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远方的咒念
    雪苍柏也是一愣之后才想起来最近那个正和女儿传绯闻的圣堂弟子。

    讲真,那些说王峰和雪智御谈恋爱的谣言,雪苍柏是一个字都没信过的,那男的一听就知道是两个女儿找的挡箭牌,多半还是雪菜的主意。

    之所以对其睁只眼闭只眼,不过是想等和女儿约定好的冰雪祭最后期限时,再直接揭穿他,省得早早的揭穿了,女儿又生‘二计’,那反而麻烦。

    可没想到啊,不过是一时的放纵,居然就酿出了今天的苦果,雪苍柏是不知道王峰和奥斯卡如何认识的,但是,让智御嫁给一个从南方来的外来人?而且还是有名的激进分子卡丽妲的师弟……

    这不是搞笑嘛!

    “一定是雪菜这丫头胡闹,去找族老帮忙,族老最疼的就是她,这还真是了……”雪苍柏气愤愤的说道:“以前这丫头自己胡闹也就罢了,这次居然是拉着智御陪她一起胡闹,还哄骗族老,这简直就是儿戏!”

    “陛下,什么证据都还没有呢,就下这样的定论可不好。”陪侍在一帮的奥娜王妃笑着说道:“族老的性格您还不了解?那可不是两个小丫头片子能轻易说动的,或许我们应该认真听一听族老的意见,先看看这个王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早就让人查过了。”雪苍柏没好气的把信件扔到桌子上:“十八岁,比至于还小两岁,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何况还是南方过来的,只会花言巧语!”

    奥娜笑了起来:“陛下,您这可不对,您都还没见过这个王峰呢,怎就知道他花言巧语?”

    “这还用得着亲眼见吗?”雪苍柏冷笑道:“他才多大点年纪,竟然就敢胡吹说掌握了第三秩序符文,还伙同他们圣堂符文分院的导师演了一出好戏……肯定是被雪菜威胁了,这小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

    “圣堂规矩森严,雪菜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

    “她是个胡闹惯了的,有什么她不敢?”雪苍柏摆了摆手:“不说她!王峰这边,起码还是先搞清楚身份,我已经让人给玫瑰圣堂派去了信使,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得到准确消息。”

    “那现在呢?”奥娜王妃说道:“族老守护两族两百年,若是违背他人家的意志,那只怕陛下会遭受发各种非议。”

    雪苍柏略一沉吟:“冰雪祭上的订婚仪式还是给准备上吧,还有大概一个月时间,我会好好称量称量他,要是个真有本事的倒还罢了,可若是外强中干,那就是休想!”

    奥娜王妃咯咯笑起来:“陛下,我看您是舍不得智御。”

    “女大当婚,有什么舍得舍不得?我都是为她好!”雪苍柏眼睛一瞪,说道:“奥塔那孩子多好?又爱她又专一,还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冰灵亲王……那个王峰,除了小女生爱的一张脸,其他方面他配去比较吗?”

    …………

    卡丽妲有种很古怪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的好运仿佛已经用尽了,最近半个月来全是各种糟心事儿。

    霍克兰院长被借调、王峰莫名失踪,光这两样就已经足够她头疼的了,可还要再加上一个武道院的达摩司。

    洛兰的事儿之后,这家伙毕竟有责任,理应是被圣堂主动劝退的,可不知道他跑去联盟议会怎么活动了一番,上面最后的离休命令并没有下来,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升迁,直接任命为了玫瑰的常务副校长。

    虽然卡丽妲也知道现在的联盟议会黑白不分,只看利益不管其他,但也没想到会这么离谱。

    原本就是自己的对手,这次经历了洛兰事件后,双方对立的意味更加明显,算得上是已经撕破脸皮,再也用不着给对方留块遮羞布了。

    于是的董事会,天天都是各种吵,大吵小吵一直就没有断过,吵得卡丽妲头都大了,有时候真有点想远离这些混乱,跑去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呆上一整天,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发一整天的呆,让疲惫的大脑好好休息休息,可惜就这都只能是一种奢侈的愿望。

    呼……

    幽灵般的蓝天出现在办公桌前,一封密漆的信件放到桌上:“大人,冰灵国主的密函。”

    冰灵国?卡丽妲怔了怔,有些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自己没记错,冰灵国主雪苍柏,说不上和刀锋的某些腐朽者同流合污,可思想僵化老旧,是个典型的保守派,主张与九神友好共处,算是自己的政敌之一。

    “雪家的人有什么事儿?”她皱着眉头拆开信封,可才看了第一句话,整个人顿时就来了精神,挺直了背一字不漏的看完。

    “这家伙……”卡丽妲的脸上居然出现一丝久违的笑容:“居然跑到冰灵去了!”

    “谁?”

    “王峰!”

    蓝天愣了愣,那可隔着极光城好几千里路程,天南地北,而且这时节那边应该正是大雪封山,王峰怎么可能过去:“会不会是假的?”

    卡丽妲笑着将信扔给蓝天。

    蓝天匆匆扫过,一眼便已辨明真伪,确实是雪苍柏的手书,上面还有冰灵国主的印章,除了对卡丽妲的一些礼貌性问候外,咨询了一些有关王峰的事儿,也提到了王峰作为交换生转学冰灵圣堂之类。

    看得出来雪苍柏对王峰的身份也不是很确定,信件中有询问求证之意,但根据一些外貌和特征描述,确实是王峰无疑。

    “大人,我去走一趟吧。”蓝天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最近的玫瑰格外的没有活力,几大分院似乎悄悄回到了王峰出现之前的那种无力状态,连刚刚作为试点放权的自治会也是乱成一团,成为了高层会议上那些家伙们攻击卡丽妲决策的一个突破口。

    讲真,王峰在的时候大家都不觉得,可真等这家伙不在了,才发现他对玫瑰来说似乎相当重要,很多东西都不是看表面的,你说他真有本事也好,还是运气好也好,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容你不信。

    卡丽妲却说道:“还是我亲自去一趟。”

    “那我陪您一起。”

    “不用了,我去看看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也顺便出去散散心,梳理一下思路。”卡丽妲笑了笑。

    逃跑的间谍?九神的陷阱?

    讲真,可能性都不大,卡丽妲也不怕,更重要的是……

    “玫瑰最近的局面太复杂了,达摩司那老家伙最近拉拢的人可不少,暂时都还藏着,我若不在,他们必然都会忍不住跳出来的,你留在这边可以看清楚到底都有哪些人,”卡丽妲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记清楚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一网打尽!”

    “明白!”

    …………

    老王不在,玫瑰圣堂中日子不好过的可绝不仅仅只是妲哥。

    范特西的日子也很不好过,王峰刚离开那几天还好,他被蕾切尔‘放倒’了,是的,他没能抵挡住旧爱的攻势。

    一个没真正经历过风浪的小男孩,又怎么能逃得出渣女的有意引诱呢?男人总是习惯用下半身来思考,以为那就是爱情,要想看透,没点阅历的沉淀是真的不行。

    蕾切尔却是是迷得他够呛,如胶似漆的日子是让范特西小爽了一段时间,但随着王峰失踪的消息开始在圣堂里传来,蕾切尔还在观望,但热情明显下降,紧跟着来的就是真正的麻烦。

    卡丽妲有任务不在玫瑰,武道院的达摩司副校长成了代理校长,并且很快就得到了几个认为玫瑰圣堂‘乌烟瘴气’的导师的支持,自治会的工作原本是范特西、苏月和音符等人在帮老王管着的,可很快就换了人,理由很充分,自治会不能没有真正的会长。

    新会长是达摩司的人,空降的特招,凤凰城的天才武道家林宇翔,帅气刚猛,一手银枪连挑武道院三大高手,在玫瑰圣堂一时间风头无双。

    新官上任三把火,驱魔师分院的部长音符、铸造院的部长苏月统统都被更换,蕾切尔也是相当果断的抛弃了没有价值的小胖子投入新人的怀抱,保留住了枪械院部长的地位。

    整个玫瑰都有点乱糟糟的。

    这都还只是其次,更要命的是,新会长盯上了魔药院和老王之间的生意……

    他的意思很简单,范特西要想和魔药院继续合作可以,但原本付给每个魔药学徒的报酬要涨价,由原本的二十欧,涨到了五十欧。

    没办法,王峰不在,法玛尔院长对这所谓的生意兴趣缺缺,专心去搞她的研究不再过问,而单凭法米尔一个分院部长,压根儿就没有和新会长叫板的能力,何况涨价这种事儿也是让魔药院整体收益,哪怕要被新会长抽成,可魔药院的弟子们愿意,法米尔也拦不住。

    范特西是情场商场都连续遭受打击,可兽人那里的订单合同还没完,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哪怕不赚钱、甚至还会亏本,那也得将局面先维持下去。

    本还指着八部众那边能帮一把手,可将真,这种纯粹就是奢望了。

    八部众原本就对所谓的圣堂权力毫无兴趣,连音符去当驱魔院部长都只是因为想帮王峰而已,现在王峰不在,那所谓的部长位置,别人要抢,他们直接就全都让出来了,何况对方的理由很简单、态度也很恭顺,那些繁琐的公会杂事儿不应该由八部众来做。

    黑兀凯和音符他们本就不怎么管自治会的事儿,也无意参与玫瑰的内斗,以前是因为和王峰的私人交情,现在王峰不在,那自然更没有争的理由,顺理成章的就让了出去。

    各种失势,原本在玫瑰已经声势日隆的老王派系,似乎突然之间就成了最容易被欺负的对象,以前那些看他们不顺眼的、眼红嫉妒的,还有那些有仇的,原本属于洛兰派系的,各种各样的人全都跳了出来,日子那是真的越来越难熬了。

    符文宿舍……

    老王在的时候这里就是战队的‘办公室’,老王不在了,这传统也还是没丢。

    那床早已经被温妮坐成了猪窝,被子上全是她的脚印,以前王峰会骂,可现在温妮可是正儿八经的战队老大,谁敢骂她?

    大家正在开会,说是开会,其实就是相互倒倒苦水。

    “武道院说是要开除我,达摩司院长都差点签字了,幸好坷拉出面保我才留下来的。”乌迪满脸的歉疚,这真不能说人家武道院欺负人,主要是前两天的一场考核,他自己给搞砸了:“我真是太笨了。”

    他羞愧的低着头。

    “愁愁愁,愁什么愁?开除有什么大不了的?乌迪我你跟你说,老娘被七个圣堂开除过,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温妮简直都佩服自己,她还真没想过居然会有自己去安慰别人的一天。

    “有坷拉在,他们还是有顾忌的,毕竟坷拉是招牌。”范特西更愁:“现在更难的是我,阿峰那个生意你们都是知道的,林宇翔那家伙拿了一半的工钱还不算,今天居然给出限期,让我在一个月内交出整个魔药的交易,说什么这种和分院合作的生意就该归自治会,由会长掌握……我掌握他个鬼呢,这不是明抢吗!”

    范特西和魔药院那边的事儿,老王战队都知道,平时的‘战队经费’也全都指望着范特西这里,现在居然要被动,温妮腾的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妈的咧,长这么大我还没被人抢过,疯了吗他,也不去打听打听!”温妮怒道:“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老娘这就去灭了他!”

    “冷静!冷静!”范特西和乌迪连忙拉住。

    旁边坷拉哭笑不得的说道:“温妮,你昨天才被校长警告过……”

    “什么校长?一个破代理校长!”温妮嘴里叫嚣,可气势却软了下来:“都不是正牌的,很了不起吗他?”

    卡丽妲这几天不在,校务都由代理校长达摩司负责,这家伙和卡丽妲可是两个路数,完全不买李家的帐。

    事实上,到了圣堂校长这个级别,哪怕就是代理校长,那也就绝不是李家可以随便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了,背后肯定都有点东西,谁也谈不上怕谁。李温妮是卡丽妲弄进来的,对方自然将之视作卡丽妲的人,没有特意去针对你就已经算是给了李家天大面子了,但肯定也不可能再继续迁就。

    达摩司昨天已经找温妮过去训过话了,对老王战队之前的那些骚作风表示了相当的不满,虽然口口声声都说那是王峰的错,和温妮等人无关,但最后也补了一句,王峰不在了就算了,以前的事儿都既往不咎,但无论是温妮还是战队其他人,如果敢在玫瑰惹事,那没的说,立刻开除。

    讲真,开除什么的,温妮倒是不怕,但问题是一旦在玫瑰待不下去,暗魔岛就是她唯一的去处,她可不想去那个鬼都怕的地方。

    小魔女这次算是遇上了克星,是真被威胁得有点不敢动了。

    讲理也不行,动手也不行。

    难受,憋屈啊!

    突然就怀恋起老王来,以前都觉得那家伙是个吃闲饭的,成天游手好闲啥事儿不干,可大家就是过得顺心,比如眼下这些破事儿,要是老王在的话,就现在那个什么新会长,他段位还能比洛兰高?分分钟就坑得他脱裤子啊!

    四个人愁眉苦脸的商量了半天也没个头绪,温妮气得狠狠一跺脚:“王峰这个混蛋!到底死哪去了?”

    温妮是真的郁闷,这世上居然还有连李家的情报网都找不到的人,王峰那家伙难道是变成蝴蝶飞走了吗?

    呸!敢让老娘受这么多委屈,你可千万别被老娘找到,否则咬死你呀!

    “阿西八,你就拖,想尽办法拖到王峰回来!”

    ………

    “阿秋!”

    老王打了个喷嚏,感受到了来自远方的咒念。

    肯定是妲哥想他了,人长得太帅就是容易招蜂引蝶,眼前这个都还没搞定呢。

    雪智御就坐在王峰面前,从凛冬那边回来,她感觉事情的变化来的有点太快,而且也有点超出她的控制范围了。

    坦白说,当初陪雪菜演这场戏,大家想到的都是王峰可能会被很快揭穿,毕竟这事儿要哄骗的对象都是冰灵国最有智慧的一帮人,大家想到的都是被揭穿后如何应对,可是……没人想过这戏演得太成功是个怎么样的局面啊!

    现在竟然连冰灵的守护神都已经被哄骗了进来,按理说这应该庆幸,是大家的计划已经成功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可订婚什么的,这也太夸张了。

    “父王已经知道了。”雪智御有些哭笑不得,事情闹到这份儿上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后面恐怕会有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动作,事涉王宫尊严,不会轻松,也不再是我所能控制的,你要做好各种心理准备。”

    “殿下,你到底是什么打算?”老王倒是一点都不慌,自己是真金不怕火验,就算摆明车马,自己也是圣堂弟子,谈个自由恋爱还能杀头不成:“我这边帮你撑一会儿是没问题,但不可能太久。”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