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门 > 第178章 入北海(求订阅月票)
    遗迹中,李皓取出了大量神能石,供给小树,让小树溢散能量,帮人修炼。

    而李皓自己,则是在回想自己感悟的那一切。

    化为一棵树,伴随着小树一起成长。

    柳絮剑,渐渐有了点味道。

    可是,木势剑意,依旧缺乏一些头绪。

    第五势,太难了。

    此刻的李皓,有些理解为何当初老师会找人切磋了,到处找人,到处切磋,也许只有如此,才能不断推动势的进步,否则,靠苦修,恐怕难以感悟第五势。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皓铠甲中,忽然传来一阵波动。

    士兵孔洁,要求通话。

    孔洁!

    之前李皓给了他一副铠甲,此刻,此地距离白月城不到千里,倒也的确可以通讯,只不过李皓联系孔洁,可以直接联系,孔洁联系他,则是需要李皓许可了。

    迟疑瞬间,李皓还是接通了通讯。

    “孔司长,怎么了?”

    他也才离开白月城没多久,难道白鲨盗出击了?

    不至于吧?

    “刚刚东方那边传来了消息,五个小时前,光明剑发狂,在定国公府发难,击杀了定国军五大将军,夺走了定国公府的传承宝物,此刻,好像还活着,一路遁逃,朝北方逃来……”

    李皓一怔。

    半晌才道:“她不就是定国公府的人吗?”

    “银月武师……谁真的愿意给人当孙子?银月人,也只有银月人才能压制,比如你师父那种,定国公显然不在其中。”

    “哦!”

    李皓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疑惑,你告诉我干嘛?

    朝北方逃……

    难道……

    李皓想到了什么,想到了当日光明剑说的话,忽然笑了,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还真有可能。

    当日对方威胁自己,让自己答应帮她一次,镇压体内暴动,看样子,很可能是昨晚解封之后杀人的……

    可这都五个小时了,死了吧?

    就算没死,也成超能了,挺好的,找自己也没用了,这么长时间,没救了。

    再说了,东方距离此地很远。

    哪怕顶级强者,从东到北,虽然没去中部那么近,直线过来,也有近万里之遥了,光明剑就是爆发到了极致,一小时飞个三百里,没有一天半也过不来。

    孔洁倒也没说什么,继续道:“光明剑昨夜,一剑杀了五位顶级强者,其中,四位旭光后期,一位甚至接近蜕变期,都被她一剑杀死!可怕无比的家伙……按照判断,也许直接解封了五条超能锁。”

    狠人啊!

    李皓咋舌,这真是狠人了!

    难怪这么猛,一剑就杀了五位将军,要知道,解封一条两条超能锁的洪一堂,也做不到瞬间击杀接近蜕变期的存在,能做到的话,当日苍山四大妖都得遭殃。

    不过,若是解封五条,那就没问题了。

    南拳也说了,光明剑解封后,应该比他稍强。

    “而光明剑夺走的宝物……具体是什么,我们不好判断,但是根据一些资料记载,当年徐家辅助皇室登顶天下,以速度闻名天下……所以,我们推测,有可能是刘家的腿当中记载的刘家神兵……”

    李皓眼神微动。

    是吗?

    不过,李皓还是没明白孔洁找自己的意思。

    “司长的意思是,银月难道对这神兵有兴趣?”

    “有兴趣是必然的,有兴趣的人多了,而且恐怕不少人都想截胡……光明剑的死讯还没传来,有可能还活着,若是如此,现在必然也是元气大伤,甚至垂死状态,收到消息的话,恐怕不少人都会前往那边……”

    “那司长去看看好了。”

    “我们不能贸然离开……”

    孔洁总算说到了正题:“就算离开,我们去了作用也未必有多大,我记得南拳和地覆剑之前好像都解封了……结果无碍。还有,之前你在遗迹中获得了一滴生命之泉……”

    “士兵孔洁,你的上级挂断了通讯!”

    就在他说这些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孔洁一怔,愣住了。

    接着,忍不住破口大骂:“卧槽!”

    我还没说完呢!

    李皓居然直接挂断了他的通讯。

    这家伙,这胆子,这……真他么想揍人啊。

    ……

    城堡前的空地。

    李皓无语了。

    想什么呢?

    孔洁这意思,他听懂了,想让自己去救援光明剑,帮她镇压五条超能锁,若是不能,那就用生命泉水救她一命,别开玩笑了。

    一滴生命泉水,此刻对李皓而言,那就是1万颗神能石。

    镇压超能锁暴动,还是五条,上次南拳才解封了四条,而且还不是全部崩断,当场就开始救治,然后,就这样,还消耗了三千多块神能石。

    最新网址:

    就这,也让南拳背负了负债。

    李皓脑子进水了,才会去救人,再说了,还有仇恨呢。

    银月武师,李皓倒是挺喜欢的,可是……仇家不在其中。

    比如映红月,比如死去的绿月这些人,光明剑是没对自己下手,那是她没机会,当日南拳和地覆剑都在,还是在城内,两位黄金战士也在,李皓其实压根不怕她。

    所以,对这位威胁自己的人,李皓可没兴趣主动去救人。

    当然,人若是真来了这边……李皓既然承诺了,也会救的,但是前提是……她自己出钱,自己当初答应帮她镇压暴动,可没答应我来出钱。

    关键是,人家来不了。

    李皓笑了笑,按照时间,哪怕对方疯狂朝这边遁逃,没有一天一夜,大概也来不了银月,那时候,大概早死了。

    “八大家的兵器?”

    这倒是李皓有兴趣的地方,王署长也说,让李皓收集这些。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信物和钥匙。

    刘家的兵器,在徐家手中?

    李皓陷入了沉思。

    又看了一眼不远处也在修炼的刘隆,队长也姓刘,算是银城刘姓比较出名的一家了,不过好像和那个八大家的刘家,没太大瓜葛。

    正想着,李皓耳边又响起了通讯接入声。

    孔洁,还在呼叫他。

    身处此地的李皓,也只有铠甲通讯体系还在,其他的人,想联系也联系不到。

    李皓皱眉,孔洁怎么想的?

    明知道光明剑和自己有仇的。

    思索一番,还是接通了通讯,孔洁也干脆:“银月需要光明剑活着,最好能完美地活着,带她回银月……我们不适合直接出手,出手用处也不大,最终还是要求到你那边,我们可以付出一定的代价!”

    “没兴趣!”

    李皓直接拒绝,“她威胁过我,我这人,朋友少,也不需要,化敌为友的事,我没兴趣。”

    “一块剑碑!”

    “什么?”

    李皓疑惑,孔洁直接道:“用一块剑碑换你去救人,是一位顶级剑客留下的,上面有剑客留下的剑文。我们从古文明遗迹中挖出来的,当时挖出来的时候,甚至还有剑气残留,差点击杀了一位旭光境强者。对你而言,也是很有用的宝物。”

    剑碑。

    李皓思索了一番:“有落款吗?”

    他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知道的几位顶级剑客留下的,若是不是……他也没兴趣。

    “有!”

    “落款就一个字……李!”

    说到这,他笑道:“可能是你李家祖先留下来的。”

    真的假的?

    李皓有些不信。

    姓这东西,李是大姓,同姓的人太多了。

    李皓还在思索,孔洁又道:“你若是能救下光明剑,她一定会报答你,以她的实力,能帮你做到很多你做不到的事,光明剑是银月武师当中,少数几位脾气还算温和的,修炼光明之剑,做事也很干脆的。”

    李皓敬谢不敏:“司长,说这么多,你们自己出手好了,真要能把她带回来,提供足够的神能石,我会出手帮她压制的。”

    他其实有些疑惑,既然想救人,就你们几个的实力,出手的话,还有人能拦住你们?

    直接去好了!

    你跟我废话什么?

    我一个只是堪比旭光中期的武师,你让我去,若是有强者,不是直接弄死我了?

    光明剑现在爆发期间,都难以甩掉敌人,肯定不弱,我去送死?

    当然,若是现在被追杀的是袁硕,那李皓不用别人催,马上就去了,关键不是,还是关系不好的光明剑,他当然没兴趣冒险。

    孔洁叹息:“我们不行的,我们目标太大了,这么说吧,不少人其实都盯着我们,我们一旦消失太久,很快就会被盯上,尤其是现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老侯离开后,别看银月风平浪静,可实际上,所有的眼睛,都在我们身上。”

    “倒是你,也没什么正式职务,也不需要出现在正式场合,所以你才可以随心所欲……”

    孔洁说到这,直接道:“你开条件!我们想救下光明剑,接下来……银月可能有剧变,光明剑这样实力的武师,是我们需要的!你去的话,危险反而不会太大,另外,真能救下光明剑,帮她镇压体内暴动,五脏破碎之危,她自己也有足够的实力去应对一些麻烦……”

    我开条件?

    李皓心中微动,冒险,探索遗迹,打海盗,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提升实力吗?

    而现在,他有一个机会可以提升。

    但是,缺口太大。

    “100件源神兵……”

    “李皓,别闹!”

    “10万块神能石!”

    李皓再次开口,感悟一次本源道,好像需要许多神能石才行,小树说是凝聚生命泉水的三倍,那岂不是三万颗?

    10万块,给自己感悟三次,说不定就可以感悟第五势了。

    “别开玩笑了。”

    孔洁都快崩溃了,你闹呢。

    李皓无语,半晌才道:“这样,10件源神兵,都需要木系的,品级不限制!神能石……三万块,都需要木系的!”

    “李皓!我们哪有那么多资源,若是有,银月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司长,那就算了。”

    李皓不信,之所以不信,是因为这些人,在银月一定挖了很多遗迹,好东西一定不少,都藏着呢。

    或者……银月暗中也许还有强悍的武师军队。

    绝对的!

    这是李皓的猜测,因为侯霄尘这边,都培养了武卫军,他不信,其他几人没准备,没动静。

    银月,是有独立的心思的。

    就靠几位强者,就敢独立?

    强者是厉害,可也做不到万能,分身乏术,镇守各大城池不需要人手吗?

    就明面上的巡夜人,三阳就几位……就敢独立?

    开玩笑!

    这些家伙,百分百藏人了,至于人在哪,这还不简单,战天城、小城堡,哪个地方不适合藏人?

    李皓想的话,武卫军几十人藏在这,都没人知道。

    还有,袁硕当初带着巡夜人挖了一批遗迹,就没什么大收获?

    李皓也不信。

    所以,银月这几位,一定有钱的吓人,只是装穷罢了。

    以他的实力,带着武卫军这些人,简单杀杀人,现在,就快全员破百圆满了,甚至出现了第一位斗千了。

    那些老家伙呢?

    赵署长他们,成为银月领袖几十年了好吧。

    还是主场!

    遗迹都不知道挖了多少了。

    孔洁心累,“李皓,你要这么多资源,就你手底下那些人,也用不完……”

    “司长,救人消耗很大的,上次救南拳,我们耗费了上万块神能石,不信你去问南拳前辈,这一次光明剑情况更严重,现在也许压制不住了,三倍消耗,你觉得很多?还有,为何要木系的,因为木系,才能救人,我又不是拿来自己修炼用的,还有木系源神兵,其实也是为了这个,因为她情况太严重了,木系神能石都未必管用,唯有如此,才能救下她。”

    孔洁头疼,这要的太多了。

    多到,他开始考虑,这样划算不划算。

    救下光明剑,消耗这么大……简直太奢侈了!

    能拿出来吗?

    能!

    可是,那是战略资源,战备用的,接下来有大用,而不是为了救一个人花费的。

    “司长,你慢慢考虑,考虑好了再通知我。”

    哪还有时间去慢慢考虑!

    孔洁沉声道:“你先去那边,我找人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但是你可以动身了,若是不可以……你也可以及时退回来!”

    “我忙着呢!”

    李皓再次挂断了通讯,我又不傻,才不干呢。

    让自己救光明剑,也亏你们想得到。

    既然如此,那就出血好了。

    ……

    此刻,孔洁看向其他人,有些头疼:“他开条件了,10件木系源神兵,3万块神能石,也要木系的……至于是为了他自己感悟木剑势,还是为了救人,不好确定。救人肯定会消耗的,这一点倒是明确的,他狮子大开口,也是必然的……”

    一旁,黄羽沉声道:“能否通过洪一堂,去说动李皓?”

    “洪一堂?”

    孔洁头疼无比,赵署长也慢悠悠道:“洪一堂开口,那要求更高,李皓好歹只是要一些资源,洪一堂的话,那是要独立,你给他在银月内部独立吗?给的话,你可以找他。”

    “……”

    这都不是资源的事了!

    “那……”

    孔洁打断道:“别这个那个了,除了袁硕,你以为谁可以说得动他?再拖延下去,光明剑就真死了,现在考虑的是,光明剑值得不值得付出这个代价,值得……那就做,不值得,那就放弃!”

    一个光明剑,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赵署长轻声道:“光明剑若是愿意留在银月……那就值得!这样的武师,不多了。若是不愿意,那就不值得,考验人品的时候,若是换成南拳,那就不值得,南拳人品不行,说话耍赖居多……光明剑的话,你们觉得呢?”

    孔洁又道:“还要考虑一点,若是真有大量强者截胡,李皓去了,能否见到人?见到了,能否有机会,帮助她疗伤,要知道,那种情况下,李皓救人,也不是瞬间的事,也许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躲避。”

    赵署长轻吐一口气:“暂时不考虑这个,李皓敢接下,那就代表他有这个把握或者说冒险的精神,神能石可以给,但是源神兵……还是木系的,哪有那么多木系的,三柄,你问他愿不愿意,愿意就出发,不愿意……那就算了,光明

    剑自己自求多福吧!”

    三柄!

    孔洁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继续通过黑铠和李皓联系。

    ……

    “三柄?”

    李皓有些咋舌,果然有钱,三柄木系的,说给就给,关键是,神能石居然没讨价还价!

    三万颗啊!

    当初,在战天城,获得了几十颗,郝连川笑的合不拢嘴,郝部长啊,你到底是有多可怜,才因为几十颗神能石笑成这样。

    你听听!

    为了救光明剑,银月愿意付出三万颗!

    李皓看向那边正在疯狂吸收能量的郝连川,看他那可怜样,忽然不想打击他了,仔细一想,还是决定开口:“郝部,银月这边,出三柄源神兵,三万颗神能石,让我去救光明剑,你怎么看?”

    “啥?”

    郝连川瞬间睁眼,看向李皓。

    李皓重复了一遍。

    郝连川嘴巴张大,许久,干巴巴道:“开玩笑,他们哪有那么多库存,三千颗库存,我倒是信,毕竟是一个银月,三万颗……”

    李皓笑了:“不信算了。”

    郝连川欲言又止,忽然闭眼,不去想了,心里有些难受,苦兮兮的。

    他觉得,可能是真的。

    这么一对比……他真可怜。

    银月几个老家伙,这么有钱的吗?

    三万颗啊!

    这什么概念?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神能石。

    而李皓,和郝连川说了一句,也在思考,自己要不要答应下来?

    刚刚开了条件,只是想着,银月未必会答应。

    可真等他们答应了……李皓倒是头疼了。

    救人,难度很大的。

    对方一定有人在追杀。

    而且,实力一定不弱。

    这是其一,第二,谁知道光明剑现在跑哪去了,自己能找到人吗?

    可是,木系源神兵和神能石,又让李皓心动。

    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大吗?

    顺带着,也完成了当日对光明剑的承诺,若是人家提前死了,那就和我无关了。

    想到这,李皓也不客气,直接对着铠甲通讯波动:“可以,我答应,但是先付一半的定金,若是完成了任务,再付剩下的一半!若是我还没赶到,人死了,这定金不退!”

    “李皓,你好歹也是巡夜人的人……”

    李皓不客气道:“巡夜人负责拱卫银月,我杀海盗的时候,可没要钱,这是额外的任务,我为什么不收费?”

    还要道德绑架我,想啥呢。

    我自己的道德底线在哪,我都不知道。

    孔洁被噎了一下,迅速道:“行!那你怎么过去……”

    “对方大概在哪,我自己过去就行,当然,东西最好先给我,我现在就回白月城,你们可以让人送来,半道上送给我,还能节省一点时间。”

    “光明剑从东方那边,一路直奔北方,具体在哪,我们现在也没确定的位置,只能大体上确定,对方会沿着东海,一路朝北海这边逃离……”

    “那就行了!”

    “啊?”

    “就这样!”

    李皓知道了大体的地点就够了,有自己的一双眼睛在,一路看就是了,有大光团的地方,可能就是光明剑所在的地方。

    不过,自己这实力,真的够呛。

    出银月,李皓还是有些恐惧的。

    思索一番,他看向不远处的小树,忽然开口道:“树前辈,我现在要出去,接一个比较危险的任务,但是收获很大,之前那种神能石,足足三万颗!木系神兵,也有三柄!”

    “你想让我陪你一起去?”

    李皓点头:“有这想法!前辈若是不放心,可以先封闭此地,跟我一起出去,拿到了东西,前辈可以恢复一部分实力吧?我看前辈是能量消耗太大,无法维持,才只能发挥旭光实力,若是能拿到更多的宝物,恢复能量,也许可以发挥出更强大的实力。”

    李皓将主意打到了小树头上。

    小树思索一番,却是摇曳了身体:“不行,我此刻不能出去!行宫还需要守卫,而且……外界对吾等这些生物,未必友善……”

    李皓见状,也不强求,那就算了。

    正想着,小树忽然又精神波动道:“你愿意支付一部分报酬给我?”

    “当然!”

    小树好像有些挣扎,许久,艰难道:“我不能陪你出去,但是……但是我可以切割一部分本源之力给你……但是,你拿到了东西,一定要支付我的损失!”

    李皓一怔,切割本源之力?

    “有了我切割给你的本源之力,你可以自行感悟一次本源,也可以将本源之力当成一次性消耗的符咒,比我现在全力一击只强不弱,起码杀你……还是有希望的……”

    也就是说,要不可以自己感悟一次,要不能击杀

    一位旭光中期?

    “对你有损失吗?”

    “自然!”

    “对吾等而言,本源之力极其珍贵,可是,我现在的确入不敷出,需要能量,否则,这些垃圾,再多,也不会让我切割本源。”

    小树无奈,没办法的事。

    李皓眼神微动:“那行,我愿意付出一万颗神能石,以及一柄源神兵,这是换取的代价。等我回来了,若是还没能感悟木剑势……剩下的,我也会交给前辈,再来感悟本源之力。”

    小树肯定虚报了,一次感悟,用不了那么多。

    但是,李皓也愿意支付这样的代价。

    反正,都是白来的。

    小树见状,也很痛快,没多说什么,片刻后,一根水晶一般的树根,落到了李皓手中,气息不显。

    “就是这个,你要用的时候,若是自己感悟,那就将你的道融入其中开启,若是对付敌人,用精神力激发便可……”

    李皓看向小树,小树愈加萎靡了。

    看样子,消耗不小。

    “多谢前辈了!”

    “共赢罢了。”

    小树也不需要他的感谢,只希望眼前这个人,能给予自己带来足够多的回报。

    “那我这些弟兄,就留在这了,我若是没事,自然会尽快回来,我若是回不来……前辈放他们出去即可!”

    说完这些,李皓和刘隆叮嘱了几句,直接钻出了地洞。

    ……

    走出山洞。

    李皓深吸一口气,天还是黑的,但是也有些泛亮了。

    他也不逗留,腾空而起,极速赶路。

    不带着猎魔团,他速度更快。

    武师可以腾空,不过消耗很大,可李皓不在乎,剑能可以维持消耗,消耗也不算太大。

    他得先取到定金才行。

    一路疾驰,过了不知道多久,铠甲中再次传来声音:“你到哪了?”

    “距离你还有50里!”

    “……”

    孔洁无语了,你怎么知道的?

    看了看身上的黑铠……大概明白了,这玩意,居然还能定位,这么说,我一出来,其实这小子就知道了?

    这东西,好是好,可也不能乱用。

    要不然,一直都处于李皓的监控下了。

    50里,不算远。

    两人都在疾驰,没多久,李皓就看到了代表孔洁的光点,那是黑铠的定位,至于孔洁本身,也很刺眼的,但是必须要靠近才能看到。

    李皓身影闪烁,片刻后两人相遇。

    孔洁看向李皓,叹息一声:“你这家伙,你若是直接答应下来,不开什么条件,也许我可以给你争取一个极好的机会!”

    可惜了!

    若是李皓这一次不开条件,而是直接答应了下来,他觉得,完全可以再提四方共掌银月的事,李皓,错过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他提了条件,黄羽和赵署长都会觉得,此人还是欠缺那些奉献精神,愈加不会轻易答应让李皓加入其中,成为四方巨头之一的。

    李皓笑了:“什么机会?比这个还值钱?”

    “你啊……不懂!”

    孔洁摇头,李皓若是能上位,可不是这些资源可比的,代表了很多东西,不单单是地位,还有一些机密共享,以及携手共助,代表李皓只要有问题,其他人都会出手相助,这是基本的。

    而如今,李皓却是错过了这些。

    李皓却是不在意,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己掌握的好处更重要了。

    三万颗神能石,三柄木系源神兵,也许够自己感悟三次了,李皓觉得,几乎肯定能感悟成功,出现木剑势,五势若是融合……那时候的自己,不说堪比蜕变期,堪比旭光后期或者巅峰,应该问题不大吧?

    力量,才是自己的!

    洪一堂这种人,肆意逍遥,因为有力量。

    光明剑值得银月大出血,因为力量。

    没有力量,才是最可悲的。

    我可以不用,但是我一定要有。

    “司长,东西呢?”

    孔洁有些不舍,还是将储物戒丢给了李皓:“一万枚神能石,两柄木系源神兵,剩下的,需要你完成了任务再支付。”

    说到这,又道:“既然你拿了钱,那有一点你要做到……你若是救下了光明剑,你不能代表你个人,而是代表了银月官方,给予了她帮助,你要说清楚!”

    李皓点头:“当然,我才不干那种没品的事!”

    李皓笑道:“不过我也说一点,她当初让我答应帮她镇压一次体内暴动……若是这次救下了她,这个也还清楚了,我可没说,要出去帮她!”

    “那个随你们!”

    孔洁也不多说,他们要做的只是让光明剑领情罢了。

    “我得回去了,不能久留在外,现在时机敏感……”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去。

    李皓却是喊道:“司长,有人盯着你们,你们不知道反击吗?”

    “……”

    孔洁无奈,随口道:“时机未到!”

    “……”

    好吧。

    李皓哂笑一声,也没说什么。

    时机未到?

    都是这话。

    什么才是时机?

    算了,和我无关,随便这些人折腾去。

    李皓腾空而起,直奔北海而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而此刻,地下一条黑狗,也在迅速奔跑,李皓原本不想带黑豹的,其实李皓都不想硬拼什么,有机会就救,没机会就算了。

    他说好了,若是没机会,他定金不退的。

    可黑豹,好像在那边待的不是太舒服,李皓一走,这家伙也迅速跟了过来,李皓只好放任了,黑豹的确不弱,有黑豹在,安全也有些保障。

    李皓迅速疾驰,一人一狗,没多久就进入了月海范围。

    李皓一挥手,巨鲲神舟浮现。

    一人一狗上船,上船瞬间,李皓取出了那水晶树根。

    当什么一次性杀伤符咒?

    那是白痴的行为!

    趁着这机会,感悟一次,也许自己就凝聚出木剑势了,还要什么堪比旭光中后期的攻击符咒。

    一瞬间,李皓神意涌入其中。

    这一刻,和之前一样,一股淡淡的威压包裹了李皓,李皓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宇宙一般,开始伴随着大树一起成长。

    而就在这一刻,李皓感悟本源之力的同时。

    北海之中。

    大海深处。

    海底,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呈现,其中,一头沉眠其中的大妖,陡然睁开了眼睛,好像感受到了那股特殊波动,眼中露出一抹疑色。

    许久,喃喃道:“本源的力量……今时今日,还有本源大妖活着,还在行走北海吗?”

    大妖有心想探查一番,看一看……

    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声轻叹,此刻,不能轻易去探查,也不能轻易离开,这个世界,不一样了!

    遗迹中的那些家伙,也许觉得还是一样的,而它,早就感觉到了,不一样了。

    ……

    此刻的李皓,一无所知。

    他沉浸在了这种感觉之中。

    他如同一棵树一般,在生根发芽,枝条摇曳,随风飘动。

    一年,两年,三年……

    记忆中,好像过去了无数岁月。

    可现实中,其实只是一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皓身边的本源之力全部消散,而李皓,也睁开了眼睛,手中的水晶树根,也全部粉碎,彻底消散一空。

    李皓眼中有些迷茫,也有些遗憾。

    再来一次……只要再来一次,他一定可以成功感悟!

    是的,李皓知道,就差一点点了。

    那种生机勃勃,那种蠢蠢欲动,此刻的他,差一点,就差在,他成为这棵树的时候,没能一直坚持到对方感悟本源就消散了。

    李皓有些咬牙,可惜了!

    不,也许是小树故意的,就给了这么多,因为李皓感悟了,就没下次了。

    “就差一点点……”

    李皓深吸一口气,很快平静了下来。

    差一点,未必需要继续找小树。

    也许……可以找个强者,厮杀一番。

    老师当初感悟五势,条件比自己差的多,实力也差的多,照样感悟成功了,就是一次次地战斗,打出来的。

    巨鲲神舟,在海中迅速疾驰着。

    黑豹趴在船头,有些无聊,好像在用尾巴钓鱼……不知道这狗怎么想的,这么快的速度,你能钓到鱼吗?

    见李皓看来,黑豹尾巴竖起,尾巴上串着一条大鱼,黑豹露出一些疑色,看向李皓,你要吃吗?

    “……”

    李皓无语,我以为你钓鱼,合着你在叉鱼呢!

    黑豹见李皓不吃,甩了甩尾巴,甩掉了大鱼,它也不吃,就是之前在记忆中有些记忆呈现,好像有谁喜欢吃鱼,喜欢用尾巴钓鱼来着。

    ……

    就在李皓疾驰赶往北海的同时。

    北海,也有些混乱。

    一个个大盗,都收到了消息,光明剑很快要跨越东海了,正在朝北海进发。

    白鲨盗。

    此刻,白鲨身边,再次多了一人,也戴着面具,声音有些低沉:“白鲨将军,上面的意思是,最好能截杀光明剑,夺取她夺走的追风靴!当然,若是能带走光明剑……活着的更好。”

    白鲨皱眉:“定国军五大将军都被瞬杀了,你确定可以做到?”

    “那是之前,现在光明剑只是苟延残喘……更关键的是,很多人浑水摸鱼,可别忘了,北海,是我们的天下……”

    白鲨不置可否。

    我们的天下?

    想太多了。

    北海八盗,白鲨盗可算不上第一。

    而且,老二老三才死没多久,现在情况还混乱着,又要去截胡光明剑,这其实不是个好时机。

    可是,这是上面来的人。

    尽管白鲨比他更强,也不是太惧怕,可也没必要翻脸,考虑一番道:“光明剑也许要逃往银月,寄希望银月武师救她,我们不需要大动干戈……在这等着,也许就能等到她。”

    “怕就怕,到不了这里,她就死了。”

    面具男劝了一句:“白将军不如主动靠近东海海域……”

    “我再想想!”

    白鲨懒得理会,开玩笑,那是别人的地盘,去了,岂不是自找麻烦?

    他其实希望光明剑逃到银月,那追杀她的人,也许也会过去,给银月制造混乱,那时候反而是机会,对付李皓的机会。

    ……

    同一时间。

    东海边缘,和北海交界之地。

    光明剑不断喋血,吐出了一些内腑碎片,不过,哪怕到了此刻,她也没死,而是有一股光明之力爆发,在她身上蔓延,将伤势压制。

    当日让李皓帮她镇压一次,她自然也不是一点把握都没。

    光明系的力量,就很适合疗伤。

    换成其他人,早就爆炸了,而她却是一路逃亡,到现在,还活着。

    她眼中还是带着一些希望的……只是,希望渐渐在熄灭。

    后面的人,紧追不舍。

    关键是,消息外泄的太快,已经有强者开始围住堵截她了,显然,定国公府一直没能拿下她,倒是一些人动心了。

    光明剑看向前方的北海……必须要一直穿越北海,进入月海范围,才算是进入了银月地界,可这里,距离那边,何止千里!

    她恐怕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尽力了……”

    光明剑心中自语,可是,没有机会。

    不过纵然如此,她也不会如此死去!

    光明剑继续遁逃,她也想看看,谁会率先跳出来,五脏纵然彻底破碎,她也要格杀几位强者,让世人知道,光明剑,强悍无双!

    昔日的银月七剑,只要活着的,就都不是废物!

    当然,碧光剑走古法,古法不全,进步缓慢,她直接无视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光明剑,眼中的厉色却是越来越浓。

    来了太多人!

    这才多久?

    她已经感应到了,光是旭光,恐怕就不下十人在后面缀着,都很强大,不是那种初入的家伙。

    而前面,也许还有人等着她。

    ……

    而这一刻的李皓,也彻底进入了北海范围。

    一望无际的大海,让李皓忍不住走出了船舱,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银月范围,这里,已经不属于银月地界了,之前,好歹也是在月海范围战斗的。

    北海的浪,更大!

    轰隆隆的浪涛声,震耳欲聋。

    李皓却是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北海,真美!

    可惜,不属于银月。

    黑豹也是狗脸好奇,四处张望,好大的海,好美的海。

    一人一狗,蹲坐船头,此刻没有对危险的恐惧,只有见识更广天地的舒畅,也许,当日自己该和侯霄尘一起走出去,李皓心中想着。

    ps:求点保底月票啊!

    _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星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