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二百章 各有算计
    傍晚前后,顾砚就收到了尉四娘子的第二封信。

    太子看完信,看向顾砚笑道:“怪不得你退亲之后,你阿娘跑到我阿娘那里,痛哭了一场。

    “你看看这份应变之能。她对案情一无所知,就直指陈家明知罪不容恕,却诓骗稚儿,以死搏同情,你看看她这话,对亲生骨肉都能如此卑劣狠毒,这言外之意可就意味深长了。”

    太子啧了一声。

    “真是可惜了,你真不再想想了?”

    顾砚头摇的毫无余地。

    “以后,不管你娶谁,我觉得最多就是不比她差,要想强得过她~”太子拖着尾音,嘿了一声,“不大可能,你可要想好了。”

    “她已经想开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

    “呈上的折子应该已经递进京城了,最多后天,陈家父子的案情就能公之于众。史大娘子这趟吊唁,这份悼文于人心上极有益处,你是不是……”

    “她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要谢你去谢。”太子极不客气的打断了顾砚的话。

    顾砚被太子堵的咽了口气。

    行吧,他先记下这份人情,以后再谢吧。

    ………………………………

    顾砚这份关于海税司陈家父子案情的急递折子明折明发,送到皇上手里时,也同时送到了几位相公手中。

    内侍捧进来的当天急递折子,顾砚这份放到了最上面,皇上一眼看到顾砚两个字,招手示意已经往外退出的睿亲王,“你等等。”

    睿亲王站住,顺着皇上的示意,重新坐回锦凳上。

    “你家砚哥儿的折子。”皇上看完那份明折,递给睿亲王,看着六七个一模一样的黄铜圆筒,这些是刚刚送到的密折,皇上拿过圆筒,一个个拆开。拆到第三个,就是顾砚的密折。

    皇上细细看完,将密折递给睿亲王,看着他一目十行的看完了,笑道:“这俩孩子,总算知道稳妥二字了。这些案子不用咱们多操心,让他们俩去折腾。

    “丝绸税率,还有这个民间零散织机该如何征税两件是大事,你亲自盯着。”

    “是。”睿亲王一脸笑,欠身应是。

    “今天上午,朕收到太子的信,说和史家这门亲事,砚哥儿已经铁了心。史明昭现在怎么样?”皇上缓声问道。

    “还抱着希冀。”睿亲王一脸苦笑。

    皇上缓缓叹了口气,沉默片刻道:“民间织机征税的事,还是由史明昭统领,调整海税司丝绸税率的事,就别让他知道了。

    “还有,他家大闺女准备启程回来这事儿,这几天信儿就该到了,你挑个妥当人,看着他些,别生出事儿来。”

    “是。唉,都是砚哥儿任性。”睿亲王一脸愧疚。

    “跟他能沉下心,知道了做事的艰难相比,这是小事儿。想开些。”皇上微笑道。

    “是。”睿亲王见皇上神情疲惫,忙站起来,告退而出。

    ………………………………

    宫城之外,左相庞相那三间小屋里。

    庞相仔细看完顾砚那份明折,蹙着眉头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宫先生,“你怎么看?”

    “世子爷这样的起手,只怕是要徐徐而进。”宫先生拧着眉。

    “我不这么以为。”庞相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世子爷的脾气禀性,咱们是从小儿看到现在,他可不是个能徐徐而进的人。”

    顿了顿,庞相嘿笑道:“等世子爷历练到四五十岁,大约就懂得徐徐而进的道理了,可这会儿,他没这个耐心。”

    宫先生紧拧着眉,沉默片刻,才嗯了一声。

    春节的时候,他见过世子爷那两三回,都是觉得世子爷气质大变,那份沉稳,他简直以为是睿亲王。

    可这一两年,世子爷一直在江南,从江南递过来的信儿,几乎没有能用的东西,他对这两年的世子爷几乎是一无所知。

    “你呀,好处是心思缜密,坏处也是这个,过于小心了。”庞相看着宫先生笑道:“人的禀性,除非经历了生死巨变,要不然,好好儿的突然就立地成佛、判若两人了,那怎么可能!”

    “我是过于小心了。”宫先生听庞相这么说,释然而笑。

    这话极是,世子爷要从轻狂浮躁、急功近利到脚踏实地徐徐而进,要么,经历一场抄家灭族生死巨变,要么,就要一步一跌慢慢打磨到四五十岁。

    他确实常常凡事想得太多。

    “世子爷先从码头扛夫入手,这事儿让我有些不安。”宫先生笑道。

    “我也不安过,现在也不能掉以轻心,江南藏龙卧虎,又是他们睿亲王府吉祥之地,万一他在江南得了熟知底细的大才,加以任用。”

    庞相眼睛眯起。

    “海税司的事,大才在其次,最要紧的是耐得下心,还要能权衡退让。

    “世子爷过于急切,总认为宝刀在手,一切势如破竹,又过于非黑即白,海税司的弊端,在他手里必定极难。”宫先生笑道。

    “这话极是。”庞相笑起来。

    “相公说得是,无论如何不能放松,江南那边,我再写几封信,让他们盯紧些,咱们这边也要随时准备应变。”宫先生接着道。

    “嗯。”庞相点头。

    “大公子那边要加紧推一推,万一让军中抢了先手,先得了出兵的旨意,那以后就是事倍功半了。”宫先生接着道。

    “这话极是。”庞相拧眉点头。

    大哥儿那边是要抓紧,礼部江尚书明年就六十整了,要是顺利,大哥儿明年正是声名隆盛之时,接替江尚书只需要顺手一推。

    ………………………………

    和庞相那三间小屋隔院相对的王相屋里,王相也刚刚看完了顾砚那份折子。

    “真是糊涂!”王相一巴掌拍在折子上,“海税司的大事岂在这几桩人命小案上!”

    “许是要从人命案上入手。”对面的幕僚宗先生道。

    “世子爷的性子脾气,是能这样心计深沉计谋长远的?”王相没好气的怼了句。

    “世子爷身边有的是能人。”宗先生笑道。

    王相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背着手,来回踱了几趟,站住,吩咐道:“想办法让江南的织坊闹一闹,要是他没看到关节所在,这一闹就是给他提个醒儿。要是他看到了,哼!”

    王相冷哼了一声。

    “他在江南将近两年,这进度也太慢了,让织坊闹一闹,催一催他!”

    “好。”宗先生急忙答应。

    7017k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