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海螺姑娘
    只听海龙王继续说道:“当初的隆康也曾无敌于天下,但却未能做到南下吞并刀锋,想要让九天大一统,光靠杀戮是显然成不了的。如今九天大陆上,不论是九神的一些中坚家族,亦或是偏远地区的一些小族群,对投降一事儿都是忌讳莫深,怕的就是此前参与过九神出兵的事儿,会被你们刀锋秋后算账。”

    “可他们更害怕被亡族灭种。”克拉拉冷笑。

    黄金海龙王也不动怒,只是微笑着说道:“凡事堵不如疏,让他们怕刀锋,不如让他们相信刀锋,倘若连此前战时出力最多的海龙,刀锋都可以饶过,那他们又还有何惧之有呢?”

    “这个世界是已经没有人能挡得住你,但如今距离你定下刀锋峰会也已经不足半月,到时候是满大陆群豪响应、不费一兵一族就直接定鼎九天,还是只有你们刀锋独乐乐,最后再让你费劲巴拉的去满世界一一拔钉子……不外乎就看你现在的选择而已。”

    克拉拉沉默了。

    老东西说的没错,放弃权力表示了海龙族不再与人类争锋的决心;放弃财富则是让他们彻底沦为了世界的底层,这确实已经是最大程度的放弃了海龙一族对世界的威胁,倘若在这样的情况下,刀锋联盟仍旧要选择对海龙族赶尽杀绝,那只能让九天大陆所有心存疑虑的族群,对刀锋联盟、对王峰提议的合并反抗到底而已。

    这是一个阳谋,坦白说,黄金海龙王这老东西失败归失败,但所做的这事儿,却让人压根儿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她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私仇让王峰为难,何况以王峰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以美人鱼此前在刀锋和九神大战时的选择,今天王峰肯不计前嫌的带她来,她就已经很知足了,至于海龙王子乌里克斯,那种杂碎今后将再也没资格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虽然终归是有点恶心,但其实那又有什么所谓呢?

    克拉拉没有再吭声,原以为这么简单的选择,王峰应该很顺口就答应下来,可没想到王峰却微微一笑:“道理很通透,让人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我并不打算答应。”

    黄金海龙王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能给我个理由吗?”

    “因为你有个蠢到出奇的儿子。”王峰转过头看了看克拉拉,然后才微笑着说道:“我答应过的她,会帮她找你那个蠢货儿子算账,我这人……从不食言。”

    克拉拉一怔,心跳在那瞬间仿佛静止了一下,随即便砰砰砰的快速跳动起来。

    王峰答应帮她出头,那还是当初刚结束和天顶圣堂的比赛,还没去暗魔岛之前的事儿了,那么久远的一句话,连克拉拉都以为只是王峰顺口的玩笑话而已,可没想到他竟然到现在都还记着……

    克拉拉心如鹿撞。

    坦白说,这一刻,她脑子里想到的不是报仇之类,而是满脑子都飘着五个红色的大字‘他还记着呢’!

    海龙王的眉头微微皱起,海龙性淫,对美女没什么抵抗力,和美人鱼那边前些年打得火热的时候,也一向都是乱来,克拉拉那时候还只是美人鱼族中没什么名声地位的杂牌公主,倘若被某个海龙族的王子看上,玷污了也好、羞辱了也罢,那确实都是很有可能的事儿。

    该死的……怎么会刚好得罪这么一个女人?堂堂海龙一族,难道要葬送在这么个女人手里?

    “敢问二位的关系……”海龙王忍不住还是多问了一句,这很重要。

    克拉拉的呼吸又在瞬间静止下来了,本是杀气腾腾的跟着王峰过来报仇、看仇人的下场,可没想到接连遇上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意外,也一个比一个让她感觉期待。

    王峰没让她失望,一只大手直接搂到了她的腰上,微微一笑:“我女人。”

    克拉拉只感觉身子随之一软,脸上猛然一红。

    “……”海龙王一声长叹,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十岁:“明白了。”

    吉祥天是王峰的正妻,这事儿天下皆知,但就像当年的王猛一样,像这样的男人,怎会没几个红颜知己?当年的鲲族就是栽在这事儿上,现在居然又轮到海龙……对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女人被侮辱,这大概是唯一连神都忍不了的事儿。

    因为一个精虫上脑的蠢货儿子,如今的海龙就要被王峰灭族泄愤,这又能怪的了谁呢?只能怪家门不幸,只能怪天不给活路。

    “成王败寇皆是定数,身后事后人管,我已尽力……”海龙王一声长叹:“王峰,如何处置海龙只在你一念之间,动手吧。”

    王峰看了看旁边的克拉拉,此时的克拉拉眼里早已没了仇恨。

    “其实……”她红着脸,笑着说道:“我也无所谓了,海龙的人现在满世界乱逃,找起来可费力了,又浪费你时间……”

    海龙王的眸子微微一亮,王峰大笑着在她腰上拧了一把,然后伸出五指对准了海龙王:“既是当事人出声,那就算你好运了,你死之后,我只杀乌里克斯一人,不过你们海龙族……满世界的仇人,今后的日子可不见得好过。”

    黄金海龙王的脸上此时也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安详:“那就看他们自己造化了!”

    ………………

    黄金海龙王陨落,曾经海中三大皇族之一的海龙族就地解散,以巨额的财富赔款,换取了族群继续生存的权利……但不允许海龙族建国,只此一条,已经算是彻底掐死了海龙族重新发展的一切可能。

    当刀锋联盟最新的公告出来时,整个世界都沸腾了。

    海中三大皇族,那可是自至圣先师时代起就一直存续着的霸主级势力,比如今刀锋资格要老多了,可没想到转眼间就已经成为了历史……

    一时间,所有那些曾经有过反抗心思的势力都冷静了下来。

    说山高皇帝远?你有人家海龙族的上三海距离刀锋远?

    说势力力量强大?你有人家海龙族的力量强大?你能比人家号称海疯子的海龙更刚?

    如此强大的海龙,拥有着一位龙巅强者的海龙,且远在远离大陆的深海深处,尚且选择了如此悲情的结局,才勉强保住血脉的延续,那其他族群、其他势力,乃至九神那些各怀鬼胎者,又还有谁,够资格对抗王峰?

    各种降书、行程书,如雪花片儿一般朝着刀锋城涌来,各地势力、家族的领袖们,也终于一扫曾经的所有小心思,抓紧一切时间在往刀锋赶路了。

    投降成了定数,大一统的大势已成,再也无人能逆。

    九神人的悲愤和屈辱暂且不用多说,在刀锋联盟内部,这段时间可是一派扬眉吐气、纵情高歌。

    人们赞美着那个缔造了真正和平的刀锋领袖王峰,尊他为至圣尊者……其实是有人提议想要叫王峰圣师的,毕竟他的鬼级班、鬼级进修班,也算是为刀锋、为人类做到了无与伦比的教育贡献,绝对当得起‘圣师’这样的称呼,但被王峰拒绝了,他可没打算学王猛立刻破碎虚空而去,九天世界还没有开始排斥他,这个世界也还有许多留恋的东西,媳妇那么嫩、儿子还在坯胎里……日子很长,低调点好,别搞得自己人还活着,就被别人塑成泥巴放到神庙里去,天天烟熏火燎的,你慌不慌?

    当然,这种名称的事儿只是小事儿,刀锋联盟现在热议得最激烈的,那就是在刀锋会盟上,总议长王峰大人对战败的九神帝国、以及那些投降的各方小势力,会做出怎么样的处置安排了。

    九神不同于海龙,一来毕竟是和刀锋同源的人类,二来九神的地界范围、掌控的人口、势力、体量等等,都要比海龙更大、更复杂得多。

    处置一个帝国、一个延续了足足四百年的族群,这本就是个很复杂的事儿,刀锋议会方面目前暂且还没有放出任何风声,王峰也没在刀锋城,但在圣光、圣路这样媒体天天的炒作下,底下的普通人们,不管是社会精英还是贩夫走卒,早都已经是为这事儿各抒己见、争成了一团。

    两边是两百多年的冤家,特别是近几十年来,九神在隆康的领导下强势崛起,各方面都稳稳的压制着刀锋,边境的小摩擦也一直不断,加上刀锋内部的‘恐九情绪’、‘备战情绪’、‘舆论引导’、‘历史教育’等等,刀锋人对九神一直都是视为洪水猛兽的,但根据所处阶层的不同,对如何处置九神的看法自然也不同。

    占据了大约刀锋人口七八成的底层们,虽然没有什么太高的眼界,平时叫嚣得也最激烈,但在面对这个问题时,却意外的整体处于一个宽容的状态,坦白说,无论这个世界有多少恶霸坏蛋,但大多数平民总是善良的,真正不善良那种,大概率也不会老老实实作为社会的底层生存着,因此在这些人的眼里,杀戮并不重要,以隆家为首的一些战犯,处决不处决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福利……刀锋既然赢了,那肯定得从九神弄到大量的财富啊,那刀锋联盟应该怎么分配这些财富,应该给刀锋的平民们提供怎么样的福利,会有些怎样的利好政策,那是他们最热衷的话题。

    而对刀锋的精英阶层、各大家族来说,处置九神的战犯就变成了一个迫在眉睫、并且大肆鼓吹的话题。

    隆家、封家、沧澜、冥家、恺撒、吸血鬼一族……等等所有一切九神曾经的强大家族,放任不管的话肯定会遗祸一方,会成为未来和平安定的威胁,王峰在的时候还可以镇压,可王峰要是不在了呢?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把这些有可能反叛的家族势力都杀个一干二净,至少嫡系人员不能放过……

    这种言论在各大公国、各大家族的高层里是十分盛行的,也得到许多人的推崇,甚至压根儿都不带掩饰,就好像根本不在乎这样的言论会把那些一个月后准备来投降的九神人吓跑似的……

    他们是真不怕,相反的是,这样的论调其实就是故意说给九神听的,这帮精英显然很乐意把九神的人直接吓跑,那样才有彻底剿灭他们的理由。

    而也只有彻底消灭了这些九神本土的贵族、势力,刀锋的势力们才有机会去渗透、去接管九神那庞大的土地和资源,才有机会瓜分这巨大的战胜国蛋糕,否则若只是像平民想象那样,让九神降格自治、甚或是分为无数个行省、独立城,他们本身的地头蛇还在,刀锋这些家族也根本没有太多瓜分蛋糕的可能。

    精英阶层们一个心思,平民们一个心思,刀锋议会一些真正有远见卓识、心怀天下的,比如雷龙、帝释天之流,则显然又有别的想法,各种各样的言论铸就了此时的刀锋舆论。

    一家欢喜几家愁,前有海龙的前车之鉴,后又有刀锋各方势力的各怀鬼胎。

    坦白说,对那些已经决定要投降的家伙们来说,这真是最煎熬、最难受的半个月时间了,但他们显然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是生是死,是活着、还是好好的活着,所有的这一切,也只能取决于那个如今在九天大陆如日中天的男人一念之间了。

    几乎整个刀锋联盟、乃至整个九天世界,此时显然都正在关注着几天后刀锋城的巅峰聚会,热衷于那个牵动了满世界数十亿人类心思的九神帝国,将会有着一个怎么样的下场,当然,也有对此漠不关心的,甚至可以说完全都不知道这事儿的。

    海螺镇……

    这是地处刀锋东南的一个小渔村。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刀锋沿海的大多数城镇其实都是十分繁华的,哪怕是像连接着暗魔岛的那种小镇、小港口,一句话,只要靠着海,那就等于有数之不尽的资源和商机。

    可唯独这海螺镇,虽是面向着波澜壮阔的大海,但却是穷得叮当响,这里没有大型船坞,主要是近海处有一大片浅水区,且礁石遍布,并不适合修建可供大型船只往来的码头,且这边地处偏远,陆地上的交通也是十分不便,别说魔轨列车了,就算是稍大的马车也很难开进镇里来。

    不过这里盛产五彩的海螺,在那大片的礁石区,潜入水底很轻易就可以挖上来一大箩筐,无论是五彩的海螺壳来做装饰品、亦或是那美味的螺肉,在大陆上都能卖到不菲的价钱,这也是海螺镇名称的由来。

    联盟的商人曾经因为这个而光顾过这里,并试图在这里建立贸易点、修建宽敞的道路什么的,这些商人刚来的时候带来了大量的新鲜玩意儿,让海螺镇的土著们十分感兴趣,但当后来这些商人们变得越来越贪婪,想要用自己的人手大批量的挖掘海螺时,海螺土著们暴怒了,联合起来驱逐了他们,他们认为五彩海螺是上天赐予海螺人的礼物,除了海螺人土著,任何人都不允许去挖掘和开采。

    因此这个小镇其实一直处于半封闭的状态,只是偶尔会有从联盟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虽然这些游客被允许采摘海螺来食用或是作为纪念,但必须要紧守海螺人的规矩,那就是要缴纳大量的钱财,采摘的数量也是有限的,这是海螺人现在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只是,这样的规则被前几天来的一对年轻夫妇给打破了……

    此时天色才刚黑,不远处的海面上鳞波荡漾、浪声轻柔,空中则是月朗星繁,银光照地。

    在海边一间简陋的木屋外,十几个海螺族的年轻人正小心翼翼的汇聚在一起,他们手中或提着捕鱼所用的那种长柄鱼枪,或牵着厚厚的、挂满锋利倒钩的绝户网,又或是鱼叉、棍子之类简易的武器。

    这些人蹑手蹑脚的朝那木屋靠近着,在距离木屋约莫三四十米外时齐齐停了下来。

    领头的年轻人赤裸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上抹着闪亮的鲨油,肌肉结实、目光凶悍,正压低声音向同伴们分配着任务

    “卡西亚、露法尔、维德多,你们拿着网悄悄去正门旁边埋伏着,只要那女人一出来,你们就照她头上网过去!”

    “亚光、德尔森……你们两个的鱼枪给我瞄准了,只要她开门就直接射!别怕误伤,卡西亚他们又不蠢,扔网的时候他们会躲开的!”

    他一边吩咐着,一边又叫了几个人的名字,也是都各有安排,三下五除二,就将十几个人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给那口中的‘女人’设置了至少七八道必死的关卡,口中更是毫不掩饰对那女人的厌恶。

    没办法不厌恶,这对夫妻是三天前来到小镇上的,二话不说就直接砍伐镇上的树木,然后在这大海边上建了这么一座木屋,而且还不经过海螺族人的同意,就私自在近海处打捞海螺……天天吃海螺,还把那些珍贵的五彩海螺壳镶嵌在他们那破木头房子上,虽然是挺好看的,但海螺人都还没这么奢侈过呢!

    于是乎,几个海螺族的年轻人就跳出来要那对夫妇给个说法,其实就是想收费,顺便再用不遵守海螺镇规矩的理由讹上一笔,结果人家没吃这套,不但不给钱还直接动手,一个女人,一只手就把这帮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全扔出来了,摔得不轻,这不,回头拿上武器,就骗了一大帮人来找她算账了。

    年轻男子兴致勃勃的布置好一切,旁边的同伴们却是面面相觑……来这里之前,他们可不知道是来对付这个可怕的女人,想起那天光男去找人家麻烦,结果被那女人一只手就扔出去十几米的可怕场景,他们深知这女人肯定是传说中刀锋联盟的那种魂修,一个就可以顶他们几十个那种。

    “还以为你叫我们来打渔呢……”

    “老大,我肚子有点痛……”

    有人则是一脸惊恐的指着他背后:“啊,老大,你看你背后,有鲨鱼!”

    “鲨你妹!”年轻的首领眼睛一瞪,压根儿都没回头,揪住那个撒完谎转身就想开溜的家伙,扯着他的后领一把拽了回来:“来都来了,你们今天要是敢走,以后就不用跟老子的船出海了!”

    众人面面相觑,海螺镇的海船并不多,能开到海上去的更是少之又少,而这年轻首领光男恰好就是拥有者之一,这也是他能成为这帮年轻人老大的原因。

    可要说让他们去对付那么可怕的一个女人,这帮人却又有点不太敢,有人不甘心的在拖延时间:“光男老大,那你干嘛呢?”

    那年轻人眼睛一瞪,恶狠狠的提了提手上的鱼叉:“老子当然是帮你们兜底,要是你们全都失败了,老子就用这柄鱼叉和那臭娘们大战三百回合!”

    “老大,你打不过她的,”同伴们并不放弃,苦苦提醒:“那女人的力气太大了,别说前天揍飞你那一拳,小武说这女人刚来那天,只用一只手就扛着二十多米长的一根大木头,从村子边的树林里走到这边……人家从砍树到搬过来修好这房子,才不过花了一个多小时……简直就不是人。”

    “肯定是刀锋联盟的魂修!很厉害的这种人!不就是拿了咱们几个海螺嘛,咱们还是别惹了吧……”

    “呸!你们懂个屁。”年轻的首领冷笑道:“老子在这里观察她们两天了,那男的病得很厉害,一开始只是白头发,后来就掉头发,现在估计离死不远了,关键是这病好像还传染,就像上次咱们镇上的那个什么毒天牛一样……这两天,那女人的头发也白了不少,多走几步路都要扶着腰,凭什么还和老子斗?还想像上次那样揍我?门儿都没了!”

    “那可不一定,走路扶着腰或许是怀娃娃了。”有同伴指出。

    立刻有人点头:“就是,德尔森他妹妹前几天怀了娃娃,走路就是挺着肚子、扶着腰的。”

    “就是就是,我看她肯定没生病!那么强壮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生病的……”

    “呸,一群没出息的东西!”年轻的首领脸上阵红阵白,压低声音怒骂道:“就算是这样,那她也只是个怀孕了的女人,路都走不稳,你们怕什么?”

    众人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脸露笑容,冲他竖起大拇指:“老大英明。”

    “少拍马屁,干活!”

    “放……”

    放心的‘心’字都还没说完,几人的声音就已经瞬间僵住,几个人一脸惊恐的看着光男的背后,嘴唇微微发颤。

    “还给老子来这套?”光男一脸的不耐烦,恶狠狠的说道:“你们到底干不干?是不是好哥们儿?一个臭娘们就让你们怂成这样,以后出去别说是跟着我光男混的,老子嫌……”

    话音未落,一道寒气却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随即,一股可怕的杀气突然从背后笼罩过来,就像是有一只正在择人而食的上古凶兽趴在你背上,随时都可能用那冰冷的爪子割开你脆弱的咽喉!

    光男的呼吸一紧,全身瞬间变得僵直,握在手里的鱼叉不停的颤抖着,那号称‘大胆’的裤裆,则是瞬间湿了一片,裤脚处‘滴滴滴’的往下淌着水……

    他吓傻了不敢动,身旁的其他几个人也都不敢动,仿佛在瞬间集体化为了雕塑一样,只剩下一双双眼瞳里惊恐神色。

    气氛变得恐怖起来,所有人大气都无法喘上一口。

    “……这是最后一次。”冰冷的声音则在此时冷冷的响起,不像是那个近在咫尺的女人在说谎,却像是直接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滚!”

    话音落,人消失。

    没人看到她是怎么出现的,也没人看到她是怎么离开的,只是那一头在月光下根根飘扬的银白发丝,以及苍白的脸色,将她映衬得和前几天刚出现时的美艳完全不同,特别是在这月夜中,再配上那栋在海风中屹立不倒的孤独木屋,就宛若是传说中的追魂厉鬼一样。

    “妈、妈呀!”

    女人消失了好几秒后,才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一声大喊,所有人都惊醒过来,吓得哭爹喊娘、连滚带爬的朝远处跑开,手里的武器也顾不上了,直接扔在地上:“鬼呀!”

    听着渐渐远去的惨嚎声,木屋中,白发的男子露出一脸深感有趣的笑容。

    “堂堂刀锋女神,黑玫瑰卡丽妲,竟被这群乡野村夫称之为鬼……咳咳……”千珏千笑了起来,可笑声似乎触动了伤口,让他立刻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如果不吓唬住他们,这样的事儿会没完没了……”卡丽妲皱着眉头,伸手在他背心上轻轻按抚着,温和的魂力不断渡入,很快就止住了他的咳嗽声:“让你不能有情绪波动,偏不听。”

    “做人倘若连情绪都不能有,那又还有什么意思?”千珏千却仍旧还是在笑,伸手握住卡丽妲按在他后背上的手,温和的阻止了魂力的继续输送,他微笑着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生死的事儿,我早就已经看淡了,能多活这半年已算是白捡,能看到隆康战败、天下一统,精神上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而更重要的是,这半年能有你一直陪着我……我很快乐,谢谢。”

    “别说这样的话。”卡丽妲的眉头微微一皱:“如今天下大变,隆康已死,王峰已入神道,我用魂力护住你心脉,半个月内应该不会有问题,王峰半个月后必回刀锋城,只要我们那时候回到刀锋城找到王峰,你的病未必便……”

    “你坚持不到半个月后的,”千珏千微笑着,轻轻拍了拍卡丽妲的手背:“否则刚才就用不着恐吓那些族人了,而且……”

    “看看你的头发。”他有些心疼的伸手抚摸着卡丽妲那满头银丝:“损耗本源,一夜白发,龙级的境界虽还在,可魂力却已经跌回了虎巅,倘若继续下去,那不是在救我,而是让你我同时万劫不复。”

    “现在停手还来得及,你还年轻,虽伤了些许本源,但若是好生静养,三五年内仍旧还可调息回来。”

    “可是……”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我心脉早已断绝,生机尽丧,全凭你用龙级的魂力强行续命……倘若王峰连这都能救,那就已然远远超出了神道的范畴,而是属于造物了,可若是能造物,他早已破碎虚空而去,又怎会还留在这世间?”千珏千阻止了卡丽妲继续说下去,微笑着说道:“即便强如当年的至圣先师王猛,也无法阻止生老病死、自然衍化,那是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所以,别抱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卡丽妲的神色微微暗淡下来,迈入了龙级,这半年也从千珏千这里知道了不少大陆的秘辛,对所谓的半神和真神,她比其他人要更多一点朦胧的认知,自然也知道千珏千说的是实情。

    与圣主一战,千珏千的实力确实稍稍次之,即便抢占了先手,将圣主拉入了他的领域,可最后仍旧是被圣主震断了心脉。

    陪伴千珏千这半年,他的身体情况一直都是时好时坏,宛若藕断丝连般的心脉随时都有断绝的可能,特别是最近两个月,基本只能靠卡丽妲强行用魂力来替他维持生命的运转,没了卡丽妲,千珏千只怕连尸体都早就已经凉透了,可仍旧无用。

    昨天一天的时间,卡丽妲的满头秀发就变得银白,那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半年来的心力和精神损耗,更因为昨天千珏千又陷入了昏迷,虽然被卡丽妲拼着元神受损强行拉了回来,但卡丽妲也已经很清楚,以千珏千现在伤势的程度,即便是现在找到了王峰,也绝对已经回天乏术了。

    她只是不甘心而已,原本当年离开刀锋时,她就已经做好了陪千珏千走完最后一程,平静的送他离开的准备,可哪想到只区区半年,王峰就战胜隆康、突破神境,这让她燃起了一丝希望,好说歹说才劝动千珏千,让他跟自己回来找王峰碰碰运气,而千珏千的条件,就是在去刀锋之前,先来一趟他出生的地方,也就正是这海螺镇。

    “取道海螺,并不只是因为我想回来看看,生于斯,死于斯,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千珏千的声音已经很轻了,有气无力的样子,但脸上仍旧还挂着微笑:“推我出去吧,看看海。”

    卡丽妲没有再劝解,依言推着那轮椅,推开木门走了出去。

    门外月光银裹,海面上鳞波荡漾,咸湿的海风吹拂过来,那些近海处礁石下的五彩海螺们,在银光素裹的海面上映照出一片片五彩的海虹。

    千珏千的眼神变得愈发的柔和起来,仿佛就像是一个充满纯真的孩子,用那无暇的目光注视着这幽静的美景。

    “今天的月亮真圆。”

    月色银光,让千珏千有些悠然神往。

    “小时候我就爱坐在海边看海面的月光、海里五彩的海螺,然后幻想着母亲讲述的海螺姑娘的故事,坚定的认为自己以后也一定会娶一个最漂亮的海螺姑娘,然后和她相亲相爱相守一辈子……”

    静美的月色,五彩的大海,听着千珏千轻言细语的描述着幼年时幻象中的爱情,卡丽妲也有些痴了。

    她半蹲着,靠着轮椅的扶手,将脸轻轻枕在千珏千的手背上,轻声问道:“我是你的海螺姑娘吗?”

    “是,也不是。”千珏千伸手轻轻抚摸着卡丽妲银白的长发,许久才缓缓说道:“你我始于师生之情、终于情感之义,那时的你只是在懵懂无知的崇拜强者,这并不是真正的爱情,也不应该成为你对自我的道德约束……”

    “你能陪着我这半年,我已经很知足了。”千珏千笑了起来,抚摸卡丽妲头发的手掌,动作愈发缓慢,声音愈发轻柔:“我走之后,回去找他吧,那两年你在玫瑰的笑声,比我见过的、你这辈子其他所有时候加起来都多,所以……那里才是你真正的人生。”

    话音落时已经很轻很轻,几乎宛若耳语,紧跟着,抚摸卡丽妲的手掌也渐渐停止了下来,直到最后完全不动,重量渐沉,任由那手掌无力的搭在卡丽妲的头上。

    卡丽妲仍旧没有动,还在保持着将脸贴在千珏千手背上的姿势,只有无声的泪水从眼中滑落,混合在那温润潮湿的海风中,一如海水的滋味,苦涩、温咸。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