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六百零五章 全军出击
    “安静。”王峰淡淡的说。

    龙巅强者的气息扩散开,只一瞬间就让这满大厅的人齐齐闭上了嘴,然后一阵沙沙声响,传讯水晶里传出了兴奋的声音。

    “龙城已破,锋芒营完成了全面占领,奸敌两万,俘虏三万,余者四散而逃!守城五大龙级,九眼神姬莫妮卡、第八神将克罗宁、蝎魔斯科比安被杀,隆飞雪、剃刀维克多出逃,黑兀凯和李温妮已追击而去,龙城统帅亚克雷向议会汇报!”

    安静下来的会议室中,所有人都是一呆,随即脑子一热。

    打了,真打了?

    愚蠢、祸害!现在是九神大军全面压境,刀锋本是防守的一方,打下一座龙城又能怎样?副议长王峰这目光也实在是太短浅了,太……

    可还没等一众激动的议员喊出声来,那传讯水晶又是一阵沙沙声响。

    “兽人兵团配合南乌守军突袭,冰蜂军团轰天雷炸开敌营防守立下首功,南乌峡谷大捷!斩敌一万,俘虏两万!统帅冥刻被乌迪所擒,三大龙级负伤而逃!”

    冰、冰蜂军团?那是什么军团?

    一众刚刚准备发威怒吼的议员们一呆,起码四五秒才回过神来看向王峰。

    冰蜂军团?还配轰天雷?

    曾经确实也在刀锋联盟流行了一阵子,可实验之后才发现,整个刀锋联盟唯一能把这玩意玩儿转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位副议长王峰了,这……这难道又是他的手笔?

    两处大捷同时传来,这似乎和大家想象中副议长王峰不知深浅的孤注一掷有点不太一样,可还不等他们滤清思路,传讯水晶中已经又有声音响起。

    “沙城大捷,奎沙圣堂引导暗黑兽潮冲击敌阵,龙月皇子肖邦与股勒合力斩杀灼日圣手艾塔利斯,余者溃散,奸敌三万,俘虏一万!”

    沙城的暗黑兽潮在刀锋联盟赫赫有名,那是异世界的生物,大约十几年前开始就在沙城一带横行肆虐了,奎沙圣堂此前是深受其害的,甚至一度到了被逼得搬迁校址、被逼得连沙城都无人敢住的地步,只是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派有军队驻守而已。

    此前两边关系紧张,议会担心沙城成为九神的突破口,明知是个险地,但还是往那里增兵不少,不过派过去一万大军,能活着到达沙城的顶多九千,还要时刻受兽潮和沙尘暴的侵扰,以至于守军苦不堪言,减员眼中,成为让议会和联盟最担心的薄弱点,甚至一度想要放弃沙城,退守到沙区外围去,可没想到……居然进攻了!而且居然赢了!引导兽潮?野生的兽潮也是可以引导的吗?这是什么鬼神的手段?

    三处大捷,还斩杀了好几位九神的龙级,其中甚至包括了灼日圣手艾塔利斯这样的龙中高手!

    这意义可就不太一样了,大厅里开始蔓延起一股奇异的氛围,一众刚才还面红耳赤的一员,此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有点不知所措,仿佛世界和三观颠倒。

    会议厅里重新变得安安静静,王峰似乎还在等待,但等了约莫两三分钟,传讯水晶始终只有沙沙沙的声音,而没有下一段汇报,王峰心里已然有数,将那传讯水晶关闭,然后站起身来冲四周有些茫然的议员们一摊手。

    “如各位所见,战争已经开始,任何抱有侥幸心理的想法都是愚蠢的。”他淡淡的说道,压根儿就没有给人任何反驳的空间和余地:“与其在这里讨论战与不战,不如为联盟做点更实际的事儿。”

    会议厅里没人吭声,坦白说,心底的担忧还是有,但三场大捷确实让人相当提神,而且面对一个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赢下了三场大捷的统帅,且还是一个面对他们时有着绝对压制力的龙巅统帅,这时候去和人家争辩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

    “我知道你们真正担心的是什么。”王峰微笑着说道:“你们担心的不是九神两倍于刀锋的大军,也不是比刀锋多出的那十几个龙级,你们担心的是隆康,担心的是那号称九天无敌的半神。”

    一众议员们不敢吭声,但明显眼中的忧虑之色更重了。

    没错,当年仓促组建的刀锋联盟,与九神之间基本力量的差距更大,但刀锋人都从没有真正害怕过,而是靠着八部众和海族的支持和九神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甚至取得了战略性的胜利,可这些年来,刀锋人却慢慢开始畏惧九神如虎,真正的原因绝不止是因为内部的堕落,只是因为刀锋联盟压根儿就找不出一个可以真正和隆康对抗的人而已。

    以前有圣主、千珏千、帝释天,再加上一个唇寒齿亡的美人鱼女王,四大龙巅联手,还可以保证对隆康的威慑,可现在圣主已死,千珏千不知所踪,美人鱼女王听说被王峰得罪了,仅只靠一个帝释天的话,顶多能做到在曼陀罗自保,那是根本就无法阻挡隆康的。

    所以这些刀锋议员不敢打,怕的就是真把九神这尊真佛给惹出来,只是在刀锋地界上防守的话,隆康说不定还拉不下脸来出手,可现在……

    轰!

    还没等一众刀锋议员回过神,几道闪耀的光芒猛然在王峰身上腾起。

    那是一颗颗闪耀的圆球……不,那是天魂珠!

    所有议员瞬间就眼珠子都瞪直了,以前是只闻其名、不见其面,但自从圣战场上千珏千拿着这天魂珠公然亮相之后,所有人都已经认识了这玩意儿。

    一、二、三……八!八颗天魂珠!

    即便是对天魂珠再怎么不了解的议员,但至少也都听说过至圣先师王猛铸造九眼的传说,传闻中九颗天魂珠齐聚,那将得到至圣先师的力量、突破天地的桎梏,成为这片九天大陆唯一的神明!

    而现在虽然只有八颗,感觉也差不多了,至少也是……半神!

    恐怖的半神气息在瞬间降临,那种掌控天地、甚至是凌驾于天道之上的威压层次,远超曾经圣主、帝释天这些龙巅带给所有人的感受。

    “半神!是半神的领域!”有人惊呼出声来,更多的议员们则是吓得倒抽了口凉气,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王峰……竟然是半神?

    想想两三年前他还只是个圣堂的虎巅弟子、想想两三个月前他还是个接龙巅圣主一招都吃力的龙中,可现在……这是何等恐怖的进步速度?这是何等夸张的神迹?

    他们总算是明白了隆康之前宣战的檄文上,为什么会有让刀锋交出天魂珠的说法了,原来王峰手里的天魂珠不是三颗四颗,而是已经八颗齐聚!

    不!

    所有人在无比的惊骇和欣喜之后,也都同时想到了一点:刀锋联盟也有半神了!也有足以和隆康抗衡的半神了!

    “传我口谕!”

    此时的王峰整个人已经悬空而起,浑身金光四射、法相庄严,在惊坐了一地的议会大厅中,宛若神砥一样威严而不可侵犯:“刀锋联盟全军出击,半年内,杀到九鼎城,我将在九鼎城,与隆康一决高下!”

    半年内就要打进九神,与隆康在九鼎城下一决高下!

    简简单单的宣言,只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刀锋联盟,也传遍了九神帝国乃至整个大陆。

    刀锋人激动了,九神的人震惊了,整个大陆都为之目瞪口呆。

    竟然、有人正面挑战隆康?而且还是用如此狂妄的语气,要打到九鼎城下去和隆康决一死战?

    这话以前还真有龙巅说过,而且不止一个,但说过这话的人,现在坟头的草都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

    隆康大帝崛起于六七十年前,已经是半个世纪前的人物,出生于微末,是隆坤大帝酒后和宫女的庶出,九神皇室引以为耻,宫女生产后不久就死于宫斗,也没有任何嫔妃愿意收留隆康,独自深居冷宫中,父亲不管,母亲不在,孤儿的日子最是难熬,若不是隆坤大帝的贴身太监崔公公时时救济关照,只怕早已死于那些善妒的后母手中。

    此后的隆康跟随崔公公修行,隐忍蛰伏,直到三十岁前在九神皇室都毫无存在感,以至于隆坤大帝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随后隆坤突发急病驾崩,皇太子隆乾继位之日,隆康突然出现,以龙巅的力量轻易当众斩杀了隆乾,然后在崔公公和隆惊天的内外协助下,顺利登上帝位,登位的第二天就下令斩杀了几乎七成的先帝嫔妃,足足十二个兄弟、七个姐妹被杀尽杀绝,隆坤的血脉只剩下他隆康独一支,其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直接震惊九天!

    随后励精图治、大力改革,卡丽妲当初玩儿那套‘扩招政策’,甚至于王峰现在亲**民,提升整体素质的一系列改革,就是当年的隆康已经玩儿过了的,虽然没有现在的刀锋做得这么彻底,但在当时而言,已经是对九神内部权力阶层的巨大触动了。

    本身王位得来就不正,还敢如此拿权贵开刀,九神的大规模内乱随后爆发,先后有十七个拥有龙级的大家族、数十万边境军团,八个省都,汇聚了两位龙巅、十几位龙级,以隆康残暴、弑兄夺位为由举兵反叛。

    隆康手下的军队并不多,一路丢城弃地,看似节节败退、实则诱敌深入,直到被兵临九鼎城下时,一场大决战,隆康独力应战两大龙巅,将两大龙巅同时斩杀于九鼎城外,一举坑杀了数十万叛军,随后挥师而上,不接受任何投降,将所有参与了叛乱的家族、势力杀了个干净,直杀得整个九神血流成河,数年时间内整个九神的大运河都是呈现暗红色的……

    吓得那时候九神的各大势力大规模出逃刀锋,刀锋现在有不少强悍的隐世家族,乃至于后来隆翔蒲野弥布置在刀锋的土壤家族,大多就是那时候从九神逃过来的。

    随后隆康杯酒释兵权,九神迎来了真正的大一统,在绝对实力的高压下,新政也得以全力推行,这才有了随后九神的崛起,从各方面都将刀锋联盟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隆康一身的强悍战绩数之不尽,亲手斩杀的龙巅就有三位,龙级更是不计其数,鲲鳞的父亲老鲲王失踪,就疑似是隆康出手。

    而其最后一次公开出手是大约二十年前,与当时八部众同样号称半神、也是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天帝决战于月神森林,结果天帝战败,如果不是距离曼陀罗够近,逃回去庇护于曼陀罗法阵之中,否则只怕当场就要被隆康斩杀,也是自此,世人才知道隆康已完全踏足了半神之境,成为这个世界绝对无敌的存在了……

    如此一个一生从无败绩的传奇半神,即便是对九神最敌视的刀锋人,心中也只有畏惧而没有仇恨,每个刀锋人心里想的,都是希望隆康尽快突破神境,像当年的至圣先师一样破碎虚空而去,否则只要他存在于九天大陆一天,刀锋联盟在九神帝国面前就永远都没有直起腰来的勇气。

    可那王峰,一个才刚刚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叫嚣着要打到九鼎城去和隆康一决高下?这不是跟做梦一样吗!

    “王峰议长也是半神!已经聚集了八颗天魂珠,绝对有实力和隆康一战!”

    “但总感觉还是太年轻了……隆康成半神都已经多少年了?当年八部众的天帝也号称半神啊,结果还不是被隆康干掉了,王峰打圣战的时候都还没到龙巅,而且战斗经验、魂力积蓄这些都是要靠时间来堆积的……这实在是让人没有底气啊。”

    “放屁!当年至圣先师斩杀鲲阳大帝的时候才多大?也还没到三十呢!实力这东西,看的是天赋,不是年纪!”

    “就是,听说两三年前王峰议长还只是个玫瑰圣堂的小小虎级而已,只两三年内,就可以成长到斩杀龙中圣子的地步,这样的修行速度,我看就算是比之当年的至圣先师也不遑多让、甚至是犹有过之了!”

    “前面那个!看不懂就别哔哔!王峰议长敢叫板隆康,肯定有他的底气所在,这还没开打呢,你就在这里唉声叹气的说风凉话,你他妈还是刀锋人吗?”

    “就是!王峰议长从玫瑰这一路走来,已经创造了多少奇迹了?这是我们刀锋的奇迹议长、奇迹王!那么多奇迹都创造了,再干一个隆康也不足为奇!”

    “妈的,看到那个说风凉话的就来气,兄弟们,见者有份儿,扁他!”

    刀锋的茶馆酒肆间,这些天里总是少不了这些麻麻咧咧后动手的余兴节目。

    坦白说,挨打的人说的其实只是大多数人心里想的实在话,真正打从骨子里相信王峰能干掉隆康的人其实并不多,毕竟隆康的威望早已深入所有人的骨髓,但现在挑衅隆康的狂言已经放出去了,刀锋和九神的战事也已经彻底掀起,再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想想当年隆康是怎么对待那些投降他的叛军的?那是将整个九神都杀到流血漂橹,什么流放、大狱之类统统没听说过,没有半句废话,也没有所谓的酷刑,不接受任何一个投降、不放过任何一个漏网之鱼,只有一个手段,那就是杀!

    从一岁到一百岁杀到尽光,杀到整个九神都哭爹喊娘,甚至一些与叛军疑似有一点点关系的,吓得连调查都不敢接受,拖家带口的出逃到刀锋联盟,连子子孙孙都再也不敢踏足九神的土壤半步……

    王峰现在以刀锋联盟副议长的身份挑衅隆康,且主动派兵出击,两边已经全面开战,倘若刀锋输了,可想而知,整个刀锋联盟已经注定将是亡国灭种的结果,在这种时候再去说风凉话还有意义吗?

    大多数人生于刀锋,祖祖辈辈也都长于刀锋,对刀锋联盟终究还是有着发自骨子里的感情的,何况覆巢之下也无完卵,已经立于悬崖边上、再无退路的时候,唯一剩下的,也只有选择相信这不可能的奇迹了。

    无数刀锋人开始崇拜王峰,将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同时也不再像此前一样畏战如虎,主动报名参军,或是报名后勤团的在野魂修和青壮不计其数,圣光圣路开始不停的报道前方战事的情况,主动进攻的三场大捷成了现在仅次于王峰挑衅隆康的最热门谈资。甚至连议会中此前的主和派,现在也已经一改风向,积极主战,整个刀锋联盟只用了短短几天时间就已经做到了上下高度一统,战意十足。

    几天前还在一团乱麻、各怀鬼胎的刀锋联盟,被王峰一句霸道的宣言和三场大捷,直接就逼到了破釜沉舟的境地,进而触底反弹,刺激得内部紧密团结、一呼百应。

    而在遥远的九神……

    遭遇刀锋这样的挑衅,对九神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哪怕是以前九神堕落的时候,除了少数明眼人,大众依旧是保持着对刀锋联盟绝对的优越感的,而后隆康的半神霸权,九天大陆无人能敌,更是彻底进入了独属于九神的时代,都觉得刀锋能在南边苟延残喘,完全是因为隆康一心潜修想要成神,对大陆的霸权并无眷恋的原因,可没想到啊……

    先是边关接连被破,三处大败,不但损失了十余万大军,甚至连龙级都折损了好几位,这可是自当年两边圣战以来,九神从未遭遇过的重大损失,而此之后,一个才刚刚上位的年轻人,竟然都敢叫板半神的隆康、敢向这位无敌的大帝挑衅了,这是何等的张狂!

    和刀锋需要战报和宣言来提升士气不同,在九神帝国,没有人会质疑这场仗该不该打、能不能打、打不打得赢,倍感屈辱的九神人在这时集体选择了沉默,但夹杂在这种沉默之中的,则是九神完全自发性的战备积极性,除了临近边关的几座城市在有序的接收从前线溃败回去的败军之外,各地本就已经在集结的大军已经默默的加快了集结的步伐。

    所有人都在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来自深宫中的、他们的神的声音!

    庆隆宫……

    宫外等候着四人,隆真、隆翔、隆京,以及隆惊天,自然是为刀锋的战事儿而来的。

    四人等了已经有一会儿了,可迟迟得不到传唤,忍不住看向前方那大门紧闭的深宫……

    少了崔公公,本就已经十分冷清的宫殿,此时显得更加冷清了。

    空旷幽森的大殿上空空荡荡,布置得极尽朴素,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简陋,偌大的大厅中,居然只有一张缺了一条腿儿的破桌子,以及一张已经完全看不清原本花色的蒲团,此外便再无任何他物。

    一个赤足的长发男子坐在那蒲团上、破桌旁,他盘着腿,满头银发宛若瀑布般垂在他身后,虽然是一身粗麻布衫,却是一尘不染。

    刀锋那边的事儿他已经知道了,半年内,兵临九鼎城下,与自己一战?

    隆康微微一笑。

    踏足半神的境界,与这片天地都已经平起平坐,即便你再怎么隐藏身上的魂力气息,但那种独有的境界却会被天道所感觉到,自然也瞒不过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个半神,因此王峰压制阿尔金娜女王时第一次展现半神境界时,隆康就已经感知到对方了,这是隆康成神的唯一途径,自然欣喜,但他却选择了暂时的观望和等待,只因这样的事儿曾经出现过一次,而因为他的心急,毁掉了唯一可能助他破碎虚空的对手。

    那就是当年八部众的天帝,才刚触及半神的境界就已经被隆康感知,随后迫不及待的邀之一战,结果天帝刚踏足半神境不久,修为尚未巩固,远不是隆康对手,以至于战败身死,而隆康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刺激和顿悟。

    所以这次他不动声色的等待着,想给予王峰足够的成长时间,可没想到随后等来的,却是王峰在刀锋不停的推行改革、商道、教育……

    坦白说,隆康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他曾经也是心怀理想的过来人,他曾经也在九神搞过这些东西,自然深知这些东西对人精力的耗费究竟有多惊人,更知道当完成这样的理想之后,对修行者将有着多大的心境提升和好处,如果换做二十年前天帝刚被他误杀的时候,隆康或许会选择等下去,给王峰十年八年的时间,可现在他是真没有时间了。

    天道对他的排斥感越来越重,尽管他已经尽力远离世俗、尽力压制自己的修为,可隆康也知道,自己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会太多了,或许三五年,或许甚至只有一两年,到那时,天道会将他强行排斥出这个世界,进入那片未知的空间……那片空间,隆康曾经触及过、远远的感受过,让他感觉到心悸、让他感觉到恐怖,如果没能在最后关头成为真正的神,那被天道强行排挤过去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无法再等下去了,挥军南下,两手打算!

    当大军直抵达刀锋城下那天,要么王峰已稳定半神的实力与他一战,要么就杀掉王峰和吉祥天,抢走天魂珠,连同自己手中这颗一起送给帝释天!携着杀妹之仇,九颗天魂珠在手,再加上帝释天的天赋,隆康觉得那或许才会是自己最后的真正对手。

    可没想到,那个好似在混日子的少年竟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居然选择了主动出击,甚至还向自己发出这样的挑战宣言。

    看来对方很清楚彼此的命运,也已经做好了与自己一战的准备,只不过用了个取巧的方式,以进为退,与自己定下半年之约……

    坦白说,有点耍小聪明了,但隆康却感觉很受用,毕竟对方有这个志气是他求之不得的事儿,而且如此毫无回旋余地的宣言,也等若是切断了刀锋的一切退路,将那些不想打、不敢打的人逼得抱团在一起……那小子这一箭,真不知同时射了几只雕。

    机会从来都不是别人施舍的,而是用实力和勇气争取来的。

    上赶的不是买卖,不管是此前逼王峰还是给帝释天做套,其实都不是隆康真正想要的,成神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儿,他很怀疑这种过于目的性的人为手段,能否真的在最后关头助自己破碎虚空的一臂之力,毕竟,在一个你自己精心摆下的棋局里,你很难收获什么意外的惊喜。

    但现在王峰的反应和志气,才似乎有点那意思了!

    隆康的嘴角微微泛起了一丝弧度。

    半年而已,自己还等得起!

    至于门外那四个……

    大门外,隆惊天正闭目养神,脸上看不出丝毫慌乱的情绪,前线失利,他这个总揽一切的兵马大统帅虽说难辞其咎,但说实话,也只是几个外援的龙级、十万士卒而已,别说以他和隆康曾经的私交,即便只以隆惊天在九神的实力和地位,隆康也绝不可能因为这事儿而处罚他。

    倒是隆真、隆翔和隆京三人的脸色显得有些急迫和不耐。

    以父皇的境界,别说他们几个鬼级在外面,就算是一只蚂蚁在这大门外多停留了片刻,也不可能瞒得过父皇的感知,刀锋的事儿,父皇肯定已经知道了,他若想要见大家,早就见了,可他若不想见,贸然去打扰的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

    只是,为什么没有反应呢?是父皇真如外界传言那样,压根儿都已经不在意九神了?还是父皇已经气得脸色铁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头顶上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天气逐渐转凉,可揣测着深宫中难测的天威,想象着父皇那阴沉的脸色,跪伏在地上的三人额头上就已经开始隐见汗渍。

    可还不等他们将父皇的心思继续揣摩透彻,一个久违的声音终于从那深宫中传了出来。

    “他要战,那便战,一月之约,就此取消。”

    隆康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一如往常,平静但却充满了威严:“隆惊天听令。”

    “臣在!”

    “迎击刀锋、全线出击!”

    前两天时三场大捷的兴奋劲儿已经过了,要打到九鼎城去的宣言虽然已喊出,整个刀锋联盟也一片喊战情绪高涨,但刀锋那些高层们真正面临的问题却正在变得越来越多。

    九神已经稳住阵脚了,前线的战事失利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分毫,现在已经在南乌、沙城、龙城的外围战线上集结了大量的兵力,大批龙级也已经在陆续赶往,刀锋虽然一直在派兵增援,与之对峙,但兵力上已经开始捉襟见肘,特别是龙级的数量,开始出现了巨大差异。

    其实在前三战的偷袭里,打了九神一个措手不及,在灭掉、重伤了一波九神的龙级强者之后,刀锋整体的龙级数量比起九神来说是不至于差太多的,可问题是刀锋的龙级没九神那么‘听话’啊。

    此前追随圣主罗极的那一帮人,拜月教主古德尔、深渊之主麦克斯、巴特鲁公国的第一勇士铁火布雷泽、凛冬之主斯科比安、塔利安城的死神塔纳托斯……至少有七八个龙级,而受他们直接间接影响的龙级,又有起码四五个。

    坦白说,王峰觉得可以理解,身为龙级,这些人已经能窥探到一丝半神的境界,他们可不像普通人一样认为王峰真的有可能干掉隆康,倘若战争的结果大半可能是输,且他们在刀锋联盟又并不是真正受到信任的核心,那为什么还要为了王峰去和九神拼命?

    因此这些人对这场战事所表现出来的态度都是消极怠工的,不说直接违抗议会的命令,也不至于说真有反叛的心思,但响应议会号召时、受到调遣时却个个拖拖拉拉、阳奉阴违,这样的人,你敢用?

    前线正在战斗的大多都是王峰的朋友们,倘若让这帮人去了前线,不说临阵反叛,哪怕只是消极怠工、临阵脱逃,那带来的都只能是战线的全面崩溃。

    因此等他们拖拖拉拉的赶来刀锋城后,王峰就给这帮人全留在了刀锋城,既是充当刀锋的门面,也等若是看管着他们,省得回到各自的驻地,受到九神蛊惑,再去搞出别的麻烦事儿来。

    此时的议会大厅正吵得不可开交,打与不打已经不再是他们争论的议题,但怎么打,却让这帮议员们愁白了头。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