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七七章 拜年
    新年头一天大清早,李小囡垂头丧气,打着呵欠回家睡觉。

    一觉睡醒出来,大阿姐和二阿姐坐在堂屋,一个拿着长柄铲子拨弄着炭盆,一个捧着杯茶,正说着什么。

    李小囡连眨了几下眼。

    这可是她头一回看到大阿姐和二阿姐没有织布纺线做针线,手里没做活,就那么干坐着说话!

    “你睡醒啦,饿不饿?”李玉珠看到李小囡,放下铲子。

    “不饿。”李小囡几步进了堂屋,倒了杯茶,坐到李玉珠旁边,“你们说什么呢?”

    李金珠脸色有点儿阴沉,看着李小囡问道:“三堂伯家的事儿,你听说没有?”

    “三堂伯死了,没让他进族里坟地?”李小囡问了句。

    “不光这个。他们要把三伯娘休回娘家,说她不贤,三伯娘吊死在三堂伯棺木前,大堂哥他们都被逼走了,说是不许他们再回来。”李玉珠低低道。

    李小囡见大阿姐神情阴郁,低低嗯了一声,没敢多说话。

    “你大阿姐难过得很,你劝劝你大阿姐。”李玉珠见李小囡不说话,叹气道。

    “大阿姐是觉得三堂伯一家太惨了吗?还是觉得族里太过份了?”李小囡先问了句。

    “他们这样对三堂伯一家,跟当初三堂伯一家对咱们,有多大分别?”李金珠拧着眉。

    “咱们从来没想过要害谁,三堂伯这是害人不成反害已。”李玉珠接了句。

    “三堂伯有错,该打打该罚罚,可把人家一家人往死路上逼,这就太过了,我就是觉得太过了!”李金珠心头一阵烦乱。

    她说不过玉珠,可她总觉得,这样不对,这样太过份了。

    “咱们家当时被三堂伯欺负的那么惨,是因为族里不但不主持公道,还站在三堂伯那边,帮着三堂伯欺负咱们。

    “现在咱们得势了,他们就站到咱们这边,下死手对付三堂伯一家。

    “族里没站在公道的位置上,而是谁得势就帮着谁,往死里欺负不得势的那一方。”李小囡想了想,总结道。

    “阿囡这话说得对!”李玉珠立刻赞成。

    “就是这样!审案子那天,黄县尊说得明明白白,大错在族里,小错在三堂伯,可族里那些人觉得他们错了吗?我没觉得他们觉得自己错了,他们把错儿全归到三堂伯身上,往死里整治三堂伯一家,这不对。”李金珠心里的混沌困顿一下子清朗多了。

    “大阿姐打算怎么办?”李小囡托腮看着大阿姐。

    “我没打算怎么办,三堂伯一家,已经死的死走的走,还能怎么样呢?就是有点儿生气,难过,憋闷得慌。”李金珠一声长叹。

    “我刚刚跟你大阿姐讲闲话,担心他们做这些事,要打着你哥哥的旗号,说是你哥哥的意思,是咱们让他们那么做的。”李玉珠落低声音。

    “咱们长年不在家,我和你二阿姐担心他们借着你哥哥的名头,做出别的坏事儿。”李金珠紧拧着眉。

    “哥哥这个族长,不能什么都不管。”李小囡蹙着眉,想了想道。

    “你哥哥哪有空儿?再说,你哥哥一点心眼都没有。”李玉珠叹气。

    “大阿姐替哥哥管事儿吧。”李小囡看着李金珠。

    “族里的事体,哪有女人讲话的份儿!”李金珠白了李小囡一眼。

    “大阿姐是替哥哥管事儿,大阿姐讲话,就是哥哥讲话,不能算女人讲话。”李小囡饶口令一般道。

    “这歪理,还挺有理儿。”李玉珠失笑,随即表示赞同。

    “族里能跟你论这个歪理儿?”李金珠横了李小囡一眼。

    “试试呗。下一回他们叫哥哥过去商量事儿,大阿姐就跟过去,哥哥不讲话,大阿姐讲,看看他们怎么办。”李小囡一脸笑的建议道。

    李金珠看向李玉珠。

    “试一回看看。”李玉珠压低的声音里透着丝丝似有似无的兴奋。

    ………………………………

    照年前就议定的,初三那天,洪振业到李家集拜年,再和李学栋一起,到高村集高家拜年。

    辰末前后,洪家一行人就到了。

    因为李家长姐当家,陪同洪振业过来的,是洪振业堂兄洪振山夫妻两个,带了一车礼物。

    洪家一行人先到了李家新宅子,再由李学栋和李金珠陪着,去李士宽家拜了年出来,李文梁一身新衣,带着礼物,和李学栋、李金珠,以及跟上前凑热闹的李小囡,启程前往高村集。

    一行十几个人,十来匹马,三四辆大车,热闹光鲜,一进高村集,就是全镇瞩目,看热闹的孩子和闲人一路跟到高家学堂门口,看着高先生和高师娘把人迎进去了,还踮着脚尖等着再看一眼秀才公。

    李小囡跟在一大群人后面,熟门熟路拐进厨房。

    正在厨房忙得一头热汗的老黄妈拧头看到李小囡,顿时笑得一脸像花儿开放,“我就知道你得来!刚蒸出来的米糕。

    老黄妈端了一碟子米糕塞到李小囡手里。

    李小囡拿起块米糕咬了一口,和老黄妈笑道:”我哥哥要给先生家做女婿了。”

    “我跟你讲,这事儿我可真是一点儿也没想到!”

    老黄妈感慨万分的拍了一个响亮巴掌。

    “你哥哥那时候又瘦又小,寒寒瑟瑟,话都说不清楚,他跟我们枝姐儿,那简直!啧!”老黄妈啧啧连声。

    当年的李学栋跟她家枝姐儿那可是一个地一个天!

    “这人的命吧,谁能想到你哥哥成了秀才公!”老黄妈再拍了一个响亮巴掌。“刚刚那个宝蓝长衫是你哥哥吧?啧!我都没敢认,多气派多贵气!我家枝姐儿就是福气好。”

    “是我哥哥福气好。”李小囡吃完一块糕,再拿一块。

    “你哥哥可不得了!大贵人呢!你也有福气了。”老黄妈在李小囡额头上点了下,“从你哥哥去杭城考试,你就没再来过,我和你枝姐都想你了!”

    “枝姐呢?”李小囡吃完了两块糕,将碟子放到灶台上。

    “在那边厢房,你去找她说话儿,厨房灰多,你这一身新衣裳可别蹭脏了。”老黄妈推了把李小囡,示意她去找枝姐儿说话。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