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五三章 惹事的蟹壳黄
    李小囡和晚晴进了护卫们看似松散的警戒圈,晚晴规规矩矩的曲了曲膝,垂手站到石滚侧后。

    顾砚扫了眼晚晴,看向李小囡,从李小囡还在动着的嘴,看到握在手里的那只小布袋。

    李小囡顺着顾砚的目光,看了看布袋,犹豫了下,拉开口,托到顾砚面前,“炒黄豆,阿武表姐给的,挺香的,你尝尝?”

    晚晴瞪着李小囡,差点儿冲上前给她一巴掌。

    这死丫头怎么这么没规矩!

    顾砚斜瞥着那袋黄豆,再瞥向李小囡。

    李小囡迎着顾砚从眼角斜下来的目光,讪讪道:“你家肯定不缺这个……”

    顾砚说不清是哼了一声,还是叹了口气,伸手拎起那袋子炒黄豆,托在折扇上掂了掂,伸出两根手指,捏起一粒黄豆,放进嘴里。

    “挺香的是吧?”李小囡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太咸。”顾砚将布袋扔到李小囡怀里,转头吩咐石滚,“让人去买些扛夫们喜欢的吃食,多买点儿,给那个阿武送过去,再拿十两银子给他,让他收工之后,请扛夫们喝杯酒。”

    石滚答应一声,赶紧挑人去办差。

    “他那几个兄弟怎么样了?”顾砚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回世子爷,都伤得重,只有两个略轻一些,一早上就跟着他们夫妻过来了,一个坐在东南小码头调度,一个在那边号棚里记扛夫工量。”王贵欠身答话。

    “嗯,请个好大夫,一天过去看两趟。”顾砚吩咐了句,回过头,看向和晚晴站到一起的李小囡。

    晚晴端直站着不敢动,只一眼接一眼的狠剜李小囡,可李小囡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挑大个儿的黄豆吃。

    晚晴实在忍不住,尽量保持裙子不动,从裙子底下伸出脚,踢李小囡的脚。

    “我让你去看看阿武媳妇在算什么,你看好了?”顾砚看着被晚晴踢的莫名其妙的李小囡,问了句。

    “她在算料方。”李小囡答道。

    “怎么算的?算的是对是错?”顾砚哗的甩开折扇。

    这小妮子这份愣头傻脑,跟绿袖的机敏聪慧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在深渊一个在九霄之上!

    “用算盘算的,你都看见了。她算这料方,算法简单得很,就是料方除上扛夫工量,对错就看她料方估的对不对,扛夫的工量应该不会错。你看那一船,扛夫走光,船空了,看样子没估错。”李小囡一口气答道。

    顾砚看了看李小囡手指指向的那条船,斜瞥了眼李小囡,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顾砚又站着看了一会儿,转身往回走。

    在瞭望塔附近上了车,顾砚一团人骑着马,不知道往哪儿去了,两个长随跟着晚晴和李小囡那辆车,将李小囡送回采莲巷。

    李小囡推开院门,李银珠迎着她扑上来,“侬回来啦!侬没事体吧?”

    “我好好儿的,三阿姐这是怎么了?”李小囡被三阿姐吓了一跳。

    “侬刚走,我到后院浇菜,刚提了一桶水上来,前面书院街上那家装裱铺的伙计就来敲门,说侬被人家带走了,我吓死,赶紧跑到那间茶坊,茶坊的掌柜拍着胸脯打保票,唉,侬回来了就好了。”

    李银珠抹了把冷汗。

    这半天的功夫,她已经把她能想到的坏事体都想全了。

    “我跟着那个世子去北兴码头看卸货去了,今天没挣到银子,你尝尝这个。”李小囡将那袋炒黄豆递给李银珠。

    “这个香得很!我就吃过一回。”李银珠三根手指捏了两三粒,放进嘴里,“真香,给大阿姐二阿姐留点儿,还有侬哥哥。”

    “大阿姐要是问哪儿来的,怎么讲啊?”李小囡挑了两粒咬着,问道。

    “唉!”李银珠拧起眉,拎起布袋掂了掂,“这么多呢,这样的好东西,再怎么,也得给大阿姐二阿姐留点儿。要不……”

    “李家四娘子在家吗?”

    院门被推开一条缝,一个慈眉善目的阿婆伸头进来。

    “谁?”

    李小囡和李银珠一起懵,李家四娘子是谁?

    “小囡姑娘在不在?”阿婆立刻换了个称呼。

    “我是。”李小囡急忙迎过去。

    她有三个阿姐,可不就是李家四娘子!

    “有位石爷,在小店买了一篮子蟹壳黄,吩咐送过来给小囡姑娘。”阿婆顿时一脸笑,将院门推开,提着个巨大的篮子递过门槛。

    “多谢您。”李小囡接过篮子。

    “小囡姑娘客气了。”阿婆笑应了句,带上了院门。

    “石爷?那个送鸡蛋的?”李银珠急忙上前,从李小囡手里接过篮子。

    蟹壳黄蓬松不压称,巨大一篮子,却不怎么重。

    “嗯。”李小囡掀起篮子上盖着的雪白夏布,看着篮子里摆的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蟹壳黄。

    这么多蟹壳黄,吃肯定吃不了,扔,三阿姐宁可把她扔了,也不会扔这一大篮子蟹壳黄!

    这一回瞒不过大阿姐了。

    “那个爷家里得有多少铜钿哪!这么多!十个大钱一个呢!让我数数,一二三……”李银珠将篮子放在桌子上,手指虚点着数起来。

    李小囡坐在小竹椅上,托着腮看着蟹壳黄,愁容满面。

    该怎么跟大阿姐讲呢?

    她荷包里的一两银子只怕也要保不住了。

    李银珠流着口水,煮了薄薄的米粥,从后园摘了一大把青米苋拌好,淋上三五滴香油,又剪了一把蒜苗,切成段,用盐杀一杀,点几滴香醋,把那一大篮子蟹壳黄直接放到桌子上,等两位阿姐回来吃大餐。

    李小囡那一两银子果然没保住,只好多吃了一只蟹壳黄。

    吃了饭,李金珠纺了七八根棉条,站起来,和李玉珠道:“我去找大堂叔讲讲话,侬在家看着。”

    李玉珠点头,看着李金珠出了院门,才垂下头,接着织布。

    唉,她家阿囡聪明是聪明极了,可她这胆子也大得吓人。

    李金珠走过两条街,到了李文梁新置办的宅子门口。

    李文梁新置的这座宅子前后两进,除了房屋过于破旧,别的都极好,李文梁买下来后,当天就搬到门房住着,看着人修房子,寻找铺面和合适的生意,操办洪李两家的亲事,置办李银珠的嫁妆,忙得团团转。

    ------题外话------

    今天,阿拉小区,允许一户一人一天出小区四小时,虽然只许步行,但!

    上午出去步行了!

    上架什么的算什么,我要去步行!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