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当捕快那些年 > 第395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
    在小汤观,无牙道长当着众弟子的面,没有难为二人。

    范小刀已经断定,他的真实身份,小汤观内的人并不知情。所以,无牙道长故意藏拙,并没有显露真实的实力。可是,今夜不同,无牙道长选择把他堵在这里,已经做好了杀人的的打算。

    其实,无牙道长也很愤怒。

    这几日,事情进行的十分不顺利。那一夜,他把范、赵二人放走之后,打开黑檀木盒,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之后,心中勃然大怒,没有想到,谨慎小心再谨慎,终究还是上了范小刀的当,所以他决定亲自出手。

    可是,没过两日,东厂的大珰头林远,又率人包围了小汤观,对小汤观翻了个底朝天,甚至破坏了许多名贵的草药。不用说,这又是范小刀搞的鬼,还好,最后太平道观出面,将他们保了下来,否则小汤观又面临一场无妄之灾。

    折腾了几天,终于腾出手来,无牙道长来京城,找范小刀算账。

    范小刀心思急转,旋即打了个哈哈,对无牙道长道,“原来是无牙道长,这么巧,竟在这里遇到了。”

    无牙道长道:“贫道特意在等你。”

    说罢,伸出手,“拿来。”

    范小刀故意装傻,“拿什么?道长这话,我听不明白。”

    无牙道长道:“上次,你从小汤观拿走的那一枚奇异果。若范捕头识趣,把东西交出来,贫道既往不咎,否则……”

    范小刀双手一摊,“奇异果?那日道长不是拿回去了吗,怎么又来找我要?”

    无牙道长道:“你还的黑檀木盒,是空的。”

    范小刀道:“这就不能怪我们了,当初你没有验货,过了几天,又说丢了,这话说出来,谁能相信啊?你要是说盒子里还有十万两银票,那我们岂不还要还你银票不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阅读网

    无牙道长看范小刀如此态度,知道他想耍赖,脸色一沉,“贫道好说好道,你却不肯听,那就休怪贫道不客气了。”

    “怎么,你想动手?”

    无牙道长道:“奇异果是本观镇观之宝,你若不交出来,那只好手下见真章了。”

    他说了一声道号,拂尘一甩,一道刚猛的内力,向范小刀扑面而来。

    范小刀虽早有防备,可是也没有料到,这家伙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一点含糊,锵得一声,惊鸿剑出鞘,运起内力,迎了上去。

    内力相交,范小刀手臂上传来一道绵延悠长的内力,呈螺旋状顺着右臂,钻入他体内。范小刀胸口一闷,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一口墙上。

    轰!

    土墙轰然倒塌。

    才一招,范小刀便吃了暗亏。

    夜王朱典,夜间无敌。

    果然名不虚传。

    青门峰悟剑之后,范小刀修为大增,能与李觉非打个不分胜负,迈入江湖顶尖高手之列,今夜虽饮酒,但觉得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输得太过于狼狈,谁料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无牙道长,只是一个回合之间,就被打入了尘埃。

    范小刀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谈,何必动手呢?”

    这是他的优点,脸皮厚。

    打得过装逼,打不过认怂。

    无牙道长冷哼一声,“我给了你机会,可惜你没有把握。我再问你一遍,奇异果,你交还是不交?”

    “没有,我怎么交?”

    无牙道长动了怒火,身形一闪,瞬间来到范小刀身前。

    范小刀这次有了防备,趁他未出招,惊鸿剑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如毒蛇一般,刺向无牙道长的面门,在距离三寸之时,惊鸿剑忽然遇到了一股阻力,这一剑却刺不下去。

    无牙道长以双指,夹住了范小刀的剑。

    “剑是好剑,可是用剑的人,太怂包。”

    范小刀想要抽回,双剑却被紧紧缠住,根本抽不回来,于是道:“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一个秘密。”范小刀道,“我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今日之事,咱们翻篇,如何?”

    “什么秘密?”

    范小刀道:“你的身份。”

    无牙道长冷笑,“这算什么秘密?”

    心中却开始犯起了嘀咕,自己伪装了这么多年,自认为万无一失,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说来听听。”

    范小刀道:“夜王朱典,夜间无敌。”

    无牙道长闻言,脸色骤变。这件事,极为隐秘,天下知道此事的人,不超过三人。而且,他擅长易容之术,经常以不同身份出没,虽然在江南,他与范小刀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只因如此,就能认出自己,绝无可能。

    莫非,他泄露了自己身份?

    “你是如何察觉的?”

    范小刀道:“当初在江南,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无论是容貌、气质,还是谈吐,都与现在不同,可是那日在小汤观见面之时,我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你。这是一种直觉。”

    无牙道长松了口气。“你的直觉很准,所以,我做了个决定。”

    “什么决定?”

    “杀了你。”

    说罢,提聚内力,便要动手。

    范小刀又后退几步,“你不能杀我。”

    “为何?”

    范小刀嘿嘿一笑,“我这人比较怕死,为了保命,我做了一些准备。若是我有什么不测,京城六扇门、东厂、锦衣卫都会收到一封关于你的举报信,晓生江湖、八卦周刊也会刊登一篇文章,名为《高阳王的前世今生》。你想一想,当年陛下灭门高阳王府,唯独高阳王失踪,若是他知道如今小汤观主就是当年的高阳王,他会怎么想?”

    无牙道长冷冷道:“杀了你,换个身份,继续活便是。”

    范小刀淡淡道:“若是平时,当然可以,可是现在,却不行。至少目前,你还需要小汤观主这个身份。”

    “何以见得?”

    范小刀故作神秘:“你自己清楚。”

    无牙道长沉默不语。

    当年,二龙夺嫡失败,他加入了魔教,本想依靠魔门势力,重掌大权,结果却被宋金刚等人剿灭,逃出生天之后,他隐姓埋名二十年,躲在深山之中,伺机报复,隐忍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机会,谁料却被这小子识破了身份。

    他第一反应是就是杀人灭口。

    可范小刀刚才的话若是真的,那么二十年的准备,必将前功尽弃。

    他等了太久,不敢冒这个险。

    相比身份暴露,少一枚奇异果,又算得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会信守诺言。”

    范小刀举手发誓,“范小刀在此发誓,将保守夜王身份的秘密,若有违背,将受到幽冥之神的审判,灵魂坠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个誓言,是魔教咒誓。

    范小刀从一枝花那边得知,对魔教中人有着极强的约束力。魔门信奉光明之神、幽冥之神,认为人死之后,将由光明之神接引到极乐世界,一切违恶者、破誓者,将由幽冥之神审判,坠入无尽地狱。

    无牙道长,也就是夜王朱典愕然道:“你是圣门中人?”

    “无可奉告。”

    这时,远处传来脚步声,听声音,人数不少。

    朱典道:“既然如此,我权且信你一回。若你出去胡说,我有一百种方法,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身影一闪,消失在夜色之中。

    望着夜王朱典远去背影,范小刀松了口气。

    他也没有料到,夜王朱典武功如此之高。

    朱典不是一个易与之人,在小汤观隐藏了二十年,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想夺权,如今陛下寿典,就是一个机会。所以,他才会放过范小刀,否则,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容许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活在人世间。

    这一场寿典,看似普天同庆,却把一群魑魅魍魉,都拉扯进来。

    范小刀有一种预感,这次陛下寿典,必将会有大变故发生。

    只是,这在他的职责之外,与他无关。

    范小刀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去。

    “站住!”

    一队人马围了上来,范小刀看这些人打扮,都是东厂的番子。他停在原地,望向众人,人群闪开,一个身材魁梧,面色阴郁的汉子,走了出来,范小刀认识此人,正是东厂十二坊的大珰头林远。

    当初在保定府,为了救马家,两人曾有过几面之缘,只是闹得并不愉快。

    后来他与赵行杀了十几个东厂番子,至今仍是一场悬案。

    林远怀疑过他们,但却没有证据。虽然,东厂办案,从来不需要证据,可是范小刀身份特殊,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

    最近,林远倒霉透顶。

    先是五行门马家一案,东厂死了十几个人,林远被陆公公一顿臭骂。紧接着,为了抓捕独行盗倪采,他又率人搜查小汤观,结果一无所获,陆公公恼羞成怒,直接把他大珰头的职位拿下,一撸袖到底,成了一个番子头目。

    所以,这段时间,林远就如打了鸡血一样,不日不夜、不眠不休,带着众番子在京城找事儿,想要戴罪立功。

    “原来是林珰头,真巧啊!”

    林远冷冷道:“独行盗倪采在小汤观的消息,你是如何知道的?”

    范小刀怕夜王朱典,但对这个东厂头目,并没有放在眼中,他笑道,“怎么,你是怀疑我?”

    林远道:“在没有抓到人之前,我怀疑一切人。”

    范小刀道:“第一,我是六扇门的捕快,不是你的犯人;第二,你们东厂有东厂的办案方法,我们六扇门有六扇门的办案规矩,你若是想要我配合你们,请通过正常流程,否则,我无可奉告!”

    “你与无牙道长,是什么关系?今夜相见,有什么阴谋?”

    “无可奉告!”

    一番子喊道:“林老大,就是这小子害您丢了职务,先弄死他,再扣个谋反的罪名!”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我当捕快那些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