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三百零八章 超级累赘
    “哇呀呀,你这妖怪,吃我一棒!”巴德洛庞大的身躯从天而降,他高高跃起,手中那巨兽獠牙一般的武器朝着曼库被封死的位置轰然砸落。

    四周瞬间冰霜遍布,曼库只感觉全身的血气都在刹那间被冻结,那凝滞空间的效果竟比雪智御的冰术、比奥塔的冰风斩还要更加恐怖!

    曼库的瞳孔狠狠一收。

    这巨棒可不普通,竟还是一件非凡的魂器。

    凛冬霜冻!

    天生地长的下品魂器,出手便自带强力的冰霜领域,可不是一般冰巫的霜冻所能比拟的。

    “哼!”

    曼库一声冷哼,魂力一震,手指尖上猛然挤出一团悬空的血滴。

    那血滴在他指尖上飞速旋转,宛若螺旋的血球,顷刻间已涨大到半公分。

    轰!

    头顶的巴德洛已落到他眼前,巨棒凛冬霜冻照头轰然砸下。

    可就在此时,那旋转的血滴炸裂,四周的强效霜冻瞬间瓦解,曼库几乎被冻结的身体重新恢复,气血运转。

    篷!

    轰隆隆……

    巨棒已经临头,可却差之毫厘,曼库化为一道血雾突然隐没,巴德洛的巨棒落了个空,砸在雪智御凝结出的冰枪阵上,霎时间冰块四处飞溅,一片冰雪弥漫。

    曼库已脱身到了半空中,可还没等他稳住身影,第三波攻击已到。

    坷拉的节奏比雪智御和巴德洛明显慢了半拍,之前奥塔说过和曼库单挑,坷拉是个实在人……或者说南方的刀锋兽人都是实在人,说单挑就绝对是单挑,哪想到雪智御他们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突然出手。

    可毕竟是坷拉,当初还没有老王的时候都能适应玫瑰的环境,再来适应一下冰灵的节奏也是无可厚非的。

    雪智御和巴德洛出手时,她只是一愣就已经回过神来,毫不迟疑的,手中魂力凝聚,雷电缠绕的灵魂标枪早已拽在手中,看到曼库从冰枪阵中脱身,雷电标枪已然一个预判,超准半空轰然射去。

    一而再、再而三。

    奥塔并不弱,曼库面对他时是全力以赴的,刚才那前两波攻击完全是出乎意料,本就已经让分神的曼库挡的有些勉强了,此时血雾身影才刚刚凝聚,没法再立刻闪现,那雷电标枪却已射到眼前。

    避无可避!

    曼库的眼中厉芒一闪,双手并拢,修长的十指上青筋暴涨,手掌一片血红之色。

    “血魔掌!”

    蓬蓬篷!

    空中瞬间幻化出了一只血色的手掌,朝那雷电标枪强行抓去。

    血族常年生活在不见阳光之处,对雷电、强光这一类的抵抗力不是说没有,但向来都很弱。

    曼库接连用力,本就还没缓过气来,此时仓促凝聚的血魔掌吃那蕴含有雷电之力的标枪一射,竟被生生射穿!

    他惊怒之间抬手拍去。

    还好那灵魂标枪射穿了血魔掌后,力量本也势尽,被他后补的一掌轰然拍碎,解除危机。

    可下一秒……

    长刀在地上拖过,拉出一地的火星!

    浑身金光、霸体还未解除的奥塔,已然赶到了从空中落下的曼库身前。

    “升龙回天斩!”

    蛮刀从下往上的转了个螺旋,白色的刀气伴随着奥塔的身影猛然冲天而起,圆舞的森寒刀芒在这瞬间竟宛若化为了一条升龙的模样,伴随着倒卷的恐怖刀罡,仿佛要吹散、砍破一切!

    曼库的眸子爆闪出一丝惊怒。

    轰!

    空中一团血雾轰然炸开。

    和之前那主动散开的血气不同,伴随着这血雾爆开的,还有点点飞射四溅的血迹,溅了奥塔一脸。

    轰!

    奥塔轰然落地,双足重重的踩踏在地上,一手抹了把脸上的血迹,一边得意的看向那横河方向,冲那里大声嚷嚷道:“喂!你输了,快点叫爸爸!”

    篷……

    一道血影此时才在那横河中心处出现。

    只见他此时竟然凭水而立,就好像是踩在水面上,像片轻若无物的叶子似的,随着那波浪的起伏而飘摆。

    一丝血迹从曼库的嘴角溢了出来,他伸手捂着右胸位置,那里似乎伤得比较重,五指指缝中血迹斑斑。

    曼库是真的快要被气晕头了。

    说好了单挑,那边竟然同时出手偷袭,而且还一下就来三个,这尼玛……

    “嘿嘿!”他捂着伤处冷笑不止:“什么冰灵、什么圣堂十大,不过是一堆毫无信用、毫无廉耻的废物罢了!”

    这边四人已经汇聚一处,在岸边与曼库遥遥相对。

    “你说什么?”奥塔故意捧着耳朵:“你在叫爸爸了?近点近点!太远了听不到!”

    “去你吗的!”曼库怒极,实在是受不了这混账玩意儿和他装傻的样子:“不是说要单挑吗!”

    奥塔咧嘴一笑。

    “对啊!”他此时脸上毫无羞愧之色,反而是得意洋洋的冲曼库说道:“我们全部单挑你一个,怎么,有问题!”

    这、这还真是……

    曼库张了张嘴巴。

    他这还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二哥,还和他啰嗦什么!”巴德洛挽着袖子,直接就想往河里面跳,但问题是他不会游泳,又学不会像曼库那样飘立在水面上……这就有点犯愁了:“上上上!干掉他!翻他牌子!”

    “对,痛打落水狗!”奥塔叫嚣着。

    啪!

    旁边的灵魂标枪已然再次在坷拉的手中凝聚出来,雪智御那冰霜女王上的魂晶石也在闪动着蓝色的光芒。

    “好!好好好!”曼库怒极反笑,今天他算是记下了:“咱们走着瞧!”

    篷!

    水面上血雾一散,曼库刹那间消失无踪。

    这边巴德洛一呆:“卧槽,跑了?咱们赶紧追啊!”

    “追追追,追你个鬼!”奥塔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却扯动了背上的伤口,疼得他有点龇牙咧嘴:“追上去送两条命啊?”

    巴德洛缩了缩脖子,不服的小声说:“咱们不是打伤他了吗……”

    “只是一时的偷袭占了点上风而已,真要搏命,他至少能换我们一个人,为了点功勋闹到两败俱伤,没必要。”雪智御的眼中闪过一丝忌惮:“集我们四人之力也才只是逼退他,血妖曼库,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家伙的速度太快了,而且还能变来变去……黑兀凯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单挑这变态的?”奥塔龇牙咧嘴的说,雪智御已经替他处理了背上和肩上的伤口,敷上了药膏,但剧痛仍旧没有消退。

    曼库的爪子带有所谓的‘流血’效果,那是一种的血族的特性,让你流血不止,伤口难以愈合。

    坷拉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丝敬佩:“因为黑兀凯更强!”

    “偶像!”巴德洛竖起大拇指。

    正说着,河对面的丛林中竟然窜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背上背着一面巨盾,显然也是看到了雪智御等人,隔着河岸朝他们猛挥手。

    “是塔塔西!”巴德洛眼尖,惊喜交加的嚷道。

    只见塔塔西将巨盾作舟,垫在脚下一个冲射,破浪而来,数十米的河面顷刻已渡。

    “智御殿下!奥塔、巴德洛、坷拉!”塔塔西的脸上带着惊喜,他一个人在那丛林里已经窜了好些天了,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碰上好几个队友:“运气真好,我刚才听到这边有打斗声,感觉到有寒冰元气,过来瞧瞧,果然是你们!”

    冰灵有寒冰印记,隔得不远能感应,这连坷拉都是知道的。

    众人也都是开心,打跑一个血妖,迎来一个队友,却见塔塔西看了看奥塔背上的血痕,诧异道:“奥塔你受伤了?谁打的?”

    几个打一个还受伤……

    “咳咳,不说这个……”奥塔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尴尬,赶紧转移话题:“你刚从那边丛林过来?那边情况怎么样?”

    “中心战场,神仙打架,我也只能远远的看看。”塔塔西没有过多纠结,只是摇了摇头:“那丛林中心点的魂力相当浓郁,昨晚还出现了一只鬼级的幽魂,杀了不少人……高手似乎都往那边聚过去了。”

    众人都是眼前一亮。

    坷拉问:“有王峰和黑兀凯的消息吗?”

    “王峰没看到,倒是听说了黑兀凯。”塔塔西总算笑了起来,说道:“那是真的猛,杀得九神的人都怕了……”

    ………

    夜幕再次降临……

    这已经是众人进入魂虚幻境的第五天了,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战争学院的整体水平被看作在刀锋之上,可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两边的伤亡几乎是均等的,各自都是一百五到两百之间。

    这是最残酷的第一轮筛选,垫底的那一批已经被彻底淘汰掉,这时候还能活下来的,几乎就没有运气一说。

    几个被鲜血染红的名字成了所有人口中的禁语,提之色变。

    第一位便是众口相传的‘死神’。

    并不是战争学院和刀锋圣堂的,甚至都不算是人,而是那只出现在中心丛林的鬼级幽魂。

    这家伙是迷雾降临的第二夜就出现在这里的,也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只鬼级幽魂,其余几夜出现的虎巅幽魂虽然有所增加,但却再没有第二只鬼级出现。

    这家伙几乎所向无敌,死在它手下的两边弟子已经超过了二十,这还只是被人看到的,没看到的绝对比这数字要更多得多,于是这家伙多了一个绰号——死神。

    幸运的是,这家伙一直只在中心丛林附近转悠,并不远离,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又或是在守护着什么东西一样。

    毫无疑问,这里必然关联着下一层的契机,也关联着这第一层魂虚幻境的秘宝。

    高手都往中心区域聚集了过来,这片中心丛林的范围很大,几乎占了整个魂虚幻境一半的面积,足足数百平方公里。

    暂时还没有太多人对‘死神’主动出手,大多都是在暗中观望,鬼级的幽魂并不是任何人可以轻易就单独搞定的存在,谁也不想和死神交手时被别人捡了便宜,而更重要的是时机未到,真正对魂力敏感的高手都能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正在此间酝酿着,‘死神’幽魂或许会是下一层契机的条件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关键。

    五天时间,两边高手在这片丛林闯出杀名的也是不少。

    刀锋这边,黑兀凯、叶盾、暗魔岛双人组,麦克斯韦,要属这五人的名头最响,前面几个本就名列圣堂前三。

    黑兀凯完全就是一副横行无忌的状态,中心丛林这里聚集的高手又多,两三天下来,死在他手中的已有七人,其中不乏有排名十三位和十九位的顶尖高手,全是一剑封喉,实力碾压,让旁观者噤若寒蝉。

    叶盾则是诡异莫测,往往是对手还没看到人,头就飞了。顶上之人,曾经有人觉得这是因为他来自天顶圣堂,可直到现在才开始明白这‘顶上’的含义。

    暗魔岛双人组则是成了恐怖的代名词,死在这两人手中的,更是死得不明不白,被雷鬼直接炸裂的那些还好,可有的则是好端端的突然就死掉,身体毫无异状,眼睛瞪得大大的鼓圆雪白,就像是被抽取了灵魂。

    最变态的则是麦克斯韦了,所过之处就算用寸草不生来形容都毫不夸张,恐怖的毒素几乎腐蚀了小半片丛林,而且这家伙不怕幽魂不怕行尸,别人是狩猎对方学院,这家伙则是来者不拒,连行尸也一起狩猎!他也是第一个主动进攻‘死神’的圣堂弟子,但显然没占到什么便宜。

    ‘死神’是鬼级,可不像普通幽魂一样怕他身上的怪味儿,麦克斯韦被撵了十几里路,还好那‘死神’幽魂绝不出中心丛林圈儿,倒是有惊无险。

    战争学院那边也是一样。

    排名第一的天剑隆飞雪,无愧第一的称号,几乎无人是其一招之敌,幸好这位对猎杀弱者并没有兴趣,否则刀锋圣堂怕是要再添几十具尸体。

    影武法藏,九神秘藏宗的传人,战争学院排名第二,专杀高手,死在他手中的圣堂高手排名全在五十以内,已有七人之多,却连他到底是用什么招数都没看清。

    此外,钢魔人恺撒莫、通灵师符玉、独眼奥布洛洛,这三人应该是手上染血最多的,凶名远播。

    而除开这些,还有一个更让人感觉到恐惧的存在……

    一个圣堂弟子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他嘴巴长得大大的、眼睛也瞪得鼓圆,可无法动弹。

    一根儿尾阵般的东西从后背刺穿了他的身体,正连接他心脏处。

    “汩汩、汩汩……”

    那尾针是肉质的,能清晰的看到它正一鼓一涨,有一股股的东西从那圣堂弟子的身体中被吸取了出来,流进另一人的身体,而那圣堂弟子的身体则是在迅速的干焉,很快就变成了一张覆盖在骨架上的人皮!

    血魔大法,噬灵术!

    五指所化的尾针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连同彼此的通道,更会为对方的身体中注入血毒,溶解对方的血肉之躯,将之化为纯粹的血脉精华!

    在他身后,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满足的睁开了双眼,眼中一道血光隐没,那是补充了能量后的满足。

    血妖曼库!

    啪。

    他将那已经掏空了血脉精华后只剩皮包骨的尸体随意的往地上一扔,空荡荡的皮骨顿时在地上瘫成了一团儿,只有那颗被头骨支撑的脑袋还能看出几分人的模样来,却也已是眼眶深陷,将那惊恐无比的表情永远的定格在脸上。

    他左手五指细长无比,那根儿针样的肉管竟是他的食指,此时缓缓收回变为正常模样。

    和通灵师符玉一样,这里也是他的猎场,只不过符玉吸食圣堂弟子的灵魂,他却是吸食圣堂弟子的血脉之精……

    之前被黑兀凯砍伤的伤势本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可后来被奥塔砍那一刀,却是让他伤上加伤,而吸收这些饱含魂力的血脉精华可以让他迅速的恢复伤势。

    他要复仇!

    “黑兀凯!冰灵众!”

    他眼中闪过一丝恶毒和阴狠。

    这里有大把的精美补品,那些蕴含有魂力的血脉精华可不是普通平民所能比拟的,非但可以治愈他现有的伤势,甚至还可以将他的血魔大法更进一步、发挥到极致!

    此时的他感受到一股股的能量从身体中重新涌现出来,伤势早已经好了大半。

    “还不够,还要更多……”他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冷笑道:“等着,很快就到你们了!”

    ………

    老王这两天过得就很不顺心了,主要是多个摩童这个超级累赘。

    这家伙精力旺盛,拉着老王到处跑,死活要往这中心丛林里挤过来凑热闹。

    老王心里这个不情愿啊,可没办法,师弟的蛮力太大了,老王拉不过他,更奇葩的是,这家伙口口声声要保护自己,非要自己和他一路……

    我去,救他还救出一个坑了。

    你给我滚远远的,就是对哥最大的保护好吗?

    幸运的是,这片中心丛林很大,晚上的幽魂和行尸,老王也故意不管,消耗了摩童不少精神和力气,因此尽管进了这片丛林两三天了,也还只是在外围转悠,没有进入到中心去,也没碰上什么叫得出名号的真正高手。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