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五十一章 青天白日,北斗照王庭!
    代表着天柱倾倒的绝巅一剑,自下而上挑杀。

    代表着山河大地的九丘刀术,却是自上而下劈斩。交战双方好像是站反了方位。

    但威势丝室不受影响。恐怖的劲气尖味而开。

    较武台四周已经接连升起三重光幕,那是青牙台法阵应激而起,直接催发到极限,以保护观战席上观众的安全。

    而这座较武台本身,已经裂隙遍布那刻印着繁复阵纹的地砖,承力到了极限。

    看台上赫连云云天青色的眼睛里眸光流转,看的是刀与剑的对决,看的更是两种“意”的碰撞。本来漫不经心的黑衣女尼,这一刻也凝神以望。

    姜望之剑,是折断天柱以为剑,此剑确有天倾之势。然而山河大地,亦有承载一切的博大胸怀。

    所谓“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无论什么样的灾厄,山河大地都是默默承受。

    这一刻长相思自下而上,咆哮焰山之剑,撞上了密布天穹的连绵山川。撞碎了一座又一座刀劲拟形的山峦,而山河更有无穷远。

    斗昭将那九丘刀势铺陈开来,如是写下了一篇恢弘文章。说的是风物,写的是山河,描述的是历史,勾画的是沧桑。天柱折,终不能再进。

    九丘刀典一共有九式,斗昭此刻斩出的是青州不老】。那连绵青山如泼墨,肆意挥酒下来,将天倾之剑势层层尽。这一刻,斗昭凌于上方,姜望剑势已顽。

    背极厚而锋极锐的天晓刀顺势下劈,

    循着那生死一线的绝妙轨迹,斩落了扬州如歌】!此式是繁花着锦,更是锦绣山河。

    当在极盛之时,凌于极意之刀。太妙,太恰当的一刀。

    斗昭对势与意的把握,简直妙到毫巅。

    一刀斩下来,刀气狂飙乱舞,每一缕刀劲都极致张扬、极致璀璨,好像将一生灿烂都绽放于一瞬间。此刀落时,世间繁华皆在其中。

    焰山之剑已如红烛然尽。

    那作为灯芯的长相思,却勾着余火,忽然一挑。这一挑,似凤飞九天,有神鸟高歌那剑鸣便是鸟鸣。

    在姜望的身后,单足神鸟仰天振翅。

    在长相思的剑尖上,这一点火焰瞬间膨胀开来,铺成了无边火海。剑仙人演出毕方印,又将三味真火铺成海!

    以这实打实的神通之火,应对斗昭这一刀的极盛之意。那锦绣山河,尽皆坠入火海中。

    轰轰轰!

    刀劲与烈火疯狂绞杀,彼此对耗。

    已经对三味真火有所警惕的斗昭,当然不会任由这种纠缠继续。扬州如歌这一式尚未行尽,便已经转换了刀势。

    从来杀法秘术,并不是学得越多越好。越是强大的杀术,越是需要投入巨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打磨,也越是考验天赋。若是用不够纯熟的杀术来应对姜望这样的敌手,无异于自寻死路。

    但斗昭迄今为止使用的每一套刀术,都完完全全地展现出了巅峰水平。

    刀势之间的转换自然而然,有一种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上一刻还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极盛之刀意,下一刻天晓刀便轻忽起来。似是一片柳叶,在烟雨之中,被风吹来。轻飘飘,而又雾蒙蒙。

    忽隐忽现,惠得患失,像是覆来了一场装。此山曾为河,此水曾为陵。

    此处朽骨,曾为故友。此地废墟,曾立华城,呜呼!

    沧海桑田,世事如梦。此式,

    幽州无梦】!

    九丘刀典里最飘渺的一式。再没有比这更适合的一刀了,

    此刀经行时,三味真火竟如幻梦,一任行之。前一刻焰浪滔天,席天卷地。

    后一刻刀开火海,锋临姜望之身。

    然而焰海分流时,却有剑气咆哮如龙,人道洪流滚滚而来!

    姜望早就做好了准备,在焰城追逐时就已经落下伏笔。彼时那些被斗昭斩碎的人来人往,都是这一刻人宇剑的资粮。无论斗昭将以什么样的绝顶刀术应对,敢开火海,就要正面迎接人潮!

    草蛇灰线,伏脉干里,此时笔锋一起,顷刻首尾相连,是画龙点睛。一撒一捺,即是人字撑天。

    一双脚,踏遍干山。一双手,打破万难。仗此人字剑,姜望通行无碍。剑气汹涌,前赴后继,霉时间将那幻梦全都撕碎了破开刀势问中庭!

    但在无边碎梦里,又有一刀横行!以刀锋迎剑尖。

    对于姜望的人字剑,斗昭同样早有准备。甚制于他已经笃定了,此时此刻,这就是姜望必出的一剑。因为这是他给的势,他定的意,是他留出来的人字剑最好的机会。

    两位拥有绝顶战斗才华的修士,是如何争抢主动权的?钟离炎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他很清楚,他所欠缺的,或许就在这里。从开场到现在,极短的时间里,姜望和斗昭就已经攻防转换不知多少合,不断地破招变招,设局又破局,多少次选择都直接打破了他的想象空间!这就是当世年轻一辈修士里,最巅峰的战斗博弈。他可以嘴上不承认,但心里必须面对。唯有正视差距,才能挑战差距。此时此刻,面对汹涌人潮,斗昭的天晓刀一抹而出。

    九丘刀典又见新招。

    长刀横斩人间,刀气开天辟地,使高山填壑谷,叫江水分良田。

    削山为台,掘士为池。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干古功过,谁来评说?王侯将相皆死尽,唯有山河如故,

    唯有如故山河!

    此刀,得失荆州】!

    这一刀斩出来,人来人往人去也。

    人字剑势在摇曳。人字两足,己是站不稳!

    凭借着身兼百家的恐怖刀术,斗昭从开战制此,没有一招重复。他的刀术太强,他的选择太多了!甚制可以说战斗制此,他的每一式都出现在最怡当的时机,每一刀都斩出了当前条件下最好的结果。

    无论姜望表现得有多么惊艳,都不能够将他压下。

    而到了此刻,战斗演进制这般激烈的时候,得失荆州这一刀,已经将人潮斩开了。万古以来,谁能逃脱得失二字?

    看到那一刀劈开的火海,看到那猝不及防、未能撑住气势的人字剑场边观战的六个人,都清晰地察知到,姜望己经陷入了颓势。这一点颓势其实还非常微弱。

    但在姜望和斗昭这个层次巅峰对决里,它是致命!针锋相对局势被打乱了。

    势弱一分,棋塌一片。一步弱,步步错!斩出来这样的优势,斗昭当然不肯错过。天晓刀修忽一顿。

    九丘之刀势骤然敛去。

    什么锦绣,什么美梦,终归云散。什么青山,什么得失,山河万里都不见。此刻斗昭之身,环绕着一种天澄地澈的平静。

    有一种恐怖,在此刻诞生。

    哪怕是远远坐在观战席上的六个人,这时候看着天晓刀的锋芒,竟也生出寒意来。现世以降,第一杀伐术。

    斗昭已经要为这一战落下句点。这一刀洗尽铅华,要见天人五衰!但是在这之前-

    姜望的赤眸里,先一步跃起剑光。

    姜望同样酝酿已久!斗昭落子屑龙的那一刻,就是他选定的战机。他的一双耳朵,有玉色流动,虚空隐隐,似有慈悲梵声。

    声闻仙态制此才开启!观自在耳也同步展开!

    前者持续时间十九息,后者更是只有一瞬。但就是在这个瞬间里一天边星楼次第亮起,星光浩翰如瀑布奔流,星路婉蜓似神人在天弯挥笔,画出一个浩荡长夜,画出一幅北斗悬照。于是人们得见。

    在苍狼斗场外,人们亦得见一青天白日,北斗照王庭!

    斗昭疯狂变招,以此规避姜望的知见补充,这当然是天才之举。若非是斗昭这样的绝世天骄,敢在姜望面前用这样的法子,绝对是找死而已。面对姜望,谁敢不展现最强?

    哪怕明知会被捕捉知见,也不可能用次强的杀术应对姜望。这样战斗一开始,姜望就先天要占一步时间的优势,战局拖得越久越有利。可偏偏是斗昭。

    哪怕是用他并非最强的刀术,也足能与姜望争锋。在某种程度上,这亦可以算是一种实力的压制。

    姜望必须要承认,如今的他,哪怕一日干里,早非山海境之姜望。在纸面的实力上,仍要逊色于斗昭。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同时也并不影响他争胜的信心。

    到现在为止,斗昭已经接连施展四门绝顶刀术,佛门刀术大幻因陀刀】、法家刀术一字斩立决】、兵家刀术楼兰破阵刀】、儒家刀术九丘】,每一门刀术都已臻制巅峰,信手拈来,运用绝妙。

    这当然是堪称恐怖的实力,是天下无双的天赋。可以预见的是,斗昭擅长的肯定还不止这些,他还有更多的手段可以选择,他甚制可以一直这么打下去,打到在分出胜负之前,姜望的歧途也都无法捕捉知见。

    但姜望也由此得出判断一无论斗昭怎么在战斗之中展现才华,其人这一战的核心思路已经明确。这亦是对抗歧途知见的必然。在斗昭如此疯狂的变招之下,展现的是他绝对的自信和把控。因而在斗战七式出来的那一刻,一定就是斗昭自信可以分出胜负的时候。这个时机点判断非常重要,这就是气口所在!

    换气所在,即为气口。

    在这呼吸之间,就是美妙的生死一线。

    住战十之中,他通不山开品的收证,但定任确定品的能计思图后:他却有理到开品的四伴。那公没有吸证:也是破绽!

    他隐忍多时,就是要把分胜负的时机,放在斗昭准备分胜负的那一刻之前。

    稍早会被警觉,稍迟或许就已经结束。所以他一定要判断准确,什么时候,才是斗昭认为可以结束战斗的时候。这个判断稍有不对,则万事皆休。

    在判断准确、没有丝堂偏差的情况下,还需成功把握那稍纵即逝的一线机会,方可攫取胜利的可能!那个机会,就是现在!就在此刻!

    斗昭只是一抬刀,天人五哀的刀意都还未散发开来,他便堂不犹豫地掀开底牌,全注押上!此时苍狼斗场的上空,完全被星光笼罩。天边星路折转,贯穿北斗之域。

    姜望青衫仗剑人独行,从容踏步,而天地皆摇,七星移位。那北斗之柄,在空中只是一折,就已经指向了北方。

    于是呼啸生寒,八方起冻。浮云碎作飞雪,浊气凋如黄叶。

    万事万物都寂寥,人间一片肃杀。此时天下皆冬也!斗昭和姜望都没有留手,都拿出来杀手铜级别的手段。

    因为在必要争出胜负的情况下,他们面对彼此,都没有留手的可能!天人五哀是什么样的招式?

    是现世第一杀伐术的最后一刀。

    姜望已经见识过不止一次,累积了不少的知见,也仍然没有破解之法。天下皆冬是什么样的招式?

    在临淄西郊,使重玄通无憾跃升。在岷西战场,莫定了胜负。

    是姜望的道途杀剑,纯以杀伤力论,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强的一剑。姜望的天下皆冬出得更快,势意更圆满,抢古了半分先机。

    可是斗昭的天人五哀要更强大。

    战局演变到这个程度,双方都已经无法再控制力量。

    姜望的眸中甚制有阴阳鱼在游动。而斗昭乌黑的发尾,似乎开始探出金室。金光与赤炎仿佛成为了天地间唯二的绝色。

    其次才是红与青的剪影轮廓!

    场边观战的赫连云云这时才忽然惊觉,这场两大强国使节之间、本该为人津津乐道的切磋,竟然演变成立见生死的局面。

    这怎么成?

    “分开他们!“她立刻开口。却知道未见得来得及。

    这里是制高王庭,安全性毋庸置疑。暗中保护她的人,虽是当世真人,却没有跟得那么近。苍狼斗场的主人,此刻也不在斗场。而且就算距离更近一点,就算是当世真人出手,又真能轻易抹消这两个人战斗的威势,保住他们的性命吗?

    她眼睛看到的答案, 存疑!

    钟离炎是不觉得斗昭会死,嘬了喝牙花子,有些遗憾没能在姜望身上找回场了。制于这一战后齐国和楚国的关系他没想那么多。宇文锋是压根没有看明白局势,还以为这是一场随时能够停下来的切磋,就像先前姜望的剑在钟离炎脖颈前掠过。

    金氏的金公浩,和来自洗月庵的玉华女尼,则是事不关己,只在琢磨这事的影响。

    而黄舍利已经一展长袍,设计好了等下飞向较武台最潇洒的姿态。她已己然下定决心,不惜立刻成就神临,也要回溯时光,保这两人一命-

    怎么忍心看到如此美好的两个美人,在自己的眼前洞零?

    时制今日,无论斗昭还是姜望,作为各自国家最具代表性的天骄,他们的生死已经不仅仅在于他们个人,而是有着巨大的牵扯。所以注意到这一幕的人,无论是谁,都难免产生复杂的考虑。

    唯独是此刻生死交锋的两个人,唯独在他们的眼眸里,完全没有对生死的考虑。在这一刻他们是相同的,眼中都只燃烧着对自己永不褪色的自信,和对胜利绝不松懈的追逐。

    我生来不与他人同,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才华自来苦修不辍,自来寒居不磨。

    有朝一日神兵出鞘。天下英雄谁敌手!不要什么并称绝世。只问谁第一。谁第一!?

    <a href="http://koubei.baidu.com/s/" target="_blank">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赤心巡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