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 > 899 美丽世界的外壳
    人与人的天赋不能一概而论。

    荣陶陶接连学习了炎爆、炎岩小炮之后,荣远山和叶南溪还没有将一星适配的熔岩魂技学全。

    熔岩魂技之于荣陶陶,也只能当成生活小妙招了。

    就像他拥有几项雷腾魂技,但也只是用来给手机充电......

    到了荣陶陶这个级别,他所参与的战场内,这种品质低到令人发指的魂技是搬不上台面的,很难发挥出任何效果。

    怎么说呢...嗯,技多不压身吧。

    将一星熔岩魂技学全了之后,荣陶陶并没有松懈下来,而是趁着机会,继续填充体内的熔岩魂力。

    本以为这夜会平平安安的度过,却是没想到,在凌晨三点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士兵洪亮的嗓音:“报告!”

    沙发上,荣陶陶睁开双眼,在客厅中扫了一圈,刻苦修行的众人皆是眉头微皱,心中有一丝不妙的预感。

    毕竟,如果没有要紧事,士兵不会在这个时间点打扰他们。

    “你们继续练,我去看看。”荣陶陶开口说着,起身走向了房门。

    “咔嚓~”

    荣陶陶一手搭着门把手,看着门外立岗的战士,疑惑道:“怎么回事?”

    士兵面色不太好看:“荣指挥,有一名老者要见你。”

    “哦?”荣陶陶愣了一下,“什么人?”

    “报告!不清楚。”士兵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但面对荣陶陶,也不得不阐述实情,“那名神秘老者执意要见您,我们曾试图将他拿下,但是......”

    “对方很强?”荣陶陶心中暗道不妙,急忙道,“兄弟们受伤了吗?”

    “没有,对方下手不重,并未危及我方战士性命,但他......”

    “走,带我们去看看。”荣陶陶背后,突然传来了南诚的声音。

    荣陶陶扭头望去,却是发现父亲也停下了修行,跟了出来。

    “走吧。”荣远山与儿子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父子俩在近期的磨合中,已然培养出了些许默契,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彼此的眼神中,找到了共同的担忧。

    老者?

    一听到这样的称呼,荣氏父子也不得不想起某类群体。

    在士兵的带领下,一众人走过了长长的走廊,来到了招待所的大厅。

    虽然说是“大厅”,但是这家招待所星级不高,入门大厅也不大,也只摆放有一张长沙发。

    一位头发花白的异域老者,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并不介意周围警戒的士兵。

    他那不知何种颜色的眼珠,在岁月风霜的洗礼下已渐渐发灰,充满褶皱的老脸上,带着看似友好的笑容。

    灰衬衫、灰短裤,还有一双普普通通的凉鞋。

    如此卖相,怎么看都像是个游客?

    当然了,在这临近边境线的星火城中,到处都是充满异域风情的面庞,荣陶陶也不太确定对方到底是歪果仁,亦或者是华夏少民。

    就像万俟兄妹那样,开局前买了件皮肤?

    “你好,荣将军。”老者笑着开口,“为了不让士兵们太紧张,我就不站起来了。”

    荣将军?

    这个称呼倒是新鲜。

    而且...老者的眼中似乎只有荣陶陶?

    这是极不正常的,你甚至都可以忽略荣远山,但你绝对无法忽略南诚。

    “山岳川河”就镇在这里,这不是你看不看的问题,是你整个人都会在南魂将的气势笼罩下。

    荣陶陶上下打量着老者,开口道:“俄语不错,哪里人?”

    在历史的长河中,由于俄熊各种入侵、解体之类的操作,中亚这边有相当数量的国度是说俄语的。

    如此语言,倒是跟荣陶陶专业对口。

    “很重要么?”老者咧嘴笑了笑,“哪个国度的人,哪个年代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荣陶陶眉头紧皱:“找我什么事?”

    老者:“也许我们该单独交流。”

    后方,南诚对着士兵挥了挥手:“都散了。”

    短时间内,大厅里只剩下了荣陶陶、南诚和荣远山三人。

    荣陶陶也不客气,一手拽着沙发前的茶几,向后拖拽了2米,一腿跨过茶几,也一屁股坐了上去。

    与老者面对面坐下之后,荣陶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腿好像也有点长哦?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成像陆芒那样的长腿小哥哥了呢?

    好神奇......

    南诚站在荣陶陶身后侧方,没动地方,荣远山则是坐在了长沙发的一侧,挡住了大门出口的方向。

    “姓名。”荣陶陶开口道。

    老者面色怪异,他同样不认为姓名很重要,然而......

    荣陶陶突然笑了:“无论这个世界怎么改变,又如何荒诞,关于你自己是谁,这很重要。”

    老者面色一怔,隐隐听懂了荣陶陶话语中的深意。

    “乌萨伊尔。”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乌萨伊尔,请原谅我的发音,所以...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找我?”

    乌萨伊尔却是笑了:“我有种预感,你已经知道了。”

    荣陶陶果断摇头,没有接茬。

    乌萨伊尔:“我注意到,你从远东地区带来了一些寒冰巨龙。

    今天上午,伊苏城也宣布了你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改善熔岩旋涡的恶劣环境,对么?”

    荣陶陶目光直视着老者:“这些讯息是面向全社会公布的,你怎么理解都可以,我不会为你解答。

    你该告诉我,你来找我是为何事?”

    乌萨伊尔:“一切如你所说,这个世界有很大改变,也很荒诞。”

    荣陶陶:“所以?”

    乌萨伊尔:“所以你是了解一些讯息的,这可以免去我很多口舌。

    你为什么不驻留在这里,带着你的龙族伙伴一同改善人类社会的生存环境,然后静静的等待,看熔岩旋涡会发生什么呢?”

    荣陶陶微微挑眉:“我似乎听到了威胁的意味。”

    乌萨伊尔笑容依旧从容:“更多的是建议,友善的建议。”

    荣陶陶的面色有些怪异:“你真的认为,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我就会驻留在星火城中,不去熔岩旋涡了?”

    “嗯......”乌萨伊尔沉吟片刻,开口道,“你了解一些讯息,也许是从你的校长那里,又或者是从其他老人的身上。

    无论如何你都该知晓,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无用的,为的是一个虚假的世界。”

    这一句话直指要害,暴露目的!

    后方,南诚一双明眸如炬,无论此次洽谈结果如何,这个老者,今夜必须要留在这里了。

    荣陶陶坐在茶几上,双肘拄着膝盖,上身探前,开口确认道:“虚假的世界。”

    “难道不是么?”乌萨伊尔仰坐在沙发上,用一种几近怜悯的眼神看着荣陶陶,“你知道的,这个世界本不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为了一个虚假的世界而奋斗呢?”

    荣陶陶抬起手,捏了捏自己左手虎口位置,感受着阵阵酸痛:“我很年轻,出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不清楚上世纪中叶都发生了什么。

    但我很清楚的是,我是真实的。

    我们周围的所有人,这座城市、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所有生灵,统统都是真实的。”

    乌萨伊尔静静的看着荣陶陶,他那一双灰色的眼睛中,带着些许奇异的光泽。

    沉默良久,乌萨伊尔轻声道:“你的俄语很不错。”

    突如其来的赞扬,是荣陶陶没有想到的。

    我用你夸我?

    聊着聊着正题,突然谈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似乎也意味着这次洽谈结束了。

    显然,乌萨伊尔看出了荣陶陶的坚定,也知道有些事情是无法更改的。

    也对,我为什么要心存幻想,抱有希望呢?

    他的确是荣陶陶,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魂武者。

    但归根结底,他也是诞生于新世界的人啊......

    刀,没有真正刺进这些人的心脏,又何来的感同身受呢?

    “咔嚓!”

    这是乌萨伊尔脑海中,精神屏障碎裂的声音。

    下一秒,老者双眼中突然升起一团火焰,阻碍了双方视线交织,但他的身体却未有任何动作。

    “呵呵。”乌萨伊尔哑然失笑,眼眶中的火焰越燃越烈,话语中带着无尽的感慨,“我曾以为你是特殊的,曾以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荣陶陶沉声道:“我是一名士兵,我的任务不会因为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而终止。”

    “是啊,你是一名士兵。”

    乌萨伊尔的感叹声音中,弥漫着一丝悲哀的意味:“可惜,你的坚定信仰,建立在了一座虚幻的象牙塔之上。

    同样很可惜,一个独一无二的孩子,错生在了一个虚假的年代里。

    接下来呢?荣将军,你准备如何处置我?”

    荣陶陶看着眼眶熊熊燃烧的老者,开口道:“从你的话语中,我听明白了一件事,熔岩旋涡的异常与你脱不了干系。

    你会告诉我你的目的、你的计划,以及你的一切所作所为。”

    说着,荣陶陶伸手,轻轻拍了拍茶几旁伫立的南诚。

    这样越级发号施令的行为可不合规矩,但谁让南诚是某人的南姨呢?

    南诚很惯着荣陶陶,且她的心中也只有任务,只是在她一步上前的刹那间,乌萨伊尔突然开口:“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虚假的呢?”

    话语之间,南诚已经按住了乌萨伊尔的肩膀。

    然而,乌萨伊尔肩膀处突然化作了一团火焰,让本抓住了老者的南诚,一手抓了个空。

    这一刻,荣陶陶仿佛见识到了熔岩版本的雪境魂技·碎雪残骸。

    而且这一熔岩魂技,必须得是史诗级以上!

    因为老者的身体只有肩膀处化作了团团火焰,其他部位依旧是血肉之躯。

    “我会为我的天真而买单,荣陶陶。”乌萨伊尔丝毫不在意南诚。

    他就这样上身探前,虽然眼眶中只有火焰、没有眼珠,但他依旧做出了“直视”荣陶陶的姿态。

    乌萨伊尔:“这具身体我会舍弃掉,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们顺着火苗寻到我的踪迹。

    但你要感谢我的天真、我的幻想,荣陶陶。

    记住,我给了你足够的尊重,也给了我们双方一次机会。

    你并非一无所知,荣将军。你了解一切讯息,在这样的前提下,你依旧拒绝了我。”

    荣陶陶心生不妙,手心处立刻生长出了一朵莲花,同时一脚踏在了南诚的小腿上,将她向身侧支开。

    乌萨伊尔咧嘴一笑:“保护好你的伙伴,守护好你心中的信仰。

    待这新世界的美好外壳一点点剥落,终有一日,你我会在真理中相遇。”

    话语落下,乌萨伊尔通体化作火焰,骤然亮起!

    尽可能听闻了所有讯息的荣陶陶,动作同样不慢,一脚支开南诚的同时,他手中的莲花早已绽放,也猛地按向乌萨伊尔。

    “轰隆隆......”

    火焰之躯,轰然爆炸!

    但是那层层烈火,以及翻涌开来的熔岩气浪,却并没有给这招待所大厅带来多少麻烦。

    因为在乌萨伊尔轰然爆炸的一瞬间,绽放的狱莲花骨朵已然吞没了乌萨伊尔。

    连着他的人,带着爆炸开来的层层火焰与气浪,甚至带着乌萨伊尔座下的沙发,一切的一切,统统极速缩小,也被狱莲花朵吞入其中。

    急速闭合的狱莲花朵,堪堪向外泻出了几丝火苗,便被彻底封死。

    而荣陶陶掌心的莲花骨朵中,也传来了“噗噗”的声响。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音虽然微小,但却持续了足足十余秒钟。

    过去的几周时间里,在查洱与郑谦秋的辅助研究下,荣陶陶对这9瓣莲花拼凑出来的完整花朵,无论是理解还是运用,都加深了不止一个层级。

    荣陶陶手心里绽放的是狱莲骨朵么?

    这样的描述其实并不准确。

    它就是莲花骨朵,只是在这次运用的过程中,其中的狱莲花瓣多发挥出了些许功效。

    起码狱莲在自身的职责范围内,将缺少的半片夭莲位置,用虚幻的半片花瓣给补全了。

    直至莲花骨朵中“噗噗”的声音消失无踪,荣陶陶攥紧了手掌,碾碎了莲花骨朵,也看向了南诚:“抱歉,南姨。”

    南诚摇了摇头:“这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笑话!

    如果不是南诚的信任与放任,以荣陶陶的力量等级,能支得开一座巍峨山岳?

    一边说着,南诚转头看向了身后的长廊:“通知各方,全员戒备。

    尤其是东城军营里盘踞的雪境龙,停靠在星野旋涡内的暗渊龙,周围增加警戒人员。”

    叶南溪:“是!”

    南诚:“另外,通知星野旋涡内的张善之教授,让他先出来,现在去东城区营地等我。”

    荣陶陶听懂了南诚的意思,转头看向了沉思中的荣远山:“爸,咱们现在返回东城区?”

    荣远山站起身来:“走。”

    ....

    大剧情即将到来,希望能写好这段故事。求兄弟萌月票支援!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九星之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