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一百十八章 可以一试
    旨意很短,言简意赅:

    即日起由顾砚全权处理江南海税司事务,务必清理积弊,重振海税司。

    看着顾砚看完了密旨,老内侍欠身道:“委了王爷署理海税司,由世子协理,明旨两天后就该送到了。”

    “嗯,您辛苦了。”顾砚小心的收好密旨,站起来。

    “世子爷客气了,小的到底上了岁数,一路急赶过来,实在是疲惫得厉害,小的去睡一觉,天黑前就要启程赶回去。”老内侍躬着身子,十分恭敬。

    “石滚!”顾砚忙喊了一声。

    石滚应声而进,虚扶着老内侍出了清深堂。

    “这是太子爷的亲笔信。”明经将信捧给顾砚。

    顾砚接过信,示意明经,“你坐下歇歇,喝杯茶,吃几块点心。”

    “是,谢世子爷。”明经半只屁股坐在椅子上,悄无声息的喝茶吃点心。

    他也累坏了。

    信很厚,顾砚挑开信封,仔细看信。

    明经吃着点心,时不时瞄一眼专注看信,面无表情的顾砚。

    世子爷这一年多确实变化极大。

    从前不管世子爷怎么一言不发面无表情,他都能看出些端倪,可从去年春节起,他就看不准了,现在,世子爷这会儿的面无表情,就真是全无情绪。

    皇上说世子爷长进极大,至少这份不动声色确实长进极大。

    过来的路上,他才听说江南地气利于睿亲王一支的传说,嗯,这座别业确实气象不凡。

    明经瞟了眼郁郁葱葱的窗外。

    “你也去睡一会儿吧。”顾砚看完信,一边折信,一边看向明经笑道。

    “是。”明经站起来,垂手退出。

    顾砚起身,进了书房,坐到桌前,磨墨铺纸,给太子回信。

    磨好一砚墨,提起了笔,顾砚却许久没有落笔,放下笔,顾砚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走了两趟,站到窗前,背着手看着窗外的浓绿艳黄。

    皇上这份旨意,他极其意外,太子爷这封信,更是意外之上的意外。

    从前,皇上临大行前,还在嘱咐他和太子:不要妄动,不要妄行。

    他一直以为皇上过于守成,是懒政,是懦弱。

    顾砚垂下头,抬手用力揉了揉脸。

    皇上不是懒政,不是懦弱,是不得其人,不敢妄为。

    上一回,临大行前,他还那样不放心的嘱咐,是因为他看出来了,他和太子都过于眼高手低,后事,也确实像皇上预见的那样……

    顾砚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来。

    这一回,太子说,皇上觉得他可以牛刀小试了。

    顾砚心里涌起股理不清的滚烫的情绪,冲得他眼眶湿热。

    这一回,他一定可以成为真正的牛刀,为帝国剜腐清疮,让吏政清明一些,让天下富足一些!

    顾砚来回踱了几趟,平复了心绪,重新坐下,提笔写信。

    顾砚写了厚厚一封信,折好封起,又抽了几张纸,理了理思路,将到今天为止,自己对江南海税司的了解,和之后的打算,细细写明,将纸卷起,拿起根黄铜管,将信放进去,将黄铜管周身淋满封漆。

    写好一封信一份折子,顾砚吩咐送了瓶酒进来,倒了一杯,站在窗前,慢慢啜着,整理着思路。

    现在有了旨意,既然皇上也觉得他可牛刀小试了,那么,就是可以动手了。

    可,还是不能急,欲速则不达。

    他还是要一步一步稳稳往前。

    明天还是照自己原来的预想,再去一趟昆山县,再好好看看黄显周,他总觉得,黄显周是个可用之人,可黄显周总是一幅阴阳怪气的样子,他总觉得,黄显周对他颇有成见,可到底是什么成见呢?

    顾砚眉梢突然微挑,明天把小囡带上,让小囡跟他说说话儿。

    当年,在睿亲王府,绿袖就极有人缘,他当时以为是因为他偏宠绿袖的缘故,后来,她跟随他北上,到最穷途绝境时,看守他们的小统领明明已经得了要饿死他们的指令,还是答应了绿袖的交换,收了那枚扳指,给了他们三十斤陈米,后来,又送过来二十斤米。

    要是没有这五十斤米,他们撑不到天崩地裂。

    这个小囡,好像比绿袖更有人缘,听说茶坊隔壁的裱糊铺子里,那些伙计把裁下来的纸边纸角都留着给她。

    嗯,把她带上,让她跟黄显周说说话儿。

    顾砚扬声叫进石滚,吩咐让晚晴去一趟采莲巷,问问李姑娘明天有没有空儿,若是有空,他带她去临海镇长长见识。

    李小囡想一口回绝,因为明天她三阿姐到平江城,可没空俩字在舌尖上转了好几转,还是咽下去了。

    她刚借了人家的银子。

    唉,再英雄豪杰,欠了钱就没法豪气纵横。

    李小囡琢磨着往临海镇一个来回的时间,笑道:“上午有空,下午不行,我三阿姐要回娘家。”

    来回一趟临海镇,一个上午肯定不够。

    “嗯。”晚晴点头,“还有一句:你跟着阿武,学会骑马没有?

    “这一句,石滚没说是他问的,还是我们世子爷问的。”

    “那这句怎么答?”李小囡虚心请教。

    “你要是能在马上坐得住,那就说差不多会骑。”晚晴头往前凑,压低声音,“我们世子爷从小儿是先跟着师父习武,再念书识字的!会走路就会骑马。不管去哪儿都是骑马,一骑上马就要跑起来,都是照着急行军跑,你要是不会骑马,坐在车上,你想想得多颠!”

    “那我这样的,要是骑马,不得从马上掉下来?”李小囡问道。

    “不是让你说差不多会骑嘛,差不多!”晚晴咬着差不多三个字,“也就能在马上坐稳,我们府上的马都是训熟了的,你只要能坐稳就行。

    “我们世子爷那么照应你,看你你骑术不好,我们世子爷说不定能跑慢一点儿,或者是我们世子爷自己先跑了,留几个人陪着你慢慢跑马。

    “再怎么,肯定比坐车舒服!”

    “行,那就说差不多会骑。”李小囡重复了句。

    晚晴顺顺当当办完了差使,心情愉快,和李小囡挥手告别。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