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726章 唯一的人格
    韩非的动作很快,但小女孩的手臂上还是沾染了黑雾,她看着自己皮肤下飞速蔓延的黑色血管,眼中的茫然慢慢消散。

    “开始第六轮投票吧。”魔术师走到了韩非和女孩旁边,他很自然的想要去牵女孩的手,但是却被韩非一巴掌扇开。

    “催眠一个孩子,你还要脸吗?”

    “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人做任何事情,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让她自己来做选择。”魔术师摸着自己衣服上的玩偶,他很温柔的对小女孩说道:“过来吧,我会保护你到最后,孩子才是未来、才是希望。”

    小女孩眼中有两种不同的情绪,她左边站着失去了五官、看起来无比可怕的韩非;右边站着高大英俊、阳光风趣的魔术巾。

    这两人对比鲜明,如果在平时的生活当中,很多人几乎不用思考都能轻易做出选择。

    女孩拿着魔术师给的布娃娃,手臂上冒出了越来越多的黑线,她最后谁也没有选择,缩回了自己的角落。

    默默的目睹着一切,此时此刻妻子的内心也备受煎熬。

    她认出了傅生,但现在旅店老板死了,她接下来要在傅生和韩非之间选择一个人。

    每个人都决定了另外一个人的生路,给了其中一個人活路,另一个人就会死。

    她也考虑过三个人互相选择,但有一点无法否认,不管她选择了谁,韩非和傅生当中总要有一个人把票投给另一个人,他们之间能相互信任吗?

    旅店里剩下的几位旅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在面对不同的选择时,没有谁能一直做到完美。

    第六轮投票已经开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次最先投票的是逃犯。他似乎铁了心要和编剧、狂笑站在一起,全然不考虑以后的事情。

    明面上拥有最多人支持的狂笑也投出了自己的一票,他在投票的过程中,若有若无的扫了编剧一眼。

    曾经对他任何提议都表示赞同的编剧,在目睹韩非救人之后,眼神中有了迟疑。

    投完票后,狂笑微笑着对逃犯说了几句话,接着便站回原位。

    这一切编剧也都看在眼中,他像之前那样,继续写下韩非的名字,把纸条扔进黑盒。

    三人投票结束后,韩非默默走到了黑盒旁边,他在确定小女孩手臂上的黑雾开始扩散后,把自己的一票给了妻子。

    魔术师紧跟着韩非,他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女孩身上,但女孩一点要给他投票的想法都没有。

    慢慢的,魔术师脸上的淡然消失了,他对小女孩施加的某种东西被黑雾破坏,现在他再也无法影响到那孩子。

    口袋里的虫子爬到了肩膀上,魔术师想要对小女孩说些什么,但韩非阻拦在两人中间,根本不让魔术师过去。

    旅店老板死后,局势彻底混乱了。

    黑色的雨水冲刷着旅店,屋内的积水不断上升,家具、尸体漂浮在水面上,曾经的死者距离站在二楼的旅客们越来越近。

    诡异的黑雾在女孩手臂上蔓延,魔术师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他瞪着拦路的韩非,强忍出手的冲动,扭头走到了服务员面前。

    “你爷爷说的对,我们应该合作。”魔术师很擅长变脸,他开口说话时,带给人一种温暖可以信任的感觉。

    “好啊,希望我们能走到最后。”服务员在旅店老板死后,情绪就变得不太对劲,他似乎是个绝对的悲观主义者。

    和其他人的深思熟虑不同,服务员答应魔术师后,直接拿出一张纸,随便写了一些东西,然后扔进黑盒当中,整个过程也就几秒钟,魔术师都还没反应过来,服务员已经投完票了m

    “该你了。“

    服务员投票回来后,没有站在原来的位置,而是朝着走廊那边挪动了几步。

    魔术师半信半疑的拿出纸和笔,服务员答应的太果断,他反而有些不适应。

    其他人也都盯着准备去投票的魔术师,想要看看他的选择。

    在所有人都被魔术师吸引的时候,服务员的手伸进了口袋,在摸索着什么。

    他贴着墙壁缓缓后撤,等有人意识到不对时,服务员突然加速朝着走廊尽头跑去!

    藏在口袋里的手伸了出来,服务员掌心握着一把黑色的钥匙。

    他将旅店老板的房间打开,进去后,立刻反锁房门。“停下!“

    幸存的旅客全部冲了过去,踢瑞着房门。

    特别加固的门板硬是扛了好几下才被瑞开,等大家进屋的时候,发现服务员跪坐在地上,他面前是一个破旧的箱子,里面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

    那些书市面上从未见过,似乎每本书都是一个人全部的记忆凝聚而成。

    “你和旅店老板到底在谋划什么事情?”“你们还有多少东西在瞒着我们?

    “果然凶手就是你们!“

    面对大家的质问,服务员连头都懒得抬,他的表情已经完全绝望,似乎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将那本书放在地上,服务员把它翻到了最后一页。

    故事结尾的空白处,有旅店老板留下的文字一最后一个幸存的人,将成为新的旅店老板,永远无法离开,继续经营这家心灵深处的旅店,等待新的客人,重复新的游戏。

    “这游戏是个骗局吗?谁也无法离开?我们注定会被困死在这里?”中年编剧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旅店老板之前应该就参加过这个游戏,他活到了最后。

    “就算是在最深层的绝望里,偶尔也会看到迷路的星光,你和旅店老板一定对我们隐瞒了什么!”魔术师把箱子里的书全部倒了出来,其中有一本写满了绝望的书里,缺少了两页。

    “对照被撕下的部分来看,我们在尸体后脑里发现的那张纸就是从这本书上撕下来的!”

    “缺少了两页,也就是说规则是两页,而我们只看到了一页!

    “说!真正的规则是什么!“

    在众人的逼迫下,服务员从口袋里拿出另一个纸团。

    “所有灵魂都是平等的,让谁成为我,由你们自己来选择吧。

    “把对方的名字投入黑盒,获得票数最少的客人,将会成为黑雾的一部分。

    前面两句话是之前那张纸上书写的规则,但在被服务员藏起来的第二张纸上还写有另外一句话。

    “获得票数超过总数三分之一的旅客,将成为新的我。”旅客们盯着第二张纸上的那句话,如果一开始知道还有这条规则,可能大家就不会相互斯杀。

    “超过三分之一?十票中需要获得四票才行?”想要满足这第二个条件同样不容易,甚制可以说是概率几乎为零。

    旅客不能自己给自己投票,也就是说除了自己外,还要有四个人支持。

    用四个人的牺性,才能换来一个人的生路。

    旅店老板也知道这么做有多困难,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正常进行游戏,只想着将服务员培养成下一任旅店老板。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规则。”屋内几人脸上都出现了绝望,让一个人牺性自己已经很难,更别说让四个人把活路留给一个人。

    “啪!”

    窗户被暴风吹开,狂乱的黑雨砸落在地面上,这栋建筑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唯一的心灵避风港也将被绝望的大潮淹没。

    “继续第六轮投票,做旅店老板制少还有可以重来的机会。”魔术师投完票后,把黑盒放在了中年女人身前。

    妻子的目光在傅生和韩非之间徘徊,她想起了魔术师刚才和傅生之间的约定,还是把票给了韩非。

    投票的纸消失在了黑盒里,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这一轮不知道谁又会消失。

    墙壁上的钟表让水淹没,时间流逝的声音被电闪雷鸣取代。

    在一道闪电划过窗口的时候,魔术师突然用双手扣住自己的喉咙,他满眼怨毒的盯着服务员和小女孩,大量粘稠的黑雾从他嘴里涌出:“你们两个!”

    同一时间,服务员看着自己逐渐被黑雾吞没的双手,然后望了一眼中年女人:“前九十九次你都没有来,为什么偏偏这最后一次你会找到我?记忆里的一切都是幻想,唯有你是被保留在我脑海里的真实。!

    轻轻叹了口气,服务员好像早就猜到了一样,在魔术师想要用最后一点时间杀掉中年女人时,满身黑雾的他和魔术师撞在一起。

    服务员和魔术师都没有把票给对方,他们是多年对手,太了解彼此。

    黑雾吞食了两个人的一切,让他们消融在了黑盒里。

    哑巴女孩并没有死,但给她投票的是傅生,还是梦,没有人知道。

    一扇扇窗户被狂风吹开,屋顶上不断掉落下来碎石和木屑,墙壁上的裂痕朝着四周蔓延。只听轰隆一声,木质楼梯被冲垮,屋内旅客再也去不了一楼了。

    后路断绝,地面上的建筑成了浮在水上的孤舟。

    二楼长廊上现在只剩下六个人,韩非和妻子站在左边,狂笑、编剧和逃犯站在右边,小女孩蹲在墙角,黑盒摆在众人中间。

    闪电劈下,让幸存的旅客看清楚了彼此的脸。

    “开始吧,第七轮。“

    中年编剧似乎是狂笑的坚定支持者,他拿着写有韩非名字的纸条,捂着胸口的伤,将自己一票放入黑盒。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动,直到旅馆外墙塌陷,裂痕从屋顶蔓延到了地面上,他们所在的二楼也不安全了。

    “自我牺牲,还是让自己活下去”逃犯摸着自己的心口,犹豫很久之后,做出了选择,他把自己准备好的一张白纸放入黑盒。

    跟他做法相同的是哑巴女孩,那孩子无法和任何人沟通,

    大家都把她当成了一件工具,只有韩非是个例外。

    “人活着为什么非要经历这么多的选择?看似有许多路能走,最后却又带来相同的痛苦。”妻子默默把一张写有名字的纸放入黑盒。

    其余四人全部投完了票,最后只剩下韩非和狂笑。

    两人站在长廊两边,窗外雷声轰鸣,闪电和狂风交织,暴雨疯狂冲刷着这栋藏满罪恶的旅店。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的这栋建筑?关于人格争夺和迷宫的所有记忆都被我带走,连你黑盒主人的身份都已经被我剥夺,你为什么还可以来这里?”狂笑站在了韩非面前,两人中间隔着那个黑色的盒子。

    “在这神龛记忆世界当中,黑盒的主人有两个,是黑盒上一任主人为我指引了道路。”韩非抬起头,用自己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直视狂笑。

    “原来是傅生?他还真是个矛盾的家伙,把人这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狂笑拿起一个纸团,放在了黑盒上方:“你觉得我们两个谁会赢?”

    “应该是我。“

    “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我有个朋友叫做黄赢。“

    “这就是你的理由?没有任何人愿意靠近。”韩非看着狂笑俊朗温暖的笑容,就算知道这是狂笑的伪装,他依旧没有拆穿。他在自己的身上从未看到过笑容,现在他制少知道自己笑时的样子了。

    “你觉得自己算是我的朋友吗?“

    “如果最后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我会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你,不能所有苦都让你承受,最后我独自拥有希望。”

    韩非和狂笑看着彼此,然后同时松开了手,他们掌心的纸团落入黑盒,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场景出现了。

    盒子表面出现了细密的裂痕,紧接着黑盒开始吞吸旅馆外面的雾气和黑雨。

    十几秒过后,编剧和逃犯摔倒在地,黑雾从他们血管深处钻出,狂笑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得夸张,他嘴角的微笑慢慢化为歇斯底里的狂笑!

    越是深陷绝望,体内的黑雾就越浓稠,狂笑张开了双臂,他以肉身和黑雾抗衡,在编剧和逃犯被拽向黑盒时,他依旧站在原地。

    中年编剧是跟随韩非一起进来的蜘蛛,所有剧本都是他留下的,在韩非救女孩时他看出了谁才是真正的韩非。

    独臂逃犯就是鬼管理, 他准备让韩非接替自己成为新的鬼,屠刀藏在心底这个秘密也只有他和韩非知道。

    哑巴女孩是小八,但这孩子身上明显发生了某些未知的变改。

    最后则是妻子,她是最关键的人,如果没有她,韩非很可能会被第一杀死。

    在第七轮投票的时候,四人全部选择了被毁容的韩非,就算韩非变了模样,成为了怪物,他们依旧认出了他。

    其实狂笑在编剧投票时便察觉到了,中年编剧白纸上写的依旧是韩非的名字,但编剧投票时的表情跟之前略有些不同。

    黑盒表面的裂痕越来越多,全世界的绝望似乎都朝这里涌来,狂笑也支撑不住了,他的身体一点点朝着黑盒挪动,在经过韩非旁边时,他被黑雾腐蚀了一半的脸看向韩非。

    疯狂的笑声响起,他眼中映照着韩非的身影:“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我们的交易是你将我救出,我帮你拖住所有乐园管理者,仅此而已。“

    “没关系,这张脸就当是你把最后一票投给小八的谢礼吧。

    韩非从头到尾都在和妻子换票,除狂笑外,其他人好像都把票投给了韩非,所以小八没有被黑雾吞食只有一个可能,狂笑把自己的那一票给了哑巴女孩。

    “她只是跟我很像罢了,都被当做是浸透绝望的钥匙。“

    <a href="http://koubei.baidu.com/s/" target="_blank">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