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黜龙 > 第二十一章 振臂行(4)
    九月廿五夜,起事当晚,得益于徐大郎的振臂三呼,与张行的四面东郡歌,合计有白马、濮阳、卫南、外黄、乘氏五城一夜改颜,落入黜龙帮之手。

    其中,东郡郡守柳业重与黜龙帮达成协议,以郡守名义号令东郡各城、邑、市、渡向黜龙帮降服,以换取全家被“礼送出境”的待遇;

    东郡三名核心次官,掌管政务的郡丞周为式正式降服,掌握军事的都尉窦并被诛杀传首,唯独掌握特务与高级刑案权力的靖安台黑绶李亭文逃走;

    五位县令中,卫南、外黄、乘氏县令被第一时间攻杀,白马与濮阳两位县令选择降服。

    翌日,匡城、离狐、冤句、济阳四城落入黜龙帮之手。

    第三日,胙城、灵昌两城降服。

    第四日,雷泽城开城投降。

    总体来说,进展还算顺利,但相较于原计划,却依然有很大的偏差……有些没有在步骤安排中的城市,如第一日的卫南、第二日的济阳、第四日的雷泽,都属于意外之得。

    尤其是位于东平郡与济阴郡交界处的雷泽,甚至不在整体计划中,只是用夏侯宁远带着一些盗匪佯攻作势而已,却居然出现了县尉出城剿匪被杀,堵城门两日后出降的尴尬场面,逼得夏侯宁远不得不接手了城池。

    而与此同时,诸如牛达父亲那种得到了补救的巨大漏洞不提,到了这一日,第一个巨大的、明显的拦路虎也彻底显现出来了——济阴郡郡治济阴城,非但没有按照计划第一时间成功取下,反而影响到了整个济水以南的所有城镇,甚至连挨着济阴、位于济水以北的重镇定陶,都依旧维持着朝廷旗号。

    换言之,半个郡都动员了起来,开始对忽然爆发的聚义,进行严防死守。

    “房氏兄弟就是废物!”

    濮阳城内的县衙中,外面正因为放粮欢呼雀跃,可转回来不过半刻钟的魏道士却早已经气急败坏,手持一封信的他几乎要将唾沫喷到李枢的脸上,再没有之前在外面一起露脸放粮的时候那般振奋了。

    这一幕,引得雄伯南以下,包括濮阳令关许在内的几人紧张不已,却又忍不住偷看。

    倒是张行,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幕,丝毫不慌,反而将喊关许将秋粮与仓储账簿取来,进行核算。

    “志大才疏,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结果却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魏道士明显是真的发怒了,根本不管堂内上上下下还有好多人,继续呵斥不停。“这下好了,原本手拿把攥的事情,被他们祸害成这样,现在济水以南半个郡连成一片,又背靠梁郡,万一梁郡援兵来了怎么办?万一过几日把那位大张相公从荥阳带兵过来,直接顶到咱们腹心处,又怎么办?到时候咱们还进取个什么东平?老老实实在这里耗着吧!”

    其实,大家紧张归紧张,却大约都明白,李枢被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首先,谁都知道,虽然房氏兄弟一个属于左翼一个属于右翼,但隶属于李枢的那个房彦朗才是大头领,而且是堂兄弟二人中的哥哥……两人谁是主导毋庸置疑。

    其次,根据渐渐明朗的情报,这对兄弟在济阴的失误,跟离谱可能比较远,但其中明显的自大傲慢,以及主要责任人的身份却已经毫无遮掩了。

    原来,房氏兄弟抵达济阴城后,虽说没有直接拿捏之前与黜龙帮有约的济阴都尉尚怀志,但也明显存了抢功之心或者有些自行其是的姿态。

    廿五日中午,在尚怀志已经控制住郡卒即将发动军事暴乱之前,他们非但没有留下来协助尚怀志,反而先行排出房氏名号,进入郡府,尝试单独劝降郡守。

    这倒也没什么。

    因为济阴郡郡守宋昌的确在听完房氏兄弟中具体不知道谁的劝告与形势分析后,立即表达了投降聚义的意思。

    非只是自己,宋太守还主动提出了愿意劝说郡丞、本郡常驻黑绶等人一起降服,甚至还提出,定陶县令刘贲这个人素有武勇、对待朝廷也很忠心,恐怕很难一纸文书招降,所以他愿意写一道真的不能再真的文书,让尚都尉率郡卒去从容接管定陶。

    当然了,他宋太守当然知道这么搞有点会让人担心济阴这里会出问题,所以尚都尉可以留下一半人让房氏兄弟带领着约束城防。

    这似乎非常合理,尤其是房氏兄弟立功心切下一力作保,尤其是宋昌本人还公开表达了自己立下这番功绩是不是能够取魏玄定而代之的诚恳思路……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这很可能才是魏道士毫不顾忌影响和团结,当众对着李枢放声呵斥的真正缘故,因为不用想都知道,房氏兄弟当时对这个思路采取了一种什么态度。

    换他们是魏首席,也会怒的好不好?

    总之,那边的结果就是,被忽悠瘸了的尚怀志带领一半人离开济阴渡过济水后,素有威望的宋昌即刻发动反扑,说服了留下的几名队将,然后反过来控制住了济阴,并将孤立无为的房氏兄弟囚禁。

    与此同时,他还派出自己儿子宋义单骑出城,抢在尚怀志之前从下游渡河去见定陶令刘贲,告诉了刘贲情况,让刘贲务必谨守城池。

    于是,当尚怀志抵定陶城下时,惊讶的发现,自己面对着的是紧闭四门的严密城池与随时候命的移动弩队,以及大义凛然站在城头上呵斥自己的刘贲与宋义。而当他无奈撤回济阴时,却发现自己还是面对紧闭的四门与随时候命的弩队,以及大义凛然站在城头上呵斥自己的宋昌与郡中其他两位次官。

    这还不算,他甚至还发现自己和很多郡卒的家人也跟房氏兄弟一起被扣押了下来。

    折腾了这么一圈,为了防止手下有家眷的郡卒逃散,尚怀志不得不退回到济水北岸,并在向从城内逃出的下属了解了进一步情况后,立即向濮阳这里以及左右王五郎与单大郎发出了求救信函。

    “事已至此,多言无益,关键是如何补救。”

    转回眼前,李枢静静立在原处,任由对方喷完,这才从容将信函接过,藏入袖中。“宋昌这厮,此番确系有勇有谋有身段,房氏兄弟栽在他手里,不丢脸。”

    “不错,也该我走一趟了……”雄天王叹了口气,赶紧上前,既是请战,也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堂堂首席和大龙头吵成这样,像什么话?

    “有勇有谋的人多了,关县令也算有勇有谋,却不耽误张三爷出马,当晚将濮阳城取下。”魏玄定言语高亢,冷冷相对,居然压过了成丹高手雄伯南,而且成功将旁边的张行、牛达与关许扯了起来,引得几人尴尬一时。“至于房彦朗,徒劳丢了两座城,坏了半个郡的局面,乃至于全盘大局,而且还让尚怀志丢了一多半的郡卒与家眷,这可不是一句不丢脸可以交代的。”

    “我知道,不处置房彦朗绝难与尚怀志交代。”李枢依旧冷静。“但他们兄弟人在城中,便是要处置,也该等到局势挽回……此时不顾大局惶急论罪,岂不是让人笑话?”

    “说的也是。”魏道士笑了笑了,摸着自己干净的新衣服坐了下来,却又来看一直没吭声的张行。“张三爷,你年轻些,要不劳烦你跑一趟?满城尽带黄金环,忽闻四面东郡歌……我以前只以为你北地出身,又是个军中与靖安台厮混的,强在军略与修为,却没想到攻心之术也这般厉害,这种事情还是更信你的手段多一些。”

    坐在那里翻看账簿的张行看了眼魏玄定,又瞅了眼李枢,倒也从容:“李公如何说?若要我去我便与雄天王去,李公自去卫南、白马放粮,反之,若李公想随雄天王去,我便去卫南、白马放粮。”

    “还是我跟雄天王走一趟吧。”李枢想了一下,干脆以对。“这事到底是房彦朗的过错多些,而房彦朗到底是左翼的大头领……不过,既要处置此事,不免要王五郎等人归我统一调度。”

    “这是自然。”张行不置可否。“我要去白马放粮,不也得徐大郎尽力?有些事情,坦荡处置便是……”

    李枢点了点头,又与早已经按捺不住的雄伯南示意,便欲一同离去。

    “不过,若是李公要走,也不知何时回来,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即刻,有些话还是要先问一问大略的。”而就在这时,张行犹豫了一下,忽然按着账簿喊住了对方。“徐大郎父亲怎么赏赐?李公可有决断了?”

    “问问徐大郎自己吧!”谈及这个话题,不只是一旁牛达尴尬起来,李枢自己也难得有些焦躁。“若是他乐意,便让他爹做个头领,然后去管卫南,省得说我们赏罚不公……而他若觉得父子颠倒,不想受,也就不受了,让他自己安排。”

    “那就许他爹做个头领。”张行也笑道。“总不能因为他是大头领的爹,就直接给个大龙头吧?”

    这件事其实也就是一问。

    徐世英父子自己也不至于不知趣,毕竟,这种反常识认知的情况本身是这些豪强自家选择所致……当爹的去应付官府,当大善人,儿子拎刀子闯荡,当个贼,属于生存策略了。

    总不能说,现在正式反了,你父以子贵,呼啦就要拿父子关系为名越过帮会内部的制度直接上位吧?

    从实际上来说,你徐家也就值一个大头领,从道理上来讲,便是朝廷那里也没有这个因为父子关系就本末倒置的说法。

    尤其是此时,人家牛达的父亲牛双早已经知趣“养病”去了,你徐大郎难道非要给自己亲爹一个赏罚?

    “不过,降官、降将们呢?”张行仿佛没有看见身侧关许一般,就好像之前仿佛没有看到牛达一般,继续来问敏感之事。“咱们的人多为草莽,必然要用这些人维持的,总不能也个个给头领吧?”

    关许半是尴尬,半是紧张起来,就连雄伯南和牛达也怔了一下,然后保持了沉默与关注,魏玄定也停止了闷气,眯眼来看……这可是关系到他们根本的东西。

    “做事的给,有名望有本事有家世的给,做的好的给,其余自然不用给……”李枢瞥了一眼就在身侧的雄伯南,几乎脱口而出。“眼下就这几个县,因地制宜、临时安置便是,张三爷居后,难道不能安置妥当,何必问我?”

    “我当然晓得眼下就这点地方,因地制宜还是可以的,但问题在于,总该有点根本性的东西,安排的时候注意一下,省得今天安排了,明天打自家脸。”张行摇头以对。“李公你说是不是?”

    “张三爷到底有什么说法?”李枢听到这里,干脆折身转过来,蹙眉以对。“难道要强分文武?降人不统兵?帮众不行政务?可若是这般,两边怕是都不满的吧?而且帮中已经有不少不统兵的头领了。”

    那可不是嘛,这屋子里就有三个。

    “我的意思是,帮归帮、任归任,帮中地位是帮中地位、差遣任职是差遣任职……”张行似乎没听懂,继续认真以对。

    “宛若官与爵?”李枢听到一半便立即醒悟,但马上也意识到这里面的问题。“是该如此,但也还是有些不妥,因为差遣和任用才是根本,如果不能协调一致,迟早会让帮中一些头领的位置变的尴尬……头领们也会嘀咕的。”

    雄伯南第一个颔首,这种尴尬他这几日已经感受的够多了。

    “那是将来的事情。”张行赶紧纠正。“关键是要定下一个帮、任分离的基本说法,发布的时候不要混做一团。同时,我以为,还要强调帮为任纲,黜龙帮是这些差遣任职的总领导,不能让这些差遣任职越过帮会体统去……譬如说你一个降人,继续管事可以,但不拘高低,先要入个帮做个护法,然后在地方上设个分舵,定个舵主副舵主什么的,再让他们去做事,这样,咱们才能名正言顺,继续以帮中首席、龙头、大首领的身份统领得当。”

    李枢沉默了一下,因为他几乎是一瞬间便意识到这个说法的可能坏处……要知道,别人倒也罢了,但对于张行和他而言,黜龙帮既是助力也是束缚,他们两个外地人,真的想掌握实际大权,想要摆脱全是东齐故地之人的钳制,最好的法子就是拉起一批没有本地根基的人。

    这种情况下,降人就是一个最佳的巩固两人势力的群体。

    不然呢?为什么那位关县令这么老实跟在你张三郎的后面?因为歌唱得好听?

    故此,李枢根本不相信张行会愚蠢到自家一瞬间便想通的事情都不懂的地步,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对方要么是在试探自己,要么是已经更进一步意识到,别看眼下是有一个关县令,但实际上,降人中的核心应该多还是关西人与世族名门出身,应该更愿意投奔他李枢,而不是追随北地军汉张行,所以要先行立下规矩来做平衡。

    照理说,自己应该即刻反对才是,但眼下自己还没有给房彦朗擦好屁股,连魏道士都能当面喷自己,言语天然乏力。

    而且,雄伯南几位头领在这里,也不好深入讨论。

    “这件事情太严肃……不如等我处置完济阴事再说。”一念至此,这位黜龙帮左龙头只能如是回复。“当然,临时安置,张三爷心里默认这个原则,暂时照着来也无妨,因为我既去济水对岸,此间事本就该你自专的。”

    很显然,他想拖一拖,进一步思考好利弊。

    “确实。”张行也随之点头,似乎也只是临时起意。“军务紧急,李公自去,后方我与魏公自当之。”

    说着,便低头继续看账簿了。

    李枢也点点头,便重新转身,准备往济水畔去处置前方的大麻烦。

    不过,就在这时候,魏首席忽然开口了:“说起来,李公有没有将我们三人那日所言大略说与房彦朗听?”

    “魏首席何意?什么大略?”李枢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恼火了……这魏道士没完了是不是?简直给脸不要脸。

    “就是若三郡抵定,李公自东平郡督众向东进取,张三爷把控济阴,构建防御,夯实身后?”魏玄定正色来问。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李枢便已经心下冰冷,却是即刻拂袖:“魏首席想多了。”

    言罢,却是迫不及待,匆匆出门去了,引得雄伯南莫名其妙,匆匆追出。

    而人一走,便魏玄定回头去看右翼大龙头张行,却发现后者只是在看账簿,根本置若罔闻,反倒是那刚刚投降的关许面色微变,正在捻须冷笑,便摇了摇头,长呼一口气出来,然后缓缓踱步出去,继续去看放粮了。

    人一走,最先按捺不住的赫然是牛达:“三哥,魏首席什么意思?”

    张行看了牛达一眼,朝一时欲言的关许努了下嘴,只继续算账。

    而关许倒也不客气,直接点破:“牛公子不晓得,魏首席这是暗示,说那位房姓的大头领未必是真的自大愚蠢,说不定是受人之托,故意给咱们张龙头找麻烦……因为按照三位的商议,举义大成后,济阴乃是张龙头的地盘。”

    “是这样吗?”牛达半是醒悟半是愕然。

    “肯定不是这样。”关许笑道。“济阴那事,明显是宋太守手段更高明,这般手段下,又是区区几日,如何那么多计较?况且,只看李龙头的尴尬便也晓得,他也知道那位房大头领失了策,丢的是他的威信,如何敢放任自家心腹这般乱来?”

    “那是魏首席在挑拨?”牛达疑惑起来。

    “也不算挑拨。”关许捻须冷笑。“这是李龙头手下自家惹的祸,平白丢了自己威信,还怒了魏首席……什么取而代之,这话也是能当面应的吗?而魏首席既已发怒,自然什么都不顾了。至于两位大龙头……不敢说要如何如何,但也确实该有些提防才对。”

    牛达喟然一时,复又来看张行,俨然是要求证。

    “魏公智略过人,却未免气量稍小。”张行终于捧着账簿开口。“这个时候最是能看人的格局……其实,一朝得势,谁没个私心计较?关键就在能不能把它藏在公事与公心下面,就凭这点,李公还是高过魏公一层的。只能说,魏公此举事出有因,也不好怪罪罢了。反正,我是不能火上浇油的。”

    这便是表态不争了,关许和牛达自然连连点头。

    “所以,你二人在濮阳一军一政,也要精诚团结才对。”张行忽然放下账簿,严肃开口。“须知一念之差,便是天壤之别……我的意思是,帮中设个濮阳的分舵,牛达以头领身份任舵主揽军务,关许以护法身份任副舵主,行政务辅佐牛头领,对外说法,便是都尉与代县令。”

    牛关二人一时愕然,甚至觉得有些麻烦和别扭,但很快,牛达就想到刚刚张行与李枢对谈的言语,旋即醒悟,继而面露喜色,便要行礼。

    倒是关许,一时苦笑,也只好拱手称是……人家是翻了天的,你难道还指望继续做县令?而且说实话,有条文规矩,总比没有强。

    “我急着去卫南和白马放粮,举义的赏钱和濮阳这边兵马的重整我就不插手了,等我回来要看你们做完,并做检阅,还要发第一次的军饷……最终兵卒数量,要根据府库、本地人口量力而为,加上城防之类,总数不要超过三千。”张行站起身来,干脆以对。“总之,濮阳之地就拜托你们了,我只要濮阳人晓得,这是黜龙帮举的义,而黜龙帮举义之后,他们的日子无论如何都要比以前好!”

    “不错!”

    等牛达点头后,关许也打起精神来……这些贼寇,不管多么行事多么草莽、制度多么简易,但居然上上下下总体上都是在努力做事的,而且懂得相互忍让,维护和催动整体,这让被迫投降的他稍微升起一点异样心态。“定然让本地人知道黜龙帮与张龙头的恩威。”

    张行这次倒是没有纠正,只是拍了拍这个比自己估计大了七八岁之人的肩膀:“关副舵主,长路漫漫,勉乎哉。”

    ps:大家晚安。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黜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