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北飘零半生
    秦放天。

    天剑宗渡劫期修士,历三次雷劫,常年枯坐剑池,以铸剑为乐,又称铸剑老人。

    生平最大梦想,锻造第十柄九剑。

    奈何现实不给面子,他的爱好是铸剑,却没有铸剑天赋,经他之手锻造出来的铁剑,质量成色远不如几位九剑长老联手打造的长老佩剑。

    白瞎了渡劫期的境界。

    但这些不是重点,渡劫期就是渡劫期,不能因为他又菜又爱玩,便忽视他的境界。

    廉霖和王衍如临大敌,一左一右将陆北护在身后,陆北则探手一拉,将愣神中的斩红曲拽到了自己身后。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回去守好山门,以后若有皇极宗打上门来,直接认输,万事以保全山门弟子性命为优先。”

    秦放天屈指一弹,空间涟漪闪烁,吞没段天赐身躯。

    同一时间,偌大狼头山隐匿空间腹地,奇峰峻岭不显,消失在天地之间。

    送走了段天赐,秦放天先是看了眼左右护法,笑着对廉霖道:“你虽脱困囚笼,却也是天剑宗弟子,见到秦某为何不拜?”

    廉霖脸色一黑,铁剑背负身后,躬身便要行礼。

    “他让你拜,你就拜,他让你死,你是不是也要去死?”

    陆北冷哼一声,雷音炸耳,震得廉霖止住动作,僵硬挺直身板,重新将铁剑握在了手中。

    是了,宗主尚在身后,即便要拜,也是秦放天先行礼。

    “年轻人,你就是陆北?”

    秦放天定睛看向陆北,双眸白光一闪,剑魄推开剑势,压迫天地四方全无容身之地。

    高空乌云滚荡,大地尘龙奔走,扭动的飓风歇斯底里,轰隆隆推向远方。

    廉霖和王衍压力暴增,好似山岳加身,瞬间满头大汗,笔直挺立的身躯不由自主下沉,迫于无奈将陆北暴露在对方面前。

    压力很大,但陆北觉得……

    也不是不能接受,或许是因为不朽剑意,又或许因为别的缘故,感觉秦放天散发的气势只在合体期大圆满巅峰,精准卡住瓶颈,未曾达到玄之又玄的渡劫期。

    具体原因,陆北大致有些了解。

    北君山见两名渡劫期隔空斗法,他立马用紫卫的权限,调出了玄阴司中有关渡劫期的档案资料。

    原本是没有的。

    渡劫期修士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核武器一般的存在,且不说姓甚名谁,连境界、神通等一系列资料都属于严格保密,区区紫卫权限根本查不到。

    但陆北查到了。

    头一天抽调档案,一无所获,第二天,档案主动送上门,为他科普了一下什么叫渡劫期。

    大量图形文字,极尽浮夸之能,颇有些自吹自擂的意思。

    所以,是谁编写的档案,一目了然。

    陆北心里有数,只当没猜出来,档案反复翻阅,得到一条重要情报。

    渡劫期阶段,修士总共要经历五次雷劫,但说是雷劫,也不一定非是闪电雷霆,雷劫只是一个笼统的叫法。

    闲话少说,这些不是重点,关键信息在于,渡劫期修士可以行走人间,并非一直躲在秘境防雷劈。

    只要他们动用的力量止于合体期巅峰,不触动渡劫期的底线,雷劫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他们外出放风透气的机会。

    在此期间,渡劫期修士可寻找机缘,保证自己能安然度过下一次雷劫。

    以渡劫期境界驾驭合体期威能,展示出的实力绝不仅仅是合体期大圆满那么简单,打个比方,皇极宗大长老朱修竹是合体期大圆满,对上只使用合体期水准的秦放天,撑不了几个回合便会被打得灰飞烟灭。

    陆北丝毫不慌,换成皇极宗的渡劫期修士当面,他光速举手投降,奉上千金,声情并茂朗诵‘北飘零半生’之类感人肺腑的孝话。

    但秦放天出身天剑宗,在不挨雷劈的情况下,仅仅动用合体期水准……

    呵呵,你还真敢离开剑池!

    退一万步说,他上面有人,敢在天剑峰未倒之前承认自己有不朽剑意,就没担心过天剑宗的渡劫期找上门。

    “年轻人,你就是陆北?”

    秦放天再次发问,音爆涟漪,茫茫山脉之间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尘暴。

    “年轻人不年轻,那还叫年轻人吗?”

    陆北答非所问,无视疯狂压身的剑势,嘴臭道:“前辈既已找上门,又何必装腔作势,你这样明知故问,只会让人觉得你是个老糊涂。”

    秦放天:(?灬?)

    画风不对,和满身逼格的弃离经差了十万八千里,直让他连连摇头,不朽剑意不应该是这样子,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秦放天来找陆北,没别的意思,只为求证不朽剑意是真是假。

    正常情况下,听说有人花了不到一年时间,便先后习得九道剑意,成功融合不朽剑意,秦放天只当笑话来听。

    少说大话,狗都不信。

    奈何天剑峰异动,九剑异常,让他不信也得信,不管另外两位渡劫期的脸色,径直离开剑池,找陆北一探究竟。

    此行之前,他还问了问自己的徒弟斩乐贤,和不朽剑意交手,究竟是什么滋味。

    生不如死!

    斩乐贤言简意赅回复,那种受制于人,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悲愤,直让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秦放天暗道有趣,想试试看什么叫生不如死。

    天剑宗自弃离经之后,传承上千年,一代弟子早已尘归尘,秦放天作为后来者,只听过不朽剑意的传说,心头无比向往。

    他深吸一口气,挥手将剑匣甩至高空。

    霎时,天旋地转,大地为上,天幕为下,一方独立在外的镜面世界瞬间生成。

    出于对不朽剑意的尊重,秦放天没有托大,探手插入虚空,取出一柄黑色大剑。

    九剑·大威天。

    此剑,由秦放天传承斩乐贤,他身为第二代主人,和大威天关系极其亲近,心念所至,天涯亦是咫尺。

    嗡嗡嗡————

    剑势纵贯,上至苍茫大地,下至无垠云海,黑色天幕拉开雷云风暴,末日狂潮席卷半边天。

    “秦某自幼学剑,至今已有八百载,得问情、忘情之外七道剑意,今以大威天为承载,向阁下讨教一二。”

    洪音浪浪,风流云爆拉扯一道道气龙横舞。

    “剑来!”

    陆北挥手推开三名狗腿,探手一招,以大势天相示,平静道:“陆某修行一年,领悟第一道长冲剑意是在去年十二月,领悟最后一道问情剑意在今年四月,当天以九道剑意融合不朽,耗费五个月心血,此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今以大势天为承载,向前辈展示一下何为剑意,若有献丑,还望海涵。”

    “……”x4

    什么叫此中艰辛,五个月的艰辛,那能叫艰辛吗?

    斩红曲三人直接被整不会了,秦放天眼皮直跳,惨遭骑脸输出,只觉陆北在嘲讽他剑道资质低劣,八百年苦修全学到了狗身上。

    不说了,直接比剑吧!

    剑魄闪烁。

    秦放天手起狂龙,无边黑幕逆势而起,森寒气流割裂虚空,一瞬将镜面空间一分为二。

    金光遁走。

    陆北闪身来到秦放天身前,大势天直劈而下,同时,探手朝大威天缓缓一勾。

    秦放天正欲起剑格挡,骤然间,大威天不受控制,剑柄黑光爆开。若非他此前听了斩乐贤相告,早有准备,险些当场放大威天脱手离去。

    可即便如此,相交相识多年的大威天还是毫不留情,狂躁难驯,爆开黑色剑光,将他持剑手掌炸得血肉模糊。

    唰!

    黑色剑峰贴着鼻翼划过,秦放天险之又险避开大势天锋芒,抽身暴退千米,眼中满是惊骇。

    我是谁,我在哪,刚刚发生了什么?

    “前辈,你的剑是不是坏掉了?”陆北嘴角勾起,单手持剑而立。

    对面,大威天剧烈挣扎,困于秦放天境界太高,终究没法弃暗投明。

    一时间,剑身悲鸣,声声泣血,听得秦放天心头颇为复杂。

    很不是滋味,怪糟心的。

    生不如死!

    他承认,斩乐贤说的没错,这般感受对一名剑修而言实在再中肯不过了。

    “再来。”

    秦放天厉声一喝,持剑扭曲虚空,两人错身而过,剑吟似龙,天地黑芒无限。

    轰隆隆————

    但见倒悬的镜面世界之中,无数风沙接天连地,万万里无垠,唯有下方如墨乌云翻滚,数之不尽的狂躁雷蛇纵横疾走。

    毁天灭地的黑幕碰撞下,两道人影飞快交锋,一个剑招剑理无懈可击,一个剑舞如风,金光雷霆加身,快到神念无法捕捉。

    一白一金,两道身影脚踏无边雷蛇大网反复碰撞,一圈圈涟漪呼啸扩散,气浪奔流,海啸一般以二人为中心向着周边不断扩散。

    锵!!!

    剑意相碰,金光一瞬暴涨,压得白光连连后退。

    陆北持剑而立,眉头紧皱,心头暗道棘手。

    不愧是渡劫期的老怪物,八百年寿命堪比武周一国,境界之高难以想象,竟能无视不朽剑意的上位者压制,凭借平平无奇的七道剑意和他硬碰硬拼到现在。

    秦放天:(???)

    居然是真的,剑心……

    服软了?!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修仙就是这样子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