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四六章 打个群架
    码头上的扛夫们打架太平常了,可不算什么大事,可顾砚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出了二门,王贵迎上来,顾砚脚步没停,一边走一边问道:“出人命了?”

    “这会儿还不知道,刚刚听到的信儿,说是打得挺厉害,小的就想着,说不定要出人命,就……”王贵小心的瞄了眼顾砚。

    “嗯,不错,有几分远见了。过去看看。”顾砚哗的抖开折扇。

    “有一条水路很近,用咱们的快船,最多半刻钟就能到了。”王贵一颗心放下来,笑着建议。

    “那就坐船。”顾砚转身往旁边的小码头过去。

    几条快船撑出来,顾砚上了船,站在凉棚下,慢慢晃着折扇,看着两边飞快退后的一落水长廊。

    各式各样的招牌从长廊下挑出来,长廊里,男男女女络绎不绝,不时有挑夫挑着沉重的货物,一路上喊着让一让,走的飞快。

    怪不得陆翰林喝酒喝到第三杯,就必定要怀念家乡,眼前这份江南水乡的富足美好,确实令人心怡心悦。

    绿袖却从来没怀念过这江南水乡。

    有一回,他请陆翰林在后园饮酒,绿袖在旁边侍候,陆翰林感怀家乡时,他曾经问过绿袖,绿袖答:穷困饥饿之人看不到景色。

    顾砚想得出神。

    现在这个小阿囡,在格致上确实极不一般,绿袖精于词赋,灵秀逼人,却不通格致,鸡蛋两文三个,一百个大钱买几个鸡蛋,绿袖都要算上两三遍,眼下这个小阿囡肯定不是他身边的绿袖,也不是被改名绿袖之前的李小囡。

    顾砚眼睛微眯,露出丝丝笑意。

    他和绿袖两人在山崩地裂中一起灰飞烟灭,他回来了,绿袖也许没有他这样的大造化,可绿袖之前的李小囡,肯定不会全无因缘变化。

    眼下的小阿囡,在他预料之中,又在他预料之外。

    这小丫头,胆子大脾气大,诗情全无算帐极精,还很会装模作样。

    快船沿着廊街穿梭的极快,过了一座建在水面之上的戏台,前面豁然开朗,快船速度不减,穿过一条条大船,遥遥远处,吼叫声惨叫声哭喊声随风而来。

    顾砚站到了船头,极目远眺。

    十来条快船很快就靠上码头,王贵先跳下船,伸手虚扶着顾砚,看着顾砚跳上岸,转个身,护卫在顾砚身边,往码头上那一大片混乱过去。

    护卫们连走带跑,护卫在顾砚左右,长随们散开,一路急跑,寻找能看清楚状况的地方,小厮们则被石滚指挥着,散开出去,四下打听。

    但凡能看到热闹的地方,都挤满了人,长随干脆挑了个好地方,塞了几把大钱,给顾砚腾了块地方出来。

    石滚那边,也打听出了大致,急忙过来禀报:

    这场架打起来的原因非常简单:一群外地的汉子,压价抢活,惹恼了本地扛夫,就打起来了。

    顾砚站在长随们拿大钱买下来的石鼓上,看着斜对面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踩在一个壮汉肩上,高高在上,不停的发号施令,三五成群的汉子还在不停的汇聚过来,在中年男子的指挥下,加入战团。

    散在四处的打斗渐渐聚向一处。

    “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一声凄厉的妇人惨叫声由远而近,急扑过来,扑向已经聚在一起的战团。

    “求求你们!求求!求求你们!”

    妇人的哭喊急切揪心。

    “让他们住手。”顾砚拧起了眉。

    “住手!”“住手!”

    诸长随的喊声一出口,就淹没在四周的狂喊尖叫混乱喧嚣之中。

    “找些石头。”顾砚转身四顾。

    “这个!”王贵一眼看见个卖枣子的小贩,猛扑过去,夺下小贩怀里的枣子筐。

    “我的枣……”小贩刚喊了一半,就被一个长随拍了一串二十个大钱,小贩数了数,“不够……”

    长随立刻又拍了两串大钱。

    小贩顿时眉开眼笑。

    顾砚抓起几个大红枣,掂了掂轻重,瞄着站在壮汉肩膀上的中年男子砸过去。

    枣子砸在中年男子脸上,中年男子一声痛呼,紧接着第二个大枣又砸上了脸,中年男子站立不稳,摔掉下去。

    顾砚再拿过几个大枣,砸向打成一团的众扛夫。

    “都住手!府衙办案!住手!”

    长随们都是机灵人儿,随着顾砚砸出的大枣,齐声高呵。

    打斗顿时松缓犹疑起来。

    顾砚跳下石鼓,几个护卫在前面连踢带打冲开众人,直奔打斗最狠的那一团,王贵抱着那一筐大红枣,紧跟在顾砚身侧。

    挤到战团旁边,护卫踢开还在撕打的十来个人,顾砚抬起脚,踹向每一个挥拳狠打的汉子。

    最核心的一团被顾砚和诸护卫踢开踹倒,露出被围在中间的一个瘦削男子,瘦削男子满脸满身的鲜血,两只手紧紧握着一根木棍护着头脸。

    “阿武!阿武!”凄厉哭喊的妇人连滚带爬的扑挤进来,扑向瘦削男子。

    瘦削男子被妇人扑的趔趄了几步,棍子撑地,浑身颤抖,用尽全力稳住不倒。

    顾砚赞赏的看着瘦削男子。

    “你是谁!”被大枣砸的鼻青眼肿的中年男子直冲过去,指着顾砚怒吼道。

    “我们爷是府衙新到的推官。”石滚急忙伸头答话。

    中年男子一个怔神,随即拧起了眉头。

    哪个府衙的推官?这里归平江府衙管,平江府衙只有一位推官,他前儿还见过,没听说要换推官啊。

    “你是什么人?姓什么叫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聚众互殴,置朝廷的律法于何地?”顾砚声色俱厉。

    “府衙只有一位王推官,刚刚到任两年,你是谁?”中年男子一句你是谁,问的有些低声下气。

    眼前这人气势迫人,让他不由自主的拘谨起来。

    顾砚看向王贵。

    “已经让人去叫王推官了。”王贵急忙欠身答了句。

    “嗯,请几个大夫过来。”顾砚指了指瘦削男子,以及横七竖八躺的到处都是的受伤之人。

    “是。”石滚答应一声,不用他吩咐,几个小厮飞奔去请大夫。

    中年男子瞧着顾砚这样的气势,更加不敢造次,退后两步,指挥自己人查看抬起自己的人,等王推官过来。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