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
    坦白说,挑战者的一三五轮都算是炮灰位,毕竟先出人,自然会很容易被对手采取针对性的对位。

    范特西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只要不是真傻,都该知道西峰圣堂和之前那些不一样,绝对不好惹,而且对方战队中‘最不能打’的莫特里尔和另一个驱魔师都已经打过了,剩下的可全都是硬茬子,要是再被针对,他还真不敢打包票。

    “别哔哔,去赢了回来就行。”

    “说得这么轻松……”

    “喏。”老王扔给他一个羊皮袋,笑呵呵的说道:“怕啊?怕就整点?”

    “呸!”范特西接过那羊皮袋,打开塞子嗅了嗅,眼前一亮,将之揣到怀中:“老子会怕他们?这玩意儿用不上,等着二比一吧!”

    他一边说,一边跳上台去,然后左手往腰上一插,伸手直接指向赵子曰:“来来来,我要打你们最强的!”

    赵子曰脸上毫无表情波动,只淡淡的看着台上的范特西,喊了一声:“马索。”

    轰!

    赵子曰身后,一道高大的身影猛然旱地拔葱般冲天而起,然后宛若一颗炮弹般狠狠的砸在了武斗场上。

    轰隆隆!

    金属地面传来阵阵轰隆的砸响声,一个巨汉已然稳稳的站在了范特西的对面。

    马家,其族长马天赐此时也正在那长台上,就在傅长生的左侧面陪坐,他是西峰圣堂武道分院的院长。

    赵家之所以有将西峰圣堂综合化的底气,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赵家枪名扬天下,但那还远远不够,他们更依仗的,是马家在刀锋武道界的近战地位,其‘古拳罡肘’,是号称能排进刀锋前三位的近战格斗术!若不是马家人丁不兴,历来一脉单传,否则只怕也能成为和赵家平起平坐的超强家族,而马索,便是马家这一代的传人。

    他身高在两米左右,赤裸着上身,肌肉算不上发达,但却异常的结实,宛若钢板一块。

    但不同于常人的是? 他的双臂肘、膝盖、肩部等活动位置? 竟都泛着一层明显不同于皮肤的银亮色。

    炼金术!

    老王一看就明白,这是活性秘金? 也是马家‘古拳罡肘’最大的特点? 追求身体战斗的极致,肘杀威力惊人。

    马索面色冷酷? 毫无表情,冲对面的范特西微一抱拳。

    对方抱拳? 范特西也冲他拱了拱手? 可还没等说上一句‘请赐教’之类,一股逼人的气势已然从马索的身上狂压了过来。

    那是宛若猛虎般的杀气,宛若山野腥风般来势汹汹,压迫和威胁力十足? 将范特西随手‘拱手’时的那份儿漫不经心瞬间浇灭? 警惕起来。

    拱手的动作不变,可范特西的气势却在瞬间发生了改变,对面的魂压宛若惊涛拍岸般层层叠叠的涌来,范特西却双足立稳,宛若磐石般立而不动。

    魂力威压交碰? 仿若有火光迸发,拽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让嗡嗡嗡嗡的武斗场迅速安静,战斗只在一瞬之间。

    马索的嘴角泛起一丝弧线? 对方的气势很稳,一如在战斗资料中所看到的那般。

    他看过范特西的战斗资料? 特别是上一场面对火神山的烈薙柴京? 坦白说? 威力相当惊人,关节技的擒拿以柔克刚,和他的‘古拳罡肘’走的正是两个极端,也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战斗方式,凭借几段视频是很难分出彼此高下的,唯有实战,方能知道结果。

    呵……

    一道精芒从马索的眼中闪过,古拳罡肘可不是习惯‘等待’的格斗术,他更习惯主动出击!

    轰!

    双腿一蹬,马索宛若出膛炮弹般冲射过去,战斗开始!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惊人的冲势宛若猛虎下山,马索的身体半跃,迎面便是一个膝顶。

    砰!

    范特西本是想要借力拨开,可手掌刚一接触那膝盖,便感觉那迎面而来的巨大撞力远远超出他借力的范畴,宛若被一列高速行进中的魔轨列车冲上一样。

    阿西八的脸色微微一变,单手的拨力,立刻变为双手封挡,可终归是慢了半拍,发力不够,那恐怖的膝顶撞力直接顶着他的双掌压到胸口。

    范特西一声闷哼,双腿及时蹬地而起,身体往后倒飞卸力,可紧跟而上的,便是对方的六膝连击!

    砰砰砰砰砰砰!

    膝顶的力量一击大过一击,肥大的双掌虽然充当了缓冲的垫子,可那冲击力却是分毫不剩的照单全收,这也就是阿西八了,肥肉的弹性惊人,肥肉的自然弹力生生将那冲击力卸掉了大半,否则只怕这一下就要被打得吐血。

    他脸色涨的通红,一口气接连倒退了十七八米,好不容易稳住重心,左脚一立,身体顺势一个左侧螺旋,前冲连顶的马索则宛若一发炮弹般和他瞬间擦身而过。

    范特西这是连守带攻,往右螺旋的同时,右拳已经同时从背后横向反抓回去,右手隐蔽的提前后摆,加上对方冲刺的速度,这一抓可以说是避无可避的,可马索偏偏就是避开了。

    他的身体就像是机械一样,在那瞬间居然强行对弯的折叠了下去。

    此时双掌撑地,左腿如鞭高高扬起。

    轰!

    范特西脑袋上挨了一下狠的,这是连他的肥肉都防御不到的地方,瞬间就感觉头晕脑胀,脖子都好像要整根儿陷进了!

    承受攻击时最大的忌讳就是原地不动,这是范特西挨了千遍锤后得出的血的教训,此时顾不上肩颈的疼痛,身体完全是本能反应的仰身后倒,双臂倒钩般往后一撑,两条胖腿往上狠狠蹬去。

    超快的反应,马索封挡,阿西八的怪力还是有点的,只听‘砰’的一声震响,两道人影瞬间分开十数米外落定。

    两人的攻防很快,七八个回合只发生在眨眼只见,看台四周一时寂静无声,许多弟子都没看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交手分开后两人的状态却是有着明显区别。

    对面的马索气定如山岳,连呼吸频率都没有任何改变,范特西则是喘着粗气转了转脖子,一向柔韧的颈部此时竟然咔咔作响,他额头已经隐见冷汗,可脸上却是战意十足,他大招还没开呢。

    轰!

    范特西那原本无形的气场在这一刻仿佛变得有形了起来,魂力不再透明,而是变得微微发白,在他身后张扬,隐隐绰绰形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白色巨虎,仰天长啸,杀气腾腾。

    看台上火神山的人顿时一片欢呼加油声,他们和玫瑰的交情可以说正是和范特西打出来的,烈薙柴京的双拳握的紧紧的,两年前他也和马索在英雄大赛上交过手,同为近战,那时候他却完全是被秒杀,那霸气的罡肘宛若压在他头顶的阴影,也因此一直都以马索为假想敌苦修,觉醒了烈薙之力后,他最想挑战的就是马索,范特西和他的实力其实在伯仲之间,范特西若胜,他便也有机会胜,可若是范特西败,那他恐怕仍旧没有面对马索的勇气。

    一定要赢!

    面对陡然增强的气势,马索也是魂力一震,有宛若暗黑力量般的漆黑魂力在他四肢关肘处弥漫了起来,原本明亮的赛场上,马索所站的位置却猛然一暗,仿佛突然有一团昏暗的光幕笼罩在了他的身上,与对面白光闪耀的范特西和白虎虚影宛若一明一暗,但却显得更加凝练、更加厚实。

    “你觉得……”昏暗中,马索的嘴角不自禁的泛起了一丝冷笑:“柔能克刚?”

    范特西的眉头微微一皱,却见一丝精光从那昏暗中一闪而过,那人型兵器陡然启动,宛若炮弹般轰射出来。

    轰!

    场地中瞬间脱出一条暗黑的影子,宛若利剑,直插入范特西中门。

    范特西的眸子一凝,尽管开启着太极虎,可对方的速度在眼中看来仍旧是迅疾无比。

    恐怖的冲击只眨眼间已到眼前,飞顶的膝盖上宛若燃烧着恐怖的黑炎,范特西双掌刚刚合抱,刚一交触,便感觉对方的力量势不可挡,根本卸之不掉,他重心迅速下沉,身体后仰,随即竟宛若陀螺般原地画了个圈儿,避开这刚猛的一冲。

    可随即,马索的身体也千斤坠般飞速落地,双掌按下回旋扫堂。

    砰!

    一声巨响,气浪荡开,范特西练得最稳的就是下盘了,吃这一击竟然还稳若磐石,对方鞭腿的杀伤并没有罡肘那么恐怖,居然没有跌倒,两人几乎同时立起,紧跟着就是近身的短打。

    顶膝、罡肘,肘比拳短,一寸短一寸险,越短越快。

    哒哒哒哒哒!

    范特西只感觉对方的攻击宛若密集的雨点般接连不断的轰击过来,别说卸力了,甚至都无法做到完全接住,挡个三五肘就要挨上一下。

    古拳罡肘,全身皆为武器,特别是那用炼金术祭炼出来的双肘双膝,浑然不似来自肉身的攻击,而就像是攻无不克的重锤,砸在你的肉身凡躯上,也就是范特西这身超级弹性的肥肉了,充当了最好缓冲的垫子,换个人来,但凡硬抗两下,那估计全身骨头都得碎掉了。

    范特西明显感受到了压力,对方不止是攻击重和快而已,对于近战格斗更是极有理解,发力节点往往都是打在阿西最难受的时间点上,让他习惯性的卸力无法尽全功。

    这就很难受了,他的‘柔’不能克刚,硬刚却又刚不过,这还是范特西觉醒太极虎后,第一次遇到感觉无法抗衡的对手。

    现在唯一的仪仗就是肥肥的肉垫为他提供了绝对的防御,抗揍,这是阿西八最大的优点,对方似乎也深知这一点,并不急于求成,刚猛之余始终还有所保留,便是为了防止来自范特西的任何反击。

    太极虎的白光正在缓缓被削弱,承受的每一次重击即便无法直接击倒范特西,可终归是会消耗他大量的魂力和体力。

    场上的局面很快就陷入了一面倒,即便是完全不懂近战格斗的人,也都能看得出范特西处于全程挨打的状态,倒下只是个时间问题。

    “范特西加油啊!昨天酒桌上你可是说过保底一胜的!”

    轰!

    左肘上抬,范特西的脑袋狠狠后仰,给人的感觉那脖子差点没被直接折断,他连退数步,顺势一退再退,想要拉开一点和马索的距离。

    “范特西,赢了回来大餐,输了老娘让蕉芭芭给你大餐!”

    轰!

    范特西又挨了一下,这次是打中了左眼,所幸挨肘时脑袋有一个下意识的埋头动作,避开了要命的眼珠位置,但眼眶上却吃了记狠的,立刻便是鲜血长流,左眼眶感觉都裂开了,瞬间便肿起一个大包,遮蔽了左眼的视线。

    距离拉不开,范特西学习暗黑缠斗术,对近战的距离把控也算是很有研究了,可和马索比起来,却是差了不少。

    这不是实力和脚步快慢的问题,而是真正的近战格斗经验,这种东西是靠无数的战斗积累出来的,范特西无论暗黑缠斗术、不倒翁脚步、太极虎魂力乃至肥肉的抗击打力,基础打的很扎实,只是对手的基础更扎实,阿西起步晚了,而且对方的战斗经验十足丰富,绝对是受了比范特西更严酷的训练。

    古拳罡肘,既然以肘杀闻名,对短打的距离把控,那水准可谓是相当高,绝对的近身战顶尖水准,范特西无论怎么努力的想要摆脱,可马索进退间却始终和他保持着一肘的距离,没有丝毫误差!

    接连上百个回合的全面压制,看台四周那些西峰圣堂的支持者们已经彻底沸腾起来了。

    什么黑马,什么玫瑰,在真正碾压的实力面前有用吗?

    “马索!马索!马索!”

    “马索师兄给莫特里尔报仇!打爆那个肥猪的脑袋啊!”

    “玫瑰那个蠢货队长刚才还哔哔要三比一,哈哈哈,他怎么这么有先见之明?是说他们被咱们三比一吗?”

    左眼睁不开,耳朵‘嗡嗡嗡’的长鸣声不断,脸上全是一片血光模糊,毕竟影响了视线和感知,连身体动作都变得僵硬了不少,范特西只感觉右眼一花,一掌拍空,随即持久的抗衡仿佛突然间就被打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冲拳、爆肘接连中招……马索的眼中一抹杀机闪过,奋力一跃,宛若火炮出膛,全身的魂力都汇聚于双膝间。

    霎时间,黑光大盛,那冲顶起来的双膝、连同马索,仿佛化身为了一只从阴影中冲射出来的黑狼。

    “吼!”

    地狼罡杀!

    轰!

    恐怖的冲击正中范特西下巴,肥厚的脂肪这次没能再保护住他,几乎满场都能听到那下巴骨头碎裂的声音!

    范特西直接被冲飞了起来,仰后的脑袋直接喷出一蓬带着好几颗牙齿和碎骨的鲜血,肥胖的身躯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轰隆隆……

    胖子重重的砸落,震得这金属场地嗡嗡作响,似乎直接就已经失去了知觉,满嘴都是不停往外冒出的血泡。

    冰灵圣堂、火神山等人那边瞬间就全都安静了下来,温妮有点气急败坏,想要骂又不知道该骂点什么,一张脸憋得通红,都怪王峰!第三场就该他丫的自己上,他不是有无敌战术吗?干嘛非让范特西去当这炮灰……而且,这看起来似乎已经不止是输的问题了,那家伙,还有命吗?

    她忍不住就恶狠狠的朝老王瞪过去,却见王峰的眸子还紧紧的盯着台上的范特西,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样子……卧槽,都这样了你还期待个毛?

    “赢了。”马天赐微笑着抚了抚长须。

    “古拳罡肘被誉为是至刚的拳法,确实是干净利落、凶悍无双。”旁边的赵飞元也是微微一笑,马家算得是赵家的左膀右臂,立了功自然也免不了要夸上几句。

    所谓的以柔克刚,那是指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柔往往能更加持久,可若是‘刚’强过‘柔’,那便是绝对的摧枯拉朽,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最强的武道和魂种,真正强的只是人而已。

    赵飞元心中已稳,笑着说道:“长生兄,这一战由你来宣布结果?”

    傅长生也是面带笑容,现在西峰圣堂最强的队长赵子曰还没出手便已手握赛点,玫瑰最强的、被誉为进化后有十大实力的李温妮却已经不能再上,这一战的结果显然已经是注定了,虽然在西峰圣堂后面还有好几关,但让玫瑰倒在这里,捍卫十大的威严显然才是最好的结果。

    四周看台这时候已经从欢呼声中安静了下来,但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在等待着大佬宣布结果。

    傅长生站起身来:“第三场,西峰圣堂……”

    “蹲蹲!”

    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场中传开,听起来倒像是‘等等’,众人都是一愣,朝场中看去,只见那个已经倒地、嘴里还正在不停往外毛血泡得胖子,居然又从地上坐了起来。

    马索本已在享受胜利的欢呼,此时也是一怔,转头朝坐起身的范特西看过去。

    只见范特西的下巴看起来一片血肉模糊、可怖至极,直接都已经变形了,说话时不停漏风。

    这副尊容看起来显然说不上一个‘好’字,但奇怪的是,精神却似乎还不错,他摸到腰间的羊皮袋,一把拽过来。

    都伤成这样了,居然都还能动?

    四周看台上的人有点没回过神来,喝魔药?马索微微一怔,他离得最近,要想阻止只是举手之劳,可没想到范特西把那袋子的塞子拔开后,却是一股酒香味儿飘了出来。

    喝酒?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