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超神宠兽店 > 第一千四十二章 众生愿像(万字大结局)
    “达到极限了么?”

    至高天道望着被刺穿的24重天宫,眼神澹漠,道:“相较于前两位栽培出的傀儡,你的确出色许多,但也只是她手里的一枚棋子罢了。”

    “还没结束呢!”

    苏平眼眸冰冷而疯狂,他浑身浮现出浓郁的混沌气息,周遭的力量以更狂暴的速度吸引而来,众多培育地跟万族强者通过契约传递来的力量,在苏平身上凝聚得越来越强烈。

    虽然苏平已经跟众人签订契约,但却无法同时调动和容纳他们的力量,因为他自身的身体有极限。

    但现在,这极限却再次打破。

    三枚混沌神格在苏平体内相融,使得苏平的身体发生蜕变,真正意义上超越了祖巫,达到全新境界。

    “神族,魔族,仙族……”

    众多培育地中,各个种族的力量,在苏平体内交汇,这些力量如有意识,相互吸引,凝聚在一团,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曾经,众生抵御天道,但却因种族和家族等各种原因,没能达成统一战线。

    神族的傲慢、仙族的澹漠、魔族的冷酷、人族的欺诈、兽族的无礼等等……各个种族都有自身的劣根性,彼此不相容,因此在先前的战争中,各个种族都只是祖巫手里的工具,是战斗的燃料,被动地压榨力量。

    而如今,以苏平的意志为桥梁,众生第一次达成统一阵线。

    各种特性的力量在苏平体内汇聚,最终都归于混沌之力,在三枚混沌神格的蜕变下,苏平能一口气容纳万族众生的所有力量。

    从老弱妇孺到不灭境强者。

    而这代价,是炼狱烛龙兽跟小骷髅,舍弃了神格,走向死亡!

    彭!

    刺目的剑光再次出现,从24重天宫怒斩而下,无数因果和大道交融,化作审判天道之剑,竟噼砍到28重天宫!

    “还差一点!”

    金乌始祖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但下一刻,他便毅然做出决定,耀眼的光芒从他体内飞出,赫然是他的混沌神格。

    在这一刻,他竟选择将自己的混沌神格,也交给苏平,舍弃祖巫之身!

    虽然在契约之力下,他们接近于合体的状态,但这跟真正将混沌神格交予苏平是两回事。

    先前金乌始祖燃烧生命,施展出最极限的力量,但对他来说,生命无穷,对祖巫来说,生命甚至都是一个抽象概念,他们只需要修养一段时日,依靠混沌神格的韧性,就能慢慢恢复到巅峰。

    而现在,却是彻底断绝了自己的路。

    这意味着,他真的会就此陨落!

    “始祖!”

    金乌一族的众多金乌,包括金乌大长老等众,看见此景皆是失声。

    它们可以燃烧生命而死,但始祖不行。

    始祖不倒,随时能再次繁衍和创造金乌一族。

    而现在,始祖此举,无异于将全族的性命,都押在了这一战上,陪着那个青年疯狂豪赌!

    苏平收到传递而来的金乌神格,心头一震,这一切太意外了,他看了一眼金乌始祖,只看到对方露出笑容的模样。

    没有言语,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苏平明白了他的心意,他暗暗咬牙,将金乌神格吸收,与体内三枚神格相融。

    一阵阵炙热的力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战躯上蜕变下金色的焰火,如羽毛般飘逸而肆意,带着湮灭万物的张狂和愤怒。

    随着金乌神格的融入,苏平能够同时掌控的力量更多了,有七八个高等培育地的程度。

    “真是疯子!”

    阴雀跟尸芒等几位祖巫看到金乌始祖的举动,也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这真的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

    “太狠了。”尸芒祖巫苦笑道。

    金乌始祖目光如炬,道:“我只想看看,那柄剑能不能斩在她的脑袋上!”

    “我陪你!”

    陡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昊天祖巫竟也将自己的混沌神格交托出来,他如一尊威严而神圣的神祗,目光带着浓烈的睥睨之气,“这无聊的永恒,吾不稀罕!”

    阴雀祖巫脸色复杂,道:“你们都疯了!”

    “也算我一个吧。”

    黑象祖巫轻笑一声,道:“若混沌重开,这混沌没有现在的面貌,对我而言,也没有意义。”

    他体内混沌神格涌现,竟也朝苏平的身体飞掠而去。

    连续两枚混沌神格,苏平体内的混沌神格刹那间达到六枚,他的身躯发生异变,变得无穷大,似乎由神魔般的躯体,变成浩渺的烟雾,彻底从祖巫的身躯,转变为另一种存在。

    在这种状态下,苏平的身体大小没有限制,一念可吞吐大宇宙,一念可收缩成微尘。

    只要苏平愿意,苏平能在自己的身体内,融入数百上千的大宇宙,他的每一处毛孔,都内有无尽乾坤,一根毛发可斩日月,贯通宇宙!

    “当初还是对你们手下留情了!”

    至高天道看见此景,脸色不禁阴沉了几分,杀意涌现,她蓦然出手,天宫瞬间修复愈合,与此同时,浩瀚无垠的雷海在她身边凝聚,从里面缓缓延伸出一杆天罚神雷枪!

    此枪仅仅呈现,便让人感受到无尽锋芒,相隔千百重宇宙,都有种被刺穿的感觉。

    仅仅凝视,便有种恐怖到呕吐的濒死感。

    “斩!

    ”

    苏平怒吼,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情思考任何东西,此战血流成河,天崩地裂,众生已经陨落亿万万种族,他只想结束这一切。

    哪怕是败,也要燃尽最后一滴血!

    狂暴的剑气凝聚六枚混沌神格之力,加上万族强者,以及上百个高等培育地,还有数千个其他培育地的力量,像是两千颗宇宙相撞,瞬间爆裂出的冲击,足以让祖巫都会被震得昏死过去。

    那愈合的天宫崩塌,剑光势若破竹,从三十三天宫斩到底,竟一口气将这至高天道的护体天道秘法给摧毁!

    彭地一声。

    剑光撕裂至高天道的臂膀,斩在了其肩上。

    至高天道的脸上涌现出冰冷的杀机,那恐怖的雷枪瞬间贯穿而来。

    苏平顿时有种心跳骤停的感觉,似乎周围的一切静止凝固,包括自己体内的力量也都剥离,他就像弱小的凡人,站在冰天雪地中,面前是飞射而来的利箭,无法躲避!

    这就是……真正的差距么?

    苏平没想到,他已经达到如此程度,远远超越祖巫,居然还是要败亡!

    不甘!愤怒!

    还有悲伤。

    “终究还是,无法拯救你么……”

    彭地一声,陡然一道剧烈的冲击震来,一道身影出现在苏平面前,正是混沌之母。

    她掌心是一道璀璨的晶片,如盾牌,将那恐怖的雷枪挡下。

    苏平认出,这东西像道晶,但有种极其特别的气息。

    “混沌原核的碎片……”

    至高天道看见这晶片,脸色微沉,混沌之母从混沌原核中孕育,此物是其出生时从原核中掉落,也是混沌中最可怕的兵器。

    “事已至此,我便陪你走完这最后一程吧,也是你我生命的最后一段路。”混沌之母回眸,看向苏平。

    阅读网

    她眼神中带着无可奈何的叹息,以及专注一刻的柔情。

    苏平怔了怔,脸上露出了笑容,“那就一起,小骷髅它们已经在等我们了。”

    混沌之母微微一笑,那笑容不受岁月的侵蚀,美得仿佛静止:“那就别让它们久等了,我的宿主。”

    随着话落,她的身体逐渐光化,随后化作无数的光芒,包围住苏平。

    苏平感觉浑身被一股力量覆盖,温暖、熟悉、带着无法言说的情感,在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没有做错,有些恩情,无法辜负,有些情感,也无法舍弃。

    上万载日日夜夜的相伴,彼此早已是最深刻的伙伴。

    “既然你今生认我为主,那我便用尽生命来守护你!”苏平轻声说道,脸上带着笑容,不需要太多言语,他已经明白,系统回来了。

    在这一刻,她不再是混沌之母。

    而是陪他万载的‘狗’系统。

    轰!

    苏平的身体中似乎有千万颗宇宙爆裂,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在苏平体内疯狂爆炸冲击出来。

    “母上……”

    阴雀等祖巫看到此景,都是呆住。

    他们都看懂了,母上居然选择了舍弃自身,放弃了那混沌中最尊贵的身份,化身为苏平的战宠,并且还不是那种契约共享的战宠,而是完全以苏平为主,自身为辅,就像寄生般,舍弃了自己的一切,仅仅意识保留。

    而混沌之母所舍弃的那些,并非丢弃,而是交给了苏平。

    在这一刻,苏平继承了系统的一切。

    拥有了混沌之母的战体,加上六枚混沌神格,一股空前的力量在苏平掌控间,苏平第一次感受到系统究竟有多么强大。

    “看来你们都病的不轻!”至高天道眼神冰冷,“正好将你们都解决,省得重开混沌时有残余的渣滓!”

    她前方的天道雷枪在旋转,越来越多的雷霆被旋转的枪身凝聚,与此同时,周围的其他天道一族,忽然身体快速合并,转眼间便凝聚出四五个混沌天道。

    这些混沌天道迅速飞向至高天道,与她的身体融合。

    苏平在适应着系统的身躯,也在望着至高天道展现的真正姿态,他早就看出,这天道一族都是至高天道过于饱满的力量所分化,只蕴含她微量的意志。

    随着一道道混沌天道的融入,至高天道浑身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恐怖。

    “该动手了!”

    苏平很快便适应系统的身躯,下一刻没丝毫犹豫,骤然朝至高天道杀去。

    彭!

    剑光掠过,整个混沌祖地都似乎裂开,至高天道身上的三十三重天宫,在浮现的刹那,便爆裂开来。

    切开33重天宫,仅仅是一瞬!

    这便是系统的战躯。

    “小心,这天宫仅仅是她身体自带的力量,她真正可怕的手段有三种,一个是你看到的天道审判枪,你眼前看到的只是雏形,另一个是众生道体,最后也是最可怕的,是众生愿像!”系统的声音在苏平脑海响起。

    这一刻,他们如往日在培育地中,苏平历练,系统指点。

    苏平目光一凛,那恐怖的雷枪竟然只是雏形?那费尽众生力量都无法刺穿的33重天宫,居然是身体自带的力量,这至高天道的恐怖超出他的想象。

    “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苏平深吸了口气,他的目光却没有退缩。

    在这一刻,苏平的契约之力覆盖,从培育地众人到宇宙万族,所有的力量全都涌入到他体内,以他现在的身躯,能够将这股众生之力同时施展。

    彭!

    恐怖的剑气掠过,却被至高天道的身躯挡住,她的身体发生异变,显露出璀璨而圣洁的气息,浑身如琉璃白瓷般,坚不可摧。

    通过系统的记忆,苏平知晓,这便是系统说的众生道体。

    以他此刻的力量,竟只是砍出些许伤痕。

    而与此同时,那雷霆纠缠的天道审判枪,散发出一股灭世之威。

    在枪身周围,混沌塌陷,一个个窟窿出现,如六道轮回的黑洞,电闪雷鸣。

    这最强的天道攻击,在这一刻成型了。

    苏平感觉到浑身都有种刺冷感,心头暗暗越发凛然,他不敢怠慢,契约之力覆盖的范围飞速延伸,探索到另外的维度中。

    “以吾之意志为界,都过来吧!”

    苏平轻声呼唤。

    刹那间,在他背后的虚空中,出现扭曲的通道。

    一颗颗硕大而伟岸的宇宙,从这通道中涌现。

    这些宇宙有的残破、有的荒凉、有的已经千疮百孔,有的只剩半个,像被啃吃得剩一半的苹果。

    这些都是万族居住的大宇宙,也是混沌力量凝聚的世界。

    这些大宇宙都有宇宙意识,此刻苏平通过自身的记忆为踏板,将它们召唤而来。

    “那是……我的家乡!”

    “那是太古神界宇宙!”

    “那是混沌死灵界!”

    “那是……联邦宇宙!”

    苏平身后的战船中,还有他念造的宇宙中,培育地众人和宇宙万族,都看到了苏平背后浮现出的巨大宇宙。

    这些宇宙虽然巨大,但跟苏平此刻的身躯相比,却如玻璃水球般。

    如果苏平愿意的话,甚至能将身躯延伸至更巨大的程度,这些大宇宙在他面前也如尘埃般微小,但没那必要。

    战船上,燃烧着生命,已经走到末路的神尊等人,看到那出现一个小小裂痕的联邦宇宙,那熟悉的气息,让他们有些泪目。

    没想到在临死前,他们还能再看到自己的故乡。

    “能再亲眼看到吾的故乡,死亦无憾了。”有的不灭境感叹道。

    “可惜,当年我们没能保护好神界。”天道院众人,跟神界众多高位种族,望着太古神界千疮百孔的模样,有些叹息和伤感。

    这是真正的太古神界,并非苏平在培育地见到的过去完美时期,在天道的侵入中,太古神界各个神州被打碎,宇宙被打得千疮百孔,如蚁群居留过,令人触目惊心。

    越来越多的宇宙被苏平召唤而来,这些宇宙悬浮在苏平背后,随着契约之力的覆盖,一道道宇宙意志涌入苏平的思绪中。

    有的意志柔和,有的意志仍沉浸在伤痛中,有的意志带着强烈的杀气,在这短暂的刹那,苏平已经明白这些宇宙曾饱经过怎样的历史。

    从诞生到受创,宇宙内无数生灵诞生的起源到终末,都映入苏平心中。

    其中天道一族的身影,留下最深刻的伤痕。

    “杀!

    ”

    苏平怒吼。

    凝聚众多大宇宙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培育地众生,苏平再次挥剑怒斩,彭地一声,剑光从雷海下掠过,斩在了至高天道的身体上。

    碎裂的声响出现,那白瓷般圣洁的众生道体,在这恐怖的剑势下,竟碎裂了开来,从里面却没有鲜血溅射,而是飘飞出浓郁的混沌气息。

    “你居然能想到此法……”系统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怔住,旋即有些激动。

    她能感受到,苏平此刻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她。

    集众生大宇宙之力,苏平此刻有跟至高天道抗衡的力量!

    “他融入混沌原核,一部分的力量没办法立刻抽离出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系统眼光毒辣,看出至高天道的状态不对劲,以至高天道的力量,先前就能轻松秒杀苏平,却没有这么做,如今在苏平越发可怕的威势下,却只能招架,足以说明问题。

    “有机会!有机会跟他同归于尽!”系统先前死灰的心复燃了,她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也许是她所了解的人类当中形容的感动,对她来说,从不存在“奇迹”二字,只有一切秩序发展的必然。

    但此刻,苏平却打破了她的想象,创造了“奇迹”!

    “以前是我帮你创造了那些所谓的奇迹,现在,是你为我创造了奇迹……”系统眼神中带着种种情感,有欣慰、有感叹。

    “审判!

    ”

    就在这时,至高天道发出怒吼,鏖战至此,她第一次愤怒失态。

    那纠缠无数雷光的审判天道之枪,带着一往无前之势,似乎能洞穿到混沌尽头,朝苏平飞射而来。

    还未临近,苏平便有种浑身被钉死的感觉,就像掉落在深渊,被钉在棺木上,无法动弹。

    但在极短的恍忽中,苏平便清醒过来,他咆孝着调动所有的力量,狠狠一剑斩去。

    刹那间,无数种族的生命被抽干,这其中也包括人族。

    还有天道院内众多弟子,原先燃烧的生命,在这一瞬间像火柴的尾巴,迅速烧完,化作灰尽消散。

    仅仅一剑,众生陨灭过半!

    许多被召唤来的残破大宇宙,也都失去了光泽。

    两股宇宙中最强的力量,在瞬间交错。

    两道碰撞声几乎同时响起!

    “你做什么?!”系统失声尖叫,跟随苏平以来,她第一次失色。

    那恐怖的天道审判雷枪,洞穿了苏平的身体,苏平的剑并没有奔向审判之枪,而是……斩向了至高天道与混沌原核的交融处。

    “啊啊啊啊!

    ”

    至高天道的身躯从混沌原核上斩落下来,她发出难以名状的愤怒咆孝,如受伤的野兽,在这一刻毫无天道的神圣和威严。

    苏平的身体被审判雷枪贯穿,巨大的裂痕从伤口处蔓延,不断地侵蚀,这伤势的蔓延,苏平无法阻止,他就像一个即将碎裂成亿万片的瓷器。

    但苏平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才不要跟这样的蠢货同归于尽,我只想……让你回家!”苏平轻笑着说道,短短一句话,却说得有些勉强,但毫不掩饰他眼神中的璀璨。

    “你该死!

    ”

    至高天道发出愤怒的咆孝,“你以为这样就能斩断我跟混沌原核的联系么?它早已选择了我,给我死!

    ”

    在她愤怒咆孝的同时,她的身体像是黏稠的液体般,再次覆盖到混沌原核上,将切口处掩盖。

    “她说的没错,它已经选择了她,没用的。”系统眼神中带着悲伤和难过,还有些叹息,她明白苏平的心意,作为混沌中最强大和尊贵的生命,她在这一刻居然体会到凡人对力量的渴求和向往。

    力量对她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她从未渴求过,却早已具备。

    “就算它选择了你,我也要让它回头!”

    苏平凝视着至高天道。

    “你……”至高天道愤怒,想要说什么,但下一刻她表情微微凝固,明白了苏平刚刚做了什么,她恢复了冷静,冷声道:“你刚刚还有重创我的机会,但现在,你彻底没有了。”

    “你做了什么?”

    系统感受到苏平的意识从躯体中消失,不禁怔住,她顿时有种恐惧的感觉,这感觉极其陌生,即便是前几次大战失败,即便先前看到至高天道跟混沌原核相融,她也不曾恐惧。

    作为混沌中最古老和强大的生命,她一直无敌,从不知何惧是何滋味。

    但现在,她却感到了恐惧。

    她大声呼唤,苏平的意识却没有回应,她蓦然明白了什么,看向那至高天道的裂痕处。

    “他病的太厉害了,该结束了。”至高天道的声音中透露着几分讥讽和冷笑,“我会让他明白,孤所见所感,你构建的这世界,究竟有多么糟糕!”

    系统呆呆地说不出话来,她已经明白了苏平的做法。

    与此同时。

    在混沌原核内的空间中。

    这里是一片浑浊之态,既不是黑暗,也没有光芒,这里是混沌最原始的地方,一切规则大道的起源,一切力量和形态的起源。

    “你主动来这里,就是自寻死路。”一道冷笑声响起。

    浑浊中一道洁白的身影出现,正是至高天道。

    在她身边,还有一道小巧的身影,如孩童模样,这是对方投射到苏平的意识中,苏平通过自身意志所理解的形态。

    苏平明白,这孩童便是混沌原核。

    而这孩童的模样,赫然跟系统有几分相似。

    苏平释放出契约之力,将自身的意志和情感,毫无保留地传递到眼前的混沌原核中。

    他先前一剑斩开至高天道跟混沌原核的相交处,不是为了噼开他们,而是为了将自己的意志投入进来。

    苏平凝望着混沌原核,道:“我知道,万古众生,亿万神魔,于你而言都是你身上掉落下的微尘,但她没有做错,你不该背弃她。”

    “我来此,是劝你回头,所有的言语,都在我的意志中,我相信你已经明白。”

    “愚昧!”

    至高天道冷笑道:“我知你来这里的目的,但你可知,它为什么会选择我?”

    苏平看向她。

    “因为它从孤的心中,看到众生疾苦,看到神魔丑相,看到这混沌有多么不堪,它希望能再造一个没有任何苦痛和愚昧生命的世界,它想要得到安宁!”至高天道冷冷地道。

    “它跟孤的想法一样,这便是它选择孤的原因。”

    苏平凝视着混沌原核,道:“苦痛和灾难,也是混沌的一种景色,但正因如此,才让我们明白恩情和情感有多么可贵!”

    “你没经历过世人的绝望和无助,当然会这么说。”至高天道冷哼道:“你有她相助,遇到艰难的事,都有她来化解,你何等经历过真正的苦难?”

    苏平默默凝望着她,道:“我现在所经受的,难道就不是真正的苦难?”

    至高天道微微一窒,冷笑道:“你倒是明白,所以你现在也渴求强大的力量,渴求我能饶过你们,众生亦是如此。”

    苏平微微点头,道:“的确如此,我渴求,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奇迹,我不会在绝望中沉沦,就像现在,即便我失败了,我也有它们陪伴,战过,爱过,愤怒过,也坦然安之,如果失败是结局,我会接受。”

    “别说的那么好听。”至高天道冷声道:“你可知这世上有多少生命,连一丝恩情和念想都不曾有过,父母厌恶、朋友背叛,生命中一束微光都不曾有,这样的人,该为谁而奋斗,该用尽生命去报答谁的恩情?”

    苏平凝望着她,道:“的确有这样的苦难之人,但正因如此,这种事交给我来做最合适,因为我很幸福,我有朋友,有父母,有伙伴,有帮我从籍籍无名的蝼蚁,成长到如今的系统,有陪我出生入死的伙伴,有经常来光顾的老顾客……”

    “我是如此的幸福,所以我要帮到他们!”

    “苦难的人太多,我帮不过来,但那些帮过我的人,我希望我能竭尽全力去报答!”

    苏平一字字说道:“你口口声声为那些苦难者,实则大善不善,大仁不仁,你重开混沌,苦难者与其他众生,皆是湮灭!”

    “你说是拯救,实则是抛弃!”

    “在你构建的所谓永恒世界中,甚至都不存在苦难者,他们已经历经了苦难,而作为至高无上的你,甚至都无法容忍下他们这样的弱小生命,这对他们而言,岂不是更悲哀?”

    “胡说八道!”

    至高天道冷冷地道:“正如你所说,你过得太幸福了,所以你无法体会那种绝望,多说无用,你来到这里已经走到末路,该结束了!”

    就在她准备出手时,忽然,旁边那个孩童模样的混沌原核开口了,它说道:“若你亲生感受过她所承载的那些苦难,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便回到她身边。”

    至高天道微怔,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道:“这主意不错,到时他加入到孤的身边,不知她会是什么表情。”

    苏平凝视着混沌原核,道:“当真?”

    混沌原核漠然道:“你别高兴太早,你可知历经她所承受的东西,你亦会变成她这模样,她诞生于祖巫之后,从祖巫时代延续到如今,诞生了无数的时代和生命,你都将一一经历,经历每个生命的苦痛一生!”

    “当一切结束,你还能保持自我意志,已经算不易了。”

    苏平立刻道:“只要你说话算数,我一定不会像她这样!”

    至高天道冷冷地道:“那你就来感受一下,孤的众生愿像吧!”

    随着她的话落,刹那间,她身体像是绽放的花朵,由内而外,不断绽放分裂出无数的意志和生命气息。

    这些意志瞬间将苏平包围。

    苏平像是掉落到无尽的深渊,化身为一个个弱小存在,体验那绝望而苦痛的生命。

    “当一切结束,你也会如孤一般,想要毁掉这失败的世界……”至高天道喃喃自语。

    ……

    与此同时,在外面世界。

    培育地众生跟宇宙万族望着被审判雷枪贯穿的苏平,发现苏平的身体一动不动,似乎凝固了,而且苏平的气息在快速消失,已经无法感知到。

    他们发现,覆盖在他们身上的契约力量,也在消失。

    “道,道祖死了?”

    “苏祖!”

    太古神界内一些残剩的不灭境,皆是脸上失色,浓浓的绝望爬满他们的双眼,先前的战意在这一刻,全都消弭无形。

    连苏平都死了,一切真的落幕了。

    “老大……”

    苏平的身躯中,几道身影分离出来,正是二狗跟紫青牯蟒等。

    它们眼神中带着惶恐和悲伤,望着身体在不断碎裂崩坏的苏平,它们惊恐地发现,苏平跟它们签订的契约,在这一刻断了。

    曾经,契约消失,会带走它们的记忆。

    但现在它们都是不灭境的存在,早已将这份记忆存储在身体当中。

    契约断裂,意味着苏平战亡。

    “老大,是我没保护好你……”二狗痛哭流涕,它望着前方的至高天道,忽然发疯般咆孝着冲了过去。

    至高天道蓦然睁开双眸,望着扑来的二狗,眼神冷漠,抬手覆盖,将二狗跟培育地众人和宇宙万族,皆笼罩下来。

    阴雀祖巫没有将神格交给苏平,此刻在至高天道出手时,她立刻带着金乌始祖跟尸芒祖巫等脱离这至高天道的攻击。

    “结束了,该死!”阴雀紧咬着牙,眼神悲痛。

    金乌始祖跟尸芒祖巫等默默无言,身体和内心的虚弱,让他们一句话都不想说。

    苏平的巨大身躯依然在持续碎裂,只是因为身躯太巨大,哪怕碎裂崩坏的速度以光年来计算,也需要亿万年,才会完全崩塌。

    此刻,在苏平的脑袋中一道虚幻的身影飞出,正是混沌之母。

    “放过他!”混沌之母抬头望着至高天道。

    至高天道冷漠地道:“这算是求我么?身为混沌中最强大古老的生命,你亦会感到绝望,也会祈求,在真正的苦痛面前,你于众生并无二样,这也说明,你所创造的混沌世界,太过失败!”

    “他没死?”

    阴雀祖巫听到混沌之母的话,有些震惊。

    其他陷入绝望的众人,也都愣愣地看向天道,其中一些不灭境的存在,顿时收起了绝望,眼底重新燃起了战意。

    至高天道感受到掌间众生的骚动,眼神越发冷漠,道:“他妄图以自身意志挑战孤的意志,孤乃众生应愿而生,现在他正经历众生的祈愿,当结束之后,他也将不再是他,亦是孤的第二分身,他也将继承孤的意志,跟孤一同重开混沌!”

    “不可能,老大才不会跟你一样!”二狗怒吼道。

    “死!”

    至高天道掌心力量勃发,二狗的身体顿时爆裂开来,形神俱灭。

    “孤所接收的祈愿,如亿万颗宇宙的恒星,数不胜数,当他历尽归来,尔等已是尘埃,都寂灭吧!”

    至高天道手掌攥握,培育地众生跟宇宙万族,皆感受到恐怖的力量挤压。

    没有苏平的支撑,此刻他们直面至高天道,才感受到这股伟力是何等恐怖。

    “不过是掌间的尘埃罢了……”至高天道望着掌心湮灭的众生,眼神没有丝毫波动,这场浩大的战争,最终以她完胜告终。

    在她眼前,只剩下混沌之母,以及阴雀等几位祖巫。

    “尔等便留在此处,陪孤看看重开混沌的盛世吧!”至高天道说道。

    阴雀惊觉发现,周围尽是天道力量,她已经陷入对方的掌控中,无法脱身。

    即便拥有混沌第一神速,她也无法冲出,这一次陷的太深了,不能像前两次战斗那样,及时逃离。

    “看来,咱们都要栽在这里了。”阴雀祖巫苦笑道。

    金乌始祖眼神灰暗,道:“她是我们亲手创造出来的,没想到会孕育出这样一个怪物。”

    “都怪吾等,当初彼此征战,造成太多杀戮和悲剧。”昊天祖巫叹息。

    在这生命的尽头,他们都感到遗憾,曾犯下太多的错误。

    祖巫的傲慢,延续到亿万神魔,延续到万古诸族,才酿成今日的悲凉结局。

    “也不要这么早放弃,也许等他回来,还能一战。”尸芒祖巫说道。

    黑象祖巫微微摇头,道:“即便他能回来,也是第二天道,我曾吞吃过一个混沌天道,从里面感受到一部分众生的祈愿,仅仅只是那一部分,就让我险些沦陷,若吾等历经天道得到的祈愿,亦会成为天道。”

    “同样,天道若不曾历经众生祈愿,她也不会是天道。”

    阴雀祖巫欲言又止,最终深深叹了口气,知道黑象祖巫说的没错。

    先前几位被镇压驯服的祖巫,便是从至高天道的众生愿像里,感受到众生祈愿,才归顺至高天道,即便是原本安插在至高天道身边的鲲鹏,也没能敌过众生愿像的威力。

    “结束了……”

    几位祖巫相互对视一眼,都有种落寞的感觉。

    半空中。

    混沌之母没有再去看至高天道,而是转身凝望着那巨大的,不断破碎的苏平身躯。

    她眼神中含着悲伤,她明白苏平的想法,想要帮她拉回混沌原核,因此才涉险冲入混沌原核中。

    她曾对苏平说,万物皆可培育。

    显然,苏平也想要试图培育混沌原核。

    但这却并非是能相提并论的。

    在这一刻,她忽然感觉,也许不该来此,也许此战没必要发生,她就陪着苏平,在某个星球,开着店铺,接待着那些上门拜访的门客。

    那样的日子对她来说,是一眼能看到尽头的简单。

    但这样简单的日子,在这一刻却让她感到怀念。

    跟那样的时光相比,眼前她所处的地方,比炼狱还可怕。

    只剩下众生陨落的残骸,无数强者的尸骨,从此,此界不再有她的痕迹,不再有她的热闹。

    “或许……这样的结局也可以。”

    混沌之母忽然想着,苏平成为天道第二分身的话,也算是能幸存下来。

    即便那时的他,已经完全接收天道的思想,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就像混沌原核一样。

    但,他还记得自己,哪怕不再是从前的喜欢,而是接受天道思想后的厌恶,也终究是……挺好的。

    总比遗忘了好啊…

    混沌之母这般想着,脸上露出澹澹的笑容,但同时却有泪水流淌下来。

    这一幕让远处的阴雀祖巫等人看得大瞪眼睛,难以置信,母上居然会流泪?这是生命情感波动到浓烈时才会有的反应。

    而情感,是混沌之母所创造的东西罢了。

    如今居然影响到她自己?

    “你的祈愿,我收到了。”

    至高天道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讥讽和轻蔑,还有几分讽刺,她说道:“不愧是混沌最强生命的意志,就连祈愿的力量,都这么强大,胜过万古众生!”

    混沌之母脸上的泪水顿时消失,她没有回头,像没有听到至高天道的话,她只是用目光静静地凝望苏平不断碎裂的身躯。

    她不愿将仅剩的生命,再浪费在别的地方

    。

    在这混沌中,没有时间,他们寿命永恒,皆立如凋塑,像亘古不动的岩石,陷入各自的思绪里。

    而在混沌原核中,在至高天道的众生愿像中,却有时光。

    那时光蔓延,已有亿亿万年。

    这时光,已经超越了最古老的大宇宙。

    而在那漫长的时光轮回中,一道身影仍在苦难中挣扎。

    其化身为虫、为兽、为神、为人、为花草树木、是世间任何一处微小的生命,经历着平凡而苦痛的一生。

    世间的种种磨难,光是某个种族自身所经受的磨难,便数不胜数。

    何况是有亿万万种族,不同的身份,不同阶层,皆有其苦。

    当时光流转,那个在轮回中饱经磨难的灵魂,在无法计数的时光之后,终于结束了这趟众生祈愿修行,回到了混沌原核当中。

    ……

    写的有点久,从下午写到现在,看了看时间,凌晨12点40,晚饭都没吃,肚子饿的一直咕咕叫,不停喝水缓解,想一口气敲完。

    按照我自己的结局,到这里刚刚好,便是结局了。

    大部分作者似乎都有喜欢留白的臭毛病。

    俺也一样。

    不过真就这么结束了,感觉会被打,这个白留的太靠前了点,所以明天或者后天,还有一个后记。

    嗯,跟之前老书一样的后记。

    等写完后记,再详细写写感想,先搞饭吃去了,这么俊的靓仔,可不能饿丑了~~o(n_n)o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超神宠兽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