。

    但这些根本不会动摇什么。

    只要老大忘我人魔还在,无回谷就依然强大。

    可无回谷这种极度松散的组织,根本不可能提供任何助力给他。

    组织里每一个人,都他妈的随心所欲到极点。

    也别想攀什么交情。

    组织里每一个人,都自私、冷酷、绝情。

    最多就是在老大的意志下,尽量不自相残杀。

    只有自上而下的命令,才能够统合一点什么力量。

    如算命人魔指挥他几个去灭青云亭,如算命人魔带着万恶削肉他们去谋划余北斗,如他们每个人都要在老大的命令下行事……

    然而九个人魔里,他排名第九。

    显而易见的是,就算有新的人魔补入,他的排名也高不起来了。

    人魔的排名只看实力,不看时间。

    所以为什么还是这么弱?!

    我这个废物……

    我不是废物!

    方鹤翎的眼神癫狂一阵,又迅速平静下来。

    要想借用无回谷的力量。

    除非……

    无生教的触手,探及陈国。

    但这群无生教徒行事疯狂,他们的高层却很谨慎。好像短时间内都没有再扩张的想法。

    那么,要怎么做呢?

    方鹤翎默默地想着,转身准备离去。

    他的脚步顿住了。

    此时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

    这人不知什么是时候出现的,不知道在他身后站了多久,

    而他竟完全没有察觉。

    更重要的是——

    这个沉静站在彼处,任由山风吹散长发的男子。

    在他的噩梦里出现了无数次!

    不。

    这个男人,是他的噩梦本身!

    只在一瞬间,方鹤翎的双眸就已经转为血红,一道寒光,也已经跃于指间!

    他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发了所有能够爆发的力量,包括掌握的,和未能掌握的。

    在飞剑之术盛行的时代,有一门剑术,以“残”为名。

    何为残剑术?

    天也残,地也缺,人也绝。

    至凶至恶。

    是离一分魂,割两分骨,斩三分肉,切四分血。

    以身为炉,以命为火,铸残剑一支。

    此剑生而洞天缺,动则游地裂,为杀而生,不噬尽魂命不肯绝。

    这是飞剑时代的禁忌之术!

    即使是燕春回这般继承了绝巅剑术的强者,也以“凶剑”来形容此术。

    因为他搏命挣功,完成了以他的实力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得酬功赐予。

    燕春回提醒他“非穷途不得出”。

    方鹤翎修习这门剑术已经很久,完全能够理解这句提醒。

    这一门剑术先残己再残人。

    绝对是走到了邪路,是飞剑时代里,最偏狭、最激进那段时期的产物,甚至可以称之为飞剑时代的“遗祸”。

    但他方鹤翎有什么选择吗?

    不是所有的强大功法,都可以不那么注重天赋的。

    立于飞剑时代绝巅的忘我剑典,就算燕春回肯传授,他又有那份天资,学得通吗?

    方鹤翎不止一次地告诉过自己,残剑术不能够轻易动用。

    他非常明白这门剑术的凶险。

    但在见到这个垂发男子的瞬间,他就已经催动恨心神通,拔出剜心匕,此身如鞘,响彻一声凶戾剑鸣!

    他苟延残喘的余生,就是为这个人而活着!

    当在此时,当在此刻。

    张临川……张临川……张临川!

    当叫你知晓我的恨!

    方鹤翎从未感受过如此强大的自己,澎湃的力量在体内奔流。

    仿佛此方天地亦在战栗。

    那心口催发神通的剧痛,此时也成了另类的激励。

    他的神魂在颤抖!

    这一路挣扎过来的所有一切,都要燃烧在这个回合。

    至少在这个回合里……

    张临川!

    你要看着我!

    方鹤翎血红的眼睛里,此时此刻只看得到那一个人。

    然后他看到……

    那人静静地抬眸,投来了一个眼神。

    就只是一个眼神。

    那是一个平静的、可以称得上温和的眼神,但又是疏离的、淡漠的。

    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满,但这个世界也与他没什么相干。

    大约是这样一个眼神。

    像一座山压了下来。

    身,无限沉重。

    心,无限沉重。

    方鹤翎感觉自己好像在无限的深渊中下坠。

    永远地下坠。

    没有一处可以借力的地方。

    也看不到任何停止坠落的可能。

    躯体内那尖锐且凶戾的剑鸣声,戛然而止。

    明明是那么强大的力量,却不得复鸣。

    身上本已经沸腾的力量,竟然也被定住,无法继续冲出!

    就可笑的静止在那爆发和湮灭的区间里。

    他已经分离出来的那部分魂、骨、肉、血,就窘迫地停在分离那一步。

    往后一步,这一剑就消失了,怎能甘心?

    往前一步,此剑就能铸造成型,可是杀不出去。

    方鹤翎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身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封锁了。那种感觉……就好像他身上所有的毛孔,全都被堵住,他的皮囊本身,成了一座囚室。

    他自己的躯壳,因此形成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将他关于残剑术的所有力量,都困锁其中。

    这就造成了,他明明在搏命,明明奋尽一切……可他所有的力量,甚至都无法离开自己的躯壳。

    他的人还在前冲,可是他最强的倚仗,还困锁在躯壳里!

    就像一名剑客,已经冲向了敌人,准备决出最后的生死,可是他的剑

    在鞘中,拔不出来!

    这是……什么力量?

    这是什么样的差距?

    他明白他已经一败涂地,可他甚至不知道他是怎样被压制的!

    绝望的念头一经生出,就再也无法止住,无限滋长。

    这种绝望,他曾经领略过啊。

    这是张临川吗?

    这就是张临川吗?

    方鹤翎恍惚又记起了,在暴烈的雷光之中,枫林城城主魏去疾跌落长空。而雷光照耀着的这个男人,平静地戴上了白骨面具。

    他不会忘记,彼时他被那种强大所鼓舞,钦服于那种冷酷的力量……

    而恰恰是这种冷酷的力量,炸出一团雷光,带走了他的父亲。

    在他面前无数次倒下的……焦尸一具。

    永不能忘。

    _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赤心巡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