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九天联盟
    玫瑰绿洲,原沙城遗址……

    大片的绿洲涵盖了周围足足三四十平方公里,栽种的也不是普通的树木,而是成片的生命之树,这是从月神森林那颗巨大母树上弄来的小枝丫,只短短半年时间已长到了平均十几米的高度,它们的根茎深入在地下数十米的地方,不但牢牢的锁住了这片绿洲地下原本黑暗魔窟的封印,从那封印中偶尔透出来的黑暗力量,也成为这些生命之树最充实的养分,让它们茁壮成长。

    玫瑰圣堂就被修建在这大片的绿洲之中,依树傍水,风景秀丽,外围大量的生命之树成为玫瑰圣堂的天然屏障,内圈儿里面以树为界,则是划分出了东南西北四块区域。

    北区和东区教职工园区以及研究园区,除了拥有号称现在九天大陆最先进、也最权威的符文研究院外,这里还有着一座九天大陆最大的藏书馆——莫比乌斯图书馆,宛若竞技场一般占地数万平的椭圆图书馆里收藏着数以亿计的海量藏书,曾经刀锋藏书室里被王峰称之为的‘莫比乌斯圆环’的设计也照搬了过来。

    当然,在王峰亲手的设计下,更复杂、更奇巧,以九个基本九阶符文为基础,可谓是穷尽了九级符文的一切变化,大陆上广为流传说谁若能解开这其中的奥秘,走到这莫比乌斯图书室的最深处,那就能得到王峰尊者的所有传承,成为未来的无上尊者,由此也是吸引了九天大陆无数的符文天才,将这所刚刚才修建起来的莫比乌斯图书馆视为符文圣地,对其趋之若鹰。

    除此之外,位于南区和西区的玫瑰圣堂本部,则就是九天大陆所有魂修的向往之地了。

    南区是基础学院区域,所有鬼级以下的玫瑰圣堂学员都在这里就学,还是沿用了曾经王峰在老玫瑰圣堂搞的那套奖学金制度,虽然学员人数扩充了上十倍,但现在的玫瑰圣堂也已经今非昔比,经费这种东西几乎从来都不在玫瑰高层的考虑范围内,别说每年议会的拨款、以及极光城那边的海量分红了,光是各种私人赞助,就已经有的是富商排着队往这里面送钱,动辄千万起,要是送个百来万魂晶,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和玫瑰圣堂有关系。

    西区方位则是玫瑰魂修的精英所在,鬼级班设立在这里,鬼级进修班,包括现如今刚成立的龙组预备班,也都设立在这里,从成立的那一天起,这里显然就已经成为了整个九天大陆毫无疑问的魂修中心、朝圣之地!

    鬼级可以培养、龙级可以培养,名满天下、受无数年轻人追捧的玫瑰九龙,如今大多也都是这里的教导员,曾经稚嫩的玫瑰弟子们,现在已然成为了天下人的楷模了……

    宽敞的训练场上,此时正有几对学员在‘勤奋的挥洒着汗水’,当然这只是比较友好的说法,准确点说,是正被逼着挥洒痛苦的眼泪。

    他们的年纪,大的有十八九岁,小的甚至只有三四岁,他们身上绑着绳子,合六七个人之力,正在与一头可怕的蛮熊巨兽角力。

    少年们的实力不俗,大的那几个显然已经是鬼级的强者,哪怕最小那个三岁多的孩子,浑身魂力迸发,竟然也已是虎巅的程度,他们赤着脚,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死命的拽着绳索,脚下则是被晒得滚烫的沙子,将他们的脚掌已经磨出一个个水泡,可却仍旧是抵不住对面那只坐在地上单手吃香蕉、单手拔河的巨熊。

    哗啦!

    巨熊似乎玩儿够了,得意洋洋的一拉扯,几个少年瞬间被拽了过去,七晕八素的跌了满地,脸上被地下那些滚烫的沙子搓得通红一片,最小那孩子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李姑姑!”那三岁小孩忍着眼泪,奶声奶气的喊道:“疼!”

    “姑你妹啊,叫导师!小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转那点花花肠子,少跟老娘装可怜装纯洁!”温妮躺在旁边的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漂亮的小脚丫一荡一荡的,手里拿着串葡萄,冲那小孩说道:“继续训练!”

    “李导师,我要拉屎!”小孩儿见装哭没用,立刻换了副表情、换了个策略,痛苦的捂着肚子:“要拉出来了!”

    “少跟老娘来这套!要拉就拉裤裆里!”

    “我爹昨天还在说训练要劳逸结合来的,我爹是校长、我爹是范特西!”

    “去去去,别哔哔,把你爹范大西八叫过来,看他敢不敢和老娘横一个?别说你了,你爹当年也是被老娘这么揍出来的!”温妮懒洋洋的白了他一眼:“瞧你小子挺聪明的,怎么到现在都还搞不明白这里谁说了算?今儿你不提你爹也就罢了,居然敢拿他来吓唬我?真是吃了你爹范大西八的狗胆,练!蕉芭芭,把这小子给老娘往死里练,今儿要是不把你这小子的蛋蛋给练抽筋,老娘就不叫魔鬼教练!”

    范米米呆了呆,一脸的哭丧样,他刚才也就是着急一时顺嘴了,居然敢拿他爹去威胁这杀神教练……毕竟是习惯了,去年才两岁多的时候,‘我爹是范特西’这句火爆九天的金句就是这小子发明出来的,可惜此后就被他爹送到了眼前这位杀神教练面前,然后那句火爆九天、生生吓退了一个龙级的金句,立刻就失去了它本该应有的魔力。

    蕉芭芭的眼里闪动着绿油油的兴奋光芒,范米米吓得浑身发抖,身边其他几个同伴也都是噤若寒蝉,他们的身份也都不差,都是和此前那批玫瑰核心多多少少有些关系的,像最大那个兽人孩子,那是坷拉的弟弟坷德平,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女生,那是冰灵奥塔的妹妹……放到现如今的九天大陆上,这绝对个顶个的都是超级顶流二代了,也都是些问题儿童、嚣张跋扈,可在李温妮面前,却一个个都老实温顺得像只小鹌鹑……

    恶人就需恶人磨,这是玫瑰特级进修班,管他什么撒泼打诨、痛哭流涕、蛮不讲理……李温妮导师,专治各种少儿不服!要是爹妈敢不服,那就连爹妈一起教训!

    鄙视了一番范特西,再顺带吹了吹曾经调教玫瑰九龙的牛逼,温妮眉飞色舞的说着,冷不丁的,却听到有个声音在身后响起道:“我说……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德行,难怪你嫁不出去。”

    温妮一怔,猛然转头,只见身后站着一对年轻夫妇,还牵着一个头上扎着小辫子的三岁小孩儿,正是王峰、吉祥天和他们的儿子王大帅。

    温妮脸上一喜,还没来得及招呼,那边的范米米则像是终于看到了救星似的,哇的一声大哭出声,朝着王峰飞奔过来:“王伯伯!吉祥天阿姨!大帅哥哥!救命啊!”

    嘭!

    一脚飞起,将跑过来的范米米踹飞出去十几米远,跌得七晕八素,瞬间没了声音。

    温妮则是满不在乎的收腿,然后用那斜瞥瞥的眼神瞧了一眼王峰身边的王大帅,直看得王大帅猛咽唾沫,瞬间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温妮这才满足的转头看向王峰。

    这三年,王峰带着一家子去游山玩水,和老朋友们聚会的时间少得可怜,三年来,温妮总共也就只见过王峰两次,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突然来了玫瑰圣堂找她。

    温妮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脸上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还有点嫌弃:“嫁人?你居然敢提这个,还不都是被你害的?!”

    “我怎么害你了?”

    “他们都说老娘和你有一腿儿啊!”

    “嗨,我还当是什么。”王峰笑着说道:“咱们好哥们儿嘛,自己心里清楚不就行了!”

    “我呸!”温妮眼睛一瞪,恶狠狠的说道:“我倒是无所谓,可特么从这消息传出去后,老娘身边的男人就跟死绝了一样!没人敢靠近三米以内!”

    王峰有些忍俊不禁:“就你这爆脾气,敢靠近你三米内的男人也就只有我们这帮老朋友了。”

    “我说老王,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这是我脾气的事儿吗?”温妮的俏脸涨的通红:“当初流传说黄金海龙王就是因为招惹了你的女人克拉拉,于是就被你干掉了,现在谣传说我是你女人,别的男人还敢接近我吗?都不止是我,还有坷拉、雪智御这一大帮子,这是要咱们全都打光棍儿、变老处女啊!老娘不管啊,这事儿你得负责到底!”

    “早就知道你有这心思了,觊觎老夫的身体你就明说,瞧你这转弯抹角的,”王峰大笑着说道:“想解决找我夫人聊去!只要夫人同意,老夫就把你们一股脑的全收了!”

    “想得美呢你!”温妮听得有些哭笑不得,似是怕旁边的吉祥天多心,没再和王峰鬼扯,而是转身满脸笑意、热情的拉起吉祥天的手:“吉祥天姐姐,前几天不是还看圣光圣路上说你们在南兽那边玩儿嘛?今儿怎么想起跑玫瑰来了?”

    吉祥天微微一笑,如今的她已作妇人打扮,满头青丝挽成云鬓,少了几分曾经少女时薄纱遮面时的青涩,却多了一种少妇的妩媚,眉眼间恰到好处的风情,即便是温妮这样的女人看了都觉得把持不住,恨不得多亲近一番。

    她笑着说道:“帅儿三岁了,老是这样四处奔波可不成样子,我和王峰商量着,想把帅儿送来玫瑰就学。”

    温妮眼睛一亮、哈哈一笑,她现在对调教这帮老朋友的问题儿童可是颇有心得,也乐在其中:“好啊,那就直接交给我了,保证给你们培养成才!”

    看到李温妮那一脸期待的样子,王大帅连咽了两口唾沫,虽然才三岁多,但此前范米米跟着王峰他们四处游荡过一阵子,两个孩子成了好朋友,经常魂晶通讯,对这位大名鼎鼎的魔鬼教练李温妮,王大帅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知之甚深了。

    但毕竟是天下第一人的儿子,底气比起范米米还是更足一些的,而且跟着父母四处游荡这三年,加上王峰时常用天魂珠帮儿子梳理身体,才三岁多的王大帅,现在已经是快要踏足鬼级的境界了,超高的起跑线,强大的信心,修行什么的,他还真没怵过。

    “那你们呢?也在玫瑰呆下来?”温妮兴致勃勃的问,要是王峰和吉祥天也留在玫瑰就太好了。

    “我要回曼陀罗。”吉祥天摇了摇头:“龙象那边新任的大祭司有些不堪重任,哥哥让我回去重新接掌大祭司之位,至于王峰……”

    她看了看旁边眉飞色舞的丈夫,笑着说道:“这三年陪着我们母子游山玩水还好,但要让他跟我在曼陀罗守着一堆老学究的话,他怕是待不住的,只好随便他去浪了。”

    温妮恍然大悟,看向王峰的眼神里露出会心一笑。

    正说着,训练场外‘咻咻咻’声四起,接连有人掠空飞来,都是听到王峰和吉祥天现身的消息赶来的老朋友们。

    一马当先的是范特西,雷龙担任九天行省的总督后,如今常驻在九鼎城那边,而原本在玫瑰圣堂管事的霍克兰,现在也算是功成身退,跑到玫瑰北区的符文院研究符文、享清福去了,校长之位就让给了在九神征战中大放异彩的范特西,事实证明范特西确实是个管理上的天才,偌大个玫瑰圣堂,被他现在管理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

    随后则是音符、股勒、乌迪、苏月、法米尔、帕图、烈薙柴京等等曾经的老友,这些人里,强的如音符、股勒、乌迪、柴京之流,早就已经是龙级,和九神战争的时候也都曾大放异彩过,但现在天下太平,应玫瑰的盛情邀请,大多数人都像温妮这样选择了留在玫瑰任教,而苏月、法米尔、帕图这些,则都是各有一技之长,当了铸造院、魔药院的导师。

    当然,也还是不齐全的。

    肖邦回龙月了,如今已经不叫龙月公国,而叫龙月行政区,原本公国形式的单位,在九天联盟的新政下都被取消了公国番号,但那其实只是一种叫法上的差异。

    那些原本公国的行政区,现在仍旧是父子相承的模式,世袭垄断、代代相传,只是统一执行九天联盟的法律法规,废除原本的奴隶制度,车同轨、书同文等等,而作为原本龙月的三皇子,唯一的法定继承人,肖邦显然是要回去主持大局的。

    此外还有雪智御回了冰灵,默默桑和德布罗意回了暗魔岛,瓦拉洛卡回了火神山等等,曾经稚嫩的他们如今也都已经是执掌一方的大人物,想要再次聚齐曾经玫瑰核心的原班人马,怕是千难万难了。

    音符此时满脸的喜色,已经是二十好几的大姑娘了,可仍旧还是单身,对吉祥天自然是亲近之极,而和王峰打招呼时,脸上居然还是难掩那一丝羞涩,仰慕之情,瞎子都看得出来,顾左右而言其他:“王峰师兄,摩童和坷拉最近怎么样?”

    九天联盟成立后,摩童就应坷拉邀请,跑去南兽支教了……虽然外界普遍认为坷拉和王峰有一腿儿,但真正核心圈子里这帮朋友,则都知道摩童和坷拉才是一对儿,支教了三年,天天厮混一起,连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两人彼此的心思,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突破那最后一道关卡。

    王峰和吉祥天是从南兽那边过来的,音符自然问起,只听王峰笑着说道:“快了,就是脸嫩,还藏着掖着的,但我看再过半年就可以喝他们的喜酒加满月酒了。”

    四周的同伴们都是一阵惊呼,随即热评如潮,喜色连天,对摩童和坷拉,大家显然都是祝福的。

    王峰看了看人群,差了个人:“老黑呢?没在圣堂吗?”

    黑兀凯也在玫瑰圣堂任教,帝释天和夜摩天原本是想让他回去八部众,接手夜叉族的,但被黑兀凯拒绝了,理由是受不了约束,也不想当什么领袖,反正夜叉族还有他哥哥和老爹撑着,和平年代嘛,没架打,他更喜欢游戏人间的生活。

    选择在玫瑰圣堂任教,不是图那点薪水,而是因为这里有美酒,更有无数崇拜他的、可爱的圣堂妹妹……毕竟现在整个大陆所有族群的天才都在往玫瑰圣堂这边钻,用老黑的话来说,现在整个九天大陆,没有任何地方比玫瑰圣堂拥有更多族群的美女了,师生恋?对老黑来说那是不存在的事儿,只要你情我愿,道德这种东西休想绑架他。

    “那家伙是夜猫子,不到晚上不起床的。”范特西哭笑不得的说道:“一周就上半天课,我都有点心疼给他发的工资了。”

    “这就很老黑了。”老王哈哈大笑:“走,找老黑去,难得聚一起,今儿咱们不醉不归!”

    …………

    四周看起来只是一片普通的农庄庄园,快到收获的季节了,金色麦子的长得足有一人高,沉甸甸的麦穗压弯着身躯,遍布了周围数十亩地。

    几个赏金猎人小心翼翼的潜伏其中。

    在进入这片麦田之前,几人就已经能瞧见农庄中心处那栋三层高的黑房子,目测不过千余米的位置,可是进来之后大家朝着那方向已经潜行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却始终是无法靠近它,别说靠近了,晕乎乎的在这里面转了半天之后,众人甚至发现自己连想出去都已经成了种奢望,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毫无疑问,这片麦田是被人精心布置过的,大概是类似鬼打墙之类的法阵,几人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破解迷阵首先要构建迷阵的模型,一个带着眼镜的小个子拿出纸笔在上面奋笔疾书,草稿上看起来已经有了一个复杂的符文图案,但显然并不完整,小个子愁眉苦脸的冥思苦想着,旁边的人既不敢出声打扰他,也不敢随意动弹,只能是焦急的坐在一旁等待。

    天色阴沉,众人一声不吭,气氛沉闷。

    皎夕手里此时正捏着一张通红赏金通告,上面写着‘北境小镇和美庄园……九头蛇余孽聚集点……疑似有一名鬼级,予以清剿……赏金两百万……’

    九头蛇,这两年新兴起来的组织,应该是曾经九神帝国的余孽,宣扬九神的复辟制。

    九天联盟现在已经开始将一些新政逐渐渗透到原九神的地盘中,开始慢慢触动一些既有阶层的利益,虽说这是早在联盟成立之初就和九神各方势力谈好的事儿,也是那些势力们甘愿接受的,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千恩万谢的接受是迫于王峰刚战胜隆康的余威,庆幸自己还能活下来、还能得到这么多,而现在……王峰这位半神在九天大陆神龙见首不见尾,也压根儿不管联盟的政事儿,于是那些曾经千恩万谢的人就开始渐渐无畏起来。

    少了死亡的威胁和恐惧,他们现在想的已经不是当初的‘活下来和得到很多’,而是自己即将在九天联盟的新政下失去很多,因此对九天联盟不满的人现在是大有人在,也因此让九头蛇组织这两年在九天行省的北区发展得异常迅速。

    九天联盟自然是强力打击的,赏金公会里这两年关于九头蛇的围绞任务最多,而此时皎夕手里这张赏金通告,就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小任务。

    一个普通鬼级的据点,两百万的赏金而已,能牛逼到哪里去呢?可没想到……

    皎夕有些心烦意乱的将那通告在手里展开,尽管这条赏金通告她已经能倒背如流了,可此时还是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一个鬼级?一个鬼级能布置出如此庞大的迷阵?甚至让玫瑰符文院以优秀天才身份毕业的路明非都破解不了的程度?这可绝对不止是九头蛇一个普通的聚集点,里面潜伏着的敌人也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区区鬼级!

    “路明非,算出来没?”皎夕沉声问道。

    “皎姐,有点复杂……这迷踪阵绝对是六阶以上的,暗门太多了,有点算不过来……”小个子的路明非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头上因为焦急而滑落的汗珠让那镜框不停的往下滑:“再给我半个小时。”

    听到这是六阶以上的阵法,不止皎夕,周围的其他四个队友都是忍不住心头一凉。

    符文科技这两年发展得很快,在王峰尊者和玫瑰圣堂符文院毫无私心的传播下,整个九天大陆的符文水平都已经有了飞跃般的提升,以前的玫瑰符文院,乃至包括这九天大陆任何一个圣堂,掌握三阶符文就绝对已经可以毕业,甚至是可以当导师了,可现在,光是从符文院毕业都最起码得掌握四阶的符文起!一些精英弟子已经在研究五阶符文,而想要在九天大陆的符文界上闯出一点名声来,最起码也得掌握五阶的符文。

    可即便如此,五阶对很多符文师来说也已经是天花板的存在,六阶?那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触到的,更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叛党、邪教之类用得起的!这里绝对不是通告中所说的什么九头蛇余孽,只怕是九头蛇的老巢!而前方那黑漆漆的房子里,藏着的也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鬼级,说不定是好几个鬼级,甚至可能会有鬼巅的存在,那可已经远远超出这支小队所能应付的极限了。

    现在小队众人已经没了再去完成这任务的想法了,只想赶紧破解迷阵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也幸亏有个路明非,去年才从玫瑰圣堂符文院,以总成绩第一名的成绩毕业的符文天才,如果连他都破解不了这个迷阵,那不管是被困死饿死在这里面,亦或者是被黑房子里藏着的九头蛇叛党发现,这支小队恐怕都绝对是十死无生。

    一想到这个,众人就都感觉心里冰凉,一沉再沉,愈发焦虑,倒是那个和路明非一起新加入小队的年轻人笑着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没事儿,不要急,一个法阵而已,小路你专心算就是。”

    这年轻人和路明非都是刚加入小队的,实力不算差,但也说不上有多强,刚刚迈入鬼级,据说是路明非的校友,也是刚从玫瑰圣堂毕业的,就和路明非组队来接一些不大不小的赏金任务,算是体验一下生活……智和勇的组合,在小型的赏金队伍里也算是很常见了。

    两队人一起看上了这个难度似乎不大的‘两百万’任务,接任务的时候凑在一起了,路明非那玫瑰圣堂符文院高材生的身份,让皎夕高看了一眼,现在的玫瑰圣堂可不得了,随便出来一个人都是各方争相追捧的香馍馍,两百万的小任务而已,完全用不着争来争去,算是做个顺水人情,交个朋友,于是干脆就把他们给拼进了队伍里,说好了最后赏金按人头分,可没想到现在倒是真派上了大用场,否则就皎夕这支原本的队伍,可并没有人擅长符文的。

    年轻人淡定的语气给了众人一种古怪的感觉,说不上有多不爽,毕竟在这种紧张忐忑的时候,一个充满淡定的声音还是能给人一种很大的支撑力,但问题是,这样的话从一个刚刚迈入鬼级的‘实习生’嘴里说出来,就让人感觉有点装过头了。

    皎夕队伍里一个老资格的大胡子猎人忍不住低声说道:“操,小兄弟你了不了解情况?这是一个法阵的事儿?能用这么高阶法阵的,里面说不定是九头蛇的老巢,出来个鬼巅吓死你……”

    这也就是顾忌对方玫瑰圣堂出生的身份,否则以他那暴脾气,早就一顿‘菜鸟傻逼’臭骂过来了。

    “赏金公会那帮孙子发布任务也太随便了!”另一个男子也咬牙切齿的骂道:“都遇到六阶迷阵了,居然两百万赏金?别说那屋子里到底藏着多少敌人,就算没有,光冲这六阶迷阵,两千万都他妈没人来!”

    “闭嘴!”皎夕压低音量一声冷喝,打断了两个队员的咒骂和唠叨。

    她是队伍的组建者、队长,也是队伍中唯一的鬼中,实力最强、资格最老,说话倒还是管用的。

    她看了看那个仍旧一脸笑意的年轻人,没有发表什么评价。

    这种刚刚从学院毕业、蜜汁自信的年轻人她见得多了,当年她刚和叶盾那帮人从圣堂毕业,出来组建赏金队伍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完全犯不着因为这样一个小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话生什么气。

    皎夕转头看向还在低头猛算的路明非:“半小时是吗?好,我们尽量不打扰你,如果还是不行……”

    她看了看旁边的几个同伴,低声说道:“都抓紧时间调整状态、休养生息,如果半小时后还是破不了阵,那我们就砍断麦穗,直接一路碾回去!”

    破解这类型的法阵,暴力碾压绝对是最快的途径,但到底有没有用就不一定了,毕竟你根本就不知道法阵的本身是由这些麦穗组成的、还是深藏于地底的一些符纹来构建;何况大片的摧毁麦田,必然会被黑房子里埋伏的九头蛇余孽发现,那就只能死战一波了。

    众人都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最后办法,尽管心中忐忑,但总算是有了个目标,于是全都安静了下来。

    皎夕也没有再说话,赏金公会,一个错误的信息,带走的往往就是好几个猎人的性命。

    哗……

    手中轻响,她手掌捏拢,将那赏金通告揉成了一团,一脸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错误信息的任务,出不去的六阶迷阵,这还真是属于自己的、操蛋的人生……

    五年前从拜月教出师后,她先是和叶盾、赵子曰组了个赏金队伍,几个颇受各方看重的鬼级天才组成的队伍,又有叶盾这样智勇双全的队长,完成了几个高难度的任务后,混得算是风生水起。

    可就在她以为这辈子可以幸福的跟着心上人做一对传奇赏金夫妇时,叶盾政治联姻,娶了议会高层的一位千金从政去了,赵子曰和麦克斯韦也跟着叶盾混进了议会,唯独皎夕……坦白说,她很清楚叶盾看中的是那位千金背后的势力、以及让他从政、让叶家东山再起的机会,她悲痛欲绝了好一阵,可没想到,叶盾竟然还想让她帮他,让她作为他的地下情人呆在他身边,他可以在妻子不发现的情况下,让她享受鱼水之欢,而皎夕的鬼中力量也可以成为他叶盾未来势力的一大助力。

    当听到这些话从那个她一直仰慕的男子口中说出来,而且还说得是那样的稀松平常、理所当然时,皎夕震惊了,她原以为叶盾只是为了追求理想而忍痛放弃一些东西而已,可没想到啊……

    她皎夕好歹也曾是圣堂排名前十的高手,好歹也是以拜月教第一名成绩出师的大弟子,可没想到在叶盾的眼里,她竟然只是一个毫无尊严的无脑荡妇?在叶盾的眼里,她皎夕居然就那么渴望他那丑陋的****?

    一朝醒悟,皎夕才感觉自己彻底看清了曾经心上人的面目,看清了那份儿伪装在优雅和帅气里面的丑陋。

    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叶盾的提议,将那个曾经爱到心尖尖上的男人视为了一滩烂肉,埋葬了曾经的幼稚,回到赏金公会,自行组建了一支队伍,想在这里重新找到理想和信仰。

    可少了叶盾、赵子曰、麦克斯韦这帮强大的队友之后,仅凭皎夕一个人,想要撑起一支队伍可真是太难了,在赏金界里摸爬打滚、浮浮沉沉了数年,好不容易才拉起一支五人的队伍,也只敢接一些s级的普通任务,算是勉强混口饭吃,那些大型的ss乃至sss任务,想都不敢想……

    说起来,当年的五兄妹,叶盾现在虽然在议会有些权力,但那种靠出卖自己得来的权力,皎夕想起来都觉得恶心,真正让皎夕羡慕的,也就只有一个股勒了,只能说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如果当初年轻的自己不是鬼迷了心窍,而是像股勒一样跟对人……

    皎夕轻轻摇了摇头,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这些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她已经有一两年都没再去想过了,早就已经走出了心里的阴影,可这次居然不由自主的就回想起来,大概这次自己真的是感觉到在劫难逃了吧,至于说有没有跟对人什么的……

    那男人好像原本也没给过她任何跟随的机会,皎夕现在都还记得那家伙看到她时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起来,那家伙的花边新闻可也不少,不……是比叶盾更多,传得更加不堪,纵然这其中有夸大其实的地方,但鬼才知道他私下里是个什么样子!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谁又稀罕靠他了?

    我可是皎夕,曾经的圣堂十大,拜月教的天之骄女,不需要靠任何臭男人!

    她正胡思乱想着,冷不丁的,听到旁边一声欣喜的惊呼:“哈哈!成了!算出来了!”

    是路明非的声音,毕竟是在巨大压力逼迫下,超水平的破解了六阶的符文迷阵,路明非太兴奋了,压根儿就忘了这是在绝对险境的敌人大营里,声音居然是用喊出来的,在这寂静的夜空中,瞬间传遍了整片麦田!

    皎夕的脸色猛然一变,伸手抓住她腰上的银鞭鞭柄,满脸络腮的大胡子洛军则是吓了一大跳,猛的跳起身来,一边下意识的臭骂道:“卧槽,你个傻逼菜鸟!小声点!”

    路明非满脸尴尬的看着他,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说声对不起,一道强烈的光束已经从远处准确的探照了过来。

    紧跟着,一道黑影从那黑房子中踏空而来。

    一个人?

    似乎确实只有一个人,闲庭信步般踏空而来,气息似乎也不怎么强的样子,可毫无征兆的,一种宛若要命般的威胁和恐惧却瞬间爬上所有人的心头。

    “被发现了!”皎夕猛然跳起,单手抓住鞭子、单手柠起路明非:“带路!说方向,跑!”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御九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