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家阿囡 > 第二百五十章 看现实
    顾砚没在临江镇,李小囡干脆去找何承泽何老掌柜,说了细布的事。

    何承泽凝神听完,笑道:“这容易,我这间货栈要用细布,码头上几家船坞也要采买细布做船帆,用量不算小,越阳和你们李氏一族的量,也不过些许分出一分半分的采买量。”

    李小囡呆了一瞬,随即笑道:“多谢老掌柜照应。可我不光是为了出手自家细布。”

    李小囡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路。

    “第一,我想试试让大家用细布做衣裳被褥,用在日常。第二,我不是为了越阳或是李家,是所有的细布,我想让细布有所织有所卖。”

    何承泽慢慢噢了一声,拧着眉,片刻,笑道:“扬州的交易市,姑娘听说过没有?”

    李小囡摇头。

    “扬州的交易市是从立国那时候起来的,每三年起一回市,上市的物件儿算得上五花八门,都是大宗交易。

    “比如休宁叶家卖的最好的香口丸,就是甲子市上买到的,十万现银买了香口丸大江以南独家售卖权十年。

    “今年庚午年,又是开市年了,姑娘可以去看看,也许有机会。”何承泽笑道。

    “什么时候?”李小囡听得惊讶。

    “六月,琼花盛开的时候。”何承泽顿了顿,看着李小囡,接着笑道:“姑娘好好想想怎么做最好,有世子爷,必能事半功倍。”

    李小囡听到有世子爷事半功倍,呆了一呆,心往下沉,片刻,扯出笑容,谢了何承泽,出了何家老号。

    何承泽站在门槛内的阴影里,看着垂头往前走的李小囡,眼睛微眯,片刻,招手叫过侍立在屋内一角的中年长随,吩咐道:“你去一趟杭城,替我跟世子爷禀报一声:李姑娘来找世子爷,看起来很忧虑。”

    中年长随答应一声,疾步出去。

    “你这样就不好了吧。”年轻的刘当家从隔壁暗间踱出来。

    “现在该推一把了,一切顺其自然,变数太多,既然看的差不多了,就不能再袖手旁观。”何承泽抬手在刘当家肩上拍了拍。

    “你就不怕拔苗助长?”刘当家跟着何承泽转身。

    何承泽回头看了眼刘当家,没答话。

    ………………………………

    出了临海镇,李小囡坐在马上,耷拉着肩膀发呆。

    “怎么了?”阿武用马鞭捅了下李小囡。

    “心情不好。”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看出来了。我是问你为什么心情不好。”阿武有几分无语。

    “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

    “没什么怎么会心情不好?到底怎么啦?”阿武横着李小囡。

    “不想说话。”

    “我给雨亭买的陶家醉鱼,买的多,吃一块?”阿武将一包醉鱼递到李小囡面前。

    “不想吃。”李小囡摇头。

    “呦!这是真心情不好了。”阿武收好醉鱼,欠身看向李小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没事儿,春天了,伤春悲秋。”李小囡叹了口气。 无错更新@

    阿武撇着嘴,伸鞭子在李小囡那匹马背上拍了下,“那咱们早点赶回家,坐你家廊下伤春比马上舒服。”

    隔天傍晚,李小囡刚回到家,晚晴就到了。

    李小囡跟着晚晴出来院门,没看到车,没等她问出来,晚晴手指点了点,“是我们世子爷,在你家后湖船上呢。”

    “那不是我家后湖。”李小囡纠正了句。

    “知道你家没湖,我的意思是:你家后面那个湖!”晚晴加重语气纠正了句,再白了李小囡一眼。

    李小囡心事忡忡,没理她。

    停在李小囡家后面的船不大,至少从外面看起来很朴素。

    船上已经搭了条宽宽的跳板到岸上,石滾站在岸上。

    跳板旁,看到李小囡,忙欠身见礼。

    顾砚站在船舱门里,看着踩着跳板一步步走近的李小囡。

    看样子确实心情低落的很。

    看着李小囡进了船舱,顾砚微微欠身,仔细打量着李小囡问道:“怎么这么不高兴?”

    “还好,没什么。你刚从杭城回来?”李小囡看了一圈。

    船舱一边靠着窗户摆着张长榻,另一面靠窗放了张长桌,除此空无一物。

    “坐吧,喝什么茶?”顾砚示意李小囡。

    “绿茶。”李小囡犹豫了下,脱了鞋子,坐到榻上。

    脱鞋好像不合适,不过,算了,唉。

    顾砚被李小囡一句绿茶说怔了,绿茶是什么茶?

    “都行,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迎着顾砚扬起的眉,李小囡忙补充了句。

    “从舅舅那里拿了饼武夷茶,你尝尝。 无错更新@”顾砚再次打量李小囡。

    这小妮子有点不对劲儿。

    小厮沏了茶送上来,又送了几样茶点上来。

    李小囡端起茶,慢慢吹了吹,抿了口,没看茶点。

    顾砚看看李小囡,再看看几样点心,皱起了眉。

    “出什么事了?”顾砚微微欠身,仔细看着李小囡问道。

    “昨天我去了趟临海镇。”李小囡放下杯子,挪了挪,坐的端端正正看着顾砚。

    顾砚上上下下打量着李小囡,眉毛挑起。

    这妮子这是怎么了?

    “你不在,我想着总不能白跑一趟,就去找何老掌柜问细布销路的事,何老掌柜就说了扬州的交易市。我要说的不是扬州交易市!”

    见顾砚要说话,李小囡急忙解释了句。

    顾砚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何老掌柜说:有世子爷,必定事半功倍。”

    李小囡的话顿住,叹了口气。

    “二阿姐。”李小囡的话再次顿住,“其实从三阿姐和洪家攀上亲那天,或者还要早,早到我们从杭城回来,在李家集打官司那天,我们一家事事顺利,都是因为你站在我们身后,不是我们,是我身后。”

    顾砚眉头微蹙。

    “我一直想着我要这样要那样,要靠自己,其实挺没意思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李小囡垂下眼。“你肯定想过怎么安排我,你是怎么打算的?”

    顾砚眉毛高高挑起,片刻,微微欠身往前,有几分苦笑不得的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我说过,你凭你的心意就行。”

    “你先说。”李小囡看了眼顾砚,又垂下眼。

    “打算娶你。”顾砚沉默片刻,直截了当的答道。

    李小囡呆了一瞬,抬头看向顾砚,指指顾砚,再指指自己,“你?我?差的太多了吧?”

    “我今年二十三,你今年十七,差五岁不算多吧?”顾砚认真答道。

    “我说的是门第,你家,我家!”

    “睿亲王府结亲从来不挑门第。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这门亲事是不是还不错?”顾砚带着笑。

    “我都已经想好了,你让我当通房小妾,我也打算从了的。”李小囡老老实实答道。

    顾砚看着李小囡,片刻,欠身往前,神情严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还是有什么事?”

    “没有,就是多想了些,想了想我要是真嫁了别人,再像这样常常和你一处说话,所有人都会说我跟你有私,要是从此不再来往,我拿什么和那么多看着你投资我的人交代?

    “我要是从此不嫁人,那和跟着你也没什么分别是不是?”李小囡叹了口气。

    “你想嫁给别人?有看中的人了?”顾砚仔细看着李小囡。

    “我是想认认真真热热闹闹的出嫁,不想角门进角门出的当小妾。我从来没。

    想过你是要娶,我哪敢想你?”

    “那你现在看着我,好好想一想。 _o_m ”顾砚用折扇抬起李小囡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李小囡认认真真的看着顾砚。从清晰如墨画的剑眉,看到黑深的眼,急忙往下,目光落在棱角分明、微薄的唇,再往下。

    他的皮肤真好,比自己强多了,手感……

    阿武腰背的线条好看极了,阿武说练武的都那样,他功夫比阿武好,功夫好体力好……

    “看好了?想好了?”顾砚看着直直盯着他领口的李小囡,屈指在她头上敲了下。

    李小囡哎了一声,从越想越远的想象里拔出来,迎上顾砚的目光,腾的红了脸。

    顾砚斜瞥着李小囡红涨的脸,片刻,哼了一声。

    这小妮子脸皮可不薄,红成这样,想什么呢?.

    闲听落花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哦,期待精彩继续!。

    http://yetianlian.la/yt77840/33364405.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吾家阿囡》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