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受降
    吉祥天则是感受到了丈夫扶住她的那只有力而温暖的大手……这可不像是一只‘神’的手,居然还隔着她宽松的衣服,在那丰满的翘臀上满满的掐了一把。

    吉祥天一怔,随即身体微微一软,满心的欢喜。

    坦白说,当王峰干掉隆康、出现在半空中,以言出法随号令天下时,她既欣喜,但也有着一丝不安,毕竟这样的王峰太强大了,层次高到了让她连仰望都不够资格的程度,让吉祥天有些难以想象接下去将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自己的丈夫,那可是神啊!

    可是,谁规定‘神明’就该一本正经的?掐屁股什么的……这才是她的丈夫,她的枕边人,可以陪她到老,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只有在传说传记中才能看到的冰冷神明。

    吉祥天的脸上瞬间变得娇羞无限,身子顺势一瘫,将那通红的小脸埋进王峰的胸口里,口中用那欲拒还迎的口吻,娇羞的喊道:“夫君……我好想你!”

    隆康战败,身死道消,九神退兵,刀锋会盟!

    王峰给整个九天世界定下的一月之期,只用了短短一天时间,就已经传遍了九天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不管是任何一个偏远的族群、亦或是偏远的城市,还是在深海那些太阳的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整个九天大陆的所有生灵此时此刻都已经明白了一件事儿,一个大一统的九天盛世,即将开始了!

    各方民众奔走相告,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喜色,可那显然只是代表着底层的百姓而已。

    龙城战后的第三天,九鼎城朝堂……

    恢弘的宫殿上,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和沉静。

    隆康的死亡已经确认了,那并不仅仅只是因为王峰的一家之言。

    庆隆宫早在三天前,也就是龙城战的当天,整座宫殿就开始迅速的衰败,只用了短短五六分钟的时间,原本一尘不染的宫墙上就爬满了杂草,宫檐上那些鲜艳亮丽的琉璃在短短几分钟内变得黯淡无光、布满灰尘,整座宫殿都散发出一股久不住人的霉臭味儿,这是自庆隆宫建立三十余年来,从未曾有过的现象。

    虽说庆隆宫一向不允许宫仆进入,但那短短几分钟内的变化,在宫外的许多宫女、太监、仆人都是亲眼所见,有龙级强者分析,这是因为隆康在这里住了三十几年,半神的意志早已将这整座宫殿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炼化’,就类似一些强者的本命魂器一样,当主人彻底死去时,这些魂器、这座灌注了隆康元神的宫殿,也就随之‘死’去了。

    这也让从战场赶回来的隆真、隆翔等人,乃至那些一直不肯相信隆康陛下已死的重臣们,完全确认了隆康的死亡,不再对隆康会‘突然出现’抱以任何希望。

    隆康已死,甚至连崔元靑、隆惊天这两个九神最顶尖的龙巅也死,如今的九神帝国,除了一两位隐世不出、不知生死的年迈龙巅外,也就只有一个接近龙巅的野人封不修勉强拿得出手了,可这唯一拿得出手的,却连人家刀锋那边的龙级都打不过,更别说龙巅的黑兀凯、帝释天等人,乃至无敌的王峰了。

    彼此的力量悬殊已经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面对王峰一个月后的召唤,此时朝堂上的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不外乎就是让九神投降嘛,实现他刀锋联盟的大一统。

    运气好的话,或许会将九神帝国降级为‘九神公国’,就像冰灵、龙月等公国一样,成为刀锋联盟的一员;而运气不好的话,或许从此就将彻底泯灭九神帝国的这个番号,将九神划分为无数个独立城邦、行省、又或是家族、个人的封地,从根本上彻底打散九神的势力,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朝堂正中央的皇位是空着的,隆康已死,按理说太子隆真现在应该直接坐上那个位子,但他却并没有那样做,这不止是因为来自刀锋的威胁,更因为他身边那个仍旧野心勃勃的弟弟。

    隆翔此时正脸色阴沉的站在群臣之首处,九神帝国中,面对刀锋的压制,他大概是意志最坚定的一个。

    他要和刀锋抗衡到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这将成为隆家的绝唱,也必须如此!

    一个璀璨的家族、一段辉煌的历史,隆家在血与火中诞生,就算终究要落幕,也必将是在血与火中谢幕,而不是窝囊的投降!

    刚才他质问群臣,是否还效忠隆家,是否还有九神的血性,是否还记得隆家对他们历代的恩惠,可得到的答案却并没有如他所愿,有近乎半数的重臣保持了沉默,这可并不是隆翔想要的答案。

    “都哑巴了吗?还是说,你们都想着赶紧投降王峰,去当刀锋的走狗?”隆翔的脸上满是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了:“贪生怕死、卖主求荣,你们简直妄自为人!”

    四周无人应声,短暂的沉默后,终于还是有人说道:“五皇子殿下这话有些过份了,不是我等贪生怕死,当此时刻,面对刀锋的绝对优势,我等又还能做什么呢?”

    有人开了头,渐渐的就有了声音。

    “五皇子殿下,即便抛开不知是何境界的王峰,光是帝释天和黑兀凯就已经不是我等所能抗衡的存在,抵抗只是徒劳的而已。”

    “先帝自数十年前改革,励精图治方有了今天九神的辉煌,民间丰衣足食、符文辉煌,倘若因我等私欲,与刀锋抗衡,致使九神黎民遭遇兵峰、乃至屠城之祸,我等于心何忍?”

    “丢掉我等的身外名是小事,那是百姓苍生啊!九神十几亿黎民,岂能因我等的倔强而送命!”

    “一己之私、这是一己之私!”

    “为了九神黎民,我宁愿背负千古骂名!”

    四周群臣的声音渐渐变大起来,有痛哭流涕的、更有纵声悲呼的,可说实话,那些所谓为了九神百姓着想的,别说隆翔了,就算是说这话的他们自己,恐怕都不敢相信。

    拒绝反抗的原因只有一个,打不赢而已。

    眼下刀锋和九神的实力悬殊已经大到了无以复加,反抗绝对是徒劳的,送人头的事儿,特别还是送自己的人头,那真的是谁干谁傻逼。

    管他拆分不拆分、泯灭不泯灭,干掉的是九神的旗号、灭掉的是隆家的势力,他们这些各方家族、各方重臣仍旧还是九神的地头蛇和骨干,不过只是换了个主子而已,还不是该干嘛干嘛?倘若是在这事儿为刀锋、为王峰多出了点力,说不定到时候多分点封地,捞个行省总督又或是独立城主的位置,照样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不过,这种话他们是绝不能直接宣之于口的,一来贪生怕死、背主求荣的名声肯定不好听,二来现在刀锋还没有正式接管九神,在这九鼎城中,不管是军队、亦或是第一高手封不修,大多都还仍旧听命于隆家,这时候跳出来说隆家该死、该降,触那几个明显心有不甘的皇子霉头,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此时众口一词,隆翔的脸色铁青,转头看向坐在监国位的隆真。

    隆真的眼中神色复杂,作为监国太子,也作为那天在龙城亲眼目睹了王峰能力的人,九神和刀锋目前的局势他很清楚。

    投降?他是牺牲最大那个,毕竟他牺牲的是九神的皇位,可若是不降,像隆翔那样死挺到底,且不说最后吃亏的终究是九神百姓,只怕单单眼下朝堂上这些重臣,就不会依他。

    大势已成,九神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隆真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嘴唇蠕动了片刻,许久才艰难的吐出两个字:“降吧。”

    四周重臣的脸色都是明显一松,不少人跪下高呼道:“太子殿下英明!此乃无奈之举!”

    “错不在太子、错不在九神,是天亡我九神啊!”

    “太子殿下宅心仁厚,拯救九神苍生,先帝陛下在天有灵,也必会赞扬有加!”

    “闭嘴!”

    一声爆喝,鬼巅的气息从隆翔的身上猛然爆发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近乎龙巅的强大气息,瞬间席卷过朝堂,将这满殿大多数鬼级的群臣压制得瑟瑟发抖!

    野人封不修!

    封家一直都是隆翔的嫡系,也一直掌控着蒲野弥中的野组。

    隆康、崔元靑、隆惊天这些人还在世的时候,封不修在九神掀不起什么风浪,也不可能帮隆翔左右得了九神的任何决定,可现在不一样了啊……那三位都死在了王峰手中,封不修这个近乎龙巅的原九神第四高手,在现在的九神已然是‘天下无敌’了,朝堂之上有一个算一个,没人是他对手!

    封不修立于殿前,一人之力已足以震慑朝堂,随即……

    呼!

    一声清风,隆翔瞬间已冲到了隆真的身前,单手扼住了隆真的咽喉,鬼级的太子,在隆翔手中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

    他怒视着眼前的兄长,眼中既有怒火与疯狂,也有鄙夷和轻贱。

    “隆真!”隆翔的脸上尽是疯狂之意,九神曾经的规则该变变了,这个软弱无能的太子,早就已经没了存在的必要。

    “身为隆家子孙,你不报父仇,是为不孝!”

    “身为九神监国太子,你不战而降,是为不忠!”

    隆翔历数隆真的罪名,全身已然是杀气遍布,他手中有洗脑彻底的蒲野弥,有少数疯狂的军方份子,这些都是最坚定的反抗刀锋者,更有野人封不修这顶尖高手,让他现在足以制衡朝堂,号令九神!

    “让你做太子,是父皇这辈子最大的失败!今天,我就要替父皇清理门户,杀了你这不忠不孝的窝囊太子,杀光那些卖主求荣的窝囊朝臣!然后登基帝位,率众与刀锋抗衡到底,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不堕我隆家威名!哪怕……”

    噗……

    一声轻响,一股血腥。

    隆翔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见一只粗犷的大手,就像是穿透一块儿豆腐似的,从他的背后捅入,然后穿过他的胸膛,那颗血淋淋的心脏被那只大手拽在手中,已然脱离了他的身体。

    这是……堂堂鬼巅,生命力之顽强,让他即便心脏离体,仍旧还保持着最后的一点生命力,隆翔艰难的转头看过去,却见那捅穿了他胸口、抓出他心脏的,居然是他最信任的野人封不修。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封不修那淡然的脸,再看看眼前被他扼住喉咙的隆真。

    不!不可能是隆真!封不修不可能听隆真的,封家和隆真的母系一直都是死对头……

    隆真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和惊慌,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隆翔,而与此同时,另一个身影已然走到了隆翔的旁边。

    “五哥,你太冲动了,也根本不怎么了解你身边的人……”

    是隆京!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将隆翔抓在隆真脖子上那只已经无力的手轻轻松松的掰开,然后朝封不修略一示意。

    封不修点了点头,手掌一抽,当隆翔胸口的鲜血喷溅起来时,封不修已然退到了大殿之外。

    “你并不适合领导九神,也远远不如大哥。”隆京微笑着,在隆翔耳边悄悄送上了最后一句话:“九神的火种不会就此断绝,我与大哥早有安排,五哥……安心的去吧!”

    九神的火种不会断绝?早有安排?什么意思?这两人……

    隆翔的意识在这瞬间闪过了无数疑问,也有着无尽的不甘,可终究是抵不过生命的迅速流逝,眼前的一切倒流旋转,世界变得模糊,而在他彻底失去一切意识前,勉强听到了隆京的最后一句话。

    “我隆京自今日起解甲归田,九神朝堂,自此一切听从太子殿下的安排!太子殿下万岁、万万岁!”

    降了,他们终究还是要投降!这群该死的、没卵子的东西……不,老九不会无的放矢,那他们……

    可惜,隆翔已经无法继续思考下去了,意识就此断绝,而朝堂之上,此时早已是跪倒了一片。

    “殿下英明,九神千古!”

    一个月的刀锋峰会日期,与其说是留给那些从整个九天世界各处领袖们赶去刀锋城的时间,其实倒不如说是留给各方人士接受现实的时间更好。

    但说实话,一个月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天下无敌并不代表所有人就都会诚服于你,当初隆康也号称天下无敌,可刀锋联盟、八部众、海族这些不也全都挺着吗?别说隆康了,即便是当年的至圣先师,在干掉鲲阳大帝、彻底无敌于宇内时,这块大陆也并不是所有人就都立刻选择了臣服的。

    这些不臣服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地处偏远,觉得山高皇帝远,你再强你也管不了我,那我干嘛要费劲巴拉的臣服、对你卑躬屈膝呢?

    另有一部分则是敌对势力的顽固派,这个世界,不管你怎么定义正义和邪恶,他们在彼此敌对的同时却也都保留着一个相当一致的共通点,那就是各自都有着一套追寻的理想,而愿意为追寻这样的理想而放弃生命的人,无论是自认为正义亦或是定性为邪恶的势力里,都绝对不会少。当年鲲阳大帝战败后,鲲族可就是宁死不降王猛的,数十万人口的鲲族被杀到最后只剩下一两百人,否则以鲲族那成年就直接是龙级的天赋,怎么都不会让美人鱼和海龙有和他们瓜分海洋的机会,也不会传到鲲鳞的时候只剩下一根儿独苗了。

    此外,大部分是被逼着不敢投降的,比如当年和王猛有过节的、和人类有仇的;再比如现在在刀锋有血债的、和刀锋一些主流家族有怨的……太多太多,这些人想降,但又不敢降,一个战败国的投降者在新社会里能有什么地位?能和那些仇家比?就算不提仇恨,刀锋作为战胜方,那些掌握着刀锋主要力量的势力、家族们,会不想着去瓜分你的地盘?你以为你交出来就没事儿了?你可是地头蛇,斩草除根啊兄弟……历史上有太多类似的教训了。

    或许碍于眼下大一统的思想、以及刀锋劝降般的‘作秀’,那些人暂时不会把他们怎么样,但在未来的日子里处处受制于人、处处被人穿小鞋、被人下烂药,将原本一刀的痛快给弄成了经年累月的折磨,那日子就真是可想而知了。

    于是无论是九神帝国,亦或是像海龙这样山高皇帝远的海族,反抗的声音显然并不在少数,即便是九神皇室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公开做出了要‘顺应王峰号召’而投降的姿态,但坦白说,别说那些各怀心思的中层势力,即便是发表了这份儿声名的九神皇室,也未必就真的是那么诚心诚意。

    大一统的趋势显然是不可逆的,但在眼下看来,一个月后的谈判局势却显然并不明朗。

    战争的情绪仍旧还笼罩在整个九天大陆的上空,而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当然,并不包括眼下歌舞升平的刀锋,主要是在九神、海龙、北兽、乃至一些偏远族群的势力范围内,不愿意放弃极有利益、且也在担心着投降后是否会被公正对待的当权者们主导着这一切,平民们则一边哀叹着自己文明的荣耀即将不在,一边则担心着上面的抵抗会否引来那个无敌‘至圣尊者’的屠城。

    九神范围内,不少平民都已经悄悄脱离了繁华的城镇范围,在往一些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地方钻,特别是像九鼎城这类繁华的都市,街上早已是人烟寥寥,那萧条之意,远胜过了曾经大起大落的极光城。

    人们在忐忑的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月后的风云际会,但就在这漫长而紧张的等待中,几个震撼世界的消息慢慢传了开来。

    沙城的黑暗洞窟被至圣尊者王峰镇压了,那个被刀锋人亲手炸开的黑暗世界通道,如今已经被厚厚的封印结界阻隔,一如当初至圣先师王猛所做的那样,甚至比王猛做的还要更加彻底,因为除了结界之外,王峰用混沌大五行,在这片沙漠制造出了完整的生态链……简单点说,凭空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绿洲。

    一座崭新的城市已经规划在了这片巨大绿洲的上方,名为九龙城。

    九龙城的名字取自当初名震天下的玫瑰九龙之意,这里的存在意义非凡,除了将作为玫瑰的新校址外,王峰的九龙鼎也将座落此间,那也就意味着未来的鬼级班、鬼级进修班、乃至新出的龙级班,都将开设在这里,除了必将成为整个九天大陆魂修学子们的朝圣之地外,九龙城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则是镇压封印结界,就像当初的暗魔岛那样,现在的玫瑰可是聚集着这个世界最强的高手和天才们,用人为维护、镇压的方式,让这里的封印至少可以持续四五百年的时间而稳固如初。

    至于说永久封印?那种东西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最大的谎言就是永恒,宇宙尚且有边界、时间尚且有尽头,即便成为了无所不能的真神、强如当年的王猛,也不可能存在真正的永恒,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封印结界?只要等王峰离开,除非这个世界出现一个与他一样强大,并且集齐天魂珠、可以掌控九龙鼎的存在,否则九龙鼎的生机渐渐涣散,封印结界就终究将会有松动的一天。

    但能给这个世界带来至少四百年的和平,不受黑暗生物的侵扰,那已然是功德无量了。

    一时间,各种歌功颂德,这些年来大陆上的末世传说并不少,特别是此前战时,刀锋炸开了沙城的暗魔洞穴,导致大量暗魔生物出现时,这个世界的人们是确实曾为此担心不已的,可现在,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没有了来自那可怕黑暗世界的魔物威胁,那不管人类怎么内斗,都不至于斗到亡族灭种的地步。

    而就在人们纷纷热议着这无量功德时,王峰已经开始在处理第二件事了……

    海龙族,七迦神殿。

    海族的普遍体型比人类要大得多,一些特殊族群的体型更是巨大无比,即便化为完全的人型,也动辄就在四五米开外,而作为海龙族最恢弘、最具权力象征的七迦神殿,也自然修建得是极尽巍峨。

    在往日,这座黄金海龙王议政的七迦神殿,总是人气满满,朝臣、侍卫、宫女、仆从等等川流不息,那些巨大柱子上的水晶灯经年不熄,光明在这间屋子里一天二十四小时从不间断,极尽辉煌。

    可此时此刻,这本该金碧辉煌的巍峨大殿上却是一片昏暗,两侧并排那数十根圆柱上的水晶灯并没有点亮,仅只有在那大殿极深处,有一丝白色的光亮忽隐忽现,当白光闪耀起来时,有淡淡的幻泡如烟雾般腾起,给这间黑暗而巍峨的大殿、给那台阶之上的王座带来一点微光,而在那雄伟的王座上,一个巨大的身影在那幻泡的映照下忽隐忽现。

    那巍峨的身影看起来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姿势就没有动过,除了手里那根时而闪烁出微光的幻泡烟管,一切就都仿佛只是一幅静止的画面似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大殿中央有道光芒微微一闪,一团耀眼的光芒凭空在大殿中心处亮起,仿佛打开了一道光明的门,将这漆黑的大殿照耀得明亮起来,紧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人从那片光明中走出来。

    那男子看起来圣洁伟岸,身上散发着宛若神一般淡淡的金光,而女子则显得乖巧顺从,跟在男子的侧后方微微低着头。

    王峰,克拉拉!

    “看来你已经有所觉悟了。”王峰微笑着看了看这四周不掌灯的漆黑大殿,冲那坐在王座上的巍峨身影说道:“本来还以为你会挣扎一下的……不得不说你现在做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样至少你还有说几句话的机会。”

    “我这人从不抱侥幸心理。”王座上那巍峨的身影语气平静,甚至带着一丝笑意:“你若只是隆康那样的半神,或许我还会想周旋一下,可面对你和你的九龙鼎……这九天世界之大,却已经再也没有我分毫的容身之所,何必挣扎呢?有这空闲,安排一下身后事也是好的。”

    “这么说来,你的身后事已经安排好了?”

    “五天前,海龙属下的三百海族就已经接到了皇室解散的通知。”黄金海龙王淡淡的说道:“这三百海族,今后你愿意分给美人鱼也好、分给鲲族也罢,与我海龙一脉再无任何关系。”

    “做得挺彻底的。”王峰称赞道:“对海龙的体量而言,能做到如此放下,实属不易。”

    “我海龙一族有载三千年,立国四百年,无论是曾经作为鲲族的附庸、亦或是此后在大海中独霸一方,收集的财富异宝,数量惊人。”黄金海龙王并没理会王峰的夸赞,而是继续微笑着说道:“前几日我让人做了个收纳和统计,共得魂晶六万亿,上品魂器六件、中品魂器三百一十五件,下品魂器无数……如今这些财富都正堆积在这诺大海龙宫的十三副殿中,以便你接收。”

    王峰笑了起来:“又是解散皇室,又是上缴巨额的财富,你难道是想用这些东西来换取你自己一命?”

    “哈哈哈哈!”黄金海龙王哈哈一笑,眼神中并没有任何的期待或者乞求:“如果一个龙巅强者可以用财物来买自己的命,那这龙巅也太不值钱了。”

    “也对。”王峰点了点头:“那你想用这些东西换取什么?”

    “说不上换,一个手中毫无筹码的战败者,我现在连这条命都已经是你囊中之物,又有什么资格去讲条件?”

    “通透。”王峰拍了拍手:“那我倒是更好奇了,你这么配合是为了什么?”

    “族群,血脉的延续。”黄金海龙王顿了顿,将手中的幻泡烟管放下:“海龙族交出了所有的权力,今后无论对海中的局势,亦或是你们人类,都已经再也产生不了任何威胁;也交出了几乎所有的财富,那些海龙的族人们身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值得你们惦记的东西……”

    “放弃权力等于放弃威胁,放弃财富等于放弃旁人的觊觎。”王峰称赞道:“破釜沉舟也不过如此了。”

    “既然我的族群对你们既没威胁、又没有什么油水。”黄金海龙王笑了笑:“那何不高抬贵手,让他们作为一个普通的族群,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呢?”

    “苟延残喘,这可不太像你黄金海龙王的风格。”王峰还未开口,旁边的克拉拉已经插话道:“你们海龙族一向可都是都很刚的,今天放过你的族人,没准儿明天出了个龙级,就又在哪里躲着搞事儿了。”

    对海龙,克拉拉可是深恶痛绝。

    当初海龙王子乌里克斯觊觎于她,几次三番的巧取豪夺,甚至也通过长公主沙耶罗娜对克拉拉施压,要不是背后挂靠着王峰以及炼魂魔药,让她得到了女王陛下一定的支持,否则只怕早都已经沦为海龙王子乌里克斯的玩物,乃至于成为他的床下怨魂了。

    现在九天世界大一统,王峰要杀鸡儆猴,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海龙,克拉拉跟着来,就是要亲眼见证海龙的没落、要亲手报仇来的,怎会让黄金海龙王几句话就给敷衍过去?此时出言讥讽,也是提醒王峰,海龙一族野心勃勃,斩草务必除根,否则未来必成刀锋联盟的心腹之患。

    “克拉拉?”黄金海龙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微笑道:“要想做未来美人鱼的女王,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哦?想请教。”

    “眼界,格局。”黄金海龙王淡淡的说道:“海龙一族再刚,也没有当年的鲲族刚,而鲲族在鲲阳战败之后是个什么样的下场,想必也用不着我来多说了,前事之鉴,后事之师……海龙一族没你想得那么蠢,海龙的族人,也没你想得那么刚。”

    克拉拉皱了皱眉头,王峰则是饶有兴趣的抱手在一旁看着。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