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兽不如
    雪智御也是很错愕,这是什么情况?自己这点事儿需要如此郑重吗?

    她和王峰本来就是个闹剧,闹腾闹腾就散了,族老这么认真,想散都没那么容易了。

    四周所有人集体一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紧跟着,更加石破天惊的话从族老的嘴里出来:“你和王峰是天作之合,正好这次冰雪祭,智御,你就和王峰订婚吧。”

    ???

    玩真的?全场所有人瞬间懵逼,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重度幻听晚期,下巴都掉了一地。

    刚才族老说什么来着?这是什么情况?

    四周霎时间安安静静、落针可闻。

    奥塔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眼睛瞪得比牛还大:“祖爷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疯了!

    “奥塔,你要像对待亲兄弟一样守护王峰,保护他,就是保护我们凛冬的未来!”奥斯卡并不生气,反而叮嘱奥塔。

    雪智御神情复杂的朝王峰看过去,雪菜更是嘴巴张得大大的,活见鬼了这是?

    此时整个冰洞吵成一团,于情于理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放肆!”奥斯卡一眼瞥过来,那双原本浑浊的老眼精光一闪,吓得周围刚起的嗡嗡声顿时消停。。

    “咳,族老,塔儿不是那个意思……”旁边族长奥巴赶紧说道。

    奥斯卡眯着眼睛,奥塔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急迫的说道:“祖爷爷,我不服!我反对!这个王峰根本就配不上公主,他给您灌了什么迷魂汤?这家伙昨天还非礼了咱们两个舞姬……”

    奥塔是真要疯了,奥斯卡可是自己最大的靠山,不帮自己都算了,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昨天王峰的事儿还没宣扬开,也就雪智御等少数几人知道,此时突然听说,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凛冬人对男女之事这方面其实是相当开放的,但那也得分事儿分人,毕竟对方是智御殿下,未来的冰灵女王,为了配得上她,奥塔可是一直都守身如玉。

    “一国之亲王岂有鬼混之理!”

    “他昨晚还住在公主隔壁,这是对公主殿下的大不敬!”

    无数人顿时冲王峰怒目而视。

    老王心里松了口气,他只是个临时工丝毫没有转正的意思,连忙认真的点头,“老人家,我这人吧不太安分,此事事关重大,您也不能一叶障目,还是需要听取大家的意见认真考虑啊。”

    奥斯卡哈哈一笑,“美女爱英雄,哪个英雄不风流,这不算什么事儿,只要你对智御是真心的就行,何况,只是打打牌更不能算无礼,但是她们欠的钱就算了吧。”

    其他人都是一怔,只是打牌?

    奥塔要气疯了,尼玛,长夜漫漫,外面天寒地冻,守着两个性感美女,你却打牌赢钱,赢女人的钱???

    禽兽不如!

    雪菜原本张得大大的嘴巴却猛然合拢,又惊又喜,忍不住伸手在王峰背上狠狠拍了一下:“原来昨天你是和她们玩儿牌啊?也不叫我!赢了多少?”

    老王有点无语,这老头昨天晚上不是呆在山洞里吗,本来想膈应他一下的,神棍的脸皮果然厚啊。

    奥塔又惊又怒,祖爷爷从不说谎,只怕昨天是被王峰耍了:“那、那也不行!这家伙是个外人……”

    “族老。”奥巴也想替儿子争取一下。

    “唉!”奥斯卡却重重的叹了口气,一脸伤心疲惫的样子:“罢了罢了,反正我也时日无多,管不了你们了,这只是我的看法,你们爱听不听……唉,人老喽,不中用咯,没人在乎,说话也没人听咯,你们就当我死了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四周所有人面面相觑,奥塔还想说点什么来着,可却被他老子一把拽住,然后族长领头,四周顿时哗啦啦的跪了一地:“族老息怒,一切按照您的吩咐来!”

    “祖爷爷……”奥塔急啊,祖爷爷这是要他亲命了。

    “闭嘴!”奥巴恶狠狠的瞪了奥塔一眼。

    族老的脾性,他这个当族长的嘴清楚不过,既然已经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那恐怕就不是在场这些人所能动摇得了的,奥塔就算磨破嘴皮,除了惹族老盛怒也是于事无补。

    他转头看向王峰,许多人也都朝王峰看过去,这时候好像也只有王峰才能拒绝。

    可老王才懒得管呢,昨天玩那点小把戏居然都被奥斯卡看穿,这老东西段位太高,自己还是别去自讨没趣的好,反正不管什么事儿都只能靠你们自己摆平,老子也是受害者,我是爱莫能助的。

    看那表情就知道他不可能站出来说话,奥巴微微一叹。

    所幸这事儿倒也并不是全由凛冬人说了算,毕竟是大事儿,不管订不订婚也不可能马上就落锤,还遵求国王雪苍柏的意思,在场的凛冬族人没法反对族老的意思,但雪苍柏却可以,毕竟他才是冰灵国真正的王,而现在还能翻转的,也就只有雪苍柏了。

    ……

    本就只是为了过来见族老,从冰洞里出来,雪智御等人便要回冰灵城,奥塔一副垂头丧气丢魂落魄的样子,居然忘了来送。

    雪菜兴奋莫名,昨天晚上的误会已经被族老解开,原来是大家误会王峰了。

    “你这家伙也真是的,都不知道给大家解释一下,我还以为你是个人渣呢!”雪菜骑在雪狼上兴奋得叽叽喳喳的说道:“还有祖爷爷!王峰,你昨天和祖爷爷在冰洞里到底干了些什么?你给祖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会……”

    “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族老昨天晚上虚心的请教了我一些有关符文的问题……”

    “你少来!”雪菜压根儿就不信:“说真话!”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我就告诉你。”老王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一种帅叫惊天动地,我这该死的相貌实在是太出众了,族老昨天晚上一看到我就惊为天人,说只有我才配得上最美的公主,这是天赐之缘,弃之不祥什么的……”

    “能好好说话吗,讨打!”

    别说雪菜,就算是吉娜等人也都开始适应王峰这信口开河的习惯了,此时一个个都听得好笑,唯独雪智御的表情有些平静。

    王峰说那些鬼话她自然是不信的,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王峰只是个挡箭牌,以祖爷爷的智慧和读心术,不可能看不出来,而且看祖爷爷今天‘胁迫’族群的样子,明显也不是老糊涂的样子,可是为什么呢?难道这其中当真有什么冥冥中的天意不成?又或者,祖爷爷只是在帮助自己找一个离开冰灵的借口而已?

    …………

    此时的凛冬大殿上正跪了一堆人。

    族长奥巴不在,他已经应承了族老,有些话不好再立刻改口,但其他几个各部首领却是全都到齐了。

    “族老,我觉得您这决定太草率了,那个王峰根本都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冰灵国大雪封山,那家伙若真是从极光玫瑰过来的交换生,又怎会挑这个时节过来?”

    “那些都算了,关键是奥塔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智御,这些事儿咱们大家伙儿都是看在眼里的,好不容易现在到了订婚的年纪……”

    说白了还是一句话,没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何况冰灵和凛冬联姻的习俗已久,无论从哪方面看,智御和奥塔都是最完美的一对儿,奥斯卡却突然帮着外人拆散自家人情、政治的完美联姻,这简直就是没道理。

    众人七嘴八舌、言之凿凿。

    奥斯卡一直没反驳,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宛若老僧入定般任由他们说着。

    隔了好半晌,人人都说到口干舌燥,停下来了,才见奥斯卡微微睁开眼来。

    “说完了?”

    “族老……”几个首领都有些茫然,都是被族老看着长大的,天生的心里压制,面对族老,大家心里都没底。

    “奥塔对智御的感情,我又何尝不知?”奥斯卡叹了口气:“让两个孩子联姻只是让两家更好,可让智御嫁给王峰,这却是救命。”

    “那王峰何德何能……”

    “族老是指黑夜白昼的事儿?”有人想起凛冬族中的古老传说,也想起前不久半夜突然惊起的闪电:“这些不过都只是奇象而已,就像极光的传说一样。”

    “传说毕竟只是传说,”首领们对此有些不以为然:“我们这里各种奇怪天象多了去了,族老怎可当真?”

    “再说了,就算真如传说中所说,我们冰灵将有大难,可就凭那小子,又能做什么?他连英雄都不是,只不过是个圣堂弟子……”

    奥斯卡没有再多说,只是冲大家摆了摆手,众人顿时安静。

    “多说无益,我要闭关一段时间,谁都不可打扰,这里有一封交给陛下的信,请陛下亲拆,”只见奥斯卡从怀里摸出一封盖着火漆的信件放在椅子上,满脸疲惫的说道:“都散了吧。”

    ………………

    白昼,有阳。

    大厅中亮堂堂的,雪苍柏拆开了那信封上的火漆,上面有两段内容,第一段比较简单,大意是冰灵或有劫难,请雪苍柏速速招回冰灵国所有的现役英雄。

    冰灵有劫难,要召回现役英雄什么的,或许是与最近城内流行的‘黑夜白昼’传说有关,族老奥斯卡一向以神明的侍奉者自居,对这类传说是最为上心的。

    坦白说,雪苍柏不是很相信这些捕风捉影的所谓预言,但出于尊重奥斯卡、并且宁可信其有的角度,下这么一个命令防患于未然,那倒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关键是第二段内容……

    请陛下在冰雪祭时为智御殿下和王峰订婚,时间紧迫,但不可从简,可广邀各公国观礼。

    王峰?什么东西?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