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 第六百五十六章 《误杀》之瞒天过海
    骆墨,人送绰号刀刀骆】,人物卡自带神技手起刀落】。

    他的动画喜欢发刀子,他的剧喜欢发刀子,他的电影也发刀子。

    而且……..很爱刀自己。

    《仙剑奇侠传》时期,他一人独活,却生不如死。

    《仙剑·景天篇》,直接阳寿无多。

    到了《琅琊榜》,梅长苏之死,是多少人的意难平喔!

    他和许初静饰演的霓裳郡主,这个cp直接就没了呀!

    而自饰演梅长苏后,他就开始上瘾了。

    《我不是药神》里,他饰演的吕受益自杀,和那句“吃个橘子”,别提多难受了。

    但《误杀》里这个死法,倒是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是谁死了?”

    “哈哈,是导演死啦!”

    赶紧死赶紧死,我还要导戏呢!

    快杀我,别耽误我的工作。

    ………

    ………

    影厅内,肖未看着大荧幕里的情节,此刻才意识到前面的一切不过都是铺垫。

    很完善的交代了故事背景,塑造了人物性格,埋下了各种仇恨线。

    先前说过,由于他也看过一千部以上的电影,所以他对于男主李维杰代入感很强。

    肖未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自己是李维杰,该怎么办?

    这个素察的妈妈,是压迫感强得离谱,不择手段的局长拉韫。

    他的父亲,是最有竞争力的市长竞选人,是社会名流。

    你一个破搞网络的,拿什么赢?

    同时,肖未也没想到:“这部电影,男主这边居然是杀人的一派。”

    这是有违大部分悬疑片的常理的。

    但是,肖未已经开始提前遗憾上了。

    “这无疑是一部好片子。”他对女友轻声道。

    “但是,结局肯定要么是他坐牢,要么是他老婆坐牢,要么就是他女儿,唉。”

    “话说,暹罗国那边,16岁的孩子杀人,怎么判啊?”肖未还开始发散思维了。

    素察这个想玩一出《同学的妈妈》系列的坏学生,是16岁。

    那么,李维杰的女儿平平,很可能也满16岁了。

    肖未的女友闻言,本想反驳,可一想到男友是在审核部上班的,他的话语还是极具权威性的。

    肖未看着她,猜到:“我估计坐牢前,也会拖拉韫和那个都彭一起下水,他俩也别想好过。”

    这样一来,观众心里或许也会好受一些吧。

    另一边,看完拳击的李维杰心情很好,去电话亭给家人打电话。

    这也等于是暗示他没有手机。

    小女儿被电话声吵醒,但也没有接到电话。

    此刻,仓库里的母女二人做出决定,要把素察先给埋在家中的院子里。

    惊慌失措的阿玉把尸体放在拖车上,在这个过程中,拖车还被水管绊倒了。

    咱们亲爱的骆导直接从拖车上掉落在地,脑子还磕了一下。

    水管里的水流飞溅而出,让母女发出惊呼声。

    水流打湿了她们的衣裳,还有头发。

    阿玉一边慌乱呼喊,一边用手撩开湿发。

    在这个抬头的过程中,她发现小女儿正在楼上往下看,把一切尽收眼底!

    阿玉连忙让平平去照看妹妹。

    最终,她把素察的尸体给埋在了恩叔的坟墓里。

    她双手合十,湿发下的眼眸瞳孔微微颤抖,嘴里念念有词:“恩叔,对不起,恩叔,对不起……..”

    整个埋人的过程,也被小女儿看到了。

    另一边,怎么都打不通家里电话的李维杰,意识到不对劲,他立刻离开酒店,坐上出租车回家。

    到了家里,他呼喊道:“阿玉!阿玉!”

    然后,就看到了灰头土脸,抱在一起的母女二人。

    画面给此时呆滞的李维杰,一个大大的面部特写。

    等到画面一转,就变成了阿玉和他在窗边对话。

    二人看着恩叔的坟,阿玉道:“挖新坑怕被人发现,就把他埋这儿了。”

    很多电影里,都为了烘托男主,把男主身边的人,特别是女性,给塑造成添乱的角色。

    阿玉在这里还是有几分急智的。

    她看着丈夫,最终还是无法承受负担,道:“报警吧,就说人是我杀的。”

    “你现在报警连坐牢的机会都没有,死的是警察局长的儿子。”李维杰道。

    他目睹过警局里的一系列做派,深知这个小镇有多么黑暗。

    “再说,平平才是受害者,我们才是受害者。”

    阿玉低着头,双目无神,略显空洞,道:“那我们……..被发现了怎么办?”

    李维杰闻言,面露凝重,表情逐渐认真。

    镜头开始在三个女人间切换。

    平平躺在床上,夜不能寐,紧裹着被子,把自己每一寸肌肤都包裹着。

    小女儿在酣睡,她还那么小,她离不开爸爸,也离不开妈妈。

    等到镜头切回李维杰时,背景音乐开始变得节奏很快,很紧凑,营造着紧张的气氛。

    只见他站在恩叔的坟墓前,微微佝偻着后背。

    这个发型凌乱,胡子拉碴的男人,抽了一根香烟,然后在墓前缓缓地蹲下了身子。

    听着紧张的音乐,肖未莫名的觉得,带点虚胖,邋里邋遢的李维杰,有股莫名的帅!

    蓝星一部又一部经典犯罪影片,开始在他的脑海前不断浮现。

    几个关键词就此产生。

    ——完美犯罪】。

    ——不在场证明】。

    这个蹲在墓前,低头抽烟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

    夜里的极为黯淡的光亮打在他的身上。

    他半个身子都淹没在了黑夜里。

    可他的眼神,却越发的笃定。

    李维杰正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为了妻子,为了女儿,他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警局的决定!

    肖未看着这一幕,心跳开始逐渐加速。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平平是自己女儿,阿玉是自己老婆的话……..崽种,给爷死!

    李维杰的决定,正合他意!

    “妈的,剧情走向燃起来了!!”

    ………

    ………

    天色渐亮,忙了一晚的李维杰,要抓紧时间去处理素察开来的车,还有他的手机。

    安抚完妻女后,他便出去开车。

    谁曾想,身为警察的桑坤,在外头和女人嗨到天亮,此刻正在路边摊吃早饭。

    这一幕,让观众们不由紧张了起来。

    由于李维杰的错误操作,车子居然还响了!

    桑坤烦的拍了下桌子,起身去看。

    他只看到了一个背影,但嘴里也在猜测:“是李维杰吧?”

    戴着手套的李维杰对此一无所知,驾车开上公路,脑子里则开始回忆起了诸多电影情节。

    他先是打开素察的手机,把女儿的视频给删了,然后,一把将手机抛到了一辆运送沙子的货车上。

    然后,他来到一条河边,推车入河。

    好死不死的是,此刻正有人驱赶着羊群路过。

    车子则才沉了一半。

    好在最终有惊无险。

    肖未看着这情节,觉得很刺激。

    更刺激的是,女友抓着自己的手,手指甲已经嵌入了他的肉里。

    镜头切换到拉韫和都彭这边。

    都彭的助手建议他,带着老婆和孩子去做演讲,去让那些平日里投票率低的人,给自己投票。

    但拉韫打不通儿子的电话,可这似乎也是以往的常态。

    都彭只吩咐了一句:“周一如果他不上课的话,就封他信用卡,继续找。”

    他心里只想着自己竞选市长,暂时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处理完车子和手机的李维杰,一身轻松的回家。

    “处理的怎么样了?”平平问。

    “处理什么?”李维杰答。

    “素察的车啊。”

    “素察是谁啊?”

    母女二人,深深对视了一眼。

    李维杰摘下帽子,道:“我们就不认识素察,如果认识,也只有平平在夏令营见过他,只是见过。”

    “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必须当作所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否则警察一旦找上门来,一切都写在脸上了。”

    “怎么可能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还有些慌乱的阿玉道,心里还是惴惴不安。

    肖未也觉得如果只是这样处理的话,太草率了,太轻易了。

    这就想瞒天过海?

    这就算完美犯罪?

    这不是只处理了最基础的事情吗?

    李维杰闻言,陷入沉思,表情凝重。

    然后,他突然笑了:“我上次全家出去玩,是什么时候?”

    他居然打算带全家人出去玩!

    他现在就去买票,要带着家里人去看泰拳!

    肖未嘀咕道:“这是畏罪潜逃?可这有什么用,对方手眼通天啊。”

    这远远达不到他的期待。

    “从来没有听过你喜欢泰拳。”阿玉纳闷道。

    画面切换,来到了长途大巴上。

    李维杰一家人,已经坐在大巴上了。

    旁白声传出,那是李维杰的声音。

    “拳台上就没有平局,一方一定要打赢另外一方。”

    “所以,我们必须要做最后赢得那一个!”

    很明显,他打算要做点什么。

    李维杰坐在车上,开始和车上的工作人员付钱搭话。

    “准备去哪里玩?”那人问。

    “罗统啊,周末嘛,本来是去那里工作的,然后就带一家人去玩一玩。”

    “诶对!有那个查图查和老拳王巴图的比赛!”李维杰突然道。

    这把对方说愣了。

    “查图查,你不知道吗?新出来的黑马,已经连赢十几场了。”

    “是吗,好久没看拳赛了。”

    “车票钱,收下吧。”李维杰道。

    “上次你给我装网络,都没有收钱,车票能有多少钱啊。”这人用泰语道。

    到了酒店后,李维杰也和前台开始争执。

    然后,他又开始带着女儿去吃蛋糕。

    吃完蛋糕,则又去看电影。

    看完电影,又去夜市逛街,去买东西。

    紧接着,则是去看打拳击。

    整个过程中,阿玉和平平都心事重重,高度紧张。

    李维杰看着妻女,深知自己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没有纰漏。

    出事那天,他不在家。

    想必这个男人也很自责吧。

    这个时候,有人来卖爆米花。

    李维杰故意打翻了一桶。

    很多观众看着这一切,都不明白有何深意。

    回家后,他告诉妻子:“从现在开始,买所有东西,都要留下票据。”

    “电话费,车费,水费…….咱们家从一月份开始的账,都重新做一遍。”

    “做的越详细越好。”

    “要想过这一关,咱们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另一边,女局长拉韫,也逐渐意识到了不对劲。

    儿子虽然叛逆,也常常失联不接电话,但像这几天这样,还是首次。

    她让下属追查了手机,结果手机途径了很多城市。

    车也找不到了,最后一次被监控拍到,十在几天前,然后就不见了。

    此刻,李维杰除了在布局,也还在正常工作。

    新建的警察局的网络线路,单子已经被他接了。

    他跟着来到新警局的施工地点,四处打量着,然后将目光定格在一处还未水泥浇筑的深坑上。

    他深深地向下看了一眼,宛若在考虑着什么,有点走神。

    谁曾想,他刚跟着负责建造警局的人走出来,警察桑坤就突然冲了过来,然后把那人打了。

    因为他举报了桑坤。

    桑坤当着民众的面,穿着警服,就对他拳打脚踢,有恃无恐。

    李维杰也不知道是因为女儿的事情,还是长久以来对桑坤的积怨,或者是看老板被打心有不忿,忍不住一脚把桑坤踹开。

    暴怒的桑坤竟直接拔枪,对着李维杰的脑袋。

    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下,桑坤最终还是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可他还是开枪了,打死了一只路边的羊。

    画面给这只流血的羊,一个长达几秒的特写。

    桑坤都敢当众拔枪,更何况是拉韫?

    这一切的一切,越发让李维杰意识到,无法自首。

    真相大白,他们很可能一家人都没得活!

    紧接着,故事的进展开始越发紧凑。

    被沉入湖底的车,被几个游泳的孩子发现了。

    拉韫开始展开调查。

    桑坤则表示,自己看到过这辆车,开车的就是李维杰!

    一时之间,影厅里仿佛气氛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肖未又开始肉痛了,女友的指甲又开始折磨他的手臂了。

    他多么希望,这种指甲刮肉的场景,是发生在大家一起颤抖的时候,她没忍住抓着自己赤裸的后背。

    那就不叫疼,叫成就感了。

    另一边,李维杰家中,他在一片黑暗里,拿台灯的光线照着女儿的眼睛,开始彩排。

    他学着警察的方式,进行提问。

    “四月二号晚上,你在哪里。”

    “罗统。”平平回答。

    “错!”李维杰暴呵。

    “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怎么可能张口就说出来呢?再问一遍,在哪里!”

    “那天是周六…….应该在罗统。”平平道。

    “对,记住,你是学生,相对于几号,你对周几的印象会更清楚。”李维杰表示满意。

    “什么时间回来的!”

    “第二天。”

    “什么时间!”

    “晚上。”

    李维杰又把台灯照向小女儿:“去罗统干什么了。”

    “吃了奶油蛋糕,还看了电影。”眼睛大大的可爱小女孩,奶声奶气地道。

    “还有呢!”李维杰语气严厉。

    小女儿开始想哭了。

    李维杰一拍桌子。

    “还看了拳赛。”小孩道。

    “你确定吗?”李维杰问。

    小女孩开始看向妈妈阿玉。

    李维杰直接又大声道:“问你呢!!!”

    这下子好了,大眼睛开始落泪了,委屈巴巴的。

    李维杰心疼开始安慰,道:“没关系啊,你用怕没关系的啊,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你是小朋友,没有人会怪你的。”

    他看着家人,道:“他们现在没有证据,所以拿我们没办法。但要记住,他们会想方设法的从我们口中逼出证据。”

    “可能比爸爸还凶啊。”

    “他们可能还会打爸爸。”

    小女儿演技无比精湛,立刻带着哭腔问道:“那他们…….他们会打疼你吗?”

    小孩子思维的发育,看似简单可笑,可却带着对父亲无尽的关心。

    小女孩开始泣不成声,阿玉和平平也开始落泪。

    影厅里,很多人也被女孩的演技给感动到,觉得鼻子发酸。

    这让观众越发心系这一家人的安慰。

    李维杰开始骗她,道:“那爸爸打你的时候,你疼吗?”

    “有一点疼,但也不是很疼。”小女孩一边流泪,一边带着哭腔回答。

    “那爸爸怎么会疼呢?”他骗道:“没关系的。”

    爸爸打你不是很疼,是舍不得打你,但又想你长个教训。

    可那群人的话……..李维杰深知自己会遭遇什么,但他愿意面对这未知的一切!

    两个女儿离开后,阿玉问:“警察真的会找到我们吗?”

    “时间问题。”李维杰很肯定地道。

    “那我们的计划……..管用吗?”阿玉道:“那些人万一谁…….真记得很清楚,那我们……..”

    阿玉很怕出游的时候,一行人被周围的人记住。

    可这正是李维杰想要的。

    “他们当然会记得很清楚。”李维杰淡淡地道。

    ………

    ………

    事态的发展,果然如李维杰所料。

    桑坤等人开始找上门来,他们先去学校找了平平。

    平平说自己与素察不熟,是夏令营认识的。

    大嗓门桑坤又开始了:“你撒没撒谎!夏令营这么多人,你一看照片就说不熟,你当我白痴啊?”

    画面开始回放李维杰的教导:“不要回避你认识素察,但只是认识,他们肯定会编造证据诱惑你说漏嘴,但不管问什么,你只要记住,你和素察只在夏令营见过一面。”

    “他们只有一个办法找到证据,那就是利用你的恐惧。”

    “只要你不害怕,他们就没有办法。”

    平平看着桑坤,直接道:“素察在夏令营很出名,经常拿手机偷拍女生,有律师的女儿还骂了他一顿。”

    这段话,一时让他们不知道说啥。

    “夏令营之后,你见过他吗?”另一个警察问。

    “没有。”平平秒答。

    “撒谎!”大嗓门精·桑坤,又开始作妖了。

    “我知道他夏令营后找过你,四月二号。”桑坤道。

    “素察说的吗?”平平还淡定的开始反问。

    “对,他说的。”桑坤鬼话连篇。

    “他才撒谎呢!”平平越说越溜。

    “你说二号,二号我根本不在家,我全家人都不在家。”

    “二号你们去哪了。”另一个警察问。

    “罗统,上午出发,第二天晚上回家的。”

    “隔了这么久,你还记得这么清楚?”

    “那是周末,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她抬头看了桑坤一眼,平静道:“再说其实也没多久。”

    这一段戏,让观众们觉得又刺激,又过瘾!

    这是在挑战心理承受能力啊!

    “妈的好爽!”肖未在心中道。

    紧接着,桑坤等人又来家里找阿玉,好在李维杰及时赶回。

    警察告诉他们,说桑坤曾看见你开这辆车。

    气氛瞬间凝重。

    很多观众心跳慢了半拍。

    阿玉有点绷不住了,立刻道:“二号三号我们根本不在家…….”

    桑坤顿时大喜:“好!游戏结束了,李维杰!”

    “不用找证据了,她全都露馅了。”

    “我压根没提时间,我有说什么时候看到的吗,你老婆说漏嘴了。”

    李维杰坐在椅子上,突然笑了。

    “我老婆急性子,你们不是到学校问过平平了吗,孩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以打电话都跟我们说过了。”

    “那车你怎么解释?”

    “我,我没办法解释。大家都知道我得罪过桑坤,所以我说什么他都会觉得我撒谎,对吧?”李维杰道。

    “干得漂亮!”肖未在心中大吼。

    之前他踹了桑坤一脚,没想到能在这里破局!

    李维杰还是咬定,他们二号三号去了罗统,不在灿班。

    他们拿出了票据作为证据,且表示你们如果不信,肯定去问我刚才提到的人,他们都可以作证。

    李维杰在颂叔的店里吃饭时,桑坤故意过来和颂叔说,他们发现了那辆车,里头有不属于素察的头发。

    李维杰侧耳聆听,表情凝重。

    他一抬头,就与一个坐在对面,正盯着他的女人对视。

    ——拉韫!

    拉韫在观察着他的表情与神态!

    这个对视,让观众们觉得无比带感。

    很明显,重头戏要来了!

    李维杰一家人都被带回警局,关在不同的房间里盘问。

    拉韫则站在屏幕前,看着每个人的神情,听着每个人的回答。

    此刻,有人在问平平关于时间的问题时,平平面露难色。

    观众瞬间又紧张了。

    糟糕!她难道没记住?

    画面切换,变回到李维杰给家人彩排的画面。

    “如果我们全家都说一样地话,就会显得非常可疑,尤其是牵扯到像时间这种有关数字的问题。”

    “我和妈妈可以说的精确一点,但是你们两个不用。”

    画面切回平平这边,她开口道:“我不记得了,但应该过中午了吧。”

    “我们去吃了奶油蛋糕,那时候饭店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问完这些,警察又开始询问拳赛情况。

    李维杰的提前布局再次出现,他教导家人:“说谎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我们只要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就行。”

    一家人开始一五一十的诉说。

    唯有小女儿那边,警察开始套路。

    “拳赛什么时候开始的?”

    爸爸的教导开始在小女孩耳边回荡:“警察的话,一定要听清楚了再回答。”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小女孩道。

    “不对,你爸爸说是到了以后才开始的。等了半小时,对不对?”警察道。

    小女孩坐在椅子上,显得那般的弱小无助。

    警察见他半天不回答,直接大声呵斥道:“对不对!?”

    小女孩吓得一激灵。

    拉韫也开始紧盯着他的反应。

    父亲教导的画面,在小女儿脑海回荡。

    “不管警察叔叔说什么,我们都要坚持自己的说法。”

    背景音乐开始逐渐激昂起来。

    小女孩坐在大大的板凳上,她是那般的小,声音是那般的奶,话语却掷地有声:

    “不对!是爸爸记错了,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

    警察瘪了瘪嘴,无计可施。

    一家四口回答的画面,分成四格,拼接到大荧幕上。

    全场的观众越看越爽,越看越激动。

    虽然像肖未的女友这类观众,其实还暂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回答,警察就无计可施?

    明明这些事情都发生在素察死了之后。

    但是,就算不明白也不要紧。

    毕竟电影气氛烘到这儿了。

    爽就完事儿了!

    而且这里头,肯定有深意,肯定有李维杰的手段!

    “不能问,问就会显得我很傻,没看懂情节。”女友看了眼肖未,在心中道。

    肖未其实也没懂,但嘴里却道:“对了!对了!就是这样!”

    ........

    (ps:6800字,两更一万一,求月票!

    明天争取也多写。)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