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
    老王可不太习惯将璐璐托放在桌子上,弯着腰太累,而是直接拿在手里,这玩意在符文练习早期还是很有用的。

    王峰左手随随便便的托着璐璐托,魂力往魂刻刀中灌注,提刀就刻。

    他的速度太快了,几乎都没让人看清,只短短不到十秒时间,一个李奇堡的巫术符文就已经完整的出现在了璐璐托背上。

    旁边三个人都是寂静无声,李思坦的眼中隐藏着一丝惊讶,音符的眼中满是疑惑,只有摩童的眼中满是茫然。

    这十几秒发生了什么?

    这就完了?

    这家伙乱画的吧?

    魂力构成的线条微微映耀,老王催动魂力激活,可原本应该顺理成章的最后一步却是出了岔子,符文在微微闪耀后立刻就黯淡下来。

    明显能感觉到当符文微微闪耀燃烧时,他手中的璐璐托似乎有点小难受,但居然愣是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失败了。”老王满不在乎的将璐璐托递了回去。

    摩童这次终于反应过来了。

    卧槽,搞得牛气冲天的,还不是失败!

    不过这家伙可真是奸诈啊,竟然故意画得这么快,连失败都显得比自己高级一点。

    “王峰,你这个不行啊,”摩童不服:“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我跟你说,不要这么急,水平不够你就慢点画!你学我!”

    “要不,算了,可能还需要练习?”老王说道,他并没有在小孩子显摆的兴趣,毕竟是要做大事的人。

    可旁边音符有些激动的说道:“王峰师兄,可以再画一次吗?”

    她顿了顿,认真的说道:“我刚才好像找到了一种感觉,但过程太快了,我想再看一次,师兄,可以吗?”

    小音符师妹如此认真的请求,这个就不好推辞了,毕竟小音符可是自己现在最大的金主。

    “那好吧,既然是师妹想看……”老王只能再拿起魂刻刀。

    同样的过程,同样的时间速度,甚至整个图形的每一次落笔都没有丝毫偏差,但最后灌注魂力的过程仍旧是失败。

    可这次,原本眼中只是有些许惊讶的李思坦,眼神却已经完全变了。

    符文镌刻的基本手法不外乎就是凿刻、平刻、灌刻那十几种,控制魂力灌注时的强弱,控制落刀的快慢,这是为了镌刻出符文中的‘神韵’,是前人千锤百炼后提取出来的技法精华。

    像音符这种初学者需要的是尽量简化,因为无法掌控自如;而高段位的,则是讲究将十几种手法真正融汇贯通,在不同的地方合理运用。

    但王峰师弟却这两个段位都不是。

    他的手法压根儿就没有具体的形态,在摩童看起来似乎都是平刻,动作相当的随意,可在李思坦的眼中,却看得出潜藏在那份儿随意下的,是领会了各种刻法精髓后的一种大道至简!

    之前第一次的时候,王峰画得太快了,而且李思坦当时也没真正重视,还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这一次他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这哪是什么初学者的段位,这绝对是一个已经相当资深的符文师才该有的手法。

    可是,师弟才只是学习了符文几个月的初学者啊!

    如果用常理来推断,这必然是不可能的,但师弟显然不是常人。

    师父常说,符文之道的上限不看努力,只看天赋,师弟这天赋真的是……真的是让自己有点汗颜无地了。

    “你看你,王峰,你又失败了。”

    自己失败了两次,王峰也失败了两次,这下大家就算扯平了,以后在师兄和音符面前,王峰和自己一样,都是失败两次的人。

    摩童其实很想哈哈大笑,但那明显就落了下乘,这种时候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忍着笑,故作关心的拍了拍老王的肩膀:“王峰,淡定淡定!失败是成功之母,只要你继续努力,我相信你可以的。”

    王峰无奈的耸耸肩,看了看李思坦。

    “王峰师兄,能、能再画一次吗?”音符的声音有点颤抖,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她双手合十举高高:“我真的好想再看看,拜托~~!”

    “不要了吧……”老王有点为难了。

    自己还是个很厚道的人,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一瓶灵玉膏都收了,总要让人家傻乐一下不是,这样才有回头客。

    “王峰师弟,”李思坦却是微笑着,师弟这是在故意藏拙啊,以他那样的技法,就算画第三秩序符文都够了,何况第一秩序符文:“音符想看就再画一次吧,你的笔法很有意思,我也想再看看。”

    “对对对!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摩童终于乐开花了,那样王峰就会是失败三次的人,就将永远被自己踩在脚下:“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刚才其实就是画得太快了我跟你说,符文一道啊,切忌心急……”

    老王本来都想算了,可连人家花钱的都这样要求了,那还能怎么办呢?

    老王是个有良心的人。

    第三次……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我觉得王峰师兄画得比李思坦师兄还要好呢。”音符完全陶醉其中,抑制不住,终于还是脱口而出。

    “音符,你这样我就要说你了,怎么可以为了安慰某人而不尊重……”

    “你的感觉非常正确。”李思坦当然不屑于去解释自己平时只是教学手法,微笑着开口说道:“王峰师弟的镌刻技法确实已经是登堂入室了!而且说实话,这只是一个第一秩序的低等符文,还完全看不出王峰师弟的上限啊。”

    旁边本来等着看笑话的摩童瞬间就张大了嘴巴。

    这家伙明明是失败啊!和我一样的失败啊!

    你们吃错药了?你们在说些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偏心眼儿!

    第四次……

    “王峰,行了行了,别装了,你看你又失败了!”摩童觉得不能再装下去了,今天必须要把话挑明,否则天知道那一老一小还能夸些什么出来,真是受不了大家这不公平的区别待遇:“都给你说了你画得太快了,就是不听取别人的意见!”

    “摩童,你不懂这个的啦。”

    “音符你怎么老帮他!我说的本来就是嘛,你看璐璐托的肚皮都被他画得乱七八糟了,这个小可爱好可怜!被他吓得一动不敢动,肯定是被他用什么邪恶的方法威胁了!”

    “王峰师弟。”李思坦看了一眼旁边愤愤不平的摩童,意味深长的对王峰说道:“不张扬、不骄傲,这是一种好的品德,但作为师兄,有时候也需要在师弟师妹们面前树立一个榜样,这不等于炫耀。”

    卧槽!

    摩童眼睛都瞪圆了。

    王峰失败了就是不张扬不骄傲,我失败了就是蠢,就不给我试第三次。

    李思坦师兄,你们是不是有一腿?!

    “王峰师兄加油!”音符的眼中亮光闪闪。

    老王也是无奈。

    其实他还真没有刻意去失败什么的,毕竟李思坦是个识货的人,故意失败有点太容易穿帮了,有些镌刻习惯是藏不住的。

    所以本来就只是随便画画,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反正因为灵魂匹配的关系,成功率就这样,爱咋咋的。

    之前以为随便画两次,让李思坦看个意思、让花钱的摩童满足一下就算蒙混过去了,可哪想到现在没完没了。

    算了,再画一次吧。

    老王打醒精神,一个第一秩序符文让自己画五次,也真的是醉了。

    十分之一的成功率这种事儿,说白了其实就是碰运气,说不定第一次就成,也说不定第十次才成。

    这次的运气不错,最后一步时,魂力的引导异常顺利。

    整个图纹在魂力的催动下缓缓激活启动,但又不同于之前李思坦成功时的深蓝色,也不是音符成功时的淡蓝色,一片鎏金的色彩从符文上镀过,紧跟着闪耀出金色的光芒!

    同样的符文根据完成度的不同,显现出的色彩也是不同的,一般的是音符那种淡蓝色的光芒,然后就是李思坦出手时绘制的标准2%的‘李奇堡的巫术’,那是深蓝的色彩,算是将魂晶粉末的功效发挥到最大,让它在符文的推动下,一瞬间‘燃烧释放’出了所有的能量。

    可在这所有标准之上则还有另一种色彩,金色!

    通过完美的融合,超越符文和材料本身的极限,将整个低级符文强行推向更高的领域!

    老王很淡定,他真没想装逼,而旁边音符和摩童早都惊呆了。

    甚至连早有心理准备的李思坦,此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完美之上的极限,极限之上的升华!

    这样的金色符文,是每一个符文师的追求,就算是自己、自己的老师霍克兰院长,这种金色符文都只能是妙手偶得,可遇而不可求。

    可王峰师弟,竟然试了区区五次,就这么信手镌刻出来了!

    这!

    天才,奇才!

    一个初学者竟然镌刻出了金色符文,不管这是巧合还是其他任何理由,都绝对无法掩盖其天才的光芒!

    何况,那已经登堂入室的娴熟镌刻技法可绝不是什么巧合!

    玫瑰圣堂曾经是靠符文起家,名扬天下的,可近些年,除了当初自动放弃了符文的卡丽妲校长之外,已经很久没有再出过一个像样的符文人才了,以至于连最后这点遮羞布都不再,被裁决圣堂按着一头穷追猛打。

    但是现在不同了!

    “王峰师弟,”李思坦意味深长的看着老王,眼中已经不再只是以前的那种单纯的欣赏,而是多了一分敬重,更多了一份儿厚望:“了不起!”

    他没有把话点得太明,王峰师弟的低调是对的,旁边还有两个师弟师妹呢,如果真明白这个金色符文所代表的意义和难度,那他们恐怕会被打击到怀疑人生。

    “哪里哪里,这完全是运气好!当然,更是仰仗于师兄的指点,正是因为师兄因材施教,认真又不刻板,自由中带着严谨,传承中蕴含着创新,才会有王峰今天的进步啊!如果换个别的老师,那是万万不行的!”

    老王一脸恭敬:“音符师妹,摩童师弟,我们能在这里相聚,能和师兄一起学习,这都是缘分,命中注定的,其实每次看到师兄都像我那失散多年的兄长……”

    旁边摩童原本张大的嘴巴瞬间合拢,脸上肌肉有点抽搐……马屁精!

    那家伙明明是蒙了五次才对了一次,如果给自己五次机会,自己也可以……至少可以成功一次吧?

    这世界何其不公!

    李思坦微微一笑,“师弟,我期待你的未来成就,我会向学院反应的。”

    别的不敢说,但在因材施教这方面,连老师都夸赞过自己,否则偌大一个符文院,也不会让自己代替院长来给两个特殊的八部众上课,只是年轻人都有点狂妄,像师弟这样谦虚稳重的,是大才,自己要跟院长和校长好好陈述一下,这样的人才要重点培养。

    这、这它猫的是要还是人吗,失散多年的兄长?这个无耻之徒的下限到底在哪里!

    摩童听得连脑瓜仁儿都嗡嗡嗡的响。

    “那我们今天还是先下课吧。”

    李思坦也是赶紧打断,不过心中却是暖暖的,这个王峰师弟委实是太重情重义了。

    “辛苦师兄了!师兄再见!”

    老王美滋滋,拍马屁只是顺手,李思坦是对付卡丽妲的一张牌,要用好。

    符文也好、魔药也好,对自己来说都没区别,操作不是难事,难的是最后捅那一下。

    上次十次才成功,今天五次就成功了,说明这东西还是可以碰运气的。

    看来下次炼制魔药前一定要先焚香洗手,虔诚祷告,那说不定三十支魔药的尾款很快就可以一次性拿到手里了。

    是时候让范特西出手去搞药材了!

    王峰美滋滋的走了,摩童稍微有点疑惑了,难道王峰真的有符文上的天赋?

    ……总觉得自己缺了点什么,遗忘了很重要的东西……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