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嘿,妖道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蝶恋花
    唳,峡谷深处,真凰啼鸣,散发出恐怖的威压。

    “你又能躲几次了?”

    头戴凤凰冠,身披五彩凰衣,看着借万兽镜之力再次唤出青天鹏鸟,抱头乱窜的常默,邓凰衣的眼中满是淡漠。

    “论速度,此时的我可比你更快,毕竟那不是真正的青天鹏鸟。”

    杀意滋生,身化流光,邓凰衣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和一般只炼化两三只妖物的修士不同,作为七凰宫的真传弟子,她已经炼化了七只妖物,其中有六只是似凤鸟。

    这六只似凤鸟都是七凰宫精心挑选出来的,每一只都拥有上等根骨,此时此刻,化身真凰,在这六只似凤鸟的增幅之下,配合秘法,邓凰衣的真实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境界的限制,就算是拥有六千年修为的妖物她也可以放手一战。

    “瞬光!”

    身化流光,一瞬七闪,邓凰衣瞬间将被青天鹏鸟保护在内的常默击飞。

    唳,青天鹏鸟悲鸣,瞬间遭受七次重创,其显化出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最终留下一声悲鸣,消散于无形。

    “前辈救我!”

    亡魂大冒,看着再次一指点出的邓凰衣,借鸠鹰之力勉强稳住身形,嘴角染血的常默顾不得许多,拼命的呼救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清脆的剑吟上响起,一道血色剑光斩出,撕裂了邓凰衣点落的神通。

    看到这样的一幕,发丝已然变白的常默心中松了一口气,而邓凰衣则眉头微挑,对方的实力似乎比她预料的还要更强一些,但这并不能让她退却,反而进一步坚定了她心中的杀意,常默必须死。

    唳,凤鸣山谷,引动道种·昼光的力量,浑身虚化,好似要化作光,背后有一道光凰虚影浮现,在这一刻天地间的光好似都汇聚在了邓凰衣的手中。

    “前辈,快出手杀了她,杀了她!”

    天地一片昏暗,唯有山谷内明亮到极致,看着在邓凰衣手中不断汇聚的光明,常默的心灵被刺痛,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机,而此时他能依靠的就只有无生了。

    事实上如果献祭鸠鹰,他还有一次动用万兽镜的机会,只是一旦这么做了,五个魄印全废,他的修道之路就算断绝了,除非他能找到修复魄印的宝物。

    而此时此刻,听到常默的呼喊,看着不断积蓄力量的邓凰衣,无生陷入到了迟疑之中。

    “我能斩破对方的防御吗?我这个时候出剑有意义吗?”

    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在心间泛起,无生迟迟未能斩出这一剑。

    此时似乎确实是击杀邓凰衣的好机会,但它却没有把握斩破对方的护身异宝。

    “凰极拳!”

    眼见无生迟迟没有出手,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攥取天地间的光明,霸气外显,好似这片虚空唯一的主宰,邓凰衣五指捏拳,对准常默,一拳轰出。

    刹那间极致的光辉绽放,一道纯白光柱贯穿虚空,湮灭一切,在这一刻,天地间一片煞白,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色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清脆的剑吟声再次响起,一道血河悄然浮现,只不过它并没有席卷向邓凰衣,而是护住了常默。

    嗡,无声的碰撞产生,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原本美丽的山谷已经消失,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是···”

    张嘴,咳出内脏碎片,看着周身尚未完全散去的血河,常默的眼中满是惊恐,透过这条血河,他看到一个个哀嚎的亡魂,其中有人也有妖物。

    而另一边,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邓凰衣没有再出手。

    “万年修为、距离妖王之境只差一步的大妖?”

    经过刚刚的碰撞,邓凰衣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无生的力量,一时间颇感棘手,对方奈何不了她,她也未必能奈何对方。

    虽然她能感受到无生的状态有点差,可强大的修为摆在那里,依旧不是现在的她可以撼动的。

    “只恨现在的我修为太弱,不然从宫内取出一件道器或可镇杀对方。”

    念头浮动,在这一个瞬间邓凰衣想了很多。

    而看着迟迟没有再出手的邓凰衣,想到被对方一路追杀,几次险死还生的经历,常默心中的杀意反而前所未有的炽热。

    “前辈,请你出手杀了她,晚辈愿意为前辈当牛做马。”

    “前辈,杀了她啊,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没齿不忘。”

    “前辈···”

    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邓凰衣,意识到了无生的强大,常默苦苦哀求着。

    闻言,无生默然,他根本杀不了对方。

    苦求无果,常默心中不自觉有一丝怨恨滋生。

    “无知、无能!”

    看着这样的常默,邓凰衣眼中满是鄙夷,一个人无能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无知,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她虽然不明白那只大妖为什么要护着常默,但却能清楚感受到常默并无控制对方的能力。

    而就在邓凰衣准备再尝试几次,看能否探清无生状态,抓住破绽的时候,地动山摇,整片山谷都晃动起来。

    “那是?”

    看着好似海浪般拱起的地面,意识到了什么,心中大惊,邓凰衣想要抽身而退,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她的身躯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

    而与之有相似遭遇的还有常默,甚至此时此刻就连无生也受到了压制。

    “妖王!”

    看着那翻开大地,从大地之下钻出的艳丽花朵和粗壮藤蔓,无生的心沉了下去。

    其花艳丽,呈粉红色,散发着淡雅的香气,看上去甚是惹人怜爱,但那不经意间发散出的恐怖威压却让人明白这不光是一朵好看的灵花,更是一位强大的妖王。

    “嘻嘻,没有错,我果然没有感知错,你们果然来自于外界。”

    “通往外界的封禁已经打开了,不枉我自沉睡中苏醒。”

    时而纯真,时而魅惑的笑声响起,回荡在山谷之中,在这一刻原本已经被颠覆的山谷再次有无数的灵花灵草钻出,将一片狼藉的山谷装点的宛如仙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钻出地面的巨大藤蔓悄然枯萎,艳丽的粉红花朵为之凋零,最终化作一只翼展十丈,周身流光溢彩,极尽绚烂的蝴蝶。

    “蝶恋花成妖?”

    看到这样的一幕,想到了什么,邓凰衣神色微变。

    蝶恋花,一种奇特的灵植,品阶难定,传闻中一对情侣只要分食一朵蝶恋花就能相守相爱一辈子,就算死后也会化作一对蝴蝶比翼双飞,再续一世前缘。

    这种灵植邓凰衣也只在七凰宫的道书上看到过,却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蝶恋花,是一位由蝶恋花化妖而来的妖王。

    “两个小家伙,感谢你们为我指明了通往外界的道路,作为奖励,我会为你们化解纷争,打打杀杀实在是一种让人厌烦的生活。”

    目光流转,看着被束缚的常默和邓凰衣,化蝶的蝶恋花妖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常默还没明白什么,邓凰衣却脸色大变,其极力催动着异宝·五彩凰衣。

    “没用的,小家伙。”

    察觉到邓凰衣的动作,蝶恋花妖并没有在意。

    “爱情是这个世界最不可思议的力量,我愿你们死生契阔,一生一世一双人。”

    振翅高飞,散落五彩斑斓的灵光,蝶恋花妖循着冥冥中的出口而去,那是邓凰衣动用破禁珠之后留下的,到现在尚未恢复,如果再迟一些恐怕就出不去了。

    而与此同时,沐浴灵光,邓凰衣和常默之间有一条无形的线勾连在了一起,从此同生共死。

    ------题外话------

    两章,和朋友吃个饭,写到这里,这个小情节的结局实际上已经出来了哈,终究要杀的干干净净,貌似这才是无生该有的样子。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嘿,妖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