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一百十九章 先天优势和劣势
    第二天一大清早,晚晴就到了。

    晚晴一句走吧没说完,李小囡劈头问道:“从这里到临海镇多远呢,午正前能赶回来?急行军也来不及吧?”

    “这我可不知道。”晚晴摊手。

    这哪是她能管的事?她连问都不敢问。

    “午正前我一定要回到家的!”李小囡一字一句。

    “这话跟我说没用,你得跟我们世子爷说。”晚晴的提醒语重心长。

    “你们世子爷呢?茶坊里?”李小囡加快脚步。

    “应该在城外吧,我领了吩咐过来接你,别的石滚没说。”晚晴跟上李小囡,在巷子口上了车。

    车子出了城,又跑出三四里路,停下,李小囡下了车,先看到了阿武和王雨亭。

    “你们?”

    “你怎么来了!”阿武一声惊讶压过了李小囡。

    李小囡知道不用问了,这俩货不知道。

    李小囡目光掠过阿武,看向骑在马上,正无聊的抖着马鞭的顾砚。

    “午正前我一定得回到家。”李小囡先冲顾砚喊了句。

    顾砚冲她点头,鞭子指指,示意她上马。

    顾砚指给李小囡的那匹马就站在顾砚那匹马旁边。

    是一匹枣红马,马非常漂亮,马鞍更漂亮,李小囡摸了摸马蹬,马蹬在她胸口上面,快到脖子了。

    “别动。”顾砚声音没落,弯腰抓住李小囡的腰带,将她提起来放到马鞍上。

    李小囡觉得自己好像腾空飞起一般,坐在马鞍上,一阵眼晕。

    “脚踩进去。”顾砚用马鞭敲着李小囡的脚。

    李小囡两只手抓着马鞍,往下看着找到马蹬,踩进去蹬好。

    正正好,挺合适。

    “把缰绳拿起来,拿着就行,好了,走吧。”顾砚看着李小囡拿起了缰绳,催马前行。

    李小囡那匹马立刻懂事无比的跟在顾砚那匹马后面,小跑往前。

    跑出一段,李小囡稍稍松驰了些,转头找晚晴。

    晚晴就在她侧后,骑马的样子看起来轻松而熟练。

    “不要乱看!”顾砚的鞭子敲在李小囡手上。

    李小囡赶紧转回头,目视前方。

    “缰绳放松,身子放松,跟上马的脚步,嗯,不错。”顾砚轻轻催着马,马跑得快起来。

    李小囡只顾着自己坐稳,竟然应付的还不错。

    一气儿狂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马速渐渐慢下停下。

    顾砚跳下马,看着李小囡,示意她下来。

    李小囡抓着马鞍,从马背上滑滚下来。

    下马这事儿她熟,她和王雨亭一起骑马出去,回回都是自己下马。

    顾砚瞪着滚掉下马的李小囡,噗笑出声。

    “你看看你这样子!上马,我教你怎么下马。”顾砚伸手提起李小囡,将她甩到马上。

    “等我能养得起马再学。”李小囡趴在马背上,利落的滚落下去。

    顾砚慢慢吸了口气,忍下了敲她一鞭子的冲动。

    “这是哪里?”李小囡拽起袖子,抹脸上的汗。

    这一路跑马,她紧张坏了,也累坏了,一头一脸的汗。

    “你们昆山县。”顾砚将帕子垂在李小囡鼻尖上,“用这个,你连个帕子都没有?”

    李小囡接过帕子抹汗,没答顾砚的话,“不是说去临海镇?”

    “你正午前要赶回去,去临海镇来不及。”顾砚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李小囡跟上顾砚,转头打量着四周。

    前面一射之外,昆山县令黄显周正急步迎过来。

    “你找机会跟黄显周说说话儿,看看能不能探一探他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成见。”顾砚突然俯身,和李小囡耳语道。

    “啊?”李小囡一个怔神。

    “阴阳怪气!”顾砚直起身道。

    “好!”李小囡答了个好字,眨了眨眼。

    他原本就没打算去临海镇吧?他原本就是要来昆山县吧?

    黄显周迎上顾砚,恭恭敬敬长揖见礼。

    顾砚微微颔首,折扇指着李小囡,笑道:“你哥哥很得黄县令照应,你该谢谢他。”

    “多谢黄县尊指点。”李小囡郑重致谢。

    “不敢当。”黄显周忙拱手还了礼,小心的瞥了李小囡一眼。

    世子爷说的是照应,她谢的是指点。

    这小丫头果然聪明极了。

    “今年的蚕桑怎么样?”顾砚往前面一片桑林过去。

    “托世子爷的福,还算过得去。”黄显周跟在顾砚侧后。

    李小囡瞄了眼黄显周。他这话这语调,还真是挺阴阳怪气的。

    “这是蚕场。”晚晴跟上李小囡,压低的声音里透着兴奋。

    李小囡低低呃了一声。

    她害怕一切软软的肉虫子,包括蚕宝宝。

    “那蚕现在长多大了?”李小囡压着声音问道。

    “这才四月里,刚开始孵蚕呢。”晚晴兴致盎然的打量着四周。

    “那就好。”李小囡嘀咕了句,松了口气。

    “你过来!”

    前面,顾砚折扇点向晚晴。

    晚晴低眉垂眼急步上前。

    李小囡犹豫了下,没跟上去。

    晚晴当差呢。

    晚晴进蚕场看蚕,顾砚叫过几个蚕农,细问桑蚕,黄显周落在后面跟着,李小囡看了看,跟上黄显周,低声谢道:“县尊的教导,哥哥跟我讲了,谢谢您。”

    “你刚才不是谢过了。”黄显尊也落低声音道。

    “刚才是谢县尊指点哥哥,现在是谢县尊指点我。”李小囡笑道。

    “李姑娘客气了。”

    “我最擅长格致,哥哥的格致是我教的,世子爷请我教他家帐房学算术。”顿了顿,李小囡看着黄显周,低低道:“我是在杭城认识世子爷的,他看到我,我没看到他。”

    黄显周眉毛高高抬起,又急忙压下,左右看了看,轻轻咳了一声,“杭城什么的,以后不要提起。”

    “嗯,没敢提过,就这一回。”李小囡声音也落得极低。

    “你哥哥学问很不错,这半年大有长进。”

    “是!哥哥可用功了。去年考评得了第一呢。”

    “我知道,那个晚晴?”黄显周低低问了句。

    “就是个管事丫头,管世子的丝绸衣裳什么的。”李小囡低低答道。

    “噢,怪不得懂蚕桑。”

    “世子爷人挺好的。”李小囡看着黄显周。

    “嗯,我看出来了,很难得。”

    “那你刚才干嘛呛他?”李小囡直接问道。

    “嗯?我呛他了?”黄显周眼睛都瞪大了。

    “嗯?你没呛他?你说托世子爷的福什么的。”

    “这不是巴结的话吗?”黄显周眼睛瞪的更大了,“我这不是巴结他么。”

    李小囡瞪着黄显周,黄显周连眨了几下眼,上身微微前倾,“你真觉得我是拿话呛他?”

    “嗯!”李小囡极其肯定的嗯了一声。

    “那世子爷?”黄显周小心的往顾砚方向努了努嘴。

    “嗯!”李小囡再次肯定的嗯了一声。

    她非常确定,那位世子爷刚刚说过黄显周阴阳怪气。

    “唉!”黄显周肩膀都耷拉下去了,抬手在嘴上拍了下,“我这个人!唉!我明明!唉!”

    李小囡同情的看着黄显周。

    巴结人巴结到阴阳怪气,怪不得这位黄显尊学问能力都不差,却从大县做到中县,从中县做到了小县。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