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蝉动 > 第九十四节冲突
    左重皱起眉头:“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没抓到人?”

    何逸君回道:“不是,古副科长抓到了那个日谍,但是被漕帮包围了,古副科长派人打电话回来请求支援。”

    左重听到后火冒三丈,古琦他也是个老情报了,怎么这么简单的任务都搞出这样的事情,还有漕帮,无非一个江湖帮派罢了,竟然敢跟政府部门对峙,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左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处长呢,这么大的事情处长不知道吗?”

    何逸君也是一脸焦急:“我刚刚去找过,处座不知道去哪里了,鸡鹅巷那边也没有消息,据说漕帮的人有枪,让古副科长他们立刻放人,否则就格杀勿论。”

    左重听到这话,一脚将身边的凳子踹飞,面色阴沉:“归有光,让处里能喘气的集合,全都带上武器给我走,妈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漕帮怎么个格杀勿论。”

    “是!”

    归有光满是怒火,从来都是他们特务处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漕帮那帮地痞、无赖这是在找死,他们是在挑衅整个特务处。

    随着他的通知,特务处一阵鸡飞狗跳,听说情报科竟然被漕帮给围了,其它科室的特务一个个义愤填膺,除了有任务在身的、或者文员,其他武装特务都拿着武器跑到了院子里,左重正黑着脸站在院子正中央,看着特务们的集合一言不发,直到可以出动的人员都到齐。

    左重高举右手喊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天就是要让有些人看看,我们特务处不是软蛋怂货,所有责任我一个人扛了,走!”

    特务处能开动的轿车、卡车都准备好了,全副武装的特务们利落地跳了上去,一辆辆汽车拉响警报呼啸着冲出院子,向着事发现场开去,吓得行人纷纷躲闪。

    左重闭着眼睛坐在后座,忽然开口问归有光:“刚刚从卢起道那里起获的武器带了吗,我记得还没来得及从后备箱拿出来,是吧?”

    开车的归有光心中一顿,老实说道:“是,武器和弹药都在后备箱,这是不是有些过了,万一机枪打响,事情会不会闹得太大。”

    左重摆摆手:“你不用说了,一挺机枪填装实弹,剩下两挺装装样子,只要漕帮没有公开冲击我们,那就不允许开枪,我心中有数。”

    做人有度,做事有尺,处理古琦这件事重要的是态度。

    听到左重早有打算,归有光松了一口气,这三挺轻机枪要是火力全开,那就不是冲突了,而是屠杀,那些漕帮混混能有什么武器,最多几杆长枪,说不定只有手枪,面对轻机枪扫射只有一个死字。

    此时古琦和手下正躲在一间茶楼内,他们在学校里抓捕了那个女教师,一切非常顺利,就在大家以为任务圆满结束的时候,半路上被漕帮的人给截停了。

    古琦眼见事情不对,赶紧让一个手下趁着场面混乱跑出去,立刻向处里报信,他和剩下的人带着嫌犯躲进路边的茶楼固守待援。

    看着外面越来越多的人,古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漕帮的人胆子太大了,他已经说了特务处办事,对方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古副科长,兄弟们身上的弹药不多,我算了下,每人只有两三个弹夹。”一个特务附耳跟古琦说道。

    古琦看了看茶楼内部:“给我把桌椅板凳都堆到门口和窗户,小六子估计已经跟处里汇报过了,科长肯定会来救咱们,我们要拖时间。”

    他很了解左重的性格,虽然外面总说左重是笑面虎、背后一刀,但对手下人,左重绝对没话说,只要能拖到左重来,那就是胜利。

    想了想,古琦面漏凶光:“万一等不到科长,漕帮的人就冲进来,先把那个女日谍打死!绝对不能让她活着离开这里。”

    特务恶狠狠说道:“放心吧,她想活着离开除非我们都死了。”

    门外的漕帮大香主马天长也恶狠狠的看着手下,这帮混蛋竟敢违背他的命令,自己让他们拖住抓“师母”的人,同时不可与对方起冲突。

    向他报信的人说了,那些人自称特务处,马天长知道这是政府专门抓叛徒内奸的机关,前段时间闹出了好大的事情,不是好相与的。

    谁想到这帮混蛋直接把人堵到了茶楼里,还口口声声说杀进去救出师母,马天长真想呸一声,屁的师母,不过是自己师傅的姘头罢了,连个妾室都不算。

    一个漕帮帮众红着眼睛喊道:“马大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些狗屁特务处的鹰爪杀了,咱们手里的家伙又不是吃素的。”

    马天长瞟了一眼对方手里的破枪,他是真的不想跟这些蠢货多说一句,真以为人家会怕你这把小破枪,用洋学生的话说,对方那是国家机器。

    但总归是手下兄弟,不能眼见他们送死,马天长强忍着性子说道:“稍安勿躁,还是等师傅来,看他老人家怎么决定。”

    听马天长说到了大佬,混混的情绪暂时稳定了一些,不再喊打喊啥,马天长稍稍松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可没一会,马天长的师傅坐着轿车来了,刚一下车就质问:“是不是师傅的话不管用了,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把你们师母救出来。”

    这句话太严重了,漕帮里对欺师灭祖之徒最为唾弃,这罪名马天长绝对不想,也不敢承认,他知道自己师傅心狠手辣,看来必须要下血本了。

    马天长一撩衣服,从腰间拔出手枪看着帮众:“师傅有令,杀鹰爪救师母!”

    “杀鹰爪救师母!”

    听着帮众和马天长的叫喊,漕帮大佬范雄的脸黑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马天长这个白眼狼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欺师灭祖的狗东西。

    茶楼里,古琦等人紧张的吞咽着口水,他们只有十几个人,门外差不多有几百人,就算他们的枪多,但也禁不住这么多人冲击。

    估计难以善了,古琦咔哒一声将子弹上膛:“有人闯进来立刻开枪,剩下的,看你我运气吧。”

    漕帮帮众就像是疯子一样冲了上来,将茶楼的大门和窗户扯了下来,想要直接冲进去,但是入口被各种桌椅板凳堵得死死的,一时间堵成一团。

    马天长见这样不行,赶紧喊道:“先把桌椅挪出来,一个递一个,他们不敢开枪!”

    漕帮帮众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将障碍物拽出来扔了到外面,他们人多势众,眼看大门就要被打通了,这些人手拿枪支和刀片,对古琦等人吼叫着。

    马天长不想把事情做绝,又喊了一句:“里面的兄弟,只要你们把人放了,我们漕帮既往不咎,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大佬范雄听完没有说话,这也是他的打算,人救出来就算了,至于特务处他根本不怕,他范雄也不是没有背景的孤魂野鬼,漕帮谁不认识几个果党大佬。

    古琦听着外面的叫嚣,知道必须把人心稳住,否则不等漕帮冲进来,里面就得内讧,他对着外面喊道:“你们现在停下还有机会,否则特务处不会放过你们,还有你们的父母妻儿,我也说到做到。”

    特务和漕帮帮众都红了眼睛,军规和帮规让他们无法后退,那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范雄叼着雪茄,他心里的打算只有自己知道,绝对不能让特务处的人把人活着带走,要是那个女人将自己的事情说出去,那他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茶楼大门终于被打通了,古琦决定先发制人,他对着天空开了一枪:“最后一次警告,再进一步,全部击毙!”

    漕帮帮众没有理会他的警告,蜂拥着从大门冲了进来,古琦将手枪举了起来,闭上眼睛准备开枪,他觉得今天要交待在这了,希望科长能为自己等人报仇吧。

    “哒哒哒哒哒。”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和尖叫声,茶楼内的特务和漕帮混混都愣住了,古琦很快反应过来,这是科长带人来救他们了。

    果然外面响起了左重的声音:“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左重脸色铁青的看着一条街的漕帮混混,刚刚就是他命令鸣枪示警,也不知道古琦他们怎么样了。

    机枪一响,漕帮大佬范雄就悄悄钻进了旁边的小巷子溜了,他没想到特务处这么嚣张,竟敢在金陵城里开枪,而且是机关枪。

    马天长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两百个持枪的中山装,还有那三挺机关枪,心里咯噔一下,早知道就早点动手了,现在人家的支援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看来是打不起来了,等会大家各喊两句狠话,最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罢了,总算没有因为范雄那个老王巴蛋死人。

    唉?对了,范雄呢,马天长傻眼了,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师傅范雄竟然跑了,竟然丢下这么多兄弟和自己,一声不吭的跑了!

    http://yetianlian.la/yt67201/25158588.html

    yetianlian.la。m.yetianlian.la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w.com 同步更新《蝉动》小说